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0章 商人的智慧
    “接下来有几个事儿…….欸,你们这是什么眼神儿?”正琢磨着后续细节的苏默,一抬头正瞅见几个人的神情,顿时脸就黑了。

    以他的智慧,如何会不明白这些人在想些什么?你大爷的,老子的人品就这么差?好吧,就不说人品的问题,单就咱堂堂大好穿越青年,想发财还需要靠杀熟吗?

    羞辱,这完全是*裸的对穿越者的羞辱啊。

    “不是,那什么……老大啊,你看这个,你也知道的,咱们兄弟吧,看似外表挺风光的,但是手里真没什么钱。所以那个……咳咳…….”张悦连连咳着,有些尴尬的说道。

    旁边徐光祚低头看着手里的酒杯,一瞬不瞬,好似那酒杯中忽然长出了花儿也似;

    门口处徐鹏举则貌似爱心大发,低声喃喃的也不知在嘟囔什么,手还不停的撸着狼王背上的毛……

    狼王呲牙咧嘴的怒视,喉咙中低低的发出呜呜之声。老子是狼,狼啊!不是猫,也不是狗!你这么个摸法是几个意思……我擦咧,还摸…….咬你哦……

    苏默鼻子都快气歪了,斜着眼看这几个货。“所以,你们觉得不能入股哥哥这个买卖对不?”

    张悦使劲咳嗽,干笑着道:“咳咳,误会,哥哥你误会了。这终归是哥哥的买卖,做兄弟们的怎会不捧场呢?那还叫啥兄弟啊对不。只是这钱吧,真心是有些不凑手哇。所以吧,这个……嘎嘎,咳咳,小弟觉得吧,那什么股份不股份的就不用提了。兄弟们之间那是真情,提前岂不俗气了?当然,哥哥要搞买卖,兄弟们也是要支持的。每人竭尽所能,把自个儿的浮财都归拢归拢,一发拿给哥哥去用就是了。”

    张悦巴拉巴拉的说着,越说越顺溜儿。到的最后,那叫一个义气干云啊。脸上全是一副快来夸赞我吧,看我多义气的表情。

    苏默反倒不气了,斜着眼睇他,脸上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点头道:“哦,这样啊。白给我用?不要份子?”

    张悦重重点头,“不要!谁让咱们是兄弟呢。”

    苏默不说话,眼神逐一在其他人脸上扫过,呵呵笑道:“你们呢?也是这个意思?”

    徐光祚继续盯着就被发呆,徐鹏举探头探脑的,待要说话,却忽的眼珠儿一转,又把脑袋缩了回去,继续撸猫…..啊,不是,撸狼。狼王眼神儿开始发红,脖子上的毛都炸起一圈儿来……

    石悦看看这个,瞅瞅那个,挠挠头,迟疑着不知是不是自己也该表个态。

    旁边楚玉山却暗暗扯扯他,对他使个眼色。这夯货,天生脑子里缺根弦。这根本是主子们之间的把戏,你跟着起啥哄啊。表忠心,挨得上吗你!

    不动声色的拉着石悦往后靠了靠,眼神儿却瞄向孙四海。若说等级次一些,但又够的上此时表态资格的,那这位四海楼的大掌柜的,就是当仁不让的一位。

    而且自家公子的买卖,一直也都是由他暗中打理的,在武清那会儿是,现在仍是。四海楼与公子既是上下级,也是合作伙伴,就是不知他是个什么态度。

    其实以楚玉山来想,这些人简直就是多余。自家公子何曾干过不靠谱的事儿来着?尤其是在商业运作中,当初在武清时白手起家,短短两个月,便生生从无到有。不但救济了无数的灾民,更是趁势而起,衍生出了好几个项目。而今,这些项目哪一个不是日进斗金?

    他坚定的相信,若是这次谁真的放弃了这个机会,日后定会后悔万分的!

    他如是想着,孙四海却也是如是想的。甚至,他比楚玉山想的更多、更远。

    一万两银子多吗?是,确实很多。但是放在他的身家来说,也真不算什么大事儿。大明商人地位低下,唯余剩下的就是钱多了。

    可光有钱没有,有钱没权,便等若待宰的猪羊,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被权贵阶层拖出去刮一圈儿油。遇上心黑的那种,甚至连皮带骨的渣都不会剩下半点。反倒是那些个没多少钱的小商人,还可能不被放在眼里,得能逃过此劫。

    只是小商人也有小商人的苦恼,他们要面对的,是遍布各个角落的地痞无赖,还有各个衙门口的差役胥吏。其中之苦,难以言说,各人自知。

    在这大明朝,不,也不能说单是大明朝。从历朝历代来看吧,哪怕就是昔日最盛行商贾之事的前朝大宋,商人要想做大做强,不论为权贵的朝食,那就必须身后有另一个权贵的支持。官商勾结,永远是这个世界永恒的主流。

    正如武清的张家,倘若不是身后站着当今皇后娘娘,没有那两个二百五的国舅震着,怕不早被人连皮带骨吞到肚子里了,哪里还能成就现在偌大的威势?

