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致命的黑暗
    这个时候连月恰好也从从上向下的洞穴之中跳下来,看着眼前的一幕幕,连月的脸色有些难看,她看到一地的干尸还有张天宇站在这些尸体之间。

    “这些人都是你杀的吗?”连月问。

    “正当防卫。”张天宇简短回答。

    “那外面的人呢?也是正当防卫吗?”连月问。

    “没错。”张天宇回答。

    连月看着眼前这个倔强的少年,也不说话,只是狠狠打了张天宇一个耳光,张天宇没有如同以前那般躲避逃跑,任由连月一耳光摔在自己的脸上,因为张天宇认为自己没有做错,所以他没有躲避连月的手。

    连月看着张天宇坚毅的眼神,连月最终回避转身:“回去你自己想好怎么跟我妈说吧。”连月说完话,跳上了上去的洞穴。张天宇没有说话,紧紧跟在连月身后。

    一路上连月和张天宇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默然前进,一直到离开墓室,来到了门口,张天宇站在墓室门口看着在整理飞马的连月,自己的预警系统突然发出红色警报,张天宇发现警报对象竟然是连月。

    张天宇感到不妙,自己和连月都大意了,以为没有敌人了,张天宇脑袋一片空白,来不及多说什么,急速向连月冲去,连月被张天宇推开,连月的飞马双目变红直接狠狠咬在了张天宇的身上,张天宇周围耀起红光,阵法迅速启动,将张天宇的身体吞没,地面空中几乎同时出手,连月还没有反应过来,张天宇已经变成一个血人倒在了地上。

    连月瞬间爆发,背后长剑御剑而出,迅速出鞘将撕咬张天宇的野兽全部斩碎,自己那只飞马却迅速后退化身成人注视着连月。

    “想不到六里山还有仙门中人。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与其浪费时间跟我战斗,还不如早点把他埋了好一些。”阿良脸色漠然,他知道自己杀张天宇的时候这个女人会成为最大的阻碍,所以自己准备先除掉这个女人,然后在收拾张天宇,可没有想到张天宇竟然可以识破自己的偷袭,救了这个女人,但是他也就代替这个女人承受了自己的陷阱,让自己出乎预料的顺利完成了陈凌交给自己的任务。

    连月依然如同往常一般一脸冷漠,但是身体已经耀起白光,天明剑回到连月的手中,剑气迸发,灵光涌动之间,灵剑四射,直指阿良。

    “愚蠢的女人……出来吧我的最强变化,狂战士黑岭。”阿良冷淡开口,坦然面对,身体迅速獣化,一张魔法牌出现在阿良的手中,魔法牌上的图案上是一个双目血红的狂暴兽人,阿良的身体开始变化,化成一直可怕的狂暴兽人。一把血红巨斧头出现在阿良的手中,阿良急速舞动巨斧,召唤出黑鳞兽(注:见《僵尸剑皇》)的鳞片,挡住迎来的锋锐剑芒,随之阿良迅速冲去,双方在夜王陵前急速交锋。

    “竟然是兽之召唤者。”所谓的兽之召唤者乃是炼金术师的一个分支,炼金术师随着历史的不断发展出现许多的分支,其中一个就是兽之召唤,利用炼金术召唤出魔兽的一部分甚至是全身来进行战斗,至于那张卡片有点像自己的天灵剑,也是极为罕见和珍惜的灵器,炼金术师一般一人都有一张,里面蕴藏自己的最强杀器。

    连月故意露出破绽让对方攻入自己身边,这样双方的战斗范围不知不觉远离了张天宇的身边。

    连月很生气,所以她的攻击非常可怕,原本她的灵诀就是来自玉女门,而玉女门的剑诀以刁钻凌厉而著称,确实论力量和灵力,阿良要比连月强大很多,但是论剑法身手,连月却占据更大的优势,

    连月的身影在空中不断变幻,手中的剑防腐变成千般剑影,可怕的攻击接连不断,两道身影迅速变化攻守之间,总是在阿良的身上留下许多深深的伤口。

    阿良毕竟身经百战,虽然不敌连月,却尽力保住自己的要害不被连月攻破,身上留下的一道道深深的伤口很快就开始愈合。面对连月的愤怒,阿良脸上露出狰狞笑容,能在刀枪不入的黑岭肉身身上留下如此深的伤口可见连月剑气的可怕。

    “看来我的判断非常准确,你非常危险,启动狂化状态!”阿良单手张开,身上厚厚的毛皮开始迅速膨胀,变得更加强壮,速度也瞬间加快将近一倍,身影闪动之间与连月在地面空中接连交锋不止。

    虽然没有绝妙的剑法和身手,但是阿良的斧头进攻实用而具有杀伤力,配合狂化后的速度和力量变得更加难缠,连月极为冷静应付迅速腾空而起,这个时候阿良却迅速召唤出一对鹰翼腾空而起,继续向连月攻去。

