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6章:名士
    世上如果有后悔药,钱宁一定会毫不犹豫的买一颗吞下。但是可惜,后悔药这个东西真心没有。

    而他如果能如苏默般,早知道历史轨迹,明晓数年后的祸事,那此刻哪怕就此得罪了宁王,他也一定会先脱身出去。

    望着朋友忠儿哀求的眼神,再看看宁王虽然带笑,但却越来越冷的眼神,这一刻的钱宁,终于还是没能坚持住。

    这位宁王殿下平时看似谦和仁厚,但那是对己方人。可在对待敌人时,那却又是另一副面孔了。钱宁就曾听闻过,江西有个御史对宁王有些不满,曾上书弹劾过其罪。然而不等奏章送至京城,那御史便忽然失足落水而死。

    而随着御史之死,那张参奏宁王的折子,自然便也无疾而终了。至于御史之死,朝中也曾大力查察过,但却毫无所得,最终结论就是一桩意外。

    但是事件表面虽没有破绽,但是又如何能瞒的过聪明人去?只要稍一联系便能猜到其中端倪,细思恐极啊。

    若说钱宁之前还只是拿这个传说当故事听,可此时此刻他却再不敢有半分怀疑。目下他只是个宫里的小杂役,跟一地御史相比,简直犹如微尘与沧海一般。

    那么,一旦惹的宁王不高兴了,御史死得,他这个小小的杂役又如何死不得?御史死了还有人去查一下究竟,不管结论如何,总算还有个面子上的流程。

    可要是他钱宁死了,怕是谁也不会去在乎吧。没有人会为了一条毫无价值的野狗的死,而去多费哪怕半分脑子!

    而且话说回来,事情已到了眼前,他就算想退缩,心中也着实没把握能骗得过这位王爷。而一旦被识破自己妄图瞒骗,那后果,钱宁便是想想就不由激灵灵打个冷颤。

    没奈何,当下便吞吞吐吐的将事儿说了。只是紧张害怕之余,原本几句话的事儿,竟是生生说了将近小半个时辰。待到说完,已是浑身出了一身的大汗,却是不知为何,忽然竟有种说不出的轻松感觉来。

    朱宸濠静静的听着,待到听完也是不由的面色古怪起来。旁边那个小太监,竟然是宫里李广的身边人,这真是大大的出乎意料了。

    而这个钱宁竟然天真到想要找自己来解决这事儿,也是让他不由的暗暗发笑。难不成这小家伙真把自个儿当盘菜了?

    唔,且等等。这个忠儿的身份是宫里的,那对于此番自己的谋划,会不会有些帮助呢?

    想到这儿,他原本带着三分戏谑的笑容忽然变得真诚了起来。

    “唉,你这小子,原来就是这么点儿小事儿,这又有什么可紧张的?成了,这个呃,是叫忠儿的吧?嗯,留下吧,本王府上身边正好缺一个跟班跑腿的小厮,他看上去倒也老实本分,看在你的面上,这份差就与了他便是。”朱宸濠微笑着说道。

    忠儿福至心灵,大喜之余抢先跪倒,连连磕头相谢。

    钱宁却是目瞪口呆,一时竟不敢相信这事儿真就成了。难道真是自己多心了?他不由的动摇起来。

    可就在他咬咬牙,抛却心中纷杂的思绪,也要下跪叩谢之际,猛不丁却忽然看到朱宸濠眼中一闪而过的兴奋,登时不由激灵灵打个冷颤,原先那点念想再也不存半分。

    如果说这件事办成了,他又或者忠儿兴奋都在情理之中,可只该收获感激的宁王,却是来的哪门子兴奋?这其中,必然有诈!

    这且不说,钱宁整日在宫中行走,年纪虽小,却不知早见识了多少阴暗诡谲。就在刚刚那一刹,他分明还感到了宁王眼底的兴奋中,透露出一种残忍冷酷的味道

    他勉强保持着面上的不动神色,再次下拜谢过,一颗心却只一劲儿的直往谷底沉去。转头看看此刻已经欢喜的满脸泪水的忠儿,忽然觉得整个人如同掉落进了冰窟也似。砭骨的寒冷之中,还有着说不出的歉疚和心痛。

    他神情有些恍惚,后面几乎都不知道怎么出的宁王府,整个人如同失了魂儿一般。

    忠儿当然就此留下了,有宁王的牌子说话,李广那儿压根不会有半点意见。可是,这对忠儿来说,究竟是福是祸?钱宁几乎是逃也似的奔跑起来,完全不敢去多想多思。稍一多想,脑海中便会不其然的浮起那一刻宁王那眼中的兴奋,那似乎是一种带着血色的兴奋

    宁王府中,让人带忠儿下去安置,朱宸濠转头又看了看钱宁离去的方向,脸上若有所思着踱步回到房中。

    前面的宴席已经结束了。朱阳铸没有得到确切的回复,有些怏怏不乐,最终只能悻悻而去。

    二张兄弟也走了,他们巴不得这事儿就这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才好。要知道,下一步他们可是要发大财的人,不知要忙成什么样呢。

    依据苏默所言,如果真的将那活计干起来,两人几乎立刻就能脱离一穷二白的窘地,大步迈入大明顶级豪富的阶层。这事儿想想就让两人兴奋的直打抖。

    房外脚步声响起,门帘一起,一个年约五十上下的老者负手而入。看到端坐椅子上的朱宸濠,连忙拱手作揖见礼。

    朱宸濠也是脸上神色一整,起身一本正经的回礼,恭声道:“若虚先生辛苦,可有什么收获?”