    再比如广进钱庄的何家,不是说背后就是李大学士的跟脚吗?但便如他那种跟脚,现在不也在紧跟着眼前这个少年的步伐?甚至连闺女都赔上了。

    以何晋绅那老狐狸的尿性,要说这里面没有天大的利益,那老狐狸岂肯如此?这多年来,武清几大家或争或合,谁不了解谁的底儿?张家或许特殊些,暂且不论。可那何晋绅,绝对是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啊!

    眼下何家已经先行一步了,甚至连张家那个老爷子都曾放下身段,主动跟苏默示好。自己运气好,早早便跟这个少年搭上了关系,这个节骨眼上,又岂能落后于人?若真是也学那些个人一般,之前所有的付出,便等于全数打了水漂了,这岂是他孙四海这种明智的人所肯干的事儿?

    此时此刻,不但不能退,还要更积极的紧跟才对。甚至在需要的时候,还要竭尽全力的推动才是。唯有如此,才能让双方的利益更大化,双方的盟约更紧密。

    一万两,嘿,别说一万两,便是十万两,他孙四海这次也绝不退缩,砸锅卖铁也得顶上!

    这些个念头说来话长,但在孙四海念头中不过只是刹那间的一转而已。他所寻求的,也绝不是仅仅在商业上的这点利益。他,还有更大的野望!

    先前都是几个贵公子间的谈话,他毕竟只是个商贾,哪怕苏默再如何抬举他,也不好在那时候插话。但是眼下,这却是再好不过的机会了。

    于是,他开口了。

    “公子,还有诸位世子爷。”他迎着苏默的眼神慢慢站了起来,先是抱拳团团一揖,这才深吸一口气,慨然道:“小人只是个商人,按说没资格在这个场合多说什么。不过得苏公子不弃,允许小人追附骥尾,此恩此情,不敢或忘。而公子此番之提议,也能给小人一个机会,那小人便在此斗胆狂妄一回,说说自己的一点想法。若有失礼得罪之处,还望几位世子宽宥莫怪。”说罢,又是团团一揖到底。

    张悦几人微怔,互相对个眼神,这才笑呵呵的摆手道:“孙掌柜的有话,但叫直说无妨。且不说你与我家哥哥的交情,便只是事涉自身利益,怎么说也是应当应分的,无须顾忌我等。再说了,咱们几个也不是那么心胸狭窄之辈吧,连人说个话都要记恨。孙掌柜的,你真想多了。”

    他这话说的客气,但是在最后一句,却也表达出了淡淡的不悦。倒不是对孙四海或许可能跟自己的主张不同不悦,而是觉得这家伙看轻了自己等人,这才是他最不高兴的地方。

    孙四海脸上惭惭的,自然也听明白了话中的含义。不过他倒是没真的有什么惶恐,反倒是暗暗大松了口气儿。只要不是因为主要矛盾,这些个小小纠结,应该是不至影响到自己和苏默之间的关系的。

    “昔日在武清时,苏公子曾首倡一法,便是如今天下皆知的蜂窝煤了。在其时时,也曾有人对此颇多微词……”

    即应付过去了张悦,孙四海便放心大胆说了起来。从当初的蜂窝煤,说到后来的水泥;从一力主张收拢灾民,到后来的凤水开发;再从当日张文墨一个小小的,惨淡经营的书坊,到现在已经涉及北六省的文报……

    一桩桩、一件件,洋洋洒洒,直直说了半个多时辰才将将稍停。话里言外,并没涉及哪怕一个字关于苏默这次所提的大买卖,但却通过言述的每一件事的成功,强而有力的表达了自己对苏默的支持。

    张悦等人默默的听着,脸上若有所思。孙四海说的这些个事儿,有些是他们知道的,甚至还曾经赶上个尾巴,亲眼看到一些;而有些,则是只听说过个大概,却并不知其中详细内情的。

    而今听了孙四海这么详细的解说一番,这才知晓,自己眼前这位哥哥,竟然在商业运作上,竟是如此的惊才绝艳,甚至比之传遍大江南北的文名还要更胜一筹。

    若是如此,那此番他如此重而视之的大买卖,岂不是真的会如其所言,能以小博大,收获百倍千倍之利?若真如此,那自己草率下的决断,可就成了个笑话了。

    到时候不单单是自家长辈会对自己大失所望,便单单此事传扬出去,几人的脸面也是再也留不住了。

    这么想着,张悦三人不由的都是暗暗出了一身的冷汗,抬头互相对视一眼,都不禁重新有了决断。究竟要不要参与且不论,这事儿绝对应当回报各家长辈,仔细斟酌后,由家中长辈来决定才是稳妥。

    而且,这也避免了因此伤到了彼此之间的关系。还有就是,此事成与不成,自己等人都一定要竭尽全力的相助苏默,这不单单是利益的问题,更是兄弟之间的情分。这份维系之情,才是最最重要的。

    孙四海刚才说了那么多,其实固然是在侧面证明苏默的商业天赋,但更是暗含提醒之意。提醒他们不要专注于表面利益,而是更要明白什么才叫一个圈子的意义。

    这个看上去貌不惊人的商人,竟然有着如此细腻缜密的心思,果然不愧为苏默所赏识啊。这份情,他们得领!

    想到这儿,张悦几人对望一眼,忽然同时起身,端端正正的冲孙四海深深一礼。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