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神秘人回归
    张天宇以为自己已经死定了,可是自己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回到了连家神社,而自己的身体看起来却没有多大变化。

    自己受了那么重的伤可是在自己身上竟然连一个伤口都找不到,张天宇透过英雄灵域系统进行询问。

    天炎得出的答案是张天宇应该是死亡一阵子,因为灵域系统发出了一阵子的死亡报告,但是不久以后张天宇的体内有股奇怪的元素涌动而出,那股奇怪的元素促使张天宇体内的力量急速复活,但是灵域系统也无法读取元素,对于元素的一切都是未知数,那股力量不在五行之内,也并非光暗元素,因此系统将它命名为x元素。

    那股元素的力量对张天宇的帮助很大,很快就让天宇的身体恢复原样将张天宇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张天宇让系统重新扫描了一遍自己的身体,自己的身体并没有多大的变化,不过自己的身体的灵子浓度中似乎多了一些不安定的灵子,这些不安定的灵子具体怎么样,灵域系统需要做进一步的观察和研究。

    张天宇听了既有些庆幸,又有些忐忑不安,可是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将这件事情暂时放在一边。

    张天宇醒了没有多久,王雨欣就带着连雪来探望张天宇,不用说,张天宇被王雨欣严厉指责了一顿,然后一段时间张天宇都没有办法出门,只能在家里养伤。

    张天宇毫不在意,自己受伤不重,只是失血过多,到夜深人静,张天宇制造一个灵躯躺在自己床上睡觉,自己再次进入英雄灵域浸欲一晚上灵泉调息一阵子以后,很快就恢复如初,让连海源非常惊讶,将一切归功于张家灵诀的神奇。

    而对于张天宇私自救了张婷的事情,连海源夫妻却没有大加自责,特别是连海源,当他得知张天宇救的是一个美女以后,对张天宇是大加赞赏,在连海源看来置一个美女而不顾,绝非一个男子所为,张天宇的做法让他很满意。

    而清流镇也随之恢复平静,但是清流镇镇长洛克的离奇失踪却让清流镇的人们痛苦流涕,因为据说他是这百年来来到清流镇的最好镇长,清流镇的人们为他吊唁三天,还筹集金钱为他在清流镇的郊外修了一座庙供奉留恋,而这件事情被指责的最多竟然是张天宇,因为是张天宇让洛克去调查真相,洛克才死的,所以清流镇的人认为洛克的死都是连家神社造成的。

    张天宇听了非常唏嘘,心里说不出的滋味,不知道为什么张天宇最终还是没有将洛克背后的真相说出来,因为张天宇突然感觉真相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情,还不如就这样埋没了好,张天宇也终于明白有时候现实有时候是非常残酷的

    夜王事件以后,张天宇终于可以接到一些简单的驱除妖魔的任务,连月虽然对张天宇依然不理不睬,但是很明显对张天宇作对少了很多。

    没有了连月的特意找麻烦,张天宇在连家神社的日子也好过很多,除了和自己的兄弟抓妖驱鬼练功,就是和自己亲爱的连雪妹妹谈天说地,日子过得非常恰意。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个多月,一直到天元节,两个多月的修炼,张天宇的三个兄弟的进步并不快,但是张天宇却等于修炼破天诀三年,变化自然是大,转眼间张天宇已经由350转变成500。而王陵和潘安依然徘徊在600之间,陈凯则依然是700,灵躯指数变化不大,根据灵域系统扫描,那是因为陈凯的灵躯指数已经到达一个瓶颈,瓶颈一旦打破修为会有很大的变化。

    天元节是张天宇非常重要的日子,因为那是自己和连雪相遇的日子,那天自己偷偷闯进了连家神社,直接就被连雪的睿智和善解人意折服,偷偷带着她“离家出走”跑到天风观里,为了这事张天宇被连月整整“追杀”了两天。从那以后张天宇和连月交恶,同时和连雪却成为最要好的朋友。

    张天宇甜甜蜜蜜想着怎么过好天元节的时候,三个身披黑色斗篷的陌生人却在天元节即将到来的时刻来到了六里山,他们三人隐匿行踪进入了六里山的深处,来到一个黑色的无名坟墓前,这个坟墓有一块黑色的墓碑,但是黑色墓碑上却没有刻任何东西,看起来很是破旧,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如此危险的深山中,这个坟墓却没有遭到一点的破坏,周围的一切对于这个坟墓似乎很是忌惮。

    中间的人慢慢走近坟墓轻轻抚摸着墓碑,轻轻呓语:“阿莲,好久不见,我终于回来了……我来带你离开这个鬼地方。”开口说话的声音是一个低沉的中年男音,声音低沉充满磁性,听起来非常顺耳,男子在开口说话的同时,手上已经微微耀起淡淡的青光,整个黑色墓碑上出现许多奇怪的裂纹,裂纹不断变化,最后变成一个黑色的炼金术式,黑色墓碑直接粉碎。

