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8章 谁教的
    “苏苏……坏……不理……汤圆…….”大尾巴熊温润的眸子望着苏默,意识中传来晦涩的信息。

    苏默轻叹口气,眼中露出宠溺的神色,伸手在汤圆的大脑袋上拍了拍,又使劲儿揉了揉,叹道:“抱歉啊,这几天实在太忙,没顾上你。”

    汤圆乌溜溜的眼睛先是有些茫然,但随即又转为欢喜。它仍是不能理解太过复杂的语句,但却显然能察觉到苏默的歉疚和亲切。

    只要苏苏还喜欢汤圆那就什么都好,大尾巴熊很开心。使劲的摇着尾巴,用大脑袋顶了顶按在头顶上的手掌。

    “苏苏玩……去杀……小虫子吧……汤圆……棒棒哒……”它企盼着,继续传递着自己的渴望。

    苏默有些无言。对于大尾巴熊来说,所谓的玩就是捕猎。至于是捕猎什么都无所谓,在它眼中,所有的猎物都是小虫子。

    只是在这京城之中杀小虫子…….好吧,苏默开始思考,是不是找个时间,带着这些动物们出去城外转转的好。

    这个时代的京城之外,还是有许多原始的山林,应该可以让它们撒欢了。唔,或许城西外的那处宅子要加快进度了,自己记得那宅子后面便邻着一座小山。是不是可以找张悦他们问问,看看能不能将那座小山一块圈进来。那样的话,这些动物们便等若有了一个专属的乐园了。

    这么想着,忽然感觉衣襟被什么扯动着。低头一看,原来是狼王太阳不知何时也凑了过来,正轻咬着他的袍角拽动。在迎上他的目光后,它的眼中忽然露出畏惧的神色,赶紧松开嘴向后退了一步,却又露出讨好的神色,对着他轻轻的叫了一声。

    对于这个强大的人类,狼王是极敬畏的。它虽然没看到过苏默究竟有什么惊天动地的能力,但却知道,那只把自己虐的不要不要的鼯鼠多多大王,竟然是这个人类豢养的。

    由此及彼,那这个人得有多厉害,也就可想而知了。相比旁边这个大笨熊,狼王自认为在智商方面还是有些优越感的。所以,这种简单的推理,对于它而言并不难搞懂。

    而最让它震惊的还有,在它不得不屈服与多多大王的淫威下,舍弃狼群跟着一直来到这个人类的集中地后,它骇然的发现,多多大魔王不仅仅属于眼前这个男人,竟而还那么温顺的被几个小孩子任意玩弄。

    尽管,他们看上去是那么的弱小。狼王觉得自己甚至都不用费多大的力气,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咬断他们稚嫩的咽喉。

    它实在不能理解这种情况,或者是说,这里的人类都是那种,有着自己察觉不到的恐怖威能的厉害存在?所以,这个地方让它感到极为不安。

    于是,感觉智商点满的狼王决定,一定要夹着尾巴做狼,竭尽全力的讨好这些人类。唔,当然,眼前这个男人尤其重要。因为至少在这个男人的体内,它清晰的感觉到了令它恐惧的能量。

    那是一种远超它理解的,凌驾于它自身生命层次的威能。或许只要这个人类想,就可以轻易的将它化为飞灰。

    好吧,其实这里面还有多多大魔王的原因。多多大魔王可是很恐怖的……

    于是,介于这种情绪,它觉得它必须要做点什么。比如眼下,它正在做的举动:将一块前些天,它珍而重之藏起来的宝贝挖了出来,心疼的献给这个人类。

    那是一块骨头,上面还带着好多肉呢……

    苏默眼角抽抽着,看着这只白狼一拱一拱的将那块骨头往自个儿眼前推了推,然后,又再推了推,他有种一脚将这家伙踹出去的冲动。

    太臭了,真特么太臭了!你能想象的到,一块被埋了几天的腐肉重新出土后,那种味道的酸爽吗?尤其是,还被放到了你的脚面上。那黏不拉几的、黑乎乎的模样……

    特么你是一只狼好吗,咋就学上狗的那种恶习了?不是,等下,这尼玛是什么肉啊?这家伙是从哪儿搞来的?

    苏默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他强忍着那股恶臭,弯下身子仔细打量这块骨头,想要分辨出这是属于哪个物种的一部分。

    只不过很可惜,他前世只是个美术老师,生物学、细胞学什么的完全是莫宰羊啊,努力打量了半天也没能搞明白结果。没奈何,他只能仔细回忆自己和汤圆、金甲以及多多交流的细节,努力的模拟这种波动,向这只有向狗狗退化迹象的狼王发出信号。

    好吧,事实证明,这都是然并暖。

    汤圆也好,金甲也罢,还是多多大魔王,之所以能与他进行简单模糊的交流,应该都是因为受过神石直接或者间接的改造。但是狼王太阳,却完全没触碰过那种高大上的玩意儿。所以无论他如何努力,也没得到狼王任何的回馈。反倒是狼王被他那么直勾勾的盯着盯的,不由的脖子毛都竖了起来,惊骇的连连后退,尾巴都快夹到屁股沟里去了。

    “小七,默哥哥在做什么啊?他为什么那么看着小狗狗?”旁边,卫儿对眼前的一幕大为不解,忍不住低声向小七问道。

    小七皱着眉头,他也搞不懂公子在做什么。苦苦琢磨了半天,忽的一道灵光闪过,有些不确定的低声道:“或许……大概……公子是想吃狗肉了吧。我以前听人说过,狗肉可香了,许多人都喜欢的不得了。一段时间不吃,就想的心痒痒的……”

