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7章:名仕会所
    韩杏儿端着一个托盘,迈步走进了苏默的小院。托盘上面放着一碗热腾腾的肉粥,这是她亲自看着熬了足足一个多时辰才熬好的。

    苏默打从昨晚回来就开始忙活起来,写写画画的,还时不时的念念有词,还不许任何人打扰他,不知在搞些什么。

    起初韩杏儿还以为他来了兴致,要作诗赋词呢。但后来瞅个送茶的档儿进去一看,却见满纸都是乱七八糟的图画,还有些鬼画符般的符号,愣是半天没看懂。

    有心要问问,但见他如魔怔了似的,眼神儿压根就没注意自己进来,只得无奈作罢。

    直到后半夜时分,才终是好容易劝着他歇下了。想着这人忙活了大半夜的,身体怕是要受不住的,便一大早的起来煮了这碗肉粥送来。

    到的门前,却见前屋里,小丫头腊梅趴在一张小杌子,上睡得跟只小猪似的。因为趴着的缘故,一张小脸一边都压扁了,以至于把张小嘴儿压的凸出起来,随着呼吸时不时的发出轻轻的哨声。

    韩杏儿不由的摇头苦笑笑,先是侧耳听听里间,不闻半点声息,似乎苏默也还没起来。想想也是,昨晚睡得那么晚,估计不到午时是醒不来的。

    她和苏默早在武清就熟悉无比,自是知道苏默的习性。别看平日里嘻嘻哈哈的很是随和,但有一点,就是千万别在他睡觉时吵到他,不然的话,这厮的起床气可是极大的。扰到他睡觉,能把脸臭上一整天。

    将手里的托盘放下,左右看看,从一边的小榻上取了薄被,给腊梅披上。这个季节,京城的早上还是挺凉的,小丫头这么个睡法,一不小心就会受凉的。

    苏默回来后,张府曾要给他配个伺候的侍女,却被苏默婉拒了。五好青年苏老师虽然很想尝试下**的地主少爷生活,但是让他就那么大模大样的当着杏儿妹子的面儿,心里终归是有些别扭。

    后来,还是杏儿妹子贤惠体贴,便将自己的侍女腊梅派了过来,每晚便在外间的小屋支了个小床,以便随时伺候着。苏老师装模作样的假意推脱几下,便也就臊眉耷眼的屈服了。

    想着苏默当时那欲拒还迎的贼眉贼眼的样儿,韩杏儿忍不住噗嗤一声低笑出来。

    对于苏老师的这种矫情,杏儿妹子颇有些不能理解。这个时代,男子不能说个个都是三妻四妾,但是在富贵之家里,有几个贴身丫鬟的,甚至是早早就有了外室的不知凡几。这本是很寻常的事儿,偏苏默却好似很抹不开的样子,也不知他脑子里整天怎么想的。

    韩杏儿想的出神,手下便稍稍重了些。腊梅在朦胧中被惊醒,迷迷糊糊的张开眼顿时吓了一跳,蹭的就跳了起来,张嘴就要叫出来。唬的韩杏儿赶忙捂住她的嘴,这才没喊出声来。

    “杏儿姐姐。”腊梅彻底清醒过来,吐吐舌头,扭捏的叫道。做下人的上工之时,却偷懒睡着了,在规矩严的家里,那可是会被狠狠惩罚的。

    小丫头虽然性子跳脱,却也是个知道轻重的。好在她跟着杏儿日久,知道自家姑娘是极心善的,并不会责罚她。不过由此讪讪的,却是不可避免的。

    “嘘!”韩杏儿白了她一眼,赶忙在嘴边竖起手指,示意她低声免得吵醒里面的苏默。

    腊梅缩头缩脑的点点头,转头瞄向里间,下一刻便顿时瞪大了眼睛。

    里间的门无声的开了,苏默一脸迷茫的站在门边看着两女,眼中满是惊疑的神色。

    刚刚韩杏儿拿被子给腊梅盖,结果腊梅却被惊醒过来。而后小丫头蹦起来要叫,韩杏儿怕他扰了苏默,又急着捂她的嘴。所以,此刻展现在苏默眼前的景象就是:杏儿妹子一手拎着被角搂着腊梅,一手竖起手指压在腊梅唇上,倒似是抚摸一般;

