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潜藏的黑暗
    “大哥!不要激动啊。”陈凯三人紧跟在张天宇后面,只可惜他们才刚刚步入连家三姐妹庭院的入口就已经被兔精们拦下来了,只能看着张天宇步入回廊中。

    “不要紧,连雪在里面她有办法的。”陈凯成熟的拦住了冲动想强行冲进去的小胖,如果说王陵是三个小弟里面最聪明的,那么陈凯就是最成熟的一个。

    连月在不远处的桃花林中注视着眼前的一切却又转身隐匿入桃花林中。

    什么欠一屁股债跑人,一个个都把我当小孩子……张天宇非常清楚自己的母亲,自己的母亲不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的,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可是自己的母亲那么恐怖的一个人,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才要跑路呢?

    张天宇不明白,更不明白自己的母亲为何不对自己说出真相,这只让张天宇的心中更加难受。张天宇一路跑到走廊的尽头再次来到了连雪所在的冥想房。

    “怎么了,心跳怎么变得这么乱。”连雪显得非常平静,没有一丝慌乱。

    “连雪帮我算一算吧。”张天宇坚定开口。

    “你不会又要我帮你算将来有几个老婆吧。”听到张天宇的话连雪淡定的脸上也不由浮现起一丝红晕,张天宇每次找自己占卜,问的问题没有一次是正经的。

    “不是,我母亲离开了,我想知道我母亲在哪里?”张天宇说。

    连雪思考一会儿,随之点点头,直接打一个响指,一团小小的火焰出现在连雪的手上,连雪并没有用平时常用的水晶球来帮助张天宇占卜,而是站起身。

    张天宇的母亲离开的标志是天风观燃烧的火焰,所以连雪以火为引。

    连雪手中的火焰迅速飘离开连雪的手,浮在了圆桌的上方然后很快燃烧起来,形成一团巨大的火焰。

    “张天宇把你血滴在火焰上。”连雪跪下开口。张天宇毫不犹豫从袖子中取出一个装着自己血的容器,随之将血撒入火球之中,火焰很快变成血红色,随之消散。

    “这是什么意思?”张天宇看着消散的火焰在天空变成红色,散发出淡淡的余温,温暖着周围的一切,但是火焰的中心却形成一个白色的冰晶。

    “没什么意思,只是离火之情,火焰在热情也终究有熄灭的一天,再次相见也不过是终结的灰烬,相见不如不见。”连雪摇头站起身,“如果你硬要去找你母亲的话,还是可以找到的,但是你的母亲可能会因为你有血光之灾,甚至可能会死去,连全尸都没有办法留下来。”

    “你就直接说我没用是累赘好了。”张天宇听了表情显得很平静,慢慢坐在了地上。

    “你为什么这么说自己呢天宇,你才13岁啊。”连雪的眼睛虽然看不到,但是她美丽的眼睛却是直直的注视着张天宇。

    “十三岁?那你看陈凯呢,他才十一岁呢。我知道他比我厉害多了。”张天宇躺在地上如同以往一般注视着天空的骷髅图纹。

    “那是因为他有深仇大恨。”连雪说着话慢慢近身张天宇蹲下来,轻轻抚摸着张天宇的脸顺势轻轻摸着张天宇的头发。

    连雪知道此时的张天宇一定很难受,张天宇最强的血继传承是速记原典,那可是张家最优秀的三大传承之一,原本就不是用来和人打架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玲姨老是要张天宇和那些鬼和妖怪打架美其名曰斩妖除魔赚钱,如果要是布阵的话张天宇是可以轻松解决它们的。

    “深仇大恨?”张天宇感到很意外,因为平时几个弟兄嘻嘻哈哈的,自己从未听陈凯提起过。

    “是啊,他之所以愿意诚服于你不仅仅是因为你耍计谋赢了他,还有一个原因是想要接近我。”连雪开口,巧妙的利用陈凯的事情转移了张天宇的注意力。

    “你帮他算过了?”张天宇不傻,陈凯想要接近连雪那么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想要找连雪占卜。

    “他想要知道自己能不能帮自己的父母报仇。我只跟他说了一句话,希望渺茫,最好放弃。他的打击很大,但是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总比他贸然前去送死的好。我通过占卜知道他的父母他的弟兄姐妹以及整个家族都被灭绝了,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他的敌人非常强大,根本不是他能够对抗的,这也是他能活下来的原因。”

    连雪淡淡开口,连雪帮人占卜多年,小小年纪就看尽红尘世故,就连连雪自己都感觉自己有些老了,所以她很喜欢跟张天宇在一起,不是因为张天宇会让自己感觉自己还像是一个孩子,而是因为张天宇会让自己感觉自己还像是一个人。

