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妖树
    张天宇摇摇头叹叹气:“确实不明白,但是你这样牺牲清流镇的居民会不会太过分了点。他们可是非常爱戴你的啊。”

    “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为了成就大业牺牲一些平民是很正常的,这里什么都没有,地理位置又不险要,放弃这里是早晚的事情,我会用从夜王墓地得到的财富在六里山买一块比较好的地方继续发展,到那时候如果他们还愿意跟着我的话,我是非常愿意他们当我的子民的。”洛克一字一句开口,却发现张天宇的脸上在这个时候竟然露出笑容。

    “不知道清流镇的人民看到以后会怎么想呢。”张天宇打一个响指,很快一个圆型的天眼来到张天宇的身前,很快天眼投放出一个画面,正是张天宇和洛克说话的画面。洛克的话一字不漏全部被天眼记录下来。

    洛克看了脸上迅速阴沉下来:“把这小鬼杀了!把那个机器给我抢过来。”

    “我妈说过,不能随便杀人,但是你们要杀我,那我就算是正当防卫了,一切就没有问题了。”张天宇看着九人摆好阵型,拔出自己长剑正对自己,露出微笑,非常好的剑阵,只可惜太小了一些。

    张天宇微笑的同时,五个发光彩球从地面浮现而出,被张天宇设置在这里的五行离火阵直接爆发,汹涌的火海瞬间淹没所有人,在所有人被火焰淹没惊慌失措之际,银环已经涌动而出,化成十把银色长剑,九把径直穿透了他们的心脏,但是第十把银色长剑却被挡住了。

    张天宇知道失算了,洛克手中的黑色树枝拥有保护主人的本能,在火焰涌动而出的时候,黑色树枝就已经瞬发,黑光笼罩,黑色的魔域结界挡住了火焰的同时,也挡住了银环化成的长剑。

    张天宇从黑色的雾气之中看到了雾气中黑气形成各种各样的小孩痛苦哀嚎的表情,张天宇是一个修行中的道士,所以他更清楚洛克手上的黑色树枝所涌动的童子哀嚎声意味着什么:“你到底杀了多少小孩?”

    “你的眼光真是厉害,不愧是张家后人,我虽然在修炼方面天资平平,可是在炼器方面天分却颇高,这个灵器是年轻时候在次元大陆旅行,在一个原始的部落中发现的,他们天天敬拜它并且用活人血肉祭祀,让那棵妖树吸噬活人血肉,我将这棵妖树偷了出来,借用我小时候意外得到的一本道家炼器之法,将修炼魔杖的方法与那本炼器之法结合,用九百九十九个童男童女做祭品才顺利将这棵妖树炼化成功,凭着这件灵器我可是击败了许多比我要强大的多的人呢。”洛克开口说话的同时,发现穿透了那九个人的银色长剑开始慢慢融化,迅速融为一体变成一个银色圆球浮在张天宇和自己的中间。

    张天宇面无表情看着眼前的洛克,他总算明白他一个凤凰城的人为什么会来到六里山中,六里山近年来战乱不止,乞丐,孤儿,流浪者到处都是,这里是炼制这件法器最好的地方。

    洛克惊异看着张天宇的这件法器,这件法器非常特别,洛克还来不及多说话,银球已经迅速回到张天宇的手中,化成一把银色长枪直指洛克。

    洛克不慌不忙,吟诵魔法,身后那被祭祀用于招魂魔法阵的一百个童男童女的头骨全部浮了起来,浮在了洛克的周围,头骨上的独特印记与洛克手中黑色树枝发生共鸣,然后一个个变成了黑色,看起来阴森恐怖。

    这些黑色头骨给张天宇带来了巨大的麻烦,它们一个个可守可攻,迅速环绕洛克的身体保护着洛克的同时,刁钻的张开大口向张天宇进攻而来。张天宇凭借舞动的长枪,不断将迎来的黑色骷髅劈飞,可是它们却强悍的很,一只只再次不断的冲来。

    洛克看着一脸冷漠的张天宇笑起来,自己手上的法器最可怕的不是强大的破坏力防御力和杀伤力,而是更加可怕的东西,洛克手中的黑色树枝散发着黑气,以洛克为中心,周围开始弥漫起可怕的气息,被张天宇杀死的九具尸体开始迅速萎缩干涸下去。

    洛克迅速吟诵之中,环绕攻击张天宇的黑色骷髅全部粉碎,洛克施展出鬼噬,可怕的黑气瞬间吞噬了张天宇的全身,洛克露出必胜的笑容,但是很快僵硬下来,因为他看到原本应该被吸噬成一具干尸的张天宇却扣着鼻屎看着自己。

