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6章:突转
    计将安出?我安出你一脸啊。再见到顾先生,顾先生气咻咻的,理都不理他。

    噢,这会儿用的着我了,跑来问我计将安出了。可你用不着我时是怎么对待我的?弃如敝履啊!

    “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苏默对此表示很惊诧,认真的科普道:“敝履是穿完了就扔,扔了后就再也不会捡回来了。按照你的说法,应该是抹布。只有抹布才是不用的时候丢一边,用的时候捡起来……”

    顾衡默然无语。半响,抬头看着他认真的道:“你,真是一个混蛋!”

    苏默呲牙,“好了好了,辣么大个人了,咋还跟小孩子似的?瞅瞅,这还发上脾气了。别闹了啊,说正事儿呢,你要有职业道德、要敬业!”

    顾衡哆嗦着嘴唇,指着他说不出话来。半天,才长长一叹,心灰意懒的道:“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可说的?无非见招拆招、随机应变了。对方早有筹谋,主动在彼。其实你现在避而不见,或许才是一种最适宜的应对。”

    顾先生觉得自己好傻,居然想跟一个无赖讲节操。所以干脆不去计较了,免得自个儿先被呕死。

    当然,闹归闹,问题还是要先解决。他给出的建议就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李东阳身份摆在那儿,又明显是早有谋划。仓促之间,怕是苏默怎么应对都容易落入对方的设计中。反倒不如先避其锋锐,只要不给对方发挥的机会,那便多高明的计谋也无用。

    苏默若有所思,想了想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你也斗不过那王八蛋?所以让我逃避先?这算不算是认怂?”

    顾衡气结,指了指他,又指了指他,没好气的道:“那是李东阳!李东阳啊!李公谋,你当是说假的吗?这猛不丁的,我又不是神仙,哪有什么办法。不过我大体有所猜测,他多半是要先废了你的进身之途。我辈士子,若被截断了进身之路,便等若一生尽毁。你万不要轻忽大意!”

    苏默就点点头,心中有些了然。进身之途,那对自己有用吗,他根本就不想入仕好不好。既如此,老子怕他个蛋啊。

    这么想着,心下大定。笑嘻嘻的拍拍顾衡肩膀,转身向外走去。将将走到门边,又扭头往里间方向瞅瞅,低笑道:“老顾,劳烦你跟于大人说声,待此间事了,回头我再找空儿寻他老人家喝酒。”

    啪嚓!里间有器具碎裂的声音响起。

    顾衡一脸的哭笑不得。就你还回头找人家喝酒?老头儿不拿拐棍敲你就算很给面子了。

    这货刚刚过来后,于老大人拿着架子不搭理他。换成别个,怎么不也得低低头,说几句好话哄哄?

    可这人倒好,上上下下打量于冕几眼,一张口就让老头儿当场抓狂了。

    “唉,可怜见的。老人家果然是上年纪了。瞅瞅,这解个手都尿裤子上了。”嘴里感叹着,眼神儿紧盯着于冕大腿上一片水渍看啊看的,一瞬不瞬……

    好吧,这尼玛就算是泥人儿也有个土性儿啊。老头儿羞愤欲死,好悬没就此过去咯。你特么那什么眼神儿啊,这明明是茶盏打翻了洒的水好不好,小王八蛋你哪只眼睛看见是老夫尿裤子了?

    狂童之狂也且!老夫跟你拼……算了,老夫懒得跟你计较,不理你!老头暗暗揣度了下打起来后的胜负几率,果断甩袖而走,闪人了。

    顾衡捂脸无语,看这货把老头儿气成啥样了?连这种粗话都说出来了。真是……

    狂童之狂也且啥意思?这句话出自诗经里的蹇裳,原本之意乃是姑娘对情郎打情骂俏的话。且在古文中是个象形字,至于象哪个形,大家想必也都是懂的。

    从原文字意上,结合前后句解释这句话就是:傻小子你**什么**啊,你不来跟我那啥,有的是人想跟我那啥啥呢。

    而此刻,被于老大人把这句话单独拿出来放在这儿说,意思就完全变了味儿。变啥味儿了呢?很简单,就是类似国骂那种的:k的,小那啥啥的,xx你个oo的…….嗯,诸如此类吧,大伙儿领会含义就好。

    你想啊,都闹成这地步了,这货临走还说什么回头找人家老头喝酒什么的,这不是扯淡吗?

    顾衡简直都不知该说他什么了。只不过眼下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眼见这货似乎大不以为然的模样,心中不由焦虑,也顾不上里面的响动了,急声叫道:“讷言,不可莽撞!”

    苏默哈的一笑,头也不回的大步而去,只将手举起挥了挥,径直出门跳下车走了。

    “这小竖子,他要做什么?!还不快追……罢罢罢,星吉,你扶老夫出去,咱们同去见见李宾之,看他欲要何为!”

