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5章:三道圣旨
    偏殿内的议事谁也不知道详情如何,只是之后出来的各位大臣们,各个都是脸色古怪而凝重,三缄其口。

    这让一众吃瓜众纷纷猜测不已。然而随后下发的一连串旨意,却让所有都把嘴闭得紧紧的,瞬间无声。

    第一道旨意,着鸿胪寺妥善安置蒙古来使,并单独拨一处馆所为蒙古公主下榻行在。三日后,皇帝将在大朝日时,于皇极殿正式接见;

    第二道旨意,勒令出使蒙古钦差副使苏默闭门思过,免去其钦命职事。随时待查,以备问询。

    若说这两道圣旨还只是寻常,最多就是让人,对某个幸进的小子终于倒霉了而喜大普奔的话,那么接下里的第三道旨意,就让所有人身上发冷,有些凛凛然了。

    第三道圣旨的旨意是:除内阁大学士李东阳礼部尚书衔,罚奉一年,降三级听用,恩赐仍留内阁参赞……

    李东阳啊,堂堂大明内阁次辅,所有人公认的首辅接班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啊。就是这么位牛逼人物,竟然好悬没给一撸到底,皇帝这得是多么震怒才能下发这种旨意?

    要知道,这可不是针对一个微末小官,而是真正的大明中枢要员啊。整个大明朝这个级别的人能有几个?可以说每一个稍微有点风吹草动,都会引发莫大的波澜。若没有十分的必要,是绝对不可以轻易撼动的。

    而如今这道旨意,竟然明发天下,直接由政事堂批红而出,莫不是皇帝有了置换阁老的意思?

    这个猜测一出,顿时引得无数人心潮澎湃,激动不已。不知多少人开始奔走串联,希图在接下来的博弈中分得一杯羹。

    到了李东阳这个层次,必然有着无数人为其奔走听用。而一旦他这个领头羊有所变动,那下面毫无疑问的将会产生多米诺骨牌般的效应,发生一系列的变动。而这种变动,对于许多人来说就是机会!

    而也是随着这一道旨意,无数的弹劾李东阳的奏章如雪片般飞向了皇帝的案头。弹劾的内容千奇百怪、五花八门,让人由不得要好好深思一番,这个大明次辅究竟是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儿。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皇帝对这些奏章的态度也是不置可否,一概留中不发,这里暂且不表。

    回过头来再说当日,偏殿议事之时,未得奉诏的张懋等人,终于在宫门外见到了各自家中的子弟,也终是反应过来,皇帝忽然停朝议事的原因。

    只不过几位勋贵对此也是莫衷一是,议论一番后终是不得要领,只得无奈作罢。眼下情形模糊不清,一动不如一静,在场的都是成了精的人物,自然不会去犯那种冒失出手的低级错误。

    好在张悦等人的应对得当,既然已经通知了苏默那边,而苏默也已经回归了使团队伍,至少在表面来看,便不至于落下多大的大错,足以暂时应付。

    至于说李东阳的用意,张懋等人和偏殿里的几位猜想大致相同,大抵就是一种无声的抗争,表明自己的态度罢了。

    这种举措说有用也有用,说没用也真没啥大用。这种行为算的是一种捧杀,毋庸讳言,对苏默的前途的杀伤力巨大。毕竟,以苏默眼下还只是区区一个蒙童的身份而言,就逼的当朝次辅如此屈辱,无论真假内情如何,传出去后,一个嚣张跋扈、恃宠而骄的名头是扣得妥妥的了。

    成化年间的传奉官的名头有多么臭就不用说了,偏偏苏默如今也算是戴着这么顶帽子。这事儿一出还能有好?不说别个,单只是科举一途,任谁当主考官,也绝不会让苏默通过。更不用说,以李东阳的身份地位,底下门生故吏无数,相交遍天下。今天的这么一站,什么话都不必说,就等于将苏默竖成一个超大号的靶子,等着被集火吧。

    这是裸的以势压人,两方的等量级完全不在一个级数上。李东阳不愧“李公谋”的称谓,只是稍稍抬了下手指,苏默就陷入了无尽的麻烦之中。

    不过也就是如此了,只要苏默不踏入仕途,那这些明眼可见的险阻便又不算什么了。坑挖好了,猎物偏偏不肯进来,谁又能耐他何?

    当然,这种情况极少会有人认为能发生。毕竟,这个时代,读书人寒窗苦读,为的就是科举入仕。所谓天子重英豪,文章教尔曹;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理念深入骨髓,是这个时代的主旋律。

    一个读书人若是被截断了科举入仕之路,便等若一生尽毁。不见唐伯虎唐仁兄此时的颓然吗?便是这种思想下的产物。

    而苏默,再怎么跳脱,不还是顶着个才子的名头?才子,当然是属于读书人的行列,就逃脱不了这个桎梏!

