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4章 都来凑热闹
    大恶人竟然没死,这真是……太可恶了!他竟然还装鬼吓自己,还让自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哭了,真是太过分了!咬死他,咬死他!

    符宝小真人两排小糯米牙发着狠,完全拿出一副啃猪蹄的架势来。小萝莉今晚上的心情简直跟坐过山车似的,大喜大悲、大起大落的,几次三番的全都是因苏默而起,真真是气死宝宝了。

    最过分的是,这种种件件的事儿,到最后竟全然是苏默在搞鬼,而偏偏自诩最聪明的天才美少女的符宝小真人,却被骗的团团转,全然没有半分察觉。这岂不是说,本宝宝的智商很低吗?这简直是不可饶恕啊!

    所以,在发觉事情真相后,符宝小真人纠结的不要不要的,竟然好长时间都没回过神来。

    而等到双方剑拔弩张的,就要再次碰撞之时,这才猛然惊醒过来。随后就发觉自己竟然被那个可恶的大恶人挟持了,而这个可恶的家伙,果然是早就存心不良,觊觎自家的*秘法,竟趁此拿自己跟爹爹讨要。

    哼,难道本宝宝就只值一个*的秘密吗?臭家伙真是太可恶了,简直就是不识货啊有木有。以本宝宝的身价,就算拿整个龙虎山来换都是可以的吧。

    好吧,这位符宝小真人的脑回路果然也是大异常人的。这个节骨眼儿上,她恼怒的原因竟是苏默的要价太低了…….

    苏默哪里想到,原本比兔子还乖的小萝莉,突然就变身恐怖大恐龙了?这冷不丁被咬上了,不防备之下,那真叫一个痛啊。

    他倒不是甩不脱,可真要硬甩的话,怕是小萝莉那口漂亮的糯米牙就别想留着了。

    一只没牙的萝莉……诶,苏默想想那场景就不由激灵灵打个寒颤,实在太美不敢想啊。而且以这个傲娇萝莉的性子,要是自己给她弄掉了牙齿,那还不得给她追杀到天荒地老去?那既麻烦不说,苏默也实在是不忍心啊。

    所以,他也只能连声惨呼怒叫,却是半分不敢真个用力的。只是不免心中暗暗大骂,这两父女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偷袭暗算这个门路,简直不要太熟稔了。

    卑鄙,太卑鄙了!

    这忽然的转折,令在场所有人都瞠目结舌。四周众禁军侍卫们脸色,完全已经古怪的不能再古怪了。

    今个儿这差事实在是让大伙儿开了眼界了,还有比这神转折更神奇的吗?偏偏这一波三折的事件中,说到底简直就是一个闹剧,这让开始紧张了好半天的禁军侍卫们,都是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蒋正和张真人也是愣住了,只不过蒋正只是稍稍愣神后,却也只能苦笑摇头。眼下这情形,他总不能号令众人上前对付一个小姑娘吧?更何况,这根本就是苏默那小子自己作死搞出来的,也怪不得人家小姑娘不是。

    最重要的是,这位爷现在没有生命危险,他除了耐心的等待这场闹剧自己收场外,实在是没有立场去做什么。

    而张真人却是想要捂脸了,自家闺女自家知道,只看她这会儿那眼神就知道了,这宝贝可不知有多兴奋呢。

    可是闺女诶,咱能收着点不?你是一个女孩儿家啊,矜持,矜持懂不懂?这么当着辣么多的人面前,你这么咬着一个大男人真的好吗?

    家门不幸啊。

    张真人感觉很羞耻,不过眼下却也只能由他出面终结这个场面了。当下也不多言,上前只大袖一拂就让张符宝松开了嘴。也不管小萝莉不满的噘着嘴瞪他,拉着她就将她拽到了一旁。

    这边苏默总算是逃脱了魔掌,啊不是,是魔口,就着火光赶紧撩起袖子去察看。

    但见小臂上,清晰的深印着两排细密的牙印儿。那牙印儿深得,眼见得只要再稍稍深上半分就要破皮见红了。

    要不要这么狠?闹着玩下死口啊这是,下次绝对不能跟她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苏小太爷鼓着腮帮子使劲的吹着伤处,脸上疼的色儿都变了。这回可不是装的,是真疼啊。

    生命元气确实很神奇,可绝不是万能的。它可能会生死人肉白骨,可却不会当止痛药用不是。

    蒋正在旁看着他跳脚呼痛,不由的好笑。转头看看那边,张真人父女不知在嘀咕什么,全没在意这边,显然是不会再插手自己的差事了。

    当下便上前一拍苏默肩膀,嘿然道:“苏公子,请吧。陛下可还在等着你呢。”

    苏默恼怒的抬起头叫道:“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儿,怎么就这么没个眼力介儿呢。没看到我受伤了吗?你还有点同情心没有?没人性!”

    蒋正愕然,下意识的道:“你哪儿受伤了?我怎么就没人性…….”

    话才出口,就见苏默将胳膊往他眼前一横,乜斜着他。蒋正这个腻歪啊,气急而笑道:“好好,姑且算你受伤了,那你要怎样?”