    身后,老头儿于冕俏没声的探出头看看,眼见只有顾衡一人傻愣愣的站在那儿,登时不由大急,两步迈了出来跺脚道。

    跟那臭小子不对付归不对付,但是大漠一行之后,倒是让老头儿心底颇是赏识。真看他眼前有难,顿时便绷不住了。什么狂童啊且啊的,什么尿裤子啥的全顾不上了,扯着顾衡就往外走。

    顾衡回过神来,眼中泛起温暖之意。老大人终于还是那个老大人,此刻才算有了昔日那个他心目中崇敬的背影的样子。多少年了,这个老人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的越来越失去一些品质,让他极是失望,终于在之前作出离开的决定。

    可是此刻,他欣喜的发现,那原本日渐模糊的身影,终于再次清晰了起来,一如曾经独自屹立城头,喝退万千鞑虏的那个孤傲英魂。

    是苏默,是苏默让这个英魂再次焕发了活力,重新绽放出熠熠光辉,如同拂去了尘埃的明珠……

    心中感叹着,忙不迭的赶紧扶住急火火的老头儿,下车换马,追着苏默而去。

    前面,心中大约有了谱儿的苏默,只带着胖爷一个,驱马奔至最前。放眼望,京城高大的城楼隐隐在目,不远处,旌旗罗织、斧钺森严。黑压压一大群人前,一个瘦削的身影孤身而立,似乎感受到了他目光的窥视,霍然转头看来,瞬间凝住。

    李东阳!

    苏默眼神缩了缩,下意识的勒住了缰绳,脸上神色变得古井无波。他虽然从没见过李东阳,但这却毫不影响他一眼就认出了这位赫赫有名的大明辅臣。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汇,似乎迸发出了一团不可见的电光闪烁。须臾,苏默微微摆手,对胖爷示意。而后翻身下马,昂然大步向前迎去。

    你是赫赫有名的名人怎样,你是高高在上的宰相又怎样,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对我出手,视我等如蝼蚁,生杀予夺毫不在意。那么,我自然也可以无视与你、鄙视与你、俯视与你!

    因为,我与你无所求,我亦从不低于你,何须向你俯首屈膝、奴颜谄媚!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这一刻,苏默心中忽然似有某种东西苏醒,令他莫可名状的热血贲张起来。

    而在李东阳眼中,对面坦然走过来的这个少年,似乎发生了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变化。随着他每一步的前行,身上某种难以言喻的气势便越发壮大起来。直如冰川暗涌,又似怒海狂潮,铺天盖地般汹涌而来,恍惚间,似完全超脱了这方天地,令人不由的心生颤栗。

    好在他久处高位,心智坚韧如铁。心中骇然之际,猛地暗暗用力,使劲咬了下舌头,这才从那种近乎诡谲的意境中醒来。再看向对面的少年时,眼底不由划过深深的忌惮。

    苏默却并不知道他一瞬间的心境突破,导致的意识不经意外放给李东阳带去了何等的震骇。脑中心思百转,一瞬间将无数个念头滤过,斟酌着该用那句话,来展开和这位赫赫有名的大明辅臣的第一次交锋。

    然而,就在他暗暗笃定了心思,眼看着就要站到李东阳面前时,李东阳的一个动作,却让他猛地僵在了原地,满脸懵逼的瞠目结舌起来。

    当时的场景是这样的:李东阳双手负后,紫袍飘飘,如同崖岸高俊般的凝立着,目光平时而锐利,默默的凝视着前方;

    对面,少年青衫兰巾,面色从容。衣袂随着步伐而动,嘴角尚带着淡淡笑意,混若闲庭信步般走来。目光平静而淡然,犹如古井不波。

    就在双方距离堪堪离着只有不到十步距离,李东阳忽的眼神一动,深深凝视了少年一眼。然后,转身,离去……

    无形的交锋,在这一刻突兀的戛然而止。便如同一部大片正放映到了之际,忽然停电了……

    那感觉,局外人单靠文字实在难以描述万一。而对于身处其中的角儿来言,苏默只想说一句:这尼玛是何等的我操!

    大爷的,你这是特么几个意思?大老远跑这儿站着,难道就是为了摆个造型装个逼?你特么得是多无聊啊,才能干出这么无厘头的事儿?

    可你大爷的,你自个儿玩的嗨,喜欢玩这种行为艺术都由你,你特么能不能别误导哥们给你陪演啊?哥是有身价的人,出场费很高的好不好。你丫这么搞法,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导演,导演!老子要投诉,这里有人耍大牌……苏大官人心中犹如一万头神兽奔踏而过,悲愤的莫以名状。

    所有人都震惊了,诺大的场中忽然沉寂下来,鸦雀无声,齐齐呆愣的看着那道瘦削的身影,就那么孤寂而坚定的一步步离去,直到完全看不见了踪影。

    身后有马蹄声响起,急促的踏地之声,终于让众人回过神来,轰的一声如同水花落入了滚烫的沸油之中,无数的低声热议汇成了巨大的声浪,将前一刻的寂静打破,如同被乍然打破的玻璃窗般四散迸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