    张天宇听了沉默不言,他根本像想不到平时嘻嘻哈哈的陈凯会背负着如此巨大的痛苦和压力。

    “你打算怎么办?”连雪摸着张天宇的头慢慢开口。

    “还能怎么办,如果因为我,我老妈出什么事情的话,我这辈子都不知道怎么活下来了。我已经长大了。”张天宇抚摸着母亲交给自己的圆形八卦球,一个又一个想法浮现在张天宇的脑海中,自己有英雄灵域系统,又有张家的血继传承,还有一般铁兄弟,所以张天宇绝对不信邪。如果自己还不够强大,那么自己就要努力变得强大。

    张天宇坐了起来,深情看了连雪一眼:“谢谢你连雪。以后我们就一起住了,如果月姐要追杀我,你可一定要保护我啊。”

    听到张天宇这么说,连雪忍不住笑起来,自己大姐连月和张天宇不和都是因为自己。

    大姐不允许张天宇和自己见面,张天宇偷偷溜了进来,结果不小心进错了房间,跑到自己大姐的房间,坏心眼的他把自己大姐的衣服撕个乱七八糟。

    结果暴怒的连月整整追杀了张天宇一个月,将六里山闹得天翻地覆。而张天宇为了报复自己大姐直接骗王陵,将王陵骗入月姐的浴室,从那以后两人就变得更加水火不容,两人的明争暗斗可以说是数不胜数。

    其实连雪明白,自己的父母对于张天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否则张天宇怎么可能逃过所有兔精的耳朵溜进自己三姐妹的小庭院呢。

    “小雪,我们回头见。”张天宇说着话离开了冥想房,房里只剩下连雪一人。连雪慢慢拿起自己的另外一个手,那个手上拿着的正是天空火焰烧尽以后剩下的一块冰块,此时那块冰块已经变成黑色。

    连雪触摸着冰块那块冰块在连雪的手心中慢慢融化,连雪并没有占卜张天宇的母亲张妙玲,而是占卜张天宇……可是无论自己用何种办法帮助张天宇占卜,张天宇的未来都是一片黑暗,这次也是一样,黑暗几乎包裹了整个冰块。

    唯一不同的是那块黑暗小了许多,大部分的黑暗都被红色的火焰燃烧殆尽,这让连雪感到欣慰,或许是因为张天宇的母亲离开的缘故,或许是其他方面的原因,但是至少希望还是有的,因为连雪从漆黑的冰块中看到了一丁点的光亮。

    “天宇,我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帮到你呢?”连雪看着手心的黑色冰块,眼睛中缓缓流出眼泪,在连雪看来知道未来并不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它会带来很多原本应该要很久以后才会感受到的伤心与痛苦。原本宁静三百多年的六里山因为张天宇包裹着一个可怕的定时炸弹。

    张天宇离开了冥想房,离开了连家三姐妹所住的小庭院,来到门口,看到了一脸担心看着自己的三个小弟。

    “看什么看啊,不就是老妈走了吗,我没事。而且我已经决定了。”张天宇坚毅的看着自己的三个小弟。“什么决定?”三人有些紧张看着张天宇,因为每次张天宇露出这样坚毅的表情,一般都会有好事降临在他们三人的头上。

    “我要成立六里山驱魔四人组合。从此我们四人要痛定思痛,反省我们以前做的坏事在六里山斩妖除魔,匡扶正义。”张天宇一字一句,当张天宇开口提到斩妖除魔的时候,周围的兔精们都将目光集中在了张天宇的身上。

    “……”陈凯、王陵、小潘无语看着张天宇,想不到张天宇会说出这样老土的话。

    “啊大哥,我有点急事要回家。”“啊大哥我干爹要我去帮他买酒。”“啊大哥我突然有点困了要回家睡觉了。”说完话三人转身就要走。

    “放心,不会让你们白做的,我哪次找你们帮忙没有让你们吃亏的,按照老规矩。”张天宇跟他们相处那么久怎么可能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自己要给它们什么东西,对于张天宇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了。

    “大哥你实在是太帅了。”小胖第一个开口。“我们很早以前就已经决定跟大哥混了,大哥说什么就是什么。”王陵脸上也带起了笑容。“他们把我要说的话都说了,我也不需要说什么了。”陈凯也露出笑容。

    “好,明天早上八点我们在老地方见面,过来报告。”张天宇看了陈凯一眼,他现在也不知道陈凯的笑容到底是不是真的。

    “没有问题,不过在我们离开之前,月姐要我将一样东西交给你。”陈凯将一个竹筒交给了张天宇。

    “什么东西?”张天宇看着竹筒,竹筒里面装着一些散发着奇怪的黄色液体,张天宇只是闻一下就咳嗽不止,因为液体气味非常呛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