    苏默幽幽的叹口气,虚弱的道:“我是伤员,当然要有伤员的待遇了。赶紧的,找人抬着我。我辈忠臣义士,便是再重的伤,也当坚强坚持,若因而让陛下久等,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蒋正头一昏,差点鼻子没气歪了。忠臣义士?重伤坚持?就你?!你特么敢再无耻点不?还找人抬着你…….

    “走你吧!”蒋正彻底没了跟这货废话的心情了,一抬手,噌的就拎住他脖领子,轻喝一声中就将他扔了出去。

    四五个禁军扑上来七手八脚按住,抽出绳子就给捆上了。

    苏默大怒,跳着脚的努力转头骂道:“蒋正!我你大爷的,快给小太爷松开!我跟你说……唉哟我去,轻点,轻点,我那儿还疼着呢,别那么大劲儿……”

    蒋正脸儿都要绿了,这尼玛,这话怎么听着那么不得劲儿呢?旁边众禁军憋得脸涨紫涨紫的,只是瞅着自家统领那快要黑成锅底一样的脸色,却是谁也不敢笑出来。只是不免肩膀一抽一抽的,一个两个都跟忽然抽了风似的。

    这边闹成一团,那边张符宝低着小脑袋,两只白生生的小手使劲儿的绞着,臊眉耷眼的站在树影里,听着自家老爹的训斥。

    “说,究竟怎么回事?”张老道语声严厉的喝问着,只是眼中神气却满满的都是笑意,哪有半分怒色。

    张符宝却低着头看不到,耷拉着小脑袋讷讷的道:“也……也没什么啦,就是……就是随口一说,闹着……闹着玩呗……”

    张真人眼眶子一抽抽,怒道:“说实话!”

    张符宝吓了一激灵,眼珠儿转转,赶紧道:“我我…….我那会儿忽然肚子疼,就……就想诈他一诈。嗯,就是这样。谁知道那么巧,偏偏你那会儿回来了,不问青红皂白的就动了手,搞的人家好没面子…….”

    她越说越心虚,眼神儿四下乱飘着,那声儿便越来越低。

    张真人叹口气,低下头一手扶额,咬着牙一字一顿的道:“张——符——宝——”

    “呃,好吧好吧,我说,我说还不行嘛,真是的。”听着老爹有要抓狂的语气,张符宝知道是躲不过去了,只得撇嘴投降。

    “那什么,我那不就是看他那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的法子挺好玩的,想要讹他一讹,也好给咱龙虎山多添一项法门嘛。我这可全都是一心为公,你可不准骂我。”

    张真人快要气昏了,颤颤的指着她说不出话来。转来转去,原来竟是自家闺女先算计人家来着,怪不得那小子刚才张口就问自己要*的秘法,合着源头在这儿呢。

    堂堂龙虎山少真人,竟然以这种手段去讹人,这要传出去,自己这张老脸还要不要了?还一心为公?张符宝,你脸皮还敢再厚点不?

    这一刻,张真人简直不知该说什么好了。遇上这么个奇葩的闺女,他是真的一点辄也没了。

    家门不幸啊!他不由的再次心中哀叹起来。

    “唉唉,你们在干啥呢?喂喂喂,苏讷言,你怎么一个人跑这儿来了,可让我好找…….咦,蒋正,你怎么也在,唉哟,你干吗绑他?快松开,真真好胆,不知他是本太子的朋友吗?”

    正两边都闹哄哄的,冷不丁墙头那边传来一阵大叫。众人愕然循声看去,却见接连有苏默和自家统领大人翻过来的那处墙头上,一个少年正衣冠歪斜的骑在上头,满脸满头的汗不说,脸上神色却是又是兴奋又是激动的冲这边大叫着。

    我去,那可不是太子殿下朱厚照是谁?怎的这小祖宗也来了?还是爬到那墙头上去了?这要是出点岔子,大伙儿还要不要活了?

    蒋正待看明白了,脸儿都吓绿了,好悬没当场昏过去。

    “殿下,切莫乱动!待臣来救你下来,千万别乱动!”他口中急叫着,再顾不得旁的,纵身便往墙头跃去。

    只是还不等他跃上墙头,便见一道身影先一步一纵而上,反手一抄,早将朱厚照拎了起来,脚尖只在墙头上一点,便在半空中一个转折,如同一只大鸟般划出个美妙的弧线,折返了回去,轻巧的落到了地上。

    火光照耀下看的清楚,那身影衣袂飘飘,可不正是那张真人是哪个。

    这贼道,端的是好身手!

    尚在半空中的蒋正不由衷心的暗赞着。

    “啊,不要……过……来…….”也直到此时,小太子朱厚照的喊声才迟迟传来。声音中,满是震惊和焦急。

    蒋正莫名所以,只是他此刻身在半空,却是没有张真人那般高超的轻身功夫,望定早已看好的所在便落了下去。

    暗影中,他却没看到,就在他即将落下的落脚点处,一双手正将将攀了上来,恰恰和他的脚底结结实实的凑在了一起。

    “啊——”

    一声凄厉的尖叫声响起,顿时惊起远近无数飞鸟扑啦啦直上夜空…….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