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4章 真耶假耶
    留给陛下,留给陛下,陛下……

    朱宸濠脑海中轰轰轰的便是这几个字回响着,他在听到这几个字后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是皇帝给他设下的套!他,暴露了!

    而紧接着的又一个念头就是,这个姓苏的小王八蛋要害自己。刹那间,朱宸濠浑身冷汗淋漓之余,两眼中露出极怨毒的眼神,狠狠的盯向苏默,恨不得扑上去掐死他。

    然而想法归想法,脚下却是半寸也未挪动,浑身便如突然没了一点力气也似,就那么颤颤的软倒在椅子上。

    这一刻,他是真的恐惧了。

    后世很多小说中都有描述,穿越者挥斥方遒、纵横捭阖,不但买卖天下,还总是跟皇帝一起合伙搞,结果自然是天下通吃,百无禁忌。

    好吧,那毕竟是小说,还是后世的小说。若是后世人们看到这些,自然没有别的想法,最多就是感觉过瘾畅快罢了。

    然则在这个时代,跟皇帝一起合伙做买卖,真实情况是,那基本上属于异想天开、痴人说梦。

    就不说跟皇帝做买卖了,单就随随便便一个人能见到皇帝的吗?天子高坐九重之上,连许多大臣都很难得见到一面。甚至很多臣子,一生中都难能跟皇帝正面对个脸、说上句话。

    这种形态才是这个时代的一种正常的常态。

    如今苏默忽然冒出句最大的股份是留给皇帝的,别说朱宸濠不信,连张悦几人都不相信。

    当然,相比朱宸濠来说,张悦等人并没什么恐惧之说,他们只是忍不住的苦笑。自家这位老大实在是胆大包天,忽悠人忽悠的太进入角色了,连这种不靠谱的事儿都蹦出来了。可是,那总得让人信不是?瞅瞅那宁王,那眼神,估计想掐死苏老大的心思都有吧,果然是吧。

    宁王不信,张悦等人不信,甚至连胖子都有些怀疑。然而,终归还是有人信的。

    谁啊?二张兄弟也!

    “啊?!陛下也有参与?那……那我们呢?我们占多少?”

    “对对对,快说快说!咱们有多少?啊,还有皇后娘娘呢,皇后娘娘也该有的吧。苏讷言我跟你说,你可不能厚此薄彼,不然……不然……咱们定不饶你……”

    声音响自门口,随着声音响起,两个火急火燎的身影挨挤着冲了进来,不停的大呼小叫起来。却不是躲在门外偷听的二张兄弟是谁?

    听上众人这个乐啊,纷纷都用看傻子似的目光看着这两人。便是朱宸濠这一刻也有些无语了,甚至连前一刻那恐惧的心情都有些缓解。

    斜着眼撇着这二人,心中又是冷笑又是不忿。弘治朝中,尽都是些这种玩意儿,凭什么他就能坐稳龙庭,自家宁王一系却只能老老实实的龟缩在江西一隅。

    想昔日初代宁王是何等英明豪勇,麾下十万大军用命,众志成城,威震塞外。关外异族但凡提起,哪个不是战战兢兢,不敢正眼相觑。便是那燕王朱棣比起来,也是颇有不如。

    若是当年那朱棣真能以约而行,如今的大明怕早不知如何强大了。又哪会有那什么土木堡之变?哪会让一些阉宦钻了空子,弄的天下不靖?更不要提如眼前这两个没脑子般的蠢货,竟也敢横行京师,还混的有滋有味的。

    这两个蠢如牛马的东西,甚至连真话假话都分辨不出,只听着利益便一头闯进来,全不想其中有多大陷阱,真真可发一噱!

    他越想越是不忿,倒是一时忘了恐惧。眼神虽在看着众人,却是显得空洞而无焦距,竟是一时走了神了。

    而二张兄弟却哪里知道自己被鄙视了?犹在那儿大呼小叫着,不停嚷嚷着跟苏默讨要股份呢。

    苏默心中大乐,看着这俩夯货,忽然从所未有的觉得这两人是如此的可爱。

    旁人不信他的话他岂能不知,倒是难得这两人却独独对他坚信不疑。好,这才是好盆友嘛。

    “二位张兄,你们对这生意有情趣,在下自是欢迎的。只不过你们拿的出一万两银子吗?如果能,那没问题,便也分你们一成就是。”苏默笑眯眯的说着,脸上神色那叫一个温和慈祥啊。

    张悦等人对视一眼,脸上都不由的露出古怪之色。苏老大够狠啊,有杀错勿放过,逮谁咬……呃,是逮谁坑谁啊。就是不知道这俩二百五,回头发现自己被坑了后,将是何等模样。

    几人想想有朝一日,这二张兄弟那捶胸顿足、哭天嚎地的场面,肚子里简直都快要笑抽抽了。

    然而接下来苏默又一句话扔出后,他们便再也笑不出来了,齐齐愕然的看向苏默,满眼都是震惊不敢置信之色。

    “…….你们占一股,王爷那占一股,这样的好事儿自然也不能亏了自家兄弟不是。所以,几位国公那儿当然也要都占一股……哦哦,还有厂卫和其他几位大佬,当然也不能排除在外。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吃独食可是要遭天谴的。所以娘娘那边嘛,便也就和陛下算作一起了…….”

