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5章 随便聊聊
    这是苏默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到李东阳。双方只是隔空对望了一眼,然后便擦肩而过。

    李东阳身为内阁次辅,身居大学士之位,自然不会也在这宫门外站着,而是和众人稍一寒暄,便进了里面朝房等着。

    苏默目送着李东阳身影看不见了,这才微微垂下目光,一首抚着下巴,脸上若有所思。

    刚才那一霎那的交锋,李东阳显然也认出他来了。离去之时,那冰冷的目光仿若带着千古酷寒。虽然一句话也没说,但苏默却能从中感受到深切的恨意。

    只是除了这股恨意外,苏默还敏锐的察觉到这位次辅眼底掩藏极深的一抹复杂。

    恨意很好理解,毕竟李兆先之死虽不是他造成的,但却与他有着间接的关系。若不是当初武清文会上,李兆先被他打击的体无完肤,最终消沉郁结,或许结局并不会是这样。

    当然,认真说起来,那也只能怪李兆先自己心胸狭窄,实在怪不到他头上来。

    但是苏默能理解这种迁怒,换成他也是如此,这便是人之常情。其实他更不知道的是,历史上,李兆先也是病死的。只不过却比这稍晚些时候的事儿,苏默的出现,不过是加快了这一进程。

    可那掩藏很深的复杂,又是因为什么呢?还有,那种复杂又究竟是代表了种什么样的情绪?苏默忽然有种感觉,这里面只怕很有些故事啊。

    王守仁沉默的站在一旁一言不发,他被苏默胁迫着,走也走不脱,打骂什么的又不顶事儿,心下之郁闷憋屈的,索性也豁出去了。倒要看看这小混蛋究竟意欲如何。

    接下来又有几位大臣次第而来,待到东方渐亮时分,远处鼓楼上传来梆子声,终于到了宫门开启的时间了。

    随着宫门吱呀呀的开启,众朝臣纷纷整理衣冠,很自然的排成队伍,依序走入前门广场。

    苏默扯着王守仁落在最后,胖爷和小七却只能留在外面等着。多有大臣诧异的看着缀在后面的这两人,实则更多的都是目光落在王守仁身上。

    毕竟王守仁身上穿着的是正式的官服,而苏默身上的传奉官职务,也就是那个钦差副使的名头已经被削去了,所以只能以白身觐见。一个正式官员和一个白身走在一起,这个官员还是本次科举新进进士,这情景不能不让人奇怪了。

    王守仁低着头,脸颊涨红着,一边僵硬的往前走着,一边低声怒道:“你到底要怎么样?朝臣入见自有秩序,你却强拉着在下不让归班,此乃违制之举。一旦被御史抓住,必要弹劾你我,届时谁都讨不得好。”

    苏默笑眯眯的神情不变,低笑道:“看把你急的,这儿离着进门还得老长一段路呢,咱哥俩先唠唠嗑多好。等到了地儿你再过去就是了,御史们不会闲的蛋疼,连这点屁时辰也来鸡蛋里挑骨头吧。安了安了,相信我,没事的。”

    王守仁怒目而视,谁特么跟你是哥儿俩,老子跟你有个屁的磕儿好唠的。还相信你,特么相信你怕是临死连条裤子都要穿不上吧。

    只是恼归恼,奈何碰上这般无赖也是没法儿。有心就此走开吧,却怕身边这货不管不问的发起疯来纠缠。这里可不是外面了,若是真的扰乱了行伍,两边隔不几步的大汉将军绝对分分钟教你做人。

    王守仁鼓了鼓腮帮子,终是长叹一声道:“说吧说吧,你究竟要做什么?”

    正如苏默说的,这里离着正式进入大殿还有老长一段路,穿过大广场,再过金水桥,然后还有再走约莫一炷香的时辰,才能到达三大殿的最前殿:皇极殿。

    今个儿乃是望日大朝,即便是入了殿,皇帝也不会上来就召见普通臣子。而是要等到一干最前面的重臣,按照规矩一一将积累的政务汇报完毕,才会按照既定排演程序接见低级臣子。

    王守仁只是个观政士,这种大朝会根本轮不到他发言。观政观政,在很长的一段时日里,他都只能带着耳朵眼睛听和看,以便学习朝务应答之类的。

    而他所谓的归班,待到进入大殿上后,也只是站在临近门口的最外边的位置。那个地方,甚至连皇帝的面容都看不清,谁又会真的在意他这个小小的观政士的存在。

    至于他刚才威胁苏默的话,不过是期望能借此吓住苏默,使得自己脱身而已。哪成想,苏默这货根本就是个狗胆包天的,更是早从张悦等人那儿了解过这种大朝会的形式,就更不会被他咋呼住了。

