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1章 筹谋
    春寒料峭,乍暖还寒。京城三月底的天气,白天时略有回暖,但在凌晨时分却仍是带着凛冬的寒气。

    苏默伸手撩起车帘望向外面之际,一阵冷风顺着帘子缝儿吹了进来,靠在车厢另一边的小七不由的被风吹的打了个寒颤,使劲的缩了缩脖子,连将要打出的一个哈欠都被吹了回去。

    “披上这个。”苏默收回目光,放下车帘后,随手从旁边拎起件棉袍扔了过去。

    今个儿是皇帝召见他入见的日子,苏默也只能忍痛从温暖的被窝里,不情不愿的早早爬起来出门。

    没办法,这就是古代公务员上班的现状。一般四更天,甚至三更天就要起身出门,然后早早赶到宫门外等候。朝臣们可以等皇帝,但却不能让皇帝陛下等臣子们吧。

    当然,苏默还算不得上是朝臣,但既然被宣召了,那就要跟朝臣一样,也得苦逼的走这种流程。这让苏默狠狠的吐槽了一番,并再次决定,绝对绝对不会入朝当什么狗屁的官儿。不说别个,单就这个隔三差五的半夜起床,就让他深恶痛绝,无论如何也接受不能啊。

    他如此,比他更小的小七自然就更难过了。他对外终究还是以文人的形象出现,身边自然应该有个小书童之类的。胖爷只能是护卫,所以这个差事就落到了小七头上。

    故而,一大早,小七也不得不迷迷糊糊的起身跟着一起出了门。不过好在他自小多历苦难,最艰难时甚至沦为乞丐,那时候别说早起了,连饭都吃不上,比之现在已经是不知好了多少。

    所以,除了现在仍有些困倦外,倒也未感到什么不适。即便是这点不适,也是在跟了苏默后的这段日子里舒服惯了,只要稍稍适应下便很快恢复过来。

    只不过昔日的苦难经历,总是让这个孩子对外界有着种潜意识的畏惧和警惕。整日介便如同一只受惊的小兽般,对什么都隐隐抱着几分自卑和谨慎。

    尤其是面对苏默,他的心里更是复杂一些。既有对苏默收留他的感激,又有被苏默曾揭露的畏惧。但除此之外,还有的,却是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敬畏,似是极怕在苏默面前的表现不好,唯恐由此恶了苏默。

    他心里有种隐约的奇怪执念,似乎宁可死也不愿看到苏默对自己失望的眼神。在他心底,公子便如同光芒万丈、高高在上的神只,而自己则如趴在烂泥塘里低贱的蝼蚁。

    可就是这么一个自己仰望不及的存在,竟然还能顾及到自己是不是冷了,很是淡然的将自己的棉衣让给他穿,这个不经意的举动,令小七惊怔莫名,却又心绪涌动。

    那是一种复杂的情感,不单单是单纯的所谓感动。苏默的这个举动,给了他一种遥远而又熟悉的感觉,似是忽然看到了早已死去多年的爹娘。

    那时候,他还有着温暖的家。娘亲总会在天气变化之前,便早早给他准备好更适合的衣物,并千叮咛万嘱咐的,总怕他热了冷了的;而父亲,虽然从来不说什么,但却总会在冷的时候,脱下自己的外衣,一言不发的为他披上。

    父亲是严父,不会如娘亲那般絮絮温言,但那不经意看向自己的目光中,他却能感受到满满的父爱。

    而刚才那一刻,他恍惚间似从公子的眼中,又再见到了那种似曾相识的目光。

    他呆呆的捧着棉衣,一时间竟脑中空白,既没穿上也不说话,好似傻了一般。

    “傻愣着作甚,赶紧穿上啊,要是困了就再迷瞪会儿。皇帝要见的是你家爷我,回头我上殿时,谁还来管你个小书童在做什么?睡吧睡吧,你这年纪正嗜睡的紧,就别硬撑着了。”

    耳边传来公子有些絮叨的念叨声,小七怔怔的哦了一声,脑子里仍是有些回不过神来,下意识的将棉衣从前面盖住。然后,紧紧的,紧紧的握住。下一刻,似乎鼻息间便都是满满的暖意融融,竟不知身在何处。

    苏默并没注意到小书童的异状,他自个儿现在还有些犯迷糊呢。这该死的古代上班制度,简直令他深恶痛绝到了极点。此时此刻,心心念念的都是满满的怨念,哪有功夫去留意旁的。

    至于给小七棉衣,作为一个后世人,又是身为一个光荣的人民教师,这种行为如同吃饭喝水一般自然,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他甚至脑子里连点别的念想都没有。

    昨个儿跟张悦几个一番详谈,最后在孙四海那一番言词后,几个兄弟都醒悟过来,总算是把他要杀熟的恶名除开了。随后接下来便是各项准备工作的细节研究,还有各自分配任务。

    也是在昨晚,他终于将早已谋划的方略,首次跟几个兄弟大体的讲述了一些。然而,随着他的讲述,那几个混蛋倒是对他彻底没了杀熟的误会,但却变成了看神经病似的眼光看他,这让苏默差点抓了狂。

