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7章 开解唐寅
    腊梅妹子走了,是被在场所有男士一同恭送走的。萌妹子的杀伤力实在太大,真心伤不起啊。

    把萌妹子恭送走了,几人对望一眼,砸吧砸吧嘴儿,忽然都大笑起来。便是唐伯虎都摇着头苦笑,倒是让心中的块垒发散不少。

    苏默捏着那支桃花围着唐伯虎一劲儿转悠,有意无意的把桃花往唐伯虎眼前戳啊戳……

    一下,两下,三下……伯虎兄忍不住了,怒目而视:“苏讷言,你待怎的!”

    咳咳,苏默讪讪的把桃花收回,试探着道:“啊,没啥没啥。那什么,伯虎兄,你看这桃花开的多么妖艳,这般美好的物事当前,你这堂堂江南第一才子难道就没有诗兴大发吗?要不来一首。”

    唐伯虎瞪大了眼,悲愤的看着他,这尼玛啥时候了,要他作诗?妹的,他心得有多大啊,才有那个情趣?

    “好吧好吧,没有就没有吧。”苏默被盯得不自在了,臊眉耷眼的把桃花扔下。

    “对了,伯虎兄,你可认得一个叫徐经的?”盛事是可能没戏了,苏默果断转移话题问道。打从知道了唐伯虎的经历后,他便一直有个疑惑,历史上可是记得清楚,此次舞弊案中,倒霉的应该还有一位,就是当日在延水关偶遇的那位粉丝,江阴徐经徐衡父。

    至于为什么苏默记得如此清楚,咳咳,那什么,当时这货欺负人家一个小书童欺负的可嗨了,那能忘得了吗?

    好吧,这一段果断要忘掉,传出去太丢份儿了。苏默现在只想知道,那个徐经怎么似乎没事儿,这和历史所记完全不同,真是太不科学了。

    (徐经在某处捶胸顿足:这真是误交损友、遇人不淑啊。有这么盼着朋友倒霉的吗?)

    “徐经?可是江阴徐衡父?”唐伯虎果然认识,疑惑的反问了一句后点点头,道:“我当然认识。寅与衡父,兄弟也。咦,讷言也识得衡父?可知衡父近况?他竟连此次春闱都没参加,也不知是出了何事,让我好生担忧……”

    唐伯虎惊喜的说道,但说着说着猛地省悟过来,顿时呆在那儿,脸色又再阴暗下来。

    徐经没能来参加这次科举,真的是坏事吗?倒是说不定来了也要跟他一样,遭受这番覆顶之灾了。

    想到这儿,不由的心中悲痛又起,一时间心丧若死,但觉无尽寂寥涌上,伸手又将酒壶捞过来,狠狠灌了一大口。

    徐经竟然没来赶考,这个答案大大出乎了苏默的意料之外。但是旋而便又释然,这倒是解了他的疑惑。

    想着当日那个有些中二的书生,不过是初次相见,便毅然决然的为自己奔走,甚至肯不惜耽误科考也要帮自己往凤翔跑一趟,这其中的情谊,如今想来却是极重的。

    只是不知他究竟遇上了什么事儿,竟然真个耽误了科考。虽说这样一来阴差阳错的躲过了此次大祸,但苏默终究是心里有些歉然。同时,也对徐经主仆的安全多出了几分担忧。

    看来回头有时间,还要派人去打探一下才好。当时在关外遇到常家兄弟时,光顾着应付蒙古人去了,倒是忘了问问他们,真是不该。

    想到这儿,忽然又是一省,霍然转头看向张悦几个。记得当时他们应该就在常家的吧。

    “悦哥儿,你们可知道这位徐经徐兄吗?”苏默转头问道,又再提醒道:“就是当时在凤翔府常家,是不是有人去传了我的信儿的。嗯,就是那个送信的人,你们有印象没?”

    张悦和徐光祚对望一眼,都是一脸的迷茫。低头想了一会儿,张悦才摇着头道:“哥哥,小弟实在想不起来了。当时你忽然说是失踪了,我等都心急若焚,并不是总在府里的。或许是正好我和光祚出去了吧,没有和你说的那位徐衡父遇上。”

    苏默哦了一声,失望的点点头。心中暗暗想着,不行的话,回头便让人专程跑一趟凤翔常家,把情况先摸清楚再说。

    打定主意,又把心思转回来。眼下京中这边千头万绪,总要先应付过去才是,不然哪能抽出心思考虑别的。

    这般想着,便想再跟唐伯虎聊聊,以图尽可能详尽的了解当时的细节。结果一看之下,不由嘴一撇,好嘛,这哥们又喝上了。才不过这一会儿就有些醉眼迷离的,自个儿把自个儿灌迷糊了。

    “伯虎兄,你这又是浪费知道不?酒是粮*,瞧瞧你喝的这莫里带外的,我说,你这是喝酒呢还是倒酒啊?浪费可耻,懂?”苏默痛心疾首的指责道。

    唐伯虎就曳斜着眼瞅他,大袖一挥,啐道:“咄!俗人,且去!汝辈岂知吾之高洁。”

    喝罢,又起身长吟道:“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唔,可以濯吾足……不如归兮,不如归兮……”

    身形踉跄中,歌声满含悲怆愤慨,双手乱舞着,似癫欲狂,直如疯魔一般。

    苏默这个堵啊,愣在那儿使劲的翻着白眼。郁闷个天的,小太爷这就成俗人了?你大爷的,耍酒疯就耍吧,骂人算怎么意思。还不如归兮,你辣么**,咋不直接归西呢?