    正努力尝试和狼王沟通的苏老师,当场差点没一头栽倒。这尼玛自己至于的吗?吃狗肉,亏这熊孩子想的出…….唔,话说这狼肉和狗肉有什么区别吗?是不是也那么香?哎呀,狗肉滚三滚,神仙坐不稳……咳咳,不对不对,自己怎么就想到那儿去了?小七这个混蛋,居然被他带节奏了,真是该打。唔,狗肉啊……

    狼王这会儿全身的毛都炸起来了,它冥冥中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危险正在向它不断的靠近,靠近,再靠近。这个人类,他那是什么眼神儿?呜呜,好可怕啊。这里果然不是善地,宝宝想回家。

    “不要啊!”一声惊恐的叫声忽然响起。

    卫儿在听了小七的解释后,先是一呆,随即猛的打了个寒颤。想着这么漂亮可爱的一条狗狗,下一刻忽然被变成了一盘狗肉的场面,差点没直接哭出来。

    于是,他果断的迈动着小短腿,一下子蹦到了苏默身前,张开两手将狼王死死的护在身后,仰头向苏默发出一声怒吼。

    “默哥哥不要吃狗狗好不好?狗狗不好吃的,杏儿姐姐养了好多鸡,福爷爷还有只鸟,默哥哥想吃肉就去吃鸡和鸟好不好,那个比狗狗好吃多了,真的。”小卫儿仰着头,泪水在眼眶里滚来滚去,却竭力不使落下来。只是认真的强调着,希图让默哥哥打消那个残忍的念头。

    呃,至于杏儿姐姐的鸡和福爷爷的鸟,好吧,卫儿觉得,那玩意儿每天都能看到好多的样子,最多被默哥哥吃了后,自己去央求石头叔叔再去捉来些配给杏儿姐姐和福爷爷就是了。可是这么漂亮的白狗狗却是只有这么一只,要是被默哥哥吃了,就再也找不到了。

    他决定,无论如何也要保住狗狗,决不能让默哥哥就这么给祸害了。嗯,祸害了这个词还是福爷爷曾经说自己的话,当时他对福爷爷的那只鸟为什么会飞很感兴趣,把那鸟儿从笼子里掏出来研究了很久,以至于那鸟儿差点被拔光了毛,后面好几天都恹恹的,看见他就哆嗦……

    狼王看着忽然站出来挡在自己身前的这个小身影,那一刹那间,竟忽然感到有种面对着高山伟岸般的恍惚。这一刻,这个小小的身影让它再也不能忘却,就那么如此深刻的铭印到灵魂之中。

    果然,果然这个看似弱小的人类,实则是强大无比的。虽然,自己并不能察觉他的强大。但事实证明,这果然是自己孤陋寡闻了,不见那个恐怖的人类不敢再向前了吗?甚至连那觊觎自己的目光都没有了,整个吓傻了都…….

    好吧,苏默却是傻了。自己不在家这段时间里,这孩子都跟谁学的这是?尼玛又是祸水东引,又是勾引诱惑的,这孩子才不过五岁吧?歪了,这绝逼是长歪了啊!小小年纪,就对死道友不死贫道运用的如此娴熟,再大一些还得了?

    慢着!差点忘了还。这熊孩子不单单这个毛病,之前还跑去偷看自己和韩杏儿亲亲来着。非礼勿视、听墙角、出卖朋友…….这这这……我操,几乎全乎了啊这是。特么的是谁,是谁给教的这是?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苏老师简直痛心疾首了。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这完全是绝对无法接受的哇!

    “说!这都是谁教你的?”苏老师板起了脸,严肃的沉声问道。教育大业,不容懈怠!这是一个资深从业者基本的职业规范,他决定一插到底!

    卫儿茫然的望着他,一时间被他从所未有的严厉吓懵了。小脸儿上明显流露出不知所措的惊慌,不知该如何应答。

    “小七,你来说,这是怎么回事?刚才那些话,都是跟谁学的?还有早上那事儿,是谁让你们干的?都一五一十老实跟我说!”眼见小卫儿不说话,苏默转头看向旁边也呆住了的小七。

    小七心中又惊又怕,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犯了什么错。被苏默冷不丁一喝,下意识的脱口而出:“是……是元帅哥哥说的。他说杏儿姐姐每天都给公子藏了好吃的,只要我们偷偷看清楚了,回头再跟杏儿姐姐讨要,杏儿姐姐就会给我们了…….”

    元帅哥哥?好吃的?苏默听的一呆,稍一琢磨,瞬间秒懂。正待再问问清楚,冷不丁旁边刚回过神来的卫儿听到好吃的三个字,忍不住插嘴问道:“默哥哥,杏儿姐姐究竟给你藏了什么好吃的?默哥哥早上抱着杏儿姐姐在咬,便是在吃好吃的吗?卫儿也想吃。”

    顿了顿,又补充道:“卫儿很乖的,一定会先刷牙的…….”

    咬…….会先刷牙的……

    苏默满面呆滞,眼角突突突一个劲儿抽抽。半响,忽的抬头仰天大叫一声:“徐鹏举——”

    京城某条大街上,正脚下疾走的魏国公世子忽的激灵灵打个冷颤。抬头望望天,脸现疑惑之色。方才那一刻,他忽然有种不祥的感觉,嗯,非常不祥……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