    羊吃人这个概念,最早是出现在工业革命时期的英国。大明朝虽然此时已经有了工业革命的雏形,但却还远远达不到彻底蜕变的程度。由此,自然也就很难让他们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饶是苏默几乎磨破了嘴皮子,最终也只是让几个家伙懵里懵懂,似乎听明白了又似乎根本没明白。这让苏默感觉有些失败,同时又恨恨的鄙视了这帮家伙一通。

    贫穷不要紧,就怕没文化啊。这些个富二代、官二代的公子哥儿,完全被千余年来的儒家思想所固化,几乎从未接触过商事,也没有任何从政的经验,这让他们对苏默的表述实在难以吃透理解。能最终懵里懵懂,就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所以,到的最后,苏默终是无奈的放弃了这种扫盲的兴头。看神经病就看神经病吧,等到回头数钱的时候,自然就知道谁才是神经病了。

    至于现在嘛,只需要他们能完全彻底的,按照自己的要求动起来就成。一个大战略的进行,只要最上层有限的几个人掌握明白就好了,下面人更重要的却是执行力。

    一丝不苟、精准到位的执行,还有百分百的忠诚信任,这才是最大胜利的保证。

    眼下苏默完全可以自己掌控核心,那就不需要非得让张悦他们明白。即便是在今日见了皇帝后,苏默也不准备将此事的掌控权交出去。

    从张悦几个的状态来看,那些个朝中的大佬们,真还不一定就能比他们更强些。即便有个别的人能看明白这个计划的内涵,但是一旦运作起来,就凭下面那些人的德性,很难说最终会变成什么模样。

    国人根深蒂固的劣根性,和那强大的创造力,即便在后世那种年代,都能让人五体投地,更不用说在这个愚昧的时代了。一本好经最终念成歪经,一项大好的利国利民之策,最终演变成祸国殃民的毒策的事儿不知凡几。无论是历史还是现实,苏默听过、见过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所以,他必须自己亲自监督施行,决不能放任别人去做。至于说皇帝会不会答应,这个问题在他已经验证了皇帝对自己有所求,并且也只有他才是这个计划的设计者的背景下,他还是有一些把握的。

    昨天的商讨后,徐鹏举便被他打发回了江南。他需要大量的织工能匠,在这个时代,唯有江南那边才有。

    羊吃人的计划,必须要先研制出最新型的纺织机。虽说改动并不是很大,但却需要既丰富的织工经验才行。后世一提起纺织品,大抵都知道所谓的江南织造。

    这个名称虽然是多数都从后面辫子朝而来的,但实则具体却是自大明朝时就已经有了。后世每每将明清连在一起说,并不是没有道理的。辫子朝很多东西,其实都是延续自明朝而来的。那帮白山黑水里杀出来的野蛮人,开始时连自己都只能裹着兽皮而已,又哪里能了解中原汉人璀璨的文明?

    话说远了,徐鹏举此次的主要工作,就是到处划拉人。各种相关的能工巧匠,不单单是纺织业的,还有其他各行各业的人才都要。而这其中,更有苏默仔细叮嘱的船匠。

    在经历了一系列的事后,苏默隐隐有了个念头。都说穿越者回到古代如何如何牛叉,各种装逼打脸,各种金手指绝杀的,然后最终大杀四方,扫平天下,最终走上人生巅峰,左手大权在握,右手钱财美人的,简直是无往不利。

    但是此刻的苏默对此,却很有吐有这种想法的人一脸。想要凭着一个人之力,扭转一个时代的观念,改变整整一个时代的社会,这得是多脑残的想法?或许那些小说中说的都是神人,各种光环的无脑作弊下,才能达成那种效果。

    但是他只是个凡人,即便是穿越者,即便他也有金手指,甚至还真的有了近乎于神的变异能力,但他却深深的感悟到,他最多只能影响到极小的一个范围,根本无力改变整体。甚至,便连自保和保证身边的人,都需要竭尽全力才能勉强有可能做到。

    既如此,那么早做筹谋,便是刻不容缓之事了。至于说具体什么筹谋,那便是离开。他有着远超这个时代的见识,只要能不被束缚,任他彻底发挥出来,在这个时空还是大有可为的。

    而在大明,在他最熟悉的这片古老的大陆上,成百上千年的根深蒂固,根本不会给他这个异类发展的机会。那么,就去寻找吧,寻找一个既能依托这片土地,却又独立于这片土地的空间。

    这个时代虽然别的方面无法突破,但却唯有一个最大的优势,那就是广袤的空白!只要能找到这样合适的空白之地,他便可肆意挥洒,真正给自己打造出一片独属于他的天地。唯有那样,才能真的自由自在,做一个惬意的闲人。

    而海外,便是当之无二的首选。那里不但是空白,还有着无数的财富和际遇,等待他去发掘、去拾取……..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