    “也没啥,就是随便聊聊啊,不用那么紧张。”苏默笑眯眯的回答着。只是那眼神儿让王守仁看来,怎么看怎么不地道。

    这且不说,尼玛在大朝会上随便聊聊,你特么还能再作死一点不?单纯只是随便聊聊的话,就找不到更合适的时机了吗?还有,天下何时有这般的随便聊聊?又是耍赖又是胁迫的,这叫随便聊聊吗?我随便一脸啊。

    王守仁脸黑的如同锅底,不由的气往上冲。前面几个同样一身绿袍的人频频回头看来,却都是本科与他一起中第的同僚们,搞不清苏默的来历而感到诧异所致。

    王守仁鼓了几鼓勇气,却终是最终化为一声轻叹。斜眼看着苏默,颓然道:“好吧,你想聊什么?”

    苏默登时眉花眼笑起来,忽的探手过来往他肩头拍落。王守仁大惊,慌不迭的往旁让开,下意识的往四周看去。

    这尼玛都什么毛病啊,怎么来不来的就喜欢动手动脚呢。这要是在这里再被这小子搂住,王守仁估计自己真的就不用活了。

    苏默手伸到一半僵住,眼见王守仁又是惊怒又是警告的眼神,只得讪讪的收回手来,半空僵直的搔搔头,惭惭的道:“哈,那个…….嗯,听你先前说,你也是今科新进的进士?那咱就聊聊你们这一科的科考一事儿吧。”

    王守仁听的一愣,随即眼神中警惕起来。本次已未科闹出了诺大的风波,不但直接绌落了一位举子,还使得一位三品高官牵连进去,影响之大,使得众新进进士人人自危,生怕一个不好牵连到自己身上。

    是以,一听苏默要谈的竟是这么个随便,王守仁心中一凛之余,登时便高度警惕起来。

    “王某只是个普通的举子,一心只顾读书,并不知晓旁事。苏公子若是想知道什么,怕是要失望了。”他毫不犹豫的一口回绝,脚下也再次往旁退开两步,与苏默拉开了距离。

    苏默哂然一笑,斜眼睨着他。这家伙不愧为以后的大宗师啊,政治警觉性蛮高的嘛。还不等自己真个说什么,就先一步给堵死了口。哼哼,只是可惜,你是逃不过老衲的五指山的。小太爷我看上的人,岂会那般容易脱手?

    王守仁被他看得心里发毛,眼神又再不安的四下扫视一圈儿,遥遥瞧见前方金水桥再望,队伍中众人都开始再次整理仪容,面容端肃,并无人注意到这边,这才心下稍稍松口气儿。

    只是这口气还不等全吐出来,冷不防胳膊一紧,猛不丁被人拉住,随即被扯着一个踉跄。惊怒抬头看时,却不是苏默又是哪个。眼见他看过来,苏默鄙视的看着他低声道:“走的好端端的,你忽然闪出去,这是想要出名想疯了吗?成,要是你真的对生活厌倦了,我不拉你,你继续躲出去好了。”

    王守仁一鄂,左右瞅瞅,这才发觉刚才不小心之下,竟然突出了队列。旁边几个大汉将军已然有人冷冷的望了过来。

    他心中一惊,连忙低下头不敢再看,乖乖的跟在苏默身边走着,哪还顾得上方才想远离这货的念头。

    说到底,此时的王守仁实在太青涩,完全无法跟十余年后彻底成熟起来的他相比。这也才让苏默这货弄的缚手缚脚,任意的搓扁捏圆欺负的跟什么似的。

    可怜后世堂堂的一代大思想家、政治家、军事家,在还未长成之初就遇上了苏默这么个后世的混不吝,不可谓不满把心酸泪,以后还会不会达到历史中的高度了。

    之所以有这种说法,实在是苏默这货,给王大宗师此时造成的心理阴影面积,真的是太大太大了。

    “喂……好吧好吧,你既然不想聊这个那就不聊,咱再聊点别的就是了。”苏默眼见王守仁唬的跟只鹌鹑似的,不由的微微失望,实在很难跟他记忆中的大宗师相符啊。

    王守仁心里酸楚,只觉的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一件事儿,就是不该傻乎乎的主动搭讪上了眼前这人。这一早上的遭遇,简直让他有点对今后的人生,都要有看不到未来的感觉了。

    听到这么个命中的魔星,忽然竟如此好说话的随了自己的意,差点以为是错觉了。只是稍一愣神后,立即便更加警惕起来。

    果然,接下来苏默的一句话,登时让他汗毛都竖了起来,满脸惊恐的看向苏默,脸儿都绿了。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