    连月闭上眼睛随之迅速睁开,连月的身体随之披上一层淡淡的银霜,就连双瞳也化成银色,连月的身体在玉女门赫赫有名的银月诀之下迅速变化,手中天灵剑,与连月发生共鸣,随着淡淡的铃音响起,连月的最强剑诀展开,随着银光耀起,连月的身影幻化成无数个淹没了迎来的阿良,阿良只感觉身体一痛,身体周围全部破开鲜血犹如喷泉一般涌出,在阿良痛苦的叫声中阿良的斧头直接被斩断,天灵剑穿透了阿良的心脏,阿良在痛苦的叫声之中倒在了地上,随之粉碎,变化成了阿良的原身。

    阿良迅速后退谨慎注视着空中微微喘气的连月,想不到连月竟然能够杀死自己的最强召唤黑岭,但是看得出连月的这招对自己的身体负荷非常大……阿良脸上露出笑容,手中又取出一张卡牌,卡牌上是拿着双剑的三头狼人:“黑夜,现身。”阿良再次变身成一个满是黑色纹身的三头狼人。

    连月没有想到阿良竟然会有两个兽之分身,一般的兽之召唤者只有一个兽之分身,这是常识。只要将对方的兽之分身杀死他也会跟着一起死去,这就是兽之召唤融合的代价。

    “这个才是我真正的兽之分身,至于那只只是我领导给我的战利品!”阿良怒喊着,一对双剑出现在自己的手上,随之再次向连月攻去,连月冷静注视着对方天灵剑再次耀起淡淡的银光与对方在夜王冢前激战起来。

    无论是连月还是阿良都没有发现张天宇的伤口正在以极为微妙的速度愈合,随之地面开始浮动起细微的粉尘开始急速向张天宇凝聚而去。

    在连月和阿良在空中鏖战的时候,张天宇已经睁开了眼睛充满了冷漠注视着眼前的一切,最终将目光放在了伤害自己的阿良身上,张天宇对着天空的银月愤怒嚎叫起来。

    “这是怎么一回事?”看着站起身怒视自己的阿良大惊失色,因为张天宇刚刚明明已经断了气,自己已经确定他死亡了。可是此时的张天宇在阿良面前感觉就像是一个陌生人,因为他眼神与之前的眼神截然不同,那双眼睛让阿良的内心竟然升起一股寒意,那是一双充满魔性的眼睛,让身经百战的阿良都感到害怕。

    张天宇对着阿良发出怒吼,黑色的泥土激荡起尘沙在张天宇的手中形成一把黑色断剑,只有剑柄和一半剑身,在张天宇挥动之间,黑流涌动。

    阿良冷静的召唤出黑色鳞片包裹自己的全身,却感觉不对劲凭借獣化后的生物本能急速闪避,黑流轻而易举的粉碎了鳞片,随之穿透了阿良的右边胸口一大片,变成一个巨大的血洞,差一点点就心脏就完蛋。

    阿良发出痛苦的大叫声,身影急速闪退,一个黑色的手却已经紧紧抓住了阿良那变成三头狼人的头,阿良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然动弹不得。

    阿良愤怒的召唤出天杀,自己最强的召唤术式,召唤出三头黑龙的龙息,龙息快速吞噬阿良周围的一切,可是阿良却惊讶发现那只抓住自己的黑色大手竟然安然无恙。阿良终于露出惊恐的表情,那只手用力一抓,阿良的一只头直接被那只手粉碎。

    阿良惨叫着转身就想跑,可是张天宇的脸已经直面阿良,阿良大吃一惊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发觉张天宇近身。随之张天宇发出一声怒吼,灵气涌动,瞬间粉碎了阿良的上半身,阿良直接剩下两只狼脚掉落在地上。

    张天宇的双目随之冷酷看向了连月。连月已经一惊,注视着张天宇,却感觉那双眼睛有种让人害怕的魔力,连月竟然感觉自己心跳加快,握着天灵剑的手心也开始冒冷汗。可是张天宇只是冷哼一声,随之黑沙飞散张天宇直接昏迷过去向地面摔下去。

    连月反应迅捷,在张天宇摔落在地上之前抱住了张天宇。连月双目复杂注视着张天宇,此时的张天宇已经恢复了一脸的平和,连月的直觉告诉自己刚刚那个人绝对不是张天宇,那那个怪物到底是谁?连月觉得即使自己问自己的父母自己的父母也不会告诉自己的。

    连月抱着张天宇观察一下天色,发现天空一只双目闪光的乌鸦停在了连月的不远处注视着连月。

    “你怎么来了?”连月看着乌鸦有些惊讶,自己的母亲没有特殊情况是不会离开连家神社的,但是她也有她的办法,就是通灵。

    “你们这么久没有回来,我当然会担心的。快点带天宇回来吧。”乌鸦开口发出王雨欣的声音。

    “妈,张天宇他……”连月话没有说完就被王雨欣打断了。“、

    “你还是不要知道好一些,带天宇回来吧,月儿。”乌鸦开口。

    连月听了一脸沉默,最终没有再多问抱起躺在地上的张天宇,迅速腾空而起,向着六里山而去。地面只剩下低洼不平的地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