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招魂幡
    愤怒的夜王周身舞动起可怕的黑色粉尘,黑色粉尘化成一个个身披甲胄,手持刀剑的武士疯狂的向张天宇攻去,在铿锵有力的进攻之中,夜王张开大口,黑色的洪流再次涌动而出,张天宇迅速凝聚银环挡住了黑色洪流,周围银环化成的细长尖刺挡住黑色粉尘形成的无数甲胄武士,身影却直接被轰飞至空中。

    张天宇忍不住口吐一口鲜血。银环确实挡住了对方的攻击,但是背后却有一拳狠狠击中自己的胸膛。愤怒的夜王在怒吼声中,在张天宇的身后组合成灵身,再次狠狠一拳将张天宇击落入地面。

    张天宇凭借银环的保护缓冲没有重重落在地上,但是那一拳的力量也让张天宇的肋骨断裂,鲜血喷涌而出。这个时候,天空的夜王再次分散,粉碎的黑气迅速在张天宇的前面凝聚成一个手狠狠掐住了张天宇的脖子。

    很快一个头也凝聚而成狠狠盯着张天宇:“告诉我,妲己到底在哪里,你这个狡猾的小鬼!告诉我!”张天宇被夜王的手狠狠掐住已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就这样结束了吗?张天宇看着眼前的人头,慢慢闭上眼睛,脑海中却浮现起一个个自己熟悉的身影,最终母亲熟悉的背影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中。

    我不会这么容易死的!张天宇咬牙睁开眼睛,随之一口鲜血喷在了夜王的脸上,夜王的双目发出滋滋声,夜王发出痛苦的惨叫声,手终于松开。

    张天宇在这个时候终于施展出破天诀,虽然力量不大,但是速度已经今非昔比,急剧的气流迅速在张天宇的掌心流动起来随之一掌将眼前的夜王击飞,破坏力大的出乎张天宇预料。

    张天宇迅速起身,双目变得跟张天宇手中的八卦球一模一样,张天宇终于施展出速记原典,很快周围的环境已经牢记于心,张天宇迅速在地面快速移动,移动的同时,七颗五彩灵石被银环化成的七个灵球包裹迅速向七个方向飞去,随之以张天宇为引快速展开。

    这就是速记原典的魅力,原本布置张家灵阵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对于地理位置五行方位甚至风水命相都有一定要求,根据地理位置五行方位的不同,需要作出不同的纠正,非常繁琐,可是速记原典轻轻松松就能够对于天地五行的六十四方位详细记忆,然后迅速反应做出布置,是次元大陆布阵速度最快的力量。

    七星灵阵再次展开的同时,一只手却再次紧紧勒住了张天宇的脖子,只可惜张天宇却直接消失在原地出现在那只手不远的位置,在七星灵阵之中,张天宇可以根据七星变化的位置瞬间移动,那只手已经抓不住张天宇了。

    夜王愤怒的抓狂却又不知道怎么破解这个让人讨厌的灵阵,只能恣意的驾驭涌动的黑色粉尘,粉尘在天空中化成甲胄武士在天空游弋和舞动寻觅着张天宇不断浮动的身影。

    张天宇的身影不断浮动的同时,却再次用灵域系统扫描夜王,此时的夜王因为被张天宇杀死而出现新的变化,已经完全和那个奇怪的东西融为一体,想要将它们分离只能再一次杀死,然后借用张天宇的血液进行净化,但是这次需要的血液光靠张天宇衣物中藏匿的所容纳的张天宇的血液是远远不够的……

    在计划好一切之后张天宇目光变得坚定起来,迅速现形收回游弋在周围的银色液体,在自己的身前化成一个圆球随之迅速涌动而出,将周围游弋的甲胄武士一一粉碎。

    这个时候夜王将近的手再次在张天宇的面前凝聚,这次张天宇却是站立不动,由体内涌动的银环液体保护住自己的脖子不被肋断,撑到夜王在自己面前现形的时候张天宇毫不犹豫将携带着自己将近一半血液的银环凝固成一把血剑捅入夜王的身体,夜王顿时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张天宇没有停止,在血液注入夜王的灵体之后,七星连珠,七道彩光融为一体,瞬间寂灭了夜王的灵体,在张天宇的大量破邪属性的血液的浸染之下,夜王的邪气再也没有办法凝聚,一个黑色的旗子终于在空中现形。

    银环带着张天宇的血液直接包裹住了旗子,周围的黑气不断向黑旗凝聚,可是却被挡在外面而无法凝聚,接近的黑气很快就被张天宇的血液净化。

    张天宇脸色苍白注视着天空的黑气,咬牙从衣袖间取出几个装着自己血液的小管,在张天宇的操控下里面的鲜血化成血雾向周围挥散而去。周围的黑气与天空的黑气融合在一起,天空发出了夜王凄凉的惨叫声。

