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7章 沉寂的汤圆
    众人一路欢笑回到了英国公府,张悦几人却还未回来,也不知道跑哪儿混闹去了。

    让石悦、楚玉山等人自去安置了,苏默转身往自己小院而去。之前这突然而来的一档子事儿,却是将他和杏儿妹妹的好事儿打断了。苏默以己度人,觉得还是应该去安慰一下人家姑娘才是。

    然而不等他走到院前,远远的便见一大两小三个身影迎着跑来。老远看见他便齐齐大叫起来。

    三个人中,大的竟然正是他待要去安慰的杏儿妹子,两个小的却是这几日光顾着疯玩的小七和卫儿……呃,不对,还有一只。是的,必须用只来形容,多多,鼯鼠多多大王。

    “你回来了。”

    “公子。”

    “默哥哥。”

    苏默愕然止步之际,三个人……好吧,是三个人一只鼠已然跑到了近前,各种不同的称呼同时响起。包括多多大王都吱吱叫了两声,苏默倒是听明白了,不过却忍不住嘴角狠狠抽抽了下。

    多多喊得是“苏苏”……..好吧,这只鼯鼠被某只变异熊彻底给带歪了,以后必须加强教育才行。

    “哎哎,慢点慢点,当心摔到了。”苏默脸上浮起宠溺的神色,一弯腰就将最先冲过来的小卫儿抱了起来,在他白嫩的小脸儿上狠狠亲了一口。

    卫儿咯咯笑着,却又马上嫌弃的用小手使劲擦,一边推开苏默的嘴巴道:“不要亲亲,默哥哥没刷牙。”

    苏默愕然,看向一旁的杏儿。

    杏儿一脸茫然。

    苏默又看向小七,小七脸色慢慢的涨红,吭哧吭哧不说话,却扭捏着偷眼瞄着两人。

    “谁说哥哥没刷牙的?哥哥可是最爱干净的。”苏默义正言辞的教育小正太。

    卫儿马上在怀里扭向韩杏儿,大声道:“是杏儿姐姐说的啊,我听到的,小七哥哥也听到了。对不对,小七哥哥?”

    嗯?这什么情况?苏默转向小七,小七顿时更不安了,目光躲闪着不跟他对眼儿。只是却架不住苏默的注视,最终只得嗫嚅着小声道:“是……是早上,早上我跟卫儿来找公子,听……听到的……”

    他越说声儿越小,眼神还不时的偷瞟向杏儿。

    早上?韩杏儿说的…….苏默一呆,再一琢磨,猛的反应过来,不由的脸上一片古怪。

    韩杏儿这会儿也省悟过来,不由的登时满脸通红,嘤咛一声捂着脸就往回跑,怎么也叫不停。

    真真羞死个人了,怎么早上就被这两个小鬼头撞破了呢?两个熊孩子不好好玩自己的,却偷偷跑来看人家亲亲,真是太过分了!杏儿妹妹觉得暗暗决定,回头一定要好好教育教育这两个熊孩子。小小年纪不学好,以后还了得了?

    两个熊孩子哪知道自个儿被惦记上了,小七大些,又经历过一些事儿,总算有些警觉。担忧的望了望杏儿姐姐远去的方向,显得有点局促不安。

    卫儿却正是天真烂漫的年纪,咬着手指头看杏儿姐姐忽然跑掉了,不由大感奇怪。说好了一起来找默哥哥的,怎么忽然就变卦了呢?还有很重要的事儿没说呢。

    一想起很重要的事儿,卫儿登时放下了奇怪的心思,转头抱住苏默的脖子急道:“默哥哥默哥哥,快点快点,大狗狗和小狗狗都不开心了。”

    大狗狗和小狗狗?这是什么鬼?苏默听的一脸懵逼,瞅瞅卫儿认真严肃的小脸儿,觉得还是问问更大一些的小七更靠谱点。

    “是……是公子带回来的大熊,还有那个白色的大狗,它们不跟我们玩了,好像很不开心。”小七皱着眉头,努力组织着合适的言词说道。

    多多在卫儿肩头蹦跳着,忽的一下跳到苏默肩上,扯着他的发丝吱吱吱的叫。

    “不开心,不开心,大的……白老鼠……不动……没有好吃的石头…….”一连串古怪的讯息传了过来。

    大的白老鼠……苏默以手抚额,大约有些明白了。这是说的汤圆和太阳啊。至于多多大王说的“大的白老鼠”,好吧,在鼯鼠的认知中,大抵所有物种都是另类的老鼠。嗯,或许苏默在它眼中,也是一只人形的老鼠吧。

    再所谓的“好吃的石头”,苏默估计肯定说的是多多视若珍宝的那块神石。多多大王以鼠度熊,认为大尾巴熊之所以不开心的原因,就是因为它没有多多大王的石头……

    好吧,这实在太乱了,给个一般二般的人绝逼理解不了。事实证明,精通一门外语是多么的重要哇。

    汤圆和太阳不开心了?这是怎么个情况?苏默微微皱眉思索着。前几天不好欢欢的到处撒欢儿吗,跟着这两个熊孩子,还有多多大王玩的那叫一个欢实啊。这咋猛不丁的就忽然不开心了?

