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离火之情
    “是天宇吗?进来吧。”张天宇还没有敲门,里面就已经有声音传出。

    张天宇打开门,入眼的房间非常宽阔,却没有其他家具,只有中心一张圆桌,地上铺着散发着淡淡清香的草席,桌子上摆放着一个水晶球和一些水晶吊坠。

    一个美丽淳朴的少女坐在桌子旁边,少女看起来和连月连华有些相似,一身朴素绫罗白衣,她的五官看起来比自己的两个姐姐更加细致一些,尤其是她那双眼睛非常美丽,只可惜她的双目因为三岁的时候出了一些变故导致双目失明,现在已经看不到东西。

    她就是连家的第三个女儿连雪,虽然她双目失明但是每一次她都能从外面的脚步声轻松判断出来者是谁。

    张天宇看着连雪心中一动,手迅速在前面的键盘打起来,对连雪的身体进行扫描和读取,很快数据出来,张天宇吓了一跳,连雪的综合指数竟然是1000,要知道连雪还比自己小三个月啊。

    难怪自己的母亲会说自己不争气,在几个童年玩伴里自己还真是最没用的,就连那个守林人王大壮的儿子小胖都比自己强一些,一想到这里张天宇的心中不由有些失落。

    “怎么了天宇,你看起来好像有些不开心。”连雪的第六感出奇的敏锐,一下子就察觉到张天宇的情绪波动。

    “没事,只是有些烦心事。”张天宇在这里很随意,脱了鞋子直接走到圆桌旁躺在草席上,闻着草席上散发出来的青玲草的香味,青玲草香能够镇静安神扶正祛邪,这里的草席都是用青玲草编织而成,闻起来非常舒服。

    “不会又是因为玲姨逼你做道士修炼的事情吧。”连雪听了只是淡淡一笑。

    “是啊,我让她失望了。她那么辛苦的教我,我却总是偷懒。我实在是太没用了。”张天宇躺在地上慢慢开口。

    “别这么说,其实我知道,你是一个非常棒的人,你的血继传承是非常强大的,我心里清楚的。”连雪想不到张天宇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有些意外,随之一笑开口,这个世间的人过于重视打打杀杀,在连雪看来像张天宇这样的能力是非常罕见和珍贵的。

    “跟你说话总是那么舒服,只可惜我母亲不喜欢我,她要的是一个强大而优秀的人,来传承家族的行当。”张天宇感叹一声看着天花板中心的那个可怕的骷髅图纹。

    这个冥想房的天花板是连海源为了保护自己的小女儿而建造的,唤坐引火烧身,乃是风水之阵,将摇头山周围的邪戾之气吸引集中于灵阵之中,又无法外泄,一旦有人偷袭,瞬间阵开收敛了十多年的邪气以阵法中心的灵引为核心瞬间爆发,邪火瞬间就可以将钢铁化为灰烬。这个灵阵既可保摇头山众生灵免收六里山独特的邪气侵蚀,又可保护自己的女儿,可谓一举两得,而这个阵法正是三年前张天宇教连海源布下的,代价就是自己天天可以来找连雪玩。

    “别这么说天宇,其实玲姨从来没有生你的气,她跟我聊天的时候都是在夸你呢我感觉的出来,她很爱你,而且对你非常满意。”连雪笑一笑。

    “是么……”张天宇听了一愣看着连雪,自己和母亲关系其实并不差,但是她会在外人面前夸自己自己还真没想到。

    “是啊,那你呢?为什么不好好修行呢?”连雪问。

    “因为我根本就不想当道士啊,连雪。”张天宇对于连雪从不说谎,“现在炼金术那么发达,妖鬼探测器,妖鬼捕捉器都已经很普及了,道士早就没落了,我那些亲戚大多都不做道士了。”

    “……我倒没有觉得玲姨很想你做道士呢。”连雪慢慢回答,毕竟除妖伏魔不仅仅是道士在做,许多正义人士都在做,唯一的区别是道士除妖伏魔是要收费的,而且有许多其它东西在里面。

    “你怎么知道?”张天宇开口问。“只是直觉。”连雪回答。

    “又是直觉,你们这些靠直觉混饭吃的真是好,在这里叽叽呱呱两句话钱就赚到了……”张天宇听了懒洋洋躺在草席上注视着圆桌上的水晶球,连雪是一个占卜师,张天宇都想不到连雪的综合指数竟然有1000,当初自己建议连海源设立了那个灵阵可能都是多余的。

    张天宇在圆桌前和连雪整整聊了一个上午,两个人仿佛有说不完的话题,与其说是聊天不如说是连雪在听张天宇倾诉,连雪更多做的是倾听,冥想间中时不时就会传出连雪的笑声。

    张天宇和连雪在冥想间畅谈的时候外面却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一听到如此急促的脚步声,连雪就知道有事情发生。

    “什么事情?”在小兔精准备敲门的时候连雪已经发问。

    “不好了,张少爷,你家失火了!”外面一个小兔精急促在冥想间外开口。

    “啊?有没有搞错。”张天宇来不及理会连雪站起身迅速向屋外跑去,因为自己家着火这种事情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

    张天宇跑出神社外放目眺望,天云锋就在摇头山的对面,很清晰就能看到天云锋浓浓的火苗。自己的母亲一定又是下山赌博去了。

    张天宇感到不妙起身就想赶回去,连海源的声音却已经响起:“不用去了都已经快烧成灰了。你妈欠了一屁股债跑了。”连海源的身影从空中落下,双目深沉注视着张天宇。

    “你胡说!我要去找我妈。”张天宇听了连海源的话,心中一股怒气油然而生,转身就走。

    “我胡说?”连海源冷笑一声拦在了张天宇的面前。取出了足足有四五十公分厚的一个大包,“这里面是你妈欠的欠条,然后这有一封你母亲写给你的信。我为了救你一条小命,把你妈欠的债先还了,你要走没有问题,先把你妈欠的债还清再说。”

    后面从神社追赶过来的陈凯三人看了那厚厚的欠条全部目瞪口呆,那么多欠条那要还到什么时候啊。

    张天宇复杂的接过信打开,里面确实是自己母亲的笔迹,信上只是简短的写了几句话:不好意思,儿子,老妈欠债太多,不得不跑路了,以后就让连叔叔照顾你了,好好待在这里,以后有空妈妈会回来看你,记得不要忘记修炼啊!

    “你母亲要我将这个东西给你。”连海源看着张天宇一脸的沉默将一个圆形的八卦球递到了张天宇的手里。张天宇注视着手里的八卦球一言不发,这个八卦球是张家的孩子到了18岁进行成人礼的时候颁发的,是长大成人的标志。

    “臭小子,我这里可不养闲人,你要在我家住就得给我干活!”连海源冰冷开口。

    这个时候,张天宇的呼吸急促起来,理都懒得理连海源一眼,转身飞速冲入神社之中。

    “老大!”看到张天宇的情绪如此激动,潘安,陈凯和王陵连忙跟了过去。

    “你没有必要对他那么凶吧。”王雨欣心中叹口气慢慢开口。

    “对他不凶点不行,你没看到陈凯三个吗,他们三个一个个都是成为大魔头的潜力股,到了他手里不到几天就服服帖帖的呢,我不对他凶一点,将来咱家女儿还不知道会被他怎么欺负呢。这家伙不能让他闲着,一闲着他就会给我们惹事的,我得想想办法弄些事情给他做。”连海源说。听了连海源的话王雨欣只是一笑。

    “你不会真的打算把小雪嫁给他吧,你可要想好,嫁到张家的女人没有一个有好下场。”连海源没好气开口。王雨欣不置可否只是面带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