    打从那个老太监姚公公谄媚着叫出一声小太爷后,苏默忽然就喜欢上了这个称谓,感觉特有范儿。不自觉的就以这称谓自称了。

    至于说唐伯虎**,则是因着他此刻长歌曼吟的那个句子。所谓沧浪之水什么的,乃是出自屈原的《渔父》歌。意思就是,这水如果清啊,那就用来洗我的头发;这水如果浑浊的话,那便用来洗我的脚好了。

    说到底,就是隐喻世道的黑白,从而劝慰诗人自己的处世之道。好听的说法是一种豁达不羁,而难听点说,不过就是一种无奈的发泄和屈服而已。

    只不过无论是低头也好,发泄也罢,都有暗讽当政者昏聩的意思。放在这个时代,那是妥妥的反动言论。暗骂朝廷昏暗啊,可不是碉堡了吗。

    张悦几个面色微变,齐齐上前扶住他,连声劝慰着。尼玛,这得亏是在自个儿家里,要是搁外面,怕不立即能招来锦衣卫了。

    唐伯虎其实现在也就五六分醉意,被张悦几人一闹,自己也有些警省过来。苦笑一声将众人推开,脚下踉跄着重新坐下,又再长叹一声,就此痴痴发起呆来。

    张悦等人看的无奈,齐齐把目光看向苏默。那意思是你倒是劝劝啊,这么搞下去总不是个事儿吧。

    苏默也有些脑仁儿疼了。说好的那个潇洒不羁的风流才子呢?不是说经历了此次打击后,终于造就了一个风流界的名宿、胭脂帐里的急先锋吗?可这咋看上去,什么风流潇洒没见,倒是跟他自个儿唱的那样,归西的架势倒是十足了?

    “那个,咳咳,我说伯虎兄啊。”苏默努力思考了下,决定好好开导下他。

    唐伯虎微微侧首,睇了他一眼没言语。

    苏默有些羞恼,啪的一掌拍案而起。众人都吓了一跳,唐伯虎叹道:“你又要怎的。”

    苏默怒道:“你说你啊,没看小太爷这安慰你吗,怎么着也给点面子,装也得装着听一听吧。我跟你说哈,别惹我发飙哈,我发起飙来自个儿都害怕。别逼我,我跟你说。”

    唐伯虎愕然,旋即哭笑着的点点头,“好好好,你说,你说,我听着。”

    苏默这才转嗔为喜,认真的道:“你看哈,不就是不准科考了吗,这有啥啊对不对?所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以你伯虎兄的才华,就算不能走科举一途了,难不成还能饿死不成?叫我说,以你的才华,干脆就专门做学问,埋首填诗作词,说不得也闯出个千古大家什么的来,岂不强过入朝里整日蝇营狗苟,逼迫自己屈膝逢迎的好?”

    唐伯虎听的一愣,伸手提壶自个儿斟满一杯酒慢慢啜着,脸上若有所思起来。

    苏默眼见有门,心中暗喜,又道:“是吧,是不是终于有些开窍了,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吧。有没有一种醍醐灌顶的赶脚?不对,我这应该是当头棒喝,然后你就顿悟了……”

    唐伯虎持杯的手微微一颤,顿时哭笑不得。这尼玛是劝我的好不好,咋还不等如何就又先自个儿夸上了,有点靠儿没了你?

    旁边张悦等人也是齐齐捂脸。

    “…….好吧,咱还是说你。那啥,你看哈,你号称江南第一才子,还是第一风流才子,不知多少青春少女被你荼毒……呃,不是,是被你颠倒。嗯,颠倒……”

    唐伯虎听到荼毒二字,差点没把杯子扔到这厮脸上去。小太爷赶紧改口。

    “以你的这个大好基础,你完全可以走一条与众不同的路。文人吗,最终不还是要靠文采出头对不对?

    就以你现在的名头,那么多姐儿仰慕你、青睐你,你若是肯彻底沉下身子专精一途…..咳,我敢说,你唐兄混个青楼留名绝对…..呃,抱歉抱歉,一激动说顺了,不是青楼留名,是青史,青史留名。

    对嘛,我跟你说,这条路可也算是先贤趟过的路子,绝对靠谱。什么,你问哪个先贤,那什么……就是北宋那个,那个柳……啊对了,是柳三变的知道吧。

    那家伙,看人家混的,死的时候据说整个一城的姐儿都来给送葬,那得是多壮观的场面啊……

    人生啊,大丈夫当如是也!”

    噗通,噗通——旁边忽然倒下好几个。个个都跟见了鬼似的看着正大发感慨的苏小太爷。

    唐伯虎也是浑身颤抖,两眼发直,那脸上青紫蓝靛的。大哥,求快停成不?你确定这是在劝慰我,不是打击我?

    你他喵的,且不说咋说着说着就死呀活的,单就那位柳三变,我去你大爷的,那是什么人啊?是被仁宗皇帝发话,也是个永不录用的命好伐。

    而且柳三变一生可谓凄凉至极,死后确实是众妓子们痛哭相送,甚至为他凑钱下葬的。可……可大爷的,那是他太穷困潦倒了,没钱没人给他厚葬好,只能由众姐儿们凑钱给他弄一副薄棺葬了。

    你以柳三变来比我,你究竟是几个意思?这一刻,唐伯虎忽然很想掐死他一百遍啊一百遍……..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