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绝情刀王
    “闲事?你觉得破坏祖宗祠堂是一件小事吗?我们潘家世世代代为了守护这不知道死了多少人啊我亲爱的孙子。”老人摇头开口。

    “既然如此那没有办法了,阿莲,解决他。”潘林风毫不留情开口,妖灵迅速游弋向老人冲去。

    老人面露精光,手中拐杖直直插入地面石板上。拐杖在老人的手中粉碎,露出藏在里面的一把细长长刀,长刀在老人的手中出鞘,锋利的刀光闪动,与迎来的妖灵激烈的撞击在一起。

    潘林风却没有再去看老人一眼,因为他知道现在的老人是没有办法击败妖灵的,潘林风目视着眼前的是雕像,为了今天自己苦练天明之眼,钻研炼金术式十年,一切的一切就是为了这个雕像。

    潘林风用手去触摸那个雕像,在潘林风手中炼金术式形成的同时,石像也形成了一个术式与其对抗,但是潘林风通过天明之眼细致观察正术式变化并且进行解析,很快粉碎一道又一道复杂的术式.

    而在潘林风粉碎术式的时候,妖灵已经轻轻松松将老人击倒在地,老人直接倒在血泊之中。潘林风却是看都没有看那个傲人一眼而是继续,就在整个石像即将打开的时候,却出现了一个圆形八卦,八卦图形。

    潘林风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因为这不是炼金术式,而是道家术法,道家术法早已没落,自己根本就没有接触过。

    而这个时候张天宇发现自己口袋里面的八卦球竟然和石像的标记发生共鸣。发出声音,张天宇所布置的隐形阵法不过是一个障眼法,一旦声音响起惊动了下面的人,障眼法不攻自破。

    “哈哈哈,你好啊。”张天宇干笑一声迅速从横梁上跳下来,张天宇很明智的选择了没有马上逃跑,因为他知道自己和那个妖灵的差距,自己跑不了的。

    “你就是张妙玲的儿子?你真行竟然可以识破我在黑蛇洞里面布下的术式。”潘林风看着张天宇,妖灵是不会认错人的,就是这家伙进入黑蛇洞,而且还坏了自己的大事,原本自己是想活活玩死六里山寨的人的,就因为这家伙害的自己不得不提前行事,潘林风并不知道潘家寨的女性们没有如同潘林风预料一般变成女妖也是张天宇的原因,如果知道的话只怕会更加生气。

    “啊……好像是我。但是我觉得我跟张妙玲的关系非常恶劣非常恶劣,从基因的角度上看我们有关系,但是从精神的角度上看,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张天宇迅速说。

    “不用担心,我和你母亲没有多少仇恨,你又不是我们潘家的人,我也不会太为难你的。“潘林风开口。

    “那就好,大哥你吓死我了。”张天宇听了深深松一口气,不由看了躺在地上的老人一眼,老人看起来好像已经没有气息了。

    “小鬼,你作为张家人对道家术式阵法很在行吧。”潘林风说。

    “你想怎么样。”张天宇小心谨慎看着潘林风,虽然这家伙说自己没有事情,但是这家伙却和那只诡异的妖灵巧妙的将自己包围起来。

    “很简单,帮我把你母亲设在这个石像中的阵法破开我就放过你。”潘林风慢慢近身张天宇。

    “可是你也看到了我不过是一个小孩子,张家最难学的就是阵法了,我学艺不精,这样高难度的阵法,我也没有把握啊。“张天宇一脸为难的模样。

    “既然你对我没用,那么阿莲,把他处理了吧。”潘林风摇头开口。

    “等等,等等,等等,你让我试一下吧,虽然我学艺不精,毕竟是张家人,得到了我父母亲的优良传承,或许没有问题的。”张天宇一看到妖灵要出手连忙开口道。

    “小鬼不要给我耍花样,给我快点!”潘林风瞪着张天宇。

    “知道了知道了。”张天宇一边走一边小心凑近石像左看看右看看,手却在潘林风的面前迅速的动来动去,特别是手指头,犹如弹琴一般点个不停。

    “你在干什么?”潘林风并看不到张天宇的眼睛投射出来的无形的投影键盘所以张天宇的行为在潘林风眼里显得非常莫名其妙。

    潘林风并不知道,张天宇在利用投影键盘向整个潘家寨发出求助信号,随着张天宇键盘大洞,高空布置的天眼很快亮起一排黑色大字显目的:你们这些白痴,对方的目标是你们潘家祠堂,我被抓住了,你们快点过来救我,如果我死了我诅咒你们潘家寨绝子绝孙!张天宇留字。

