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2章:天神称号打开的正确姿势
    星吉兄很痛苦,灾星兄却很欢乐。看着前方那飞也似奔来的一团火焰,嘴咧的都快到耳朵根儿了。

    “苏哥哥……”火焰飞驰到了近前,不待停稳,一道火红的身影便飞身而下,显示出了极为精湛的骑术的同时,也将主人迫不及待的心情表达的淋漓尽致。

    “母兔兔。”苏默轻声呼唤着,伸开双臂,将佳人揽进怀中。娇软的身躯微微颤抖着,女孩儿用力的抱着他,似乎是要将自己整个溶入进去也似。

    四下里,众蒙古骑士纷纷下马,望向场中相拥的身影的眼神中,露出敬畏崇拜的目光。

    “勃登凝黎!”

    “勃登凝黎!”

    不知是谁首先喊了起来,随即如蔓延的波纹一般漾了开来,汇成整齐的声浪。所有人都跪倒下去,虔诚的大礼参拜。

    “咦?他们这是……”被突兀而来的场景搞的一愣,苏默四下看看,疑惑的向图鲁勒图问道。

    图鲁勒图仍是紧紧抱着他,只微微仰起头,望着他的目光中全是毫不遮掩的崇拜骄傲之意。

    “他们在崇拜你,说你是天神下凡。”少女脸上又是泪花又是骄傲的解释着。自己的情郎,得到了族人们的崇敬,让她感到分外的开心。

    “天神下凡?”苏默喃喃的低声念叨着,心中暗暗翻了个白眼。好吧,自己这神棍的名头看来是摘不掉了。在中原混了个转世仙童的名号,去了趟蒙古又赚来个天神下凡的名头。

    勃登凝黎是突厥语,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天神”。

    “是的,天神!”图鲁勒图欢笑着重重点头,“你打败了草原之狼火筛,他是草原上最勇猛的战士,除了天神,再没有能人能战而胜之。而且,连狼神都臣服与你,这不是天神是什么?”

    苏默恍然,随即便得意起来。“狼神?他们说的是太阳吧。哈,那只是我家的狗狗而已。好吧,哥其实是个低调的人,这种个人崇拜会不会不太好?”

    天神恬不知耻的慨然应承下来,转而又假作清高的疑问道。胖爷在旁边就使劲的翻着白眼。自家少爷哪里都好,就是每每这种无耻,实在让人受不了。

    图鲁勒图却显然并不这么认为,她觉得此时的男人是最帅的,有种让她神魂迷醉的味道。

    “你去了哪里?为什么突然间走的那么急?我还以为……”她仰着头看他,看他在阳光辉映下,那如刀刻斧削般坚毅的线条,喃喃的诉说着。

    苏默得意的情绪微微一敛,低头看着如花的娇靥,忽然心中微微有些疼。

    不过数日不见,这张曾明媚娇艳的脸庞,此时竟有着明显的憔悴之色。

    这个女孩虽然顶着公主的荣耀,却依然逃不脱被当做政治牺牲品的结局。哪怕达延汗是如此的宠爱她,但在种族利益和制霸天下的野心面前,还是毫不犹豫的将她推了出来。

    到了此时,苏默哪还不明白达延可汗的图谋?这个如花儿般的女子,便如同一颗散发着甜香的诱饵,诱惑的目标就是大明的龙子龙孙们。

    再坚固的堡垒,从内部瓦解也是最容易的。如果能牺牲一个女儿,换来大明的内乱爆发,那将给蒙古带来无尽的好处。

    而这个女孩儿并不傻,苏默能想到的事情,她自然也想到了。她不惜千里追随而来,又明显是被当做诱饵送出的,其内心里的痛苦和无助可想而知。

    好在还有苏默,有这份让她沉醉,并愿意为之抛弃一切的依靠在,才让她能坚强的面对这一切。

    但是,苏默的不辞而别,却让少女的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数日来,她惶遽过、哭泣过、彷徨过、甚至想到了最可怕的一步…….

    不过现在好了,一切都雨过天晴。她的爱郎回来了,并没有厌弃她、抛弃她。如此真实的拥着他,嗅着他的气息,图鲁勒图幸福的有些晕眩,只能死命的抓着他,生怕一不留神,便再也抓不到这个男人。

    “傻姑娘,我只是临时有些急事儿处理。好了,一切都会好的。相信我!喔,你相信我吗?”苏默用力的拥了拥她,随后稍稍推开一点,温柔的拭去女孩腮边的泪水,轻声问道。

    “是的,我相信你,一直都是!”女孩毫不犹豫的坚定点头。

    苏默笑了,笑容温暖的耀人眼神。图鲁勒图忽然心中彻底安定下来,仿佛一切困难都不再成为困扰。

    “&&……”远远看着这边的链奴发出几声模糊不清的低语,斜眼瞅着一旁的胖爷,眼中毫不掩饰的露出敌意和仇视。那个该死的东方小子,又再欺骗自己的女神,简直不可原谅!

    穆斯暗暗转着念头,想着是不是应该过去扭断他的脖子,也好一了百了。只是身边这个胖子,让他有些忌惮,凭着他野兽般的直觉,他能敏锐的察觉到这个胖子体内有着令他感到危险的东西。

    而且,女神似乎也不喜欢自己杀了那小子,如果真那样做了,怕是女神再也不会理财自己了吧?

