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3章:诡谲
    李东阳默默的站在队伍最前,除了花白的胡须偶尔随风飘动外,整个人如同石雕木塑一般,一动不动。明显比之往日消瘦的身躯,使得一系酱紫官袍显得有些肥大,恍如只是一根竹竿儿撑着似的。

    身边几个同来迎接的朝臣俱皆沉默不语,只是相互间不时的对个眼色,都感觉到了一股异乎寻常的气氛。

    这位素以谋算无双闻名的内阁次辅,忽然在这个时间点,出现在这个地方,简直比太阳从西边升起还要让人震撼。大伙儿谁不知道,这位老大人和那位燕市公子之间的龌龊?

    那么,此时此刻,这位大学士出现在这儿,是要标示自己的大度还是另有所谋?其中种种,不得不让人深思啊。

    队伍中间,毛纪和一众翰林院同僚站在一起,目光在李东阳的背影上来回巡梭着,眼神闪烁不定。

    “介夫兄,你怎么看?”他头脸微微偏侧,压低声音向身旁一个中年文士问道。

    这中年文士生的一副好相貌,修眉朗目、气质沉稳,虽静静的站在那里,却自有一股恢弘的气度隐隐透出,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此刻听闻毛纪发问,原本平静的面容忽的展颜一笑,霎时间那股威严又转换成春风拂面一般,令人不由的便生出想要亲近之感。

    “维之兄何必多想,咱们只是来走个过场罢了,上面谁来谁不来的于你我何干?”他这话说的浑不在意,显得轻松至极。

    毛纪呆了呆,随即不由苦笑摇头。他倒是忘了,这位仁兄一向低调沉稳,很少去管身外的琐事。在翰林院中,可谓是最符合清闲翰林这个称谓的了。自己问他,可不是问道于盲?

    当下便不再多言,笑着摇摇头,又把目光望向前方,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他身负特殊使命,但凡相关前方那个身影的事儿,便不得不多思虑三分,又哪能如旁边这位同僚一般轻松。尤其是,在当前这个明显不对的时刻,更是由不得他不多思虑其中的蹊跷。

    只是他却没发现,就在他重新将目光移到前方后,旁边这位介夫兄原本平静的眼底,微不可查的闪过一抹精光,却是一闪而逝,随即又复寂寂。

    与此同时,离着这边数十步远的大道边,刚刚返回的张悦等人正纵马由缰,懒散的往回走着,一边时不时的相互笑闹几句,好不轻快。

    时至此刻,苏老大顺利跟使团汇合了,那无论之前朝中明白还是不明白,都将不会再在这事儿上出麻烦了。兄弟几个到此,身上的任务已是圆满完成了。至于接下来的手尾,就不是他们这个层面能插手的了。

    不过几人都对苏默有着难言的信心,倒也不会太过为他担心。毕竟,苏老大身后可是有着他们各家的父辈也在关注着,总不会让人太过欺负了去。

    他们现在更多忧虑的,反倒是苏老大和那位蒙古公主间的事儿。皇帝可是下旨让各家藩王世子争取那位公主的,苏老大一介蒙童,无论才名多大,这身份上却总是个硬伤,想要顺利抱得美人归,怕是有的难了。

    几人便就这事儿胡乱谈论着,只是初时还能正经说着,到得最后却是早不知歪楼到了天外,从对两人日后的艰难时局,演变到此时的探究两人之间究竟发展到了何等亲密度上。倘若苏默在场,定然要仰天长叹,误交损友、遇人不淑了。

    “唉哟我去!”几个损友正贼笑兮兮的议论的兴奋,猛不丁徐鹏举忽然瞪大了眼睛,定定的望着某个方向,失声惊呼了起来。

    张悦被他突然的一嗓子吓了一跳,不满的斜了他一眼,骂道:“徐元帅,你他娘的又发什么疯!”

    徐鹏举不答,满脸都是不敢置信之色,使劲的搓着眼睛往处看。张悦和徐光祚对视一眼,都露出狐疑之色,顺着他目光看去。下一刻,两人几乎不约而同的脸色大变,猛的勒停了坐骑,露出和徐鹏举一样的神色来。

    “那……那是……,我去,他怎么在这儿?这怎么可能?!”徐光祚往日的冷脸寡言都绷不住了,失态的喃喃低语着。竟然一下子说出来比平日多出了几倍的话来。

    “特么的不对劲儿,咱们得赶紧的报知老大去。”徐鹏举这会儿最先回过神来,急惶惶的叫着,拨转马头便要回去。

    旁边张悦忽的探手过来,一把拉住他的马缰绳。徐鹏举急了,低吼道:“闷骚的,你特么敢拦我?难道你不知道那老儿和老大的过节?要知道,李兆先那短命鬼,据说可是被苏老大活活气死的。如今这老家伙忽然出现在这儿,定是冲着苏老大来的……”