    “你不知道,这是我们张家独特的解阵模式,很快我就可以破开这个阵法了。”张天宇一边故作轻松解释,右手一边在不断的敲打投影键盘的同时,左手取出八卦球。

    八卦球与眼前石像上的八卦球一样,闪耀起灵光,八卦球迅速漂浮于空中,潘林风还来不及多说什么。张天宇的手心就不断溶出银球,一个个银球被张天宇打入了石像之中。

    潘林风一直在旁边观察张天宇,看到张天宇的双眼眼瞳变成阴阳两极以后,潘林风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潘林风苦练天风之眼,当然知道速记原典的可怕,在看张天宇将一个个银球打入石像中,立马脸色大变。

    “你把我当傻子吗!”潘林风愤怒一掌就向张天宇挥去,张天宇的身体耀起银光,银色液体涌动而出,径直而出与潘林风的手掌撞击在一起,激荡起激烈的气流,张天宇凭借银环保护,虽然被震飞出去,但是也安然无恙。

    潘林风虽然惊讶那诡异的银色液体竟然挡得住自己一掌却毫不犹豫,单手凝聚起剑气化成一把无形长剑,就要向张天宇冲去,这时一把月牙弯刀从天而降摧毁了屋顶,向潘林风径直旋转而出,潘林风停住身影,手心灵动身体耀起七彩灵光,手中气剑与迎来的月牙弯刀撞击在一起,随之一起粉碎。

    “老友,何必跟一个小孩子斤斤计较,如果你实在气不过就来找我吧。”一个满头乱发衣着邋遢的男子目光冷漠站在屋顶。

    张天宇一眼就认出那个男子,那个男子正是王陵的舅舅陈文添,绝情刀王,他年轻的时候绝情刀大成,到处找人比武杀了许多人,据说后来他被一个女人给击败了从此一蹶不振,归隐六里山。

    潘林风注视着眼前的男子一言不发只是打一个响指,身后妖灵身体耀起蓝光直接全力向张天宇而去。

    张天宇大吃一惊,银环迅速涌动而出,在剧烈的震荡中,妖灵的灵光笼罩住银环,妖灵直接荡开银环,一鬼爪命中张天宇,张天宇直接被击飞出去,倒在地上不动,而妖灵却痛苦大叫起来,沾染上张天宇鲜血的鬼爪正在融化。

    妖灵毫不犹豫斩断了自己的爪子,很快新的爪子又长出来。

    陈文添想不到潘林风下手如此之狠,面无表情,绝情刀已经祭出,绝情刀出鞘之际激荡起层层水纹,急速穿透而去,潘林风却站着不动,因为根本不需要自己出手,妖灵已经涌动起绿光迅速冲去,绝情刀例无虚发凌厉,两个强大力量的撞击直接让整个祠堂倒塌。

    妖灵和陈文添几乎同时腾空而起,陈文添御水而上,一把新的绝情刀出现在陈文添的手中,陈文添的手中闪动着妖异的蓝光。

    妖灵一言不发,陈文添只感到周围有一股彻骨的寒意,陈文添脸色微变看向天空只见天空尽是黑压压的幽灵,这些幽灵密集从远处而来犹如一团蓝云笼罩天空,一道蓝色洪流携带者黑压压的幽灵直接就将陈文添淹没向下而去,整个祠堂激荡起巨大的灰尘……

    潘林风却是默然注视着眼前的石像上的八卦印记,张妙玲所设置的禁制想要解开是非常困难的,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的,潘林风抓住石像迅速腾空而起身影浮在幽灵周围,在潘林风的口中吟诵之下,右手浮现起一道道术式的图纹,潘林风毫不犹豫直接将右手贴在石像的八卦图纹上。

    剧烈的痛楚从右臂传入脑海中,潘林风却毫不在意,只是安静的注视着那个八卦印记慢慢的被转移到自己的右臂中,潘林风的右臂却开始撕裂,鲜血不断从右臂中流淌而出。

    这个时候陈文添从地面再次飞出,蓝色的绝情刀在周身舞动,陈文添的周身皆是刀影,周围的蓝色幽灵直接在惨叫声中湮灭。妖灵愤怒大吼一声,黑压压的蓝色幽灵在妖灵的周围不断化成锋利的长枪,向陈文添淹没而来,陈文添周围蓝光涌现,绝情刀九式终于施展而出,面对黑压压的蓝色长枪,绝情刀招招简单利落一招一式之下却爆发出惊人的破坏力,将一片片长枪全部粉碎。

    张天宇感觉祠堂安静下来以后,眼皮动了动,快速起身,皱起眉头捂住自己的肚子,虽然外面的银环被妖灵压制住,但是张天宇体内还有,在对方的鬼爪即将穿透自己的身体的时候,张天宇灵机一动让血液中的银环集中在腹部,保住了自己一命,不过自己的肚子依然被开了几个洞,只能靠银环止住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