    若虚先生微微一笑,伸手一撩衣襟,笑着道:“殿下且安坐说话。”说着,自己却先落了座,竟是毫无半分客气。

    而朱宸濠也没有半分怪罪他谮越之意,显然两人平时相处便是如此。也由此看出,朱宸濠对这位若虚先生的倚重和推崇。

    而此时若是有朝中之人在此,也定要又是震惊又是释然。震惊的是,绝对想不到这位若虚先生竟会出现在这个地方;释然的则是,以若虚先生的身份名头,确实也当得朱宸濠如此的礼遇。

    那么,这位若虚先生究竟是何方神圣呢?

    若虚,不是名,而是字。此人姓李,名士实,字若虚,江西丰城人。成化二年,高中进士及第。随即得授刑部主事,后又迁员外郎、郎中,出任按察副使提学江浙。

    之后经年,累功拔擢山东布政使司,进右副都御史,召任刑部侍郎。

    弘治五年十月,以右都御史巡抚勋阳,至来年,也就是弘治六年十一月,终授理南京都察院事,可堪为一方大员。

    以上若看做是李士实的官路成就,那与李东阳、萧显同称三名士,就是他在士林的地位了。

    三人曾玉堂联句咏六安茶:“七碗清风自里边,每随佳兴入诗坛。纤芽出土春雷动,活火当炉夜雪残。陆羽旧经遗上品,高阳醉客避清欢。何时一酌中霖水?重试君漠小风团!”一时谓为佳闻,在世面上广为流传。

    而其人更是工诗、善画,尤以书法闻世。其书法自成一家,世人称其瘦、险、丑、怪,极是有名。之后其时四大才子之一的文徵明,都曾收藏过他的作品,哪怕是因其犯了事儿有牵连之危,也宁可偷偷改了题跋也要留藏,可见一斑。

    就是这么一位名声赫赫的大儒,却与此刻身处一位藩王的府中密室,如何能不让人震惊莫名。

    然而此时此刻,这位若虚先生显然并无丝毫感觉不妥的觉悟。听闻朱宸濠问起,脸上笑容略略寡淡,嘿然道:“确是有些猫腻。那苏讷言显然是许了二张不少好处,这两个人,信不得了。”

    朱宸濠眼神一缩,急问道:“先生可曾问清楚,究竟是何好处?约有几何?”

    李士实闻言微微蹙眉,不悦的斜了他一眼。朱宸濠省悟,脸上讪讪的,强自辩道:“先生莫怪,小王只是有些好奇而已。呵呵,只是好奇。”

    李士实望定他不说话,直到看的朱宸濠有些坐不住了,这才轻声一叹,正色道:“殿下既有鸿达之志,便当克己制欲,万不可沉迷小道!银钱虽好,但若殿下能光复祖上荣耀,天下万物亦可予取予求,岂不胜眼前区区小财万倍?还望殿下慎思之!”

    朱宸濠面红耳赤,连忙起身恭恭敬敬的一礼,慨然道:“小王受教了,自当谨记先生所言。”

    李士实这才面色稍缓,点点头,示意他坐下。这才沉吟道:“殿下方才所问,某也试探过了。可惜,那两个夯货本就是无能无才之辈,根本说不清楚。只是听上去倒是与时下诸行业多有廻异,想来,便是那苏讷言的手段了。唔,倒也不须多费斟酌,左右不过哗众取宠,引人舍财罢了。且由得他们去,若日后有需,自有道理。”

    朱宸濠迟疑了下,随即便点头应是,欣然接纳。在他眼中,皇帝也不过尔尔,又遑论只是皇后的两个不成材的弟弟?至于说苏默,哈,一个区区下贱蒙童,若失了帝后的扶持,跟只蚂蚁没什么两样。他只要抬抬小手指,便可轻易碾死。

    正如李士实所言,现在还只是刚开始,自己便得了来还要费神经营,哪有等其发展丰腴之后再来宰割趁手?便只当养猪了,待到猪肥壮了,只来收割便是。

    这么想着,遂放下此事,又把适才钱宁和忠儿之事拿了出来。待到说完,这才低声道:“以先生之见,此事上可有作为?”

    李士实不答,微阖着双目沉思。

    朱宸濠也不催促,只安静的等待着。半响,李士实张开双目看向他,淡然道:“殿下有何想法?”

    朱宸濠微微一笑,探过身去,低声说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