    “闭嘴!”张悦沉声低喝,打断他急火火的嚷嚷。随即沉声道:“李东阳是何等身份,岂是你我能颉颃的?默哥儿那边自然要去报知的,但此刻最重要的,却是要搞清楚他来此的目的。”

    徐鹏举气结,拨开他的手没好气的道:“你特么的这不是废话嘛,我这不就是要去报知老大,你拦我作甚。”

    张悦狠狠瞪了他一眼,怒道:“糊涂!眼下使团队伍即将到达,不知多少眼睛在盯着。你堂堂魏国公世子,就这么明晃晃冲过去,若被有心人盯上,将置魏国公于何地?!又将对默哥儿有何影响?你这不是帮忙,你这是添乱!”

    徐鹏举被这一喝,猛的省悟过来,登时面色微变。他虽然被称为草包,却并不是真的就那么缺心眼儿。以魏国公敏感的地位,一旦被有心人刻意解读,天知道皇帝会怎么想?到时候别说祖父魏国公解说不清,便是苏默怕都要惹上额外的麻烦。

    “那……那你说咋办。”他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窍,不由讪讪的问道。

    张悦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略一沉吟这才低声道:“默哥儿那边,只消打发个人通报一声就行了。现在两边马上就要碰上了,也来不及多做安排。告知默哥儿一声,无非就是别让他一点准备没有,以至于忙乱中出什么岔子。”

    说着,又看向徐光祚道:“光祚,你我现在立即回去通知各自父辈,此事自当请二位老人家把握,非你我可以置喙。”

    徐光祚重重点点头,也不废话,拨马便走。徐鹏举看的着急,拉住张悦道:“我呢?那我干啥?”

    张悦叹口气,“魏国公又不在京里,你的身份更不适宜露面,你说你能干什么?这样,你先回去将这个情况跟福伯说一下。福伯年长智深,自当有所安排。”

    说罢,拨开他扯住缰绳的手,打马如飞而去。此刻两家的长辈都在宫中,他和徐光祚要想法儿把消息传进去,却是时间紧张的很,片刻也耽误不得。

    徐鹏举愣在了后面,半响才反应过来,冲着两人远去的身影跳脚道:“你大爷的!我跟福伯怎么说啊?到底要安排什么?你特么的倒是说清楚啊…….”

    然而这会儿两人早已跑出老远,又哪听得到他的呼喊?盯着马蹄溅起的尘土纷纷扬扬落的满头满脸,徐鹏举呆了半响,才恨恨的吐了口唾沫,无奈的转身招呼一声,带着自己一干侍卫往城中而去。

    苏默那边无须他多管了,自有张悦早安排了人去通报。一路上,徐鹏举几次回首张望,脸上又是悻悻又是担忧,长吁短叹不已。

    此刻,乾清殿上,弘治帝眉头微蹙,脸上神色变幻不定,一言不发。

    下面众文武大臣俱皆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让皇帝忽然就变了脸色,都默契的闭上了嘴,把目光望向最前面那道瘦削的身影。

    如今内阁三老中,谢迁告病在家,李东阳因儿子病故之事,也有多日没来上朝了。三老中,便只剩刘健一个人,不得不满负荷运转,支撑着大明这个庞大的机器艰难的运转着。

    好在大明与后世的辫子朝不同,六部仍然发挥着巨大的作用,内阁虽只有刘健一人,也还不至于使政务荒废。不过隐隐间,刘健已然成为百官之首却是事实了。此刻,大伙儿便都等着他这个首辅发话呢。

    弘治朝乃是大明中兴伊始,然则内阁辅臣的地位,却远还未达到后来张居正时期那样,堪称威福自用。此时的辅臣们,大多还是能守着君臣上下之别,对皇权虽有克制却尚有敬畏。

    是以,刘健此时也有些惴惴,暗自思量半响,才小心的试探着道:“陛下,可是有什么不妥?”

    弘治帝似是神游物外,直到此刻才闻声醒来。转目看过来,目光在刘健身上一转,沉吟一下后,忽然起身离座,径直往后面走去。

    众臣境界惊愕,不明所以。直到皇帝身影转过屏风不见,这才纷纷惊醒,顿时纷纷议论起来。

    只是声儿刚起,便见总管太监杜甫手持拂尘而出,浑浊的老眼在众人身上一转,这才尖声道:“陛下有旨,宣内阁大臣刘健,并六部尚书、两道御史偏阁议事。其余人等,退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