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2章:打起来了
    人都是要脸面的,尤其是像王档头这样人前光鲜,实则自身地位低贱之人,就更是在意这个。

    若是没有华龙这一喊,或许王档头还可以耍个花枪,扔下几句硬气话撑撑场子走人。可是如今华龙这么一喊,王档头要是再没有任何作为就走,岂不坐实了他色厉内荏的里子?

    王档头这一刻那叫个恨啊。以前听苏默说过什么猪队友的话,当时还觉好笑。可当自个儿碰上这种猪队友时,才知道那滋味究竟有多么的酸爽。

    “你是个什么东西,竟敢在这跟本座鸹噪。来人,给人叉出去!”王档头阴冷的扫了他一眼,一挥手,恨声吩咐道。

    身后出来两个番子,二话不说上前就将华龙架了起来。何谓叉?这可不是什么口语话的句式,而是有着特定标准的一个动作。

    叉,大抵都是在公堂上用的手法。一般是以两根水火棍交叉置于人的两腋之下,自前往后在后背交合,这样便形成一个类似杠杆作用的力点,从而将人架起来,然后就这样举起来再扔出去。

    这种叉法可想而知,受刑人会有多么痛苦。再加上最后那一扔,一般个人差不多就能被摔出个五迷三道的。

    华龙震惊了,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被架起来,剧烈的痛疼之下,才终于反应过来,拼命的挣扎起来,大叫道:“王档头,王档头,你这是做什么,这是做什么?是我啊,小华啊,你怎的唉哟!”

    他大声痛叫着,王义却理也不理,随着噗通一声闷响,早被扔出了老远,那声儿便也戛然而止。

    华龙几个伴当看的心底发凉,相互看看,都不由使劲咽了口唾沫,脚下悄悄的往外移去。

    这苗头完全不对头嘛。什么自家这边的依靠是某某王爷,又有什么东厂给站场子。东厂倒是真来了,可咋看着不像什么站场子,倒似是来砸场子的?

    得嘞,大伙儿还是悄没声的洗洗睡了吧。这要是再闹下去,不定谁有要挨上了。话说大伙儿也不过就是为了讨点外快,可要是因这点银钱挨上一顿,那又得不偿失了。

    这般想着,脚下移动的愈发快了。待见王义眼角都不带夹他们一眼的,终于是心下稍松,慢慢的移到华龙身旁,也不顾他还在痛呼,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抬了起来就跑,一溜烟儿的便不见了影子。

    这边王义打发了华龙,心头一口恶气稍缓,这才转向二张兄弟这边。没法儿,总不能气势汹汹的来了一趟,啥也不做就那么灰溜溜的走了吧。

    可尼玛这究竟要怎么说呢,说轻了自个儿丢人,可要说重了,且不说这俩混不吝就够膈应死人了,要是把后面那个苏默招出来,那可就真要麻烦了。

    这心里纠结着,眼神儿不禁往某个方向瞟去。他可是知道,就在那边的一处窗口上,正主儿这会儿可正瞧着呢。

    罢了罢了,已经这样了,开弓没有回头箭,且先对付过去眼前这一关再说。至于后面的事儿,也只能见招拆招,再想辄应对吧。

    这么想着,当下深吸一口气,上前一步冷眼看向二张兄弟,微微一抱拳,淡然道:“东厂王义,见过寿宁侯、建昌伯。”

    张鹤龄没说话,只是玩味的看着他。打从王义一出现,兄弟俩就立即省悟过来,这是那边又出手了。只不过碍着那华龙的表现,兄弟俩倒也不急着出头,倒要看看对方究竟是怎么个章程。

    话说大伙儿之前有些商议不错,可那会儿不是还没两位张爷的利益在里面吗。但是眼下这可不行了,都是为了白花花的银子,大伙儿身份差相仿佛,谁又真个怕了谁去?

    现在看着王义开了口,张鹤龄沉稳些,还想听听王义要怎么说。老二张延龄却是不干了,不待老大回应便先跳了起来,指着王义大骂道:“我呸,姓王的,你特么少来这一套。你们特么什么鸟变得,大伙儿谁不知道谁啊。二爷还就跟你明说了,这块儿就是咱爷们的买卖,不偷不抢,正当营生。这要是有人看的眼红,想要起什么幺蛾子,大不了咱们去娘娘面前评评理,且看最后哪个倒霉!”

    好吧,这话一出,张鹤龄和王义齐齐捂脸了。猪队友吧,这尼玛果然也是猪队友吧。旁人离得远看不明白,可张鹤龄却是分明察觉到了王义的纠结。

    虽然他也有些奇怪,这王义应该不至于惧了他们兄弟,再加上他身后那些人,就更不应该有什么顾忌了。可眼下偏偏显得这么踟蹰,这里面怕是另有什么玄妙才对。

    他不说话,就是想看看再说,说不定事有转机。他们兄弟虽然不惧对方,可要是能就这么和和气气的收场,也未尝不是个好结局。毕竟,自个儿可是为了求财而已。又没什么深仇大恨的,何必非要闹得脸红脖子粗的?