    而腊梅则两手环抱着杏儿的纤腰,小脸儿因为沉睡刚起娇艳艳的、红扑扑的。更因为做错了事儿被当场抓到,再加上猛不丁苏默的意外出现而惊到了,那眼神中便满是羞愧和惊慌混合的神色。

    同样的,杏儿妹妹也是一脸的意外和慌张,这画面实在太让人浮想联翩了。

    “你们”苏默张了张嘴,满面古怪的指了指二女,随后颓然叹口气,一脸了无生趣的低沉道:“好吧,真爱是不分性别的,我不会怪你们的。唉”

    真爱是不分性别的他不怪这是几个意思?韩杏儿和腊梅都是一脸的懵圈,茫然无措的相视无言。

    眼看着苏默默默的转身进了屋,两女犹自懵懂半响,腊梅才一脸迷茫的转头看向韩杏儿,蹙眉问道:“杏儿姐姐,公子说的是什么意思啊?”

    韩杏儿晃了晃头,终于也回过神来。张张嘴想说自己也不清楚,猛然却一道灵光闪过,想起当年在武清时,苏默这家伙曾说起过类似的话,当时却是当做奇闻趣事讲的来着

    真爱不分性别,他不怪

    “哎呀!”韩杏儿终于彻底反应了过来,不由的霎时间羞红了双颊,如同被烫到了似的赶紧推开腊梅。

    “啊,杏儿姐姐”

    腊梅不防备下被猛的推开,更是不知所措,脸上整个一大写的懵字,尚自带着三分委屈。

    “啊,腊梅,对不起,你没事吧?我不是对你,是他!哎呀,这个混蛋!”韩杏儿快被气哭了,赶忙拉起腊梅,一边恨恨的顿足气道。

    这个世上,若说最了解苏默的人,杏儿妹妹绝对可以排进前三之列。她刚刚只是一时没反应过来,而现在缓过神来了,又哪里不知苏默根本就是在戏弄自己两人?

    什么真爱,什么生气,全都是骗人的。这个无赖子!亏得自己一大早心念着他醒了饿了的,他倒好,一见面就先欺负了自己一回,简直是太可恶了!

    杏儿妹妹气炸了肺,也顾不上再安慰腊梅了,转身便蹬蹬蹬推门而入。

    果然,一进门便看到一张大大的笑脸迎着,满是讨好谄媚之意,哪里有半点生气恼怒的意思?

    “你,你混蛋!”韩杏儿心中委屈,眼泪便在眼眶里打着转儿,瞪着苏默那张笑脸,半天才憋出一句来。

    这个时代,极是讲究贞洁淑娴的。即便是同性之间,苏默这个玩笑也有些让韩杏儿有些接受不能。

    “哎哎哎,别,千万别哭!好好好,我混蛋,是我错,我给你赔罪了好不好?我这不是咳咳,就是开个玩笑而已”

    瞅着真把妹子惹急了,苏老师果断萎了,又是打拱又是作揖的陪好话。

    万恶的旧社会啊,看把妹子们都成啥样了?这放在后世的话,别说让妹子急哭咯,多半会招来一通追打,再加上一大捆的卫生球吧。遇上彪悍点的,怕是反击的言词比这不知要更犀利百倍千倍了。

    唉,也是得意忘形了,怎么就忘了这是古代大明了呢?苏默一边好生哄着妹子,一边暗暗自我反省着。

    他白天搞定了二张兄弟,昨晚辞别了英国公张懋回来后,便开始了设计大业。

    话说两辈子加起来,苏老师这都是头次自己创业,心中自然又是激动又是兴奋,颇有些踌躇满志的赶脚。

    首先就是会所的名字,必须要有个高大上的名字。嗯,名仕这个词儿不错。虽然在后世快要用烂了,但在这古大明时空,却是足够装13的了。

    名仕,名士也,仕还有仕途之意。这年月,还有什么比仕途逼格更高的?这个名字,很明显就是名士汇聚,还得身俱一定级别官身之人才能进的地儿。而且念起来,也是朗朗上口,不错,就它了!