    所以,在所有人看来,李东阳这一手实在是狠绝之至,一击毙敌,直中要害,端的是凌厉绝伦。

    可惜谁也猜不到,这个招数对上苏默这个奇葩,就真真的是乏善可言了。这货打从心眼里就抗拒科举,半点想入仕当官的想法都无。便是此时身上的差事,还是迫于现实情况,不得不勉强捏着鼻子认了的结果。

    所以说,李东阳的这一击对他而言,没什么鸟用。

    而之所以张懋等人有所忧虑的,除了上述这个原因外,更大的却在于其上的阶层。

    他们这个层次自然比寻常人看的更深更远。李东阳今天这一手,与其说是针对苏默,倒不如说是顺手为之,毁了苏默的前程只是捎带手罢了。真正的内涵,却是在局外。

    无论怎么说,李东阳毕竟身份摆在那儿,他是内阁辅臣!内阁辅臣可不是一个个体,而是一个团体,更是被默认为百官之首。

    李东阳以这种身份的举动,等若无形中将整个文官集团绑架了,然后向皇帝表达出充分的不满。这是逼宫!

    借用私人恩怨,顺势轻拨,借力打力,整个手尾如行云流水一般,堪称绝妙。将一个政客的成熟老道,发挥的可谓淋漓尽致,令人叹为观止。

    而面对这种形式,皇帝即便是明知道其意所在,但对于引发这个局势的焦点人物苏默,也会难以遏制的厌恶痛恨。被一个皇帝厌恶痛恨了,呵呵,在这个时代可会有好?

    李东阳这一手,可谓深通老子之道: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我不刻意针对你,但却推动着大势自然而然的都针对你,让你避无可避,躲无可躲,除了乖乖认命,俯首就擒外,再无他途!

    这,是阳谋!高明精深到极点的阳谋!相对于表面上的毁掉苏默的前途来说,这个阳谋达成的目的更加凶狠百倍千倍。

    前途可以不要,正如苏默毫不在乎的科举入仕,只要肯舍,那预设的艰阻就等于虚设。可是皇帝的怨恨,却不是不入仕、不科举就能躲的过的。

    皇帝或许对于顶级的大臣们多有隐忍无奈之时,会做出诸如妥协退让之举,哪怕他再怎么不痛快。但是若是对一个毫无根基的小辈,那却是不用费吹灰之力。什么顾忌妥协都是笑话,堂堂皇皇直接碾压过去就是。

    至于说苏默身后的支持,如英国公等人的态度,呵呵,文官集团和武勋世家之争,从来就没停止过。趁机借此将武勋们扯进局中,那便是再好不过,正中下怀。

    时局一旦到了这个地步,一切便都掌握在话语权更大的文官手中。或左或右,胜负手便在念动之间,大事底定!

    一石数鸟,算计之深、之精准,这才是让张懋等人深深顾虑之处。

    张悦几个懵懵懂懂的哪里会想到这些?眼见得父辈们俱皆沉默不语,一时也是没有好办法,只得无奈的接受这个局面。一切,便只能看苏默的了。

    时间往前追溯,便在他们奔往皇宫报信的时候,即将抵达目的地的苏默也接到了传信。

    李东阳亲自来迎?!苏默在接到消息后,当即就是眼眸猛的一缩。他虽然没有张懋等人那种老道,一眼就看出其中的真实含义,但是超越常人的敏锐,仍是让他从中感觉到了极致的危机。

    好言安抚住了偎在怀中的图鲁勒图,哄着小姑娘暂时回转后,他便带着胖子径直来见于冕。

    跟顾衡闹归闹,但是提前拜见于冕这事儿却是礼数,他当然不会做的那么绝。那老头儿他不喜欢是一回事儿,但承认这老头真心不是个坏人也是真的。

    老头儿有着这个时代所有读书人的臭毛病:清高、傲气却又故步自封。但却也有着文人独有的高洁品格,令人敬佩。

    苏默不是圣母,但对于这种有坚持的人,心底总是有几分敬意的。所以,他可以做出一副骄狂的假象来戏弄一二,却不会真的无礼。

    如今即将抵达,他当然要来打个招呼。同时,也正好跟顾衡通通气儿,听听顾衡的所见。

    打从出了蒙古王廷后,两人早已挑明了那层隔膜。顾衡现在虽然还在于冕身边,但是此番交完差事后,便会正式以幕僚的身份,到他身边辅佐。

    那么,计将安出,他自然也要问一问这个身边的第一谋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