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4章 皇帝的狂喜
    乾清殿后宫,弘治帝和张皇后并肩站在一张小榻前面,满面慈爱的看着榻上一个小小的身躯。

    这是一个女婴,一个不过才两岁大的女婴。按照正常来说,这般大的婴孩应该正是奶胖的时候,多都会显得珠圆玉润一些。

    然而眼前这个孩子,却是显得极为消瘦。细腻的肌肤透着一种廻异寻常的苍白,以至于连青色的血管都明晰出来,在白皙的肌肤的映衬下,如同一条条蚯蚓一般。

    女孩儿有着淡淡的毛发,却显得焦黄而干枯,如同失去了水分的稻草。已经能看出清秀的面庞,即便在沉睡中,也不时露出几分虚弱之意。

    “呜……”

    张皇后痴痴的看着女儿沉睡的面容,眼见她不自觉的紧蹙的小眉头,忽然间只觉悲从中来,再也忍不住哀伤,发出一声压抑的低泣之声。

    弘治帝面上微微抽搐,爱怜而又不舍的再次看了女儿一眼,这才转身揽住张皇后,拥着她往一边坐下,柔声劝慰道:“皇后,莫哭。会好起来的,朕保证。咱们的太康一定会很快好起来的,她会慢慢长大,会笑着闹着环绕在咱们膝下;然后她会渐渐长成,成为天下最美丽的公主。到时候,朕一定会为她找一个最优秀的驸马,让她一生都幸福美满。会的,一定会的!她可是朕的太康啊,朕乃是天子,上承天命,朕赐号太康,她便一定会健健康康的,一定会……”

    他喃喃念叨着,初时尚只是安慰皇后,到的后面却如同呢喃,两眼中满是泪水,脸上却布满了希冀的憧憬。

    张皇后使劲的点着头,仰脸看着皇帝,很想让自己笑一下。但是那笑容却乍现即收,旋即化为满脸的泪痕,哇的一声扑进男人的怀中,放声痛哭起来。

    弘治帝眼中的泪水终于再也压制不住,无声的滑落下来。两手微微用力,将皇后紧紧的抱着,似乎如此便可将自己的力量赋予她,让她感受到自己的坚定。

    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种人世间最深沉的哀恸,一而再再而三的在他身上重演,这让这世间最高贵的夫妻二人,也终是不能承受之重。

    “……朕自登基以来,兢兢业业,夙夜忧思,从不敢有半分懈怠,只盼天下臣民,都能得享太平盛世。如今虽有小疵,但瑕不掩瑜,可称中兴。朕或许比不得唐宗宋祖,比不得太祖成祖,但亦应算的个合格的天子吧?所以,上天一定会赐福与朕的,一定会的。朕已经失去了炜儿,不会……不应再夺走朕的太康的,不会的!不会的……”

    他喃喃的念着,声音越来越小,却满带着无尽的悲怆和不甘。失神的双目空洞的望着虚空,似乎看到了那冥冥中的主宰,而他则在悲愤的倾诉着、祈求着……

    张皇后泣声转低,抬起泪眼婆娑的娇靥,望着男人的侧脸。伸出手来轻轻拉住男人宽大的手掌,微微用力的握住。脸上又是哀伤又是担忧,心中阵阵的刺痛。

    他们夫妻富有四海,乃是天下最尊贵的存在,便任何事物,都可予取予求。但偏偏却无法保住自己爱子爱女的小生命,这是何等的一种悲哀,何等的一种讽刺啊。

    自己的丈夫,堂堂的一代帝王,为了这个天下殚精竭虑,呕心沥血。如今才不过三十许人,却已是华发丛生,未老先衰。正如他自己所言,他是一个好皇帝啊,他为了这天下付出了太多太多,可为什么老天要这般降罪与二人?

    苍天不公!苍天,你不公啊!

    张皇后心中嘶声呐喊着,面上却紧紧抿住双唇,任那泪水恣意横流。须臾,才勉力抑住悲伤,轻声嘶哑的道:“陛下……”

    弘治帝停下了呢喃,低头看看怀中的皇后,勉强做出个宽慰的笑容。

    张皇后也努力的回应一个笑脸,却不知道她此刻的笑容,简直比哭好看不了多少。更是如同一把刀子一般,深深的刺进弘治的心上。

    弘治帝暗暗咬了咬牙,再次将皇后紧紧拥住。夫妻二人便就那么相互拥着,静静的坐着,再无声息。

    天边月色隐晦不明,房中似乎每一寸空间都被一种悲怆的气息填充。有风吹来,几支红烛中,有一支火焰跳动了几下,闪了闪,然后噗的熄灭。整个屋里便随即又再阴暗了几分……

    外面侍立的宫女探头看了看里面,犹豫着不知是不是该进去重新点燃。只是眼角余光微微窥视了那两个拥在一起的身影一眼,又化作一阵黯然,将要迈出的步子收了回来。

    作为后宫近侍,她对陛下和娘娘的哀恸感同身受。但她此刻对上天的看法,却与内里两人又是不同: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便是人间帝王之尊,却也有难圆之梦、不期之盼。只是可怜那小小孩童,才刚刚睁开迷惘的眼睛,连这个世界还未看清,便要这么去了。这实在令人又是心酸又是可叹……

