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8章:太监来传
    迎接使团归来的仪式,在突兀而来的圣旨中虎头蛇尾的结束了。

    图鲁勒图身份尊贵,自有专门的人员接待安置。弘治帝在圣旨中说的清楚,别置馆驿安置。这等同于是单独给图鲁勒图另建一个住处,颇有些类似后世常驻大使的味道。

    弘治帝的安排不能不说重视了,然而图鲁勒图显然并不买账。与她而言,便是再华丽的宫殿也比不上自家草原上的毡包。

    而她千里迢迢来到大明,可不是希图大明的华屋高舍的,她只想跟在情郎身边,哪怕只是住在毡包都不如的茅屋草房之中。

    苏默费了好一通唇舌,答应很快就会去看她,才让图鲁勒图委委屈屈的勉强答应下来。

    岳砼等人大松一口气儿,抹着额头的汗水逃也似的拥着车驾走了。他为官十余载,单就鸿胪寺就呆了近十年之久,不知做过多少次外交事务,但是如这次这样的诡异情形,也真是头一次见识了。

    真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那姓苏的小子言语可憎,让他极是厌恶。如今看来,这位蒙古公主与其的关系大不简单,倒也算是应有之义了。

    只是想想皇帝之前下的那道圣旨,岳砼又不由冷笑起来。出使之际,竟和他国女子涉及私情,这本就是大罪其一了。而如今随着圣上那道圣旨,又等若是牵扯进和众皇子皇孙争风的漩涡中,倒要看看那小子长了几颗脑袋,也不知够不够给陛下砍的。

    就那小子之前表现的轻佻无状的德性,最好能一直保持下去,那样才能让接下来的戏份儿更多一些看头。岳砼不无恶意的想着。

    苏默哪里知道自己让人讨厌到这种程度,他现在也被着突如其来的圣旨搞的有点懵,一时间有些拿捏不准皇宫里那位主儿的心思,脑中正高速的运转着,想要分析出些有用的情报来。

    圣旨中,皇帝忽如其来的申斥了他一通,勒令他闭门思过。苏默不知道这个所谓的思过究竟是指的哪一个过。好吧,某人回来这短短三四天,作死的事儿干的太多,真心是有些闹不清楚了。

    有圣旨在,于冕和顾衡也不好再和他多说,只能简单叮嘱了他几句便告辞而去。

    苏默心中略有些温暖。于冕老头虽然面目可憎,之前还曾狠狠的算计了他,让他差点命丧关外。但是之后的一出出事儿,两边相互了解了后,老头儿却表现出了难得的文人品性,对他相当的关心照顾。

    两人之间到此时,实在是很难说的清恩怨是非。这也使得两人相处之际,显得格外怪异。

    小的固然没个小的样子,见面不是讥讽就是挑衅;老的也没个老的样儿,摔盘子摔碗跳脚大骂,根本就是常态,也算的是一桩轶事了。

    各方人流很快便走的没影,跟着看热闹的百姓也逐渐散去。毕竟京城之大,每天不知要发生多少奇闻异事,蒙古公主虽然新奇,但看过了也就那么码子事儿,并没什么特别让人惊奇的。

    更何况,期间有卫士的阻隔,离着那么远根本就看不清人的模样,甚至若不是旗帜的标示,连谁是谁的人都分不清,又何谈什么见过?

    与之比起来,反倒是大学士李东阳的忽然出现,还有那个近来传的神乎其神的“燕市公子”更有些趣味儿。

    好吧,显然,苏老师之前的担忧彻底成为了现实。别人是不是被当猴子围观了还很难说,但他老人家就肯定成为了被围观目标却是再也没差了。

    “你便是武清苏默苏讷言了?”正满脑袋寻思事儿的空挡,忽然一个冷然尖利的声音在旁边响起,苏默不由的愕然抬头。

    几步外,一个一身大红袍的老太监,带着一群身穿飞鱼服的锦衣卫,正负手而立,目光冰冷漠然的看向这边。出声的,便是为首的那个老太监。此时见他看过来,当即便大步走了过来。

    胖爷警惕的向前一步,将苏默护在身后。老太监目光横了他一眼,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丝不屑的哂笑。身后几个锦衣卫士目光一寒,纷纷将手移到了腰畔的绣春刀柄上,只待老太监一声令下,便要上来拿人。

    苏默抬手按住胖爷,目光示意让他莫要轻举妄动。自己则站在原地等着,面上平静无波,对那些鼎鼎大名的锦衣卫如同未见一般。

    老太监见此,眼中终于闪过一抹讶然,但随即便消逝不见,又回复之前那傲然嚣张的眼神。

    “杂家问你,你便是那此次出使蒙古的钦差副使,武清苏默?”待到两人面对面站定,老太监上下打量了苏默几眼,再次傲然问道。

    苏默眼睛眯了眯,缓缓抱拳见礼,点头道:“是,在下便是武清苏默。敢问公公如何称呼,寻在下又有何事?”