    可这下倒好,自家这个傻弟弟一上来就蹦蹦了,怕是王义就想着息事宁人也不可得了。他可是知道,王义终究不过是个为人跑腿的,和他们也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就算帮人出头也不会真那么认真。

    可如今自家兄弟这么一激,怕是泥人也有三分土性儿。王义要是就这么缩了,不说跟身后的人不好交代,便是他自个儿心里那个坎儿也过不去不是。

    还有,你说你真要是强横也就罢了,这一张嘴就又把娘娘搬出来说事儿,岂不明显就是色厉内荏吗?丢人,实在太丢人了啊。

    果然,王义原本就难看的脸色这下更阴沉的如要下雨一般。目光阴狠的盯了二人一眼,冷声道:“建昌伯这说的哪里话来?王某身负缇缉之责,既然有人报案,自当前来察看一番。这乃是天子派赋的权责,便是娘娘当面,想必也不会有什么话说吧。”

    说罢,再不理会二人,转身向后一挥手,大喝一声:“来人,给本座进去细细的搜索,不可放过每一寸地方!”

    身后众番子齐声呼应,提刀擎棍的便往里闯去。

    原本一直在旁瞧热闹的孙四海等人俱皆大惊,连忙向前拦着。这厂卫的搜查他可是最明白不过了,哪里会有个手轻手重的?嘁哩喀喳之下,怕是搜查过后,里面再别想剩下一件囫囵的物件了。

    石悦也是惊怒不已,挥手便要带着众家丁开干。话说几位国公,哪个不是历经沙场的老将。家中这些所谓的家丁,其实都是昔日各家国公的护卫亲兵,可以说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尸山血海尚且不惧,又岂能怕区区几个番子?

    东厂很牛吗,咱家国公却也不是吃素的。废话不必多讲,打了再说!

    两下里这一动,顿时场面大乱起来。

    张延龄早已傻眼了,涨红了脸指着王义怒道:“特么姓王的,你真要跟咱兄弟过不去是不是?好好好,你等着,你等着我的,二爷跟你没”

    “够了!”他一句狠话不等说完,却被张鹤龄猛的喝断。狠狠瞪了他一眼,张鹤龄这才面色难看的对着王义冷然道:“王档头,真要把事儿做绝了吗?这么闹下去,怕是真闹大了,谁也不得好吧。”

    王义心中苦涩,谁特么又想着闹来着,可你们特娘的把老子都逼到墙根下了,老子又能如何?

    心中想着,嘴上更是不肯让步,冷声道:“寿宁侯,究竟是谁要把事儿做绝,你我都看得清楚,这却须怪不得咱家吧。”

    说着,目光又一扫蠢蠢欲动的石悦等人,眼底猛然闪过一抹狠戾,厉声道:“东厂办差,胆敢阻拦者,皆以谋逆论处,格杀勿论!”

    众番子原本看着石悦凶恶,都不由有些打怵。然而此刻听着自家档头一喝,当即又是精神一振,齐齐呼喝一声,发一声喊便往上涌。

    对面石悦又哪是个肯吃亏的主儿,憋了这么久早就耐不住了。眼见众番子冲来,当即狂笑一声,猛地用力推开拉扯着自己的楚玉山,带着一帮子家丁便迎了上去。一双铁掌施展开,刚一个照面,便将冲的最前的两个番子扫的哀嚎着飞了出去。

    “反了反了!”王义看的又惊又怒,脸色煞白的跺脚叫道。伸手往腰间一探,锵的一声,已是长刀出鞘。

    张鹤龄面色大变,慌不迭的拉着兄弟张延龄往后退开。到了这个地步,他也是百般无奈了。这帮子混账,此刻全都发了性了,他可不敢傻乎乎的还留在原地。否则一个不好挨上一下,回头找谁说理去?

    事到如今,就且乱吧。也只有等乱完了,再来慢慢撕扯了。

    两下里都有二三十人,互相对冲之下,棍棒相交、拳脚到肉,场面已是彻底失控。

    旁边原还围着看热闹的人群,此刻也再没了兴致了,发一声喊,轰的四散奔逃开去,愈发使得整个街面上乱成了一团。

    数十米外,一处四层高的酒楼之上,临窗的位置摆着一张酒桌。宁王朱宸濠轻袍缓带、白衣飘飘,手中擎着一个青瓷小盏慢慢啜着。目光望着名人会所那边的乱象,嘴角边泛起个微微的弧度,眼中一抹得意一闪而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