    暗影中一道身影无声的显现,如同幽灵般行了过来。正在哀叹之余的女侍惊醒,抬眸看去,不由登时吓的脸色一白,慌不迭的敛衽施礼下去。

    老太监杜甫轻轻的摆摆手,目光在略显幽暗的屋中一扫,随后发出一声无声的叹息。

    略微顿了顿,足下有意的微微加重了几分,举步迈上玉阶。只是里面的人似乎仍是并无所觉,不得已只得又再轻咳一声,这才轻声唤道:“启奏爷爷、娘娘,萧敬回来了。”

    里面似乎微微一凝,随即便听哐当一声,似是有什么东西翻到了。杜甫吃了一惊,下意识的便要往里跑去,却听脚步声急响,弘治帝竟已然先一步奔了出来,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一把便扯住杜甫衣袖,急声道:“如何,如何了?”

    随着声响,后面张皇后也紧跟着出现,衣衫略有凌乱,也是双目红肿着望定这边。

    杜甫心中狂跳,不敢再看,急忙低下眼帘,轻声回道:“回爷爷,说是成了。此刻萧敬便在前面候着,可要宣他觐见?”

    弘治帝立即点头,张嘴便要答应。只是忽然又猛的顿住,回身看了看跟在身边的皇后,随即深吸口气,将狂跳的心平复了下,这才沉声道:“让他偏殿候着,朕这便过去。朕要知道每个细节,每个细节!明白吗?”

    杜甫恭声应是,对着二人躬身一礼,这才倒退着下去,转身去了。

    这边,张皇后满面激动,望着皇帝张口欲言,但却口唇翕合几下,终是没发出一个字来。

    皇帝找到了一个或许能救女儿的法子,刚才杜甫的回话,似乎也确定了可行性。但是她却忽然不敢出声问了,唯恐一旦问出来得到的结果不好,让她又要落入绝望之中。

    弘治帝看着皇后患得患失的眼神,心中哪还不明白妻子的心思。不觉又是一痛之余,却努力装作平静的模样,轻声道:“相信朕,朕可是天子,上天眷顾的天命之子。去吧,好好看着太康,等朕回来。”

    张皇后抬手捂住嘴,呜咽着使劲点头。弘治帝深深看她一眼,然后猛地转身,大步往前面行去。后面,几个内侍宫女慌忙紧跑着跟上,灯影晃动,闪闪烁烁间很快便消失于前方。

    “老奴叩见陛下。”偏殿中,萧敬早已匍匐在地,对着两步冲进来的弘治帝叩拜道。

    “废话少说,起来回话,究竟如何了?”弘治帝不耐烦的一挥袖子,转身撩起衣袍,一边喝着往御案后坐了。

    旁边杜甫伺候着,从宫女手中接过一个青花瓷盏放到案桌上。里面是刚好的参汤,弘治帝身子孱弱,又经常熬夜,这却是惯例之物了。

    然而此刻弘治帝却连看也不看,只是将目光死死盯在下面的萧敬身上,脸上不自觉的露出几分紧张之意。

    萧敬不敢怠慢,也不起身,就在地上换个方向,再拜道:“恭喜陛下,那苏默果然有回天之术。老奴今日找的那个试验者,经过他的调理后,此刻已然大好,再无性命之忧了。”

    弘治帝听的双目猛然一亮,呯的一掌拍在案上,霍然起身大叫道:“好!”

    一声好后,他满面抑制不住的泛起潮红,背着手急促的在案桌旁来回踱了几步,似乎难以抒发那种贲涌如潮的喜悦。

    “好好!”又再不觉连声称了两声好,这才猛的凝住身形,转头看向萧敬道:“萧敬,好,你很好,朕很满意。起来吧,给朕好好说说。嗯,朕要听细节,每一个细节。”

    萧敬恭声应喏,这才爬起身来,将白天发生的种种,详细的描述了一遍。待到事无巨细的说完之后,微微迟疑一下这才又道:“陛下,以老奴猜度,苏讷言所谓必须要医者配合之说,或不可信。大抵不过是掩人耳目,不想引人注目而已。”

    他虽决定交好苏默,但那却不代表他会隐瞒皇帝。无论苏默是什么心思,又或是不是真如他所猜度的那样,他都会一五一十的对皇帝毫不保留的托出。

    这无关善恶,亦无关道义,这是一个天家之奴的本份。萧敬从始至终,便一直恪守的原则。大明闲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