    “妲己,我的妲己啊……”失去了旗子的庇护,张天宇的血液很快将空中邪气净化一空,夜王在不甘心也无可奈何,终于真正的魂飞魄散。说句实话张天宇想不到传说中残暴不仁的夜王如此痴情,脑海中始终都想着妲己。

    张天宇直接晕乎乎的坐在地上,如果没有自己血液克制自己必死无疑,但是一下子失去一半的鲜血是非常可怕的,张天宇没有直接休克已经算很不错。银环带着那只奇怪的旗子,慢慢来到了张天宇的身边。

    “天炎进行扫描分析读取。”张天宇已经懒得操作,全部交给天炎,很快天炎将分析的数据传输入张天宇的大脑中,眼前的黑色三角旗,竟然是一面招魂蟠,是一种非常缺德的灵旗,需要牺牲九千九百九十九个特定时辰诞生的童男童女在阴气最重的时辰祭炼方能练成,练成之后能够召唤血灵,禁锢灵魂,吞噬气血,是一把不可多得的魔器,即使是英雄灵域也无法复制和还原,因为英雄灵域无法创造灵魂,难怪夜王要抱着它一起进棺材。

    “银环,给我把它吃了。”张天宇在知道旗子的功能之后却毫不犹豫开口,银环很快出现新的变化,变成一只巨大的银色虫子,虫子慢慢张开大口直接将眼前的招魂蟠啃了。

    吃了招魂蟠以后,银环开始出现新的变化,犹如消化不良一般股涨起来,很快又慢慢缩小下去,最后再次变成一个银球浮在张天宇的身前,随之涌动起来,涌动的银球快速变化化成无数身穿甲胄的武士在张天宇的周围飞舞,很快又发出恐怖的哀嚎声,很快又再次恢复成原样,看的出银环有些消化不良。

    张天宇迅速将银环收入自己的体内,招魂蟠的戾气再重,遇到天生破邪的张天宇的鲜血也只能乖乖就范,环进入张天宇的身体之后很快就稳定下来,吸收了招魂蟠之后,银环对于灵体的杀伤力也得到进一步的加大。

    张天宇做完一切坐在地上动都不想动一下了,脸色更是苍白的吓人,张天宇原本想要找一个能靠的地方,可是这里的树木山丘全部被那个变态的夜王给毁了。张天宇只能找一个石头枕一下,可是自己还没有闭上眼睛,两个讨厌的声音已经响起。

    “大哥,我们来也。”小潘大喊手持大剑愤怒冲来。“妖怪休想伤害我家大哥!”王陵也从空中落下。

    “别装了,白痴都看的出已经解决了。”张天宇看着这两个不听话的小弟,夜王死后,夜王加在他们两个身上的束缚也解除了。

    “大哥你没事吧。”王陵和小胖被张天宇的脸色吓了一跳,因为张天宇连嘴唇都是白色的。

    “没事,只是有些贫血,回去吃点猪肝补补就好了。”张天宇在王陵和小胖的帮助下站起身,“看你们两个的脸色很不对劲啊?”

    “陈凯搬救兵回来了……几个很奇怪的人。”王陵低声开口。

    已经不需要张天宇多说了,森林中一只可怕的剑齿虎冲出,迅速化成一个黑衣人,不远处陈凯和三个黑影也同时来到了这里。

    张天宇注视着这四个很奇怪的人,他们的身上杀气很重,而那个变身剑齿虎的人,在变身剑齿虎的时候身上有个独特的印记引起了张天宇的留意,那个印记是不应该出现在六里山的。

    张天宇看着他们三个人没有说话,只是迅速用灵域系统扫描对方的灵躯指数,得出的是1300,1200、1350还有一个人是3500.

    其中三个放在星月大陆都是一流高手,而另外一个更是修为强大,根据系统扫描的数据来看,他身上藏着一件器物影响了系统的数据扫描。这样四个人来这穷乡僻壤做什么呢?张天宇将目光集中在综合指数达到3500的那个男人身上,那个男人的装扮和陈凯非常像,似乎有一些渊源。

    “真想不到你能把那家伙杀死,我们和那家伙纠缠了几天,也没有把他解决。”那个男子看张天宇一直不说话,第一个开口。

    “我也是运气好,差点就没命了,你是谁?”张天宇开口。

    “我是陈凯的叔叔陈凌,听说你是陈凯的大哥,谢谢你这些年来对他的照顾。”陈凌友好的向张天宇伸出手。

    张天宇犹豫了一下,看了一脸沉默的陈凯一眼,最终还是伸出手和对方的手握在一起,一握住,张天宇立马感觉浑身的血液沸腾起来,而陈凌也感觉不适迅速收回手。

    张天宇心中感到震惊,因为他在陈凌的身上感觉到了和夜王陵的魔法阵上残留的灵子类似的气息,虽然魔法阵可能不是他布下的,但是他的力量确实残留在夜王陵中,但张天宇慢慢开口:“我跟陈凯从小一起长大,谈不上照顾不照顾的,大家都是好朋友,我只是不明白,你们天诛怎么会来这里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