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坑人模式
    :

    张天宇透过英雄灵域系统进行扫描,发现守护那祠堂的四个中年男子灵躯综合指数分别是1500,1400,1600和1即使是最差的一个也足以和连月匹敌。而那两具石麒麟却是:

    不可能的,张家式神的力量怎么可能会如此之弱……张天宇开始有点不相信英雄灵域的数据标准了,毕竟那是理论数据,并不准确,一个人的战斗力还和他修炼的功法、武器等等有很大联系,当然还有运气,一个人运气不好,吃顿饭都会被噎死。

    不过一会儿,张天宇用天眼所锁定的四个人终于来到了潘家寨的门口。

    “你们来这里干什么?这里不是你们应该来的地方回去做你们应该做的事情。”守护潘家祠堂的领队庞跃龙注视着熟悉的四个身影开口。

    “你说的没有错,是该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固态魔法解除。”四人中一人开口说话,随之四人一起脱了披在自己身上的外衣,外衣一脱开,披风设在四人身上的屏蔽魔法随之解除,四人立马露出自己的庐山真面目。

    “你是潘林风……叔父!“潘跃龙见到来者大惊失色,因为这个人应该很多年前就已经在魔月之都的死亡游戏中被九眼魔君杀死了才对,参加那场魔王祭祀游戏是不可能活的下来的。

    “跃龙,你懈怠了,你的天分很高,修为这么多年竟然还是这样,这太让我失望了。”潘林风一边开口说话,一边理了理自己的衣裳。

    “拔剑!”潘跃龙却根本没有心思和对方磨嘴皮子,四人迅速拔剑,正对潘林风,咏唱声中四人的身体分别耀起红蓝白橙四种颜色,手中宝剑在四人的低声咏唱中赋予了强大的力量。

    “不不不,你们的敌人不是我,潘家家规,潘家人手中不可染潘家人血,你们的敌人是她。“潘林风指指上空,潘跃龙警惕看向天空发现一只蓝色的妖灵浮在他们的空中随之蓝色雾气迎面而来,妖灵急速而来。

    潘跃龙聚集全部力量汹涌而去,直接化成一道红光冲天而起直破苍穹,只可惜他的力量对于妖灵毫无意义,妖灵独特的特性让她进入潘跃龙释放的力量之中犹入无人之境,潘跃龙一惊身体已经被附体,潘跃龙在痛苦的叫声之中已经转身勒住了另外两个守护潘家祠堂的男子。

    两个男子发出痛苦的叫声,身影也开始耀起蓝光,而另外一个人惊恐看着眼前的一切,转身想跑,但是潘林风已经掠出,手中剑耀起蓝光一闪而过随之入鞘,那个男子用无法置信的眼神瞪着潘林风,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胸口出现了一道奇怪的灵印,那个灵印迅速扩散,直接封住了他的力量,男子感觉瞬间全身的力量全部消失了。

    这个时候潘林风身后的那个男子迅速出手,没有了咏唱释放出来的力量,潘家的男子也不过是一个强壮一点的男子,面对黑魔人强大的破坏力男子毫无还手之力,胸口直接被贯穿,倒地而死。

    “什么叫做能够支撑半个小时,就连五分钟都没有支撑下来。”张天宇心中不由大骂,张天宇也总算明白灵域系统的扫描系统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精准,现实是瞬息万变的。

    张天宇有种不好的预感,因为潘林风没有如同自己预测那般去寻觅尸体,而是转身离开,张天宇不是傻瓜,他知道肯定有非常严重的事情会发生,张天宇知道这件事情已经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了。

    虽然自己内心纠结,但是自己一个小鬼最好的办法就是离开,不要去白白送死,张天宇站在原地纠结好久最终咬牙决定转身离开。

    在张天宇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手中手镯已经变成红色,一个红色项圈随之绑在自己的脖子上。张天宇还没有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一个声音已经在自己的脑海中响起。

    “恭喜主人,英雄模式权限终于被您打开了,通过启动英雄模式,您在阻止前面那个人的阴谋以后,英雄灵域将会根据随机情况给予你特别的奖励。”天炎的声音回荡在张天宇的脑海中。

    “你有没有搞错?这件事情我怎么解决,我一出去就被他秒杀了。他可不是夜王,我的血液对他作用不大的。”张天宇忍不住开口,要知道那个男子的灵躯综合指数可是五千,自己才五百,如此悬殊的差距,出去就是送死。