    穆斯这样想着,不觉有些丧气,只能恨恨的低声诅咒着。希望族人们流传下来的古老的咒语能发挥效力,镇杀了那个可恶的东方人。

    胖爷冲他呲牙一笑,一点也不在乎他表现出来的威胁,靠过去拍拍他粗大的胳膊,戏谑道:“傻大个儿,你在嘟囔什么?是不是想女人了?不过以你这体格,怕是一般的女子受不了你吧。唉,对了,说起这个来,我有个问题一直想问你很久了。你,应该也是人吧。嗯,说说,你们是什么种族?你们族里的女人,也像你这么……嗯,这么健壮的吗?”

    胖爷脸上浮现着是个男人都懂的笑容,很猥琐的样子,让穆斯有种想要狠狠踩上一脚的冲动。

    这个胖子怎么那么讨厌呢?什么叫我应该也是人?特么的老子当然是人了,你丫的才不是人呢,你全家都不是人!

    还有,咱跟你很熟吗?你这么热乎的靠过来,而且还觊觎我们维京人的女人!就你这小体格,承受得住我们维京女人的蹂躏吗?

    穆斯不屑的斜视着他,脸上满满的都是嫌弃的神气。

    胖爷哪里知道自己被鄙视了?不过就算知道也不会在乎。跟在那样一个少爷身边,首先锻炼出的就是脸皮了。这点小打击,对他而言不必挠痒痒更重一些。

    自来熟的拉着穆斯身上的铁链往后走去,一边继续随便瞎聊着。少爷正在泡妞儿,可不能让这浑人过去打扰了。

    穆斯恋恋不舍的回头望望那边,无可奈何的一步三回头的被拖走了。大队继续前行,慢慢往京城而去。

    队伍中间,苏默和图鲁勒图再次上马,并辔而行。只不过并辔而行的只是两匹马,马的主人却变成了连体状态,图鲁勒图缩在男人的怀中,脸上满是陶醉满足之色,心中只盼着最好就这样一直走下去,永远没有尽头才好。

    “是你做的吗?”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闲话,冷不丁的,图鲁勒图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扭过脸来迟疑的问道。

    苏默呆了一呆,有些摸不着头脑。“什么?”

    “图桑,右帐汗王死了。被击穿了额头而死,没人看到凶手,甚至连凶器都没有。我昨日才接到了消息,族人们都说是天神惩罚了他。”图鲁勒图轻轻的说着,脸上露出几分敬畏恐惧的神色。

    衣领后,金甲静默不动,如同死物。苏默眼珠儿转转,端然摇头否认道:“不是我,怎么可能!昨天我一直在家里,怎么会跑去千里之外的王庭呢?”

    “真的?”图鲁勒图有些不太相信,仔细的看看他,这才又道:“不是昨天,而是再往前,在你打败了火筛之后的时候。就在大帐里,被莫名的杀死了。”

    说着,顿了顿又道:“你是天神啊,当然不用亲自现身了。你们汉人不也有剑仙的传说吗?就是那种千里之外,也能取人性命的大神通?”

    少女兴奋的比划着,对于强大的仙人之术的好奇,明显打过了恐惧,小脸涨的红扑扑的。

    苏默无语,仰头向天默默思索了一会儿,重重的叹口气,沉痛道:“我……的修为还不够,那是金丹期大能的手段,我还需要努力。”

    “啊!”图鲁勒图可爱的张大了嘴巴,两只乌溜溜的眼珠儿瞪得溜圆。随即又轻轻拍拍胸脯,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握紧小拳头晃了晃。

    “果然,你果然知道。嗯,不怕,我相信你,一定行的。”小女孩儿奇妙的心思得到了莫大的满足,很为自己男人强大的无耻引以为傲,由是鼓励着。

    “听说你们汉人的神仙是会飞的,他们是长了翅膀吗?那……那你以后也会长出翅膀来吗?那样的话,睡觉时会不会很难受?还是说,也和鸟儿一样,你们都是站着睡觉的?”

    “……哎呀,那样的话,我要怎么办呢?我们蒙古人的夫妻,都是一起睡的,那样才会有崽子。我……我也想和你有个崽子。嗯,要很多很多崽子…….”

    少女低声呢喃着,脸颊羞红着,却仍然大胆的凝视着他。眼神中又是憧憬又是羞涩,还带着几分烦恼和担忧。

    噗通!

    苏默一个失神,一头栽倒马下。长出翅膀来……站着睡觉…….下崽儿……

    好吧,不得不说,这女子脑洞开的,真的让苏默“震精”了。连续的二次元名词不断的轰击之下,他终于壮烈的倒下了。

    蒙古人的夫妻都是一起睡的…….我们汉人的夫妻也是一起睡的好不好?呃,不是,只要是人,谁家夫妻不是一起睡的了?有必要这么强调吗?

    还有,你确定自己说的是人、是神仙?我勒个去的,你说的那不是神仙,是鸟人!

    苏默仰躺在地上,一脸的呆滞。想象着自己摆着金鸡独立的姿势,单腿站在树枝上假寐的画面,忽然对接下来的日子,充满了忧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