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8章:你来我往,苏默vs弘治第一招
    苏默怎么也不会想到,讲经阁里的一番争斗,绕来绕去又把他牵连进去了。此时的他,正满心思的憧憬着自己即将到来的幸福生活呢。

    程敏政的手术最终以完美顺利的结果收功。虽然在最后关头,差点让他耗尽了体内的生命元气,但总算是刘太医确实给力,终于在他力竭之前宣布大功告成。

    那一刻,整个程府大堂上的人都不自禁的长出一口大气,紧接着便是喜极而泣和沸腾的欢呼。

    苏默手都有些哆嗦了,不是累的,吓的。这尼玛太**了,就差那么一点儿啊。不用多,只要再多拖上那么半刻钟光点,他就得给老丈人陪葬了。

    这活儿,以后非万不得已,坚决不能干啊。生命元气确实强大,确实逆天,但绝不是万能的。苏默暗暗的警醒着。

    程敏政仍昏睡着,不过任何人现在都能看出来,这人的性命已是无忧了。不但呼吸悠长有力,便是脸色都明显的好转许多,透出一股健康的红晕,显得生机勃勃。

    “苏公子,真仙家手段也!老朽拜服!”没去理会一窝蜂的围上去看程敏政的程府众人,刘太医一放下手术刀,第一时间就来到苏默跟前,深深的一揖到底,满脸敬服的说道。

    苏默双手背负,微笑着点点头。好吧,不是他要装逼,实在是那手还在抖啊抖的,这要是露出来,可就太有损形象了。至于说为啥不说话,咳咳,心太慌,怕一张嘴全是颤音儿……

    可他这不言不语的,老太医却有些尴尬了。尼玛人家不接茬儿,接下来的话没法说了啊。这把老头儿憋得。

    李氏终是知礼的,激动之情稍稍倾泻之后,立马儿便想起了两位功臣。拉着一双儿女走了过来,便要给两人跪下。

    刘长风固然吓了一跳,苏默也好悬没晕过去。我去,这要让丈母娘给跪了,他还要不要想着好了?

    所以当机立断,果断把刘长风往前一推,抱拳慨然道:“此次多赖老太医出力,晚辈只是辅助而已。如今程伯父正需要好生修养,伯母还当请老太医多费心,问问都需要注意些什么。至于小侄,都是自家人,说多了便是见外了。啊,这里既然事儿已了,小侄那边还有些手尾需要处理,便改日再来探望伯父吧,请先容告退。”

    说着,躬身一礼,洒然而退。只是临去之际,暗暗瞅个空挡,还不忘冲程妹妹挑了挑眉毛,换来程妹妹一个大大的白眼。

    那罕见的既羞且喜的容色,倒是让苏大官人颇有些色授魂与,喜不孜孜的去了。只留下一再感叹的李氏和程府众人,纷纷赞不绝口;当然,还有目瞪口呆的刘太医顿足不已。

    历史上,程敏政是没过了这坎儿,死了。之后记载中,只是轻描淡写的说敏政之子壎,因此冤案补偿,得了个锦衣卫副千户的头衔便一笔带过。余者去向,全无半点描述,想来定然不会太好。

    然而此刻有了苏默的横空出世,历史在这里有了明显的转折。程敏政未死,等到冤案平反后定然可再回朝堂。而经过了生死大劫的程敏政,也定然不会再如之前那般书生意气,傻乎乎的任人揉捏了。如此,又将会引发怎样的一股风起云涌,谁也无法料知。

    那些个朝堂上的蝇营狗苟,苏默懒得去管,也没那多智近妖的脑子去想。他只知道,有了这番救命之恩,他和程妹妹的好事儿,到如今可算是板上钉钉,再不会有什么波折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嗯,换言之,幸福生活指日可待啊。

    回程的马车上,他倚着车壁,翘着二郎腿,嘴里还不停的哼哼着小调儿,那叫一个惬意美好啊。

    旁边张悦看不过眼去,忍不住打击道:“哥哥好心大,竟忘了这事儿可不算完,如今说来,不过才刚刚开始呢。”

    苏默就收了声,斜眼睇他,撇嘴道:“悦哥儿,你嫉妒了。”

    张悦涨红了脸,强辩道:“我……我嫉妒什么?本来就是,此番程大人虽然救回来了,可别忘了,那位的情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承的。还有,单就程大人身上的麻烦事儿,哥哥又要如何解决?哦,对了,还有那位姑苏唐公子,作为朋友,哥哥难道就不管不问了?这接下来,怕是有的哥哥难受的,哥哥竟还能笑出来,小弟也是深感佩服啊佩服!”

    苏默不笑了,悻悻的瞪眼看他。半响,才点着张悦泄气道:“悦哥儿,你学坏了。以前那个谦恭敦厚的悦哥儿呢?哪去了?我擦,从实招来,你是不是根本就不是悦哥儿了,是哪个千年老鬼夺舍附身的?呔!妖孽,还不给我显形出来,还我兄弟!”

    张悦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气结道:“哥哥莫闹了,小弟说正事儿呢。接下来你倒是个什么章程?”

    苏默这才老神在在的重新倚了回去,慢悠悠的道:“章程?还能有什么章程?跟哥哥去要人,就这个章程。”

    张悦一愣,茫然道:“要人?要什么人?去哪里要?”

    苏默神秘的一笑,指了指车外嘿然道:“眼下这车往哪里去,