    “你用这种奇怪的黑雾包着我什么意思?”张天宇慢悠悠开口。

    洛克感到一股怒意从自己的脚底迅速涌至脑海之中,洛克再次施法可是还是没有用,连住用两三次洛克终于明白手中为自己杀死无数强敌的黑色树枝是没有办法杀死张天宇的,愤怒的洛克终于开始吟诵咒语,黑色树枝涌动,剩余的骷髅头全部粉碎化成一个黑色的魔法阵。可怕的诅咒瞬间捆绑了张天宇的全身,一把黑色的利剑在空中形成飞速刺入张天宇的胸膛。

    “你智商果然是有问题。”黑色的利剑在张天宇的胸膛被涌出的银环化成的盾牌挡住,张天宇目视对方,诅咒对于活着的人或许有很大的负担,是种致命伤害。

    但是对自己来说,毫无作用,张天宇注视着洛克迅速反击,手中长枪直接融化,银色的液体迅速环绕张天宇的全身与束缚自己的黑流紧紧缠绕,张天宇只是取出一管血倒入银色液体之中,银色液体迅速变成红色,瞬间粉碎缠绕张天宇的黑流,随之紧接顺势而上粉碎了长枪急速前去。

    洛克强大的防御阵法在张天宇的红色银环之下变得异常脆弱,不过短短两三秒的时间,就被一一突破,不断对洛克发出致命的进攻。洛克咬牙凭借着手中黑色树枝的力量瞬发,黑流涌动瞬间召唤出四个巨大的独眼魔人,只可惜毫无作用,四个独眼魔人在血光涌动之间直接被吞噬,洛克应对这些红色液体已经措手不及,很快红色液体涌动之间,幻化出一个个身披甲胄的武士带着可怕的破邪之力粉碎了洛克的结界。

    洛克在慌乱之中一刀一刀被砍成血人,然后银环乘势而入涌入洛克的身体,轻轻松松包裹住了洛克的心脏,洛克口吐鲜血倒在地上狠狠盯着张天宇。

    “为什么?为什么你可以破开我的鬼噬。”也难怪洛克会如此不甘心,因为张天宇破开自己的灵阵实在是太容易了。

    “人品问题。”张天宇说的没有错,自己的鲜血拥有破邪属性,对方邪气越重,那么自己的血液的杀伤力就越强,如果不是洛克体内的力量容纳着如此可怕的邪气自己也没有办法如此容易破开对方的防御。

    张天宇没有手下留情,银环在洛克的体内迅速粉碎了对方的心脏,洛克当场死亡。那根黑色的树枝掉落在地上,失去了主人的驾驭,黑色树枝迅速在地面生根,成长成一个可怕的黑色大树,浓浓的邪气从黑色大树上散发出来。

    这是吸噬了多少怨魂的精血才变成这样的啊,张天宇看着眼前的黑色大树忍不住捂住自己的鼻子,因为这棵树上充满了死人的气味。

    张天宇借用系统扫描了一遍这棵黑色大树,系统立刻发出红色警报,张天宇感觉不妙迅速后退却已经来不及了,整棵黑色大树的中心撕开一个巨大的大口,发出恐怖的哀嚎,黑色的邪气弥漫整个墓室,饥渴的黑色大树开始到处寻找活物,包括刚刚死去的洛克也没有被放过迅速被吸噬一空,然后所有舞动的根茎藤蔓全部针对了张天宇。

    张天宇收回所有银环,银色的液体在急速舞动之中迅速将张天宇周围的藤蔓全部粉碎,张天宇手中银色液体迅速凝固成枪,带着张天宇的鲜血用力投掷而去,穿透了黑色大树,只可惜无济于事。

    张天宇已经得到扫描得到的数据,要完全净化黑色大树上的邪气,至少要三个张天宇的血液才行,而自己储备的血液根本不够。

    所以做什么都不能做卖血的行当啊,张天宇看着眼前疯狂的大树摇摇头,银环迅速凝聚张天宇的周围,随着张天宇的意志迅速游动,化成各种各样的武器,在张天宇的用力飞掷之下,全部刺中了大树的树身上。

    张天宇的鲜血天生的破邪能力是非常非常可怕的,仅仅是一点点已经让要输痛苦大叫起来,但是这样的伤害对是没有办法置妖树于死地的。

    妖树疯狂大叫着愤怒攻向张天宇。张天宇看着妖树却露出诡异的笑容,因为自己是道士,道士最擅长的就是抓妖了。张天宇手中一颗五彩灵石耀起,很快布置在妖树上的银环形成的长剑发生共鸣,形成一个图形:五行火阵。汹涌的火焰瞬间爆发淹没妖树的全身。

    即使妖树在可怕它也没有办法改变一个事实,那就是自己是木头做的,火焰一涌现而出,妖树立刻慌乱起来,张天宇顺势施展破天诀,提起自己体内所有的力量一掌击打在妖树的树身上,以张天宇的掌心为中心破天诀迅速扩散开来,整个妖树的树身直接碎裂成一地,被火焰吞没,银环再次回到了张天宇的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