    墓碑一粉碎,可怕的戾气从坟墓中涌动而出,黑色的戾气在天空中迅速组合化成一个黑发碧眼女子,女子睁开双眼注视着眼前的男子,可怕的戾气弥漫周围。

    男子却毫不惧怕,掀开自己斗篷露出自己的庐山真面目,却是一个胡须粗糙的中年男子,男子本也英挺,但是他的脸上一条条长长的可怕刀疤,让他原本英俊的面目平添了几分狰狞。

    男子慢慢一步一步走近女子用自己的手轻轻抚摸着女子的脸自言自语:“阿莲,我终于再次见到你了。我来带你回家。”被叫做阿莲的女子却只是一脸冷漠注视着男子,那眼神仿佛在注视着一个陌生人。

    在张天宇的期望之中,天元节终于来到,天元节是连家神社最为重要的日子,也是唯一一个连家巫女可以离开的日子,为了这一天张天宇准备了好久好久,可是却被一件事情搞砸了。

    今天一大早,连家神社并迎来了今天以来的第一个客人,一个面目沉重的中年男子来到了连家神社求见连海源和王雨欣,这个男子叫做潘成,是潘安的义父。

    连海源和他在里面聊了一个小时,潘成才和连海源一起出来,一看到他们的脸色张天宇就感到不妙,转身就想跑,因为今天自己可不想工作。

    “张天宇,有件事情要托付给你。”果然连海源看到张天宇想跑路迅速叫住了他。

    “不好意思今天我休假,你还是找别人去吧。”张天宇转身一笑,说完马上就要跑。

    “张天宇,潘安失踪了……”潘成看着张天宇一字一句开口道。张天宇听了立马停住了脚步,转身看向了潘成,确实潘安跟自己说寨子里出了一些事情,跟自己请假了两天。在天元节即将来临的时候,守林人所在的几个山寨发生了许多的事情,首先几天几夜有许多的野狼环绕六个山寨周围嚎叫不停,然后前天晚上一股奇怪的邪气笼罩了整个山寨,山寨中的巫师如何净化都净化不了,然后前天就是山寨里面的鸡鸭畜生全部离奇死去,一股奇怪的邪气不安笼罩着整个山寨。

    然后昨天,守山人所在的山寨远处涌动起一个巨大的黑球,黑球浮在空中,不久就消失了,潘成带着一批守林人精英前往调查,发现自己的妹妹的墓地被人挖了,然后那里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寨中许多女子病倒,而寨内的巫师医生都没有办法查出病因,而自己的义子潘安所在的搜查小队却离奇失踪,到现在都还没有消息。潘成希望能够求助于连家,找出病因还有自己妹妹的尸体以及自己的义子潘安的下落。

    “连月出去办事了,现在又是天元节神社非常繁忙,我和雨欣暂时脱不开身,你和连华配合潘成去调查,记住不要再乱来了,一有危险就回来,记住你还是孩子。”连海源最后警告了张天宇一句,说句实话,连海源是不想让张天宇去的,但是张天宇是张家传人,精通五行风水方位,论侦查他比自己更加合适。

    “天宇,这次你还是不要去了……我有种不祥预感,那里阴云笼罩,我怕你会出事。”连雪这次却是一反常态,连雪是一个占卜师,她感觉到六里山寨面临着巨大的灾难,如果这次熬不过去很有可能面临灭顶之灾,连雪清楚张天宇的性格,她不想张天宇被六里山寨的血光之灾所牵连。

    “连雪,你在家里等我,如果真有情况我会记得跑路的,毕竟自己的命要紧啊。”一听到连华也要去,张天宇的脸色就变得很难看,但是关系到潘安,张天宇也只能硬着头皮答应去看看,毕竟母亲不在这里只有自己懂得五行方位。

    张天宇很清楚连雪的话有多大的权威,她可是六里山预知能力最强的人,如果她说的是真的,只怕自己那个傻傻笨笨的小弟是遇到大麻烦了。

    “谢谢你。张天宇。”潘成虽然满脸沧桑,可是双目依然镇定自如。

    “不必客气。我会想办法找到潘安的。”张天宇回答,张天宇不知道六里山寨会有什么大灾大难,但是对于寻找潘安,张天宇还是比较有把握的,只要他还在六里山,自己就可以找到他,一找到他把他打晕拉着他跑路自己就没事了。

    “张天宇记住,有事不要逞强,记得回来!”张天宇执意要去,连雪只能大声提醒一句。

    张天宇应了一声,和连华骑上一匹飞马,潘成则骑上一匹狮鹫,三人一起腾空而起,离开了连家神社,向六里连寨而去,这个时候一群飞鸟也腾空而起迅速向远处的六里连寨而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