    苏默掰着手指头点出一串儿的名字来,皱着眉头直摇头,似是为了不够分配大为苦恼。

    快停!众人听的脸儿都绿了,郁闷个天的,苏老大,你这是要闹哪样?听那意思,连自家人都要坑啊。我去!杀熟杀熟,果然是越熟越杀,杀起来才过瘾是不?

    这且不说,还有厂卫、朝臣……天爷啊,您这是打算把全天下都坑了吗?作死也不是这么个作法吧?

    “那个……哥哥啊…….”张悦使劲的咽了口唾沫,艰难的转向苏默弱弱的叫道。

    苏默大气的一挥手,“悦哥儿,放心。以咱们两家的交情,肯定是要多照顾几分的。不过明面上可不能额外多给你家,大不了到时候从我这里分薄一份出来,也算是感谢伯父这许多时日来的照顾了。嗯,别推辞,推辞就见外了。”

    张悦张大了嘴,快要哭出来了。从你那多分薄出一份……不是,这个真不用了好吧。别见外?老大啊、祖宗欸,这事儿咱们还是见外点成不成?坑朋友这种事儿真的好吗?会天理不容的……

    张悦此时很想上前捂住苏默的嘴,不过他最终也只是强笑着点点头,还要做出一副欣喜欢愉的表情。

    在他心中感觉,苏老大之所以这么说,多半是为了迷惑宁王和二张的,应该不是真的要坑大伙儿…….吧?既如此,那自己当然要给出默契的配合才是。

    什么叫兄弟?这才是!力挺,必须力挺啊。张小公爷满脸堆笑,跟朵花似的。当然,如果那笑容再真诚点、再自然点就更像了……

    好吧,其实张小公爷真实的想法是,赶紧把眼前这关应付过去。待到没人时,一定要仔细问清楚某人,兄弟是不是就拿来卖的……

    这边厢张悦等人满心惆怅,那边二张兄弟却被苏默抛出来的问题难为住了。

    一万两银子,一万两银子啊!那可是白花花、明晃晃,货真价实的一万两啊。他们拿的出来吗……好吧,倒是确实能拿的出来,只不过也就仅仅是能而已。

    一万两白银,即便是放在任何一个大户人家那里,也绝对不是个小数目。一个搞不好,很可能就会伤筋动骨的。

    而如他二人来言,更是要好好筹谋一番,再东挪西凑一些,才能一下子拿出这一万两来。

    你说啥?刚卖给苏默宅子收了两万两?咳咳,那钱连根毛都没见到好吗?直接被苏默那黑心的忽悠着,给入资到这鬼的什么会所里了。

    所以,两兄弟要想参与这次买卖,那就必须实打实的往外掏银子了。

    按说他们有张家为后盾,每月都会给他们带来一些进项。而且每次进项都有个一两千贯,但是架不住两人手指缝太大,月月进月月光啊。甚至有些时候,还会出现入不敷出的现象。这回一下子让他们拿出一万两来,还真的是有相当的难度啊。

    “苏讷言,你……你说的千百倍利,咳咳,这个是真的吧?你……你可别骗咱们。不然……不然……”

    巨大的资金压力下,张延龄竟难得的智商见长,结巴着一句话就问到了点子上。

    旁边朱宸濠猛的目光一亮,瞬间把耳朵竖了起来。事到如今,无论事情究竟是不是如他想的那样,或者干脆就是这苏默在胡说八道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至少现在还没真正陷进去。

    既然没陷阱去,那一切事儿便也都有了回旋余地。最多自己就是来听了一个谎言罢了,谁又能无凭无据的奈自己何?便是皇帝对自己有了戒心,最多也不过就是怀疑而已,大不了自己再隐忍些时候,等到弘治不在了再说。

    宁王一系这许多年都忍了过来,也不差再等上几年了。至于说当今这位弘治天子还能制御多久,嘿嘿,据说这位皇兄这些年操劳的紧,身子骨很是堪虑啊……

    而那位小太子,哈,在他贴心的“关怀”下,这个皇侄跟自己可是很亲的呢。相信真到了那一天,自己行事必将比现在更顺畅。

    所以,眼前这事儿似乎倒也不是那么危急,完全是自己心有所思,想的多了。既如此,那倒不妨好好听听,看看这里面究竟是什么鬼。

    按照那小子之前的说法,除了自己等人外,竟还要拉拢几位国公和厂卫也参与进来,总不能他连这些人也都骗了吧?若此,此事究竟真耶假耶?难不成……

    至于说他只是在自己面前说说而已,只想着先骗自己入彀,可自己又岂是那般容易蒙蔽的?他所说的这些个人,哪个不是一方巨孽,是不是真的出了钱,是绝对瞒不过有心人的。

    那么,自己大可静观其变,待到彻底弄清楚了再来决断就是。想到这儿,朱宸濠愈发留神起来。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