    “走,咱们去看看汤……呃,大狗狗和小狗狗去,问问它们为什么不开心了。”苏默往上抱了抱怀里的卫儿,又一手牵起旁边的小七笑着说道。

    可怜的大尾巴熊和白狼,明明一个是上古变异的秘境神兽,另一个却是横行大漠的草原霸主,却硬生生给沦落成大狗狗和小狗狗了,这真真是情何以堪啊。

    不过相比多多大王称呼的“白老鼠”,苏默觉得还是卫儿小正太的称呼更有爱一些。想必汤圆和太阳也是这么想的……吧,果然是吧。

    三人折返步子,转身往后院而去。汤圆和太阳回来后,便被安置在一个单独的园子里,毕竟都是野生动物,而且加之生的极为神骏,廻异寻常熊狼,国公府上下少有几个敢靠近的。单独给它们划出个园子活动,无论是对人还是兽都好。这也是为什么苏默急于搬出去的其中一个原因。

    一连穿过两重院落,又绕过一处人工湖,这才到了汤圆和太阳的住所。

    一进门,苏默就看到了懒趴趴伏在地上的大尾巴熊。与之曾经整日欢实的不肯安静的时候相比,这会儿的大尾巴熊明显有些无精打采。大尾巴也不摇了,连尖尖的耳朵都有些耷拉下来。

    在它不远处,白狼太阳倒仍是挺直身子蹲坐着,只是泛着幽蓝色的双眼,却直勾勾的仰望着天穹,透出一股说不出的寂寥之意。

    苏默远远看着,竟恍惚中有种错觉,仿佛此刻眼中看到的不是一只狼,而是一个孤独寂寥的剑客,茕茕对着天空默默感怀着逝去的光阴,还有那曾经无敌于天下的辉煌岁月……

    那时节,草原上苍茫无垠,白雪皑皑。风刀凛冽之中,纵跃长啸,风云翕动……

    呼——

    苏默轻轻吐出一口气来,晃晃头将那莫名的画面摇散,再看向二兽的目光中,满是复杂感叹之意。

    便在方才那一瞬间,他似乎偶然触及到了这只昔日狼王的心绪。那是一种怀念,一种感伤。一种对自由的向往,一道斗天战地的灵魂。

    无论是大尾巴熊还是狼王,它们都是上天的宠儿,是森林草原的精灵。或许在刚来之初,还对这人间繁华抱着许多好奇,这才显得那么欢畅。

    然而在呆久了之后,这座人间奢华的大宅,便成了一种无形的牢笼,让它们感到了一种桎梏,一种羁縻。它们本不属于这里,这里的天地太小,它们更渴望那无尽的荒原和山脉,那里才是它们的乐园。

    苏默有些沉默了,自己把它们带出了山林,带出了草原,是不是做错了?或许是错了吧,其实苏默自己都不喜欢这个看似繁华的都市。相比起来,过去那接近一年的颠沛风霜,倒似更让他感到放松舒畅。

    人间虽然繁华,虽然热闹,但却更多的是算计,更多的是阴谋。每时每刻,身处其中都要诸多顾虑,左思右想,前防后挡。一个不小心,便是暗箭处处,真的是心累无比。

    他默默的感叹着,一时间竟忘了行走,就那么怔怔的站在园外一动不动。

    小七和卫儿也都出奇的没有打扰他。小七固然是懂事些,心中多存了几分小心谨慎所致;卫儿却是单纯的心灵更有灵性,莫名的觉得这一刻的大哥哥似乎不想说话,所以他也便乖巧的安静下来。

    “苏苏…….”

    脑海中忽然传来一阵波动,却是苏默到来的气息,被大尾巴熊敏锐的捕捉到了。

    它宝石般的眼眸中猛的闪起璀璨的明亮,猛地抬头向这边看过来,眼中露出极欢喜的神气。

    它确实是如苏默想的那样,对这个狭窄的天地感到压抑。但还有一个原因,则是因着好几天没看到苏默了。

    打从在秘境中和苏默结识一来,一人一熊几乎从未分开过。可自从苏默回来后,连番的琐事接踵而至,苏默整个人都忙的焦头烂额,又哪还能顾得上陪它?

    大尾巴熊有种被遗弃的感觉,对此它很是悲伤。它无比的怀念那时相处的时段,一人一熊并肩而战,无论是面对神秘莫测的荒漠苍山,还是空广寥廓的草原;

    那时候,这个带它走出秘境的人总是伴在身边,或嬉笑怒骂,或奔驰傲啸,那时何等的自在,何等的充实。

    那时候,他每天都无数次的,如此刻这般喊他:苏苏。而他也总会第一时间回应它,它怀念那种如影随形,怀念那温暖的手掌抚摸在自己皮毛上的感觉。

    可是,这些天来,它再也没感受到那种温暖了。不过终于他还是又出现了,他没有抛弃自己,他又回到了自己身边。

    大尾巴熊眸光灼灼的看着那道身影,欢快的再次摇起尾巴,激动的向那道身影冲了过去。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