    他心里很讨厌太监,虽然知道历代太监中也不乏一些名人,在青史中的名声也很是正面,但这依然改变不了他的看法。

    太监这个群体,属于极特殊的一种存在。在苏默心中,甚至将其单独列为一个种族,并不再归属于正常人类的序列。换言之,这是一群变态!这就是苏默给其的最终定义。

    哪怕是青史之上再如何褒赞,但一个男人在失去了男人的标志后,心思行为都无论如何也不能正常了。历史看似记载的明确,但其中多少人和事儿都被刻意的更改或者夸大了的,简直数不胜数。

    苏默可不是真正十几岁的小年轻,很容易被历史误导。他的身躯内,蹲着的是一个穿越了千百年的后世灵魂,一个两世加起来三十多岁的成年人,早已有了明辨是非的能力。

    所以,想让他改变看法,根本是一件极其艰难,近乎于不可能的情况。

    这也使得他在应对这个老太监的时候,面色上虽然不露声色,甚至表现的只是一种平静,但却仍不可避免的廻异于常人,隐隐有种颉颃不让的意味。

    老太监身在宫中,不知经历了多少风雨,这其中的廻异自然也感受到了。心下再次惊异之余,却也微微有些恼意。

    便如苏默所想那样,太监这个群体都是变态,心态以及脑回路都跟常人大不相同。因为身体的残缺,他们更加的敏感,相对于对苏默冷静的惊异,那种被平视的感觉,让他更加不舒服。

    是的,就是平视。他可是宫中有品阶的大太监,堂堂天子近侍,便是内阁阁老、六部重臣,哪怕心中再如何想法,面对着他时也都会做出一种亲近之色。虽然,他也知道,那多半都是假的。

    但是如今面对这个一介白身的小子,竟然也敢平视自己,这让他有种被轻视被羞辱的感觉。

    “哼,苏公子好大的架子啊。”心中忿忿着,对苏默的施礼便浑如未见,忍不住冷着脸讥讽道。

    苏默一怔,不由的心中暗骂。特么的一个死太监,跟爷这儿装什么大尾巴狼。人模狗样的,丫的拿乔个屁啊。还老子架子大,老子又哪里架子大了,难不成还要给你跪下磕头不成?

    不过说起大尾巴狼,心中不由的就想起家里那只真正的狼来:狼王太阳。

    由此不免暗暗盘算着,是不是哪天得了空儿,把太阳牵出来遛遛,最好能再跟这死太监碰上,看看这假狼和真狼遇上,究竟是何等模样。

    他心中不着四六的想着,面上却丝毫不露声色,闻言只是略略惊讶了下,随即淡然道:“这位公公怕不是有什么误会?小子自问礼数无缺,何来的架子大一说?哎呀!”

    他这么直愣愣的硬怼回去,老太监却是理屈不好回答,脸色更加难看起来。正心中转着念头,暗暗咒骂之时,却听苏默忽的惊呼起来,不由心中一吓。

    苏默却以手使劲敲着脑门,一脸的懊恼之色,嘟囔道:“莫不是这宫中的规矩,见了太监跟见皇帝一样,都是要跪下叩头的?哎呀,咱们小地方来的人也不懂这些,别是真的失礼了。嗯,看样来日陛下召见时,还要跟陛下请罪才是。毕竟太监们也是陛下的脸面呀。唉,真是…….”

    他嘟嘟囔囔的一劲儿自怨自艾,怎么看怎么就是一副乡下小子刚进城,看啥啥新奇,问啥啥不懂的懵逼样儿。那整的哟,怎一个憨楞忠厚说的,果然不愧为影帝级的演员。

    胖爷在旁看的赞叹不已,肚子里却是快要笑爆了。斜眼瞅瞅那个老太监,心话儿,这老阉货不知死活,竟敢没事儿撩拨咱家少爷,这下看吓不死你!

    果然,那老太监此刻哪还有先前半分威风,两眼发直,惊骇的死死瞪着苏默,一张菊花般的老脸上白里透青,全是汗珠子。

    尼玛,见太监跟见皇帝一样,要跪下叩头?我艹,这话要是一旦传回宫去,那还让不让活人了?怕是分分钟就是被杖毙的结果啊。

    这小混蛋居然还想着见了陛下告罪一下……爷!不,祖宗!你特么就是我祖宗!活祖宗啊!咱闹着玩你咋就下死手了呢?你那是告罪吗?那叫陷罪好不好。

    老太监快要哭了,再也顾不得什么面子里子了,拼命的挤出一个笑脸儿来,猛的大弯下身子,作揖道:“苏……苏副使,哪……哪用的这有的没的?没有的事儿,没有的事儿,都是老奴嘴巴臭,没学问,用词不当瞎胡说的。呃,您多包涵,多包涵。”

    苏默就惊讶了一下:“咦?这么说,我没错?”

    老太监头点的小鸡啄米也似:“是是,您没错,没错。”

    “那,我也没架子大了?”

    “……没,当然没有,哈哈,嘎嘎……”

    “哦,这样的话,就是说你是故意找我麻烦的?”

    老太监登时噎住,跟被人忽然填了个苍蝇进嘴里似的,张口结舌的说不出话来。

    苏默渐渐皱起眉头来,上下打量他几眼,若有所思的道:“我跟你无怨无仇,又从未谋面,你这无缘无故忽然跑来陷害我……嘶,难道是有什么大阴谋?”

    老太监骇的魂儿都快飞了,什么大阴谋,哪里有什么阴谋了?这话要是传出去,怕是零碎活剐了都是轻的了。

    “没有,没有……唉哟,我的爷!不不,祖宗!您是我祖宗!小祖宗啊,您就抬抬手,饶过老奴这一遭吧…….啊,对了,不是无缘无故来找您麻…….啊,不对,不是找您,咳,是找您…..唉,也不对。是……是……不是咱找您,是萧公公,是萧公公找您啊……”

    老太监满头大汗,急的话都说不利索了,好歹总算是记起了来由,赶紧搬出来救场。

    “萧公公?”苏默眼睛眯了眯,回忆着记忆中,哪个太监是姓萧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