    名字有了,接下来自然就是整个会所的设计了。这不单单是外部形象的设计,还包含了内部的装饰以及经营方向。

    外部当然就是之前设想的苏州园林式的那样,而内部设计也得有些别出心栽之处才行。装饰装修什么的就不必多说,经营方向才是大头。

    听张悦几个的意思,这会所一个不好就给整成窑子的行列里去了,这可不是苏默想要的结果。所以,要想扭转这个意识,内部经营的行当就很考究了。

    首先,决不能如眼下那些雅园之类的那样,只搞些名妓在里面唱歌跳舞、以色娱人什么的。那样的话,即便苏默等人再如何辩解,还是终不免落了俗套。

    当然,内里的服务人员还是要选靓女充任的。毕竟嘛,俊男美女永远是吸睛的所在,就算不以色娱人,也会让人心情愉悦不是。

    那么,这个会所究竟要经营什么呢?苏默考虑了许久,决定彻底超越,或者说颠覆这个时代的桎梏。

    从后世记载的历史中可知,一些高雅的贵族活动,多是需要极大的场地。比如狩猎啊、高尔夫啊什么的。

    狩猎就不说了,那玩意儿放在后世可以说是猎奇,但放在这个时代反倒是倒退了。这个时代,打猎什么的,除了皇家的秋狩冬猎这种极高端的,寻常百姓们也有很多是靠山吃山,本就是以打猎为生的,可以说没有丝毫新奇的,反倒属于一种贱业了。

    而即便是皇家组织的秋狩冬猎,也被许多士大夫所摒弃。士大夫们认为,那是一种奢靡耗费的行为。皇帝要是敢提出想去打个猎啥的,分分钟有无数人站出来死给他看。

    所以,狩猎肯定不会有。而高尔夫,好吧,这种活动是从西方传来的,高雅是够高雅的了,可那场地就大了去了,而且还必须是要室外的环境才行。

    就此时京城的环境,且不说根本没有地儿适合搞,便只是那草场就解决不了。更不要说,苏默前世只是个小教员而已,又哪里知道高尔夫具体怎么玩?

    所以,那些个太高雅的、太超前的就不需要想了。最终,苏默想到的一种就是,保龄球!

    保龄球需要的设施,后世那种正规的现在肯定不行。但是可以在那个基础上进行一些简化改造。最重要的是,苏默自己也曾玩过保龄球,对此道颇有些研究。这比弄高尔夫可简单多了。

    嗯,主要活动有了,再添加些附属的。比如康乐棋,比如台球,比如麻将,诸如这些小型的,都可以列为分室进行。

    在这个基础上,再把饮食搞起来就差不多了。然后期间穿插着搞些后世才有的活动,什么拍卖了,什么展览了,或者慈善捐助了等等,不愁这样还不出名!

    盘算好了这些,苏默心情大畅。昨晚紧着忙活了半宿,在韩杏儿几番劝解下,最终弄好了个大概,才心满意足的歇了。

    今个儿,因心中有事儿,难得的起了个大早。结果一出来就碰上那一幕,或许是昨晚想了太多后世的事儿,所以竟一时忘情开了这么个玩笑,却不曾想终是恶有恶报,惹来眼下这个麻烦。

    唉,礼教之下的女子啊,是多么的可怜亦复可悲?只不过一个玩笑而已都如此模样了,或许只有那个草原上的精灵,才会完全不在乎吧。

    苏默暗暗的想着,忽然就想到了图鲁勒图。那个爽朗婀娜的女子,明天就要到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