    “那也没有办法,这是英雄灵域系统和您的心理共鸣做出的反应。因为你内心的良知与纠结才导致英雄模式的打开,如果你真心不想去的话,英雄模式是不会启动的。“天炎说。

    “当然想去啊,只是……去了也是死啊。“张天宇感慨一声,要知道梦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这个世界有很多事情都是很无奈的。

    ”如果你不按照您内心想法去做的话也没有关系,您将会被系统绑定的天火淹没燃烧殆尽。系统也会再次还原等待新的主人。”天炎回答。

    “你这哪里是英雄灵域系统,这分明是坑人灵域系统啊。”张天宇听了差点大叫起来,张天宇总算明白为什么之前那些主人一个个死的那么奇怪了。说不定都是被这系统给活活玩死的。

    “没有办法,英雄灵域系统有很多权限模式,这都要怪你自己不小心开启了英雄模式,英雄模式是随机开启的,即使是我也没有权限关闭它,一旦开启只能强制执行,只要你按照自己内心真实想法去做就不会有事,你不按照规定去做的话,可以根据你上次解决夜王陵事件所得的功绩选择死法,到那时候我又会被还原进入沉睡状态。”天炎回答。

    张天宇知道天炎只是一个系统,它应该是不会骗自己的,但是以自己现在的能力,别说那个妖王和潘林风,潘林风身边的那三个人都可以把自己狠狠虐一顿。

    ”行了,让我想想办法。但是在那之前,我能不能把这个名字改改,因为我觉得我被你这系统搞得非常窝囊。“张天宇冷静注视着潘林风几人,杀死了守护祠堂的四人以后潘林风,还有另外三人以及被妖灵附身的男子,一起快速进入祠堂。

    “没有问题,如果主人不喜欢的话你可以修改一下名字,你不会想要修改为狗熊模式吧。”

    “废话,从现在开始,它就叫做坑人模式。”“没有问题,已经将它名称修改为坑人模式。”

    四人一进入祠堂,立马张天宇就开始行动,启动灵域开发制作出一个远视天眼,然后让远视天眼远远跟在他们的后面飞了进去。然后张天宇才紧跟着进去,在进入祠堂的瞬间,张天宇心中一动取出两张符贴在了摆在祠堂门口的那两墩麒麟石像上。

    潘家寨的祠堂很大,走廊交错环绕,如同一个迷宫,可是潘林风却非常熟悉,每一个走廊每一个转弯每一个岔口毫不犹豫,然后直直向前而去。

    张天宇曾经跟着潘成偷偷进入这个祠堂玩过,一看对方行走方向就猜出对方的目的地,张天宇迅速拐弯飞身而起沿着外墙绕一个大弯到达了最中心的祖先祠堂。

    这个中心祠堂里面有许多石像,这些石像栩栩如生,可以留在这里的石像都是历代对潘家做出巨大贡献的人,用他们的骨灰煅烧糅合而成。

    张天宇一来到这里立马飞身而起,藏在屋顶一个木梁上,在木梁周围贴上隐身符化成一个小的隐身阵,然后借用天眼悄悄观察着潘林风向这里走来。

    潘林风到达祠堂以后,身后的三人就向周围散去,只有妖灵从附体的人身上飘出,跟着潘林风一起进入了中心潘家赫赫有名的祠堂,而那具被妖灵附身的人全身溃烂已经惨不忍睹。

    看着这些石像潘林风一言不发,直接跪了下来,对着这个祠堂的石像磕了三个响头,然后慢慢起身,用温和的目光注视着妖灵微微一笑:”去吧,阿莲。“

    妖灵在这些石像周围游弋一会儿最终停在了一个石像上,潘林风慢慢走近这个石像脸上露出微妙的笑容,在潘林风的手即将接触到石像的一瞬间一个声音响起来。

    “这就是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吗,林风。”一个苍老的老人拄着拐杖颤巍巍一步一步从祠堂后堂一步一步走进来。

    “你怎么还没死?”看到来者,潘林风面无表情。

    “不好意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死不了,我儿子死了我女儿也死了,可是我就是死不了,可能是想在死前最后再见自己的孙子一面吧。”老人深沉注视着潘林风。

    “以前的事情算了吧,你走吧,看你现在这情况也做不了什么了,不要多管闲事。”潘林风冷淡看着老人,这个老人确实是一个非常非常可怕的人物,只可惜他中了巫妖王的诅咒,即使力量在强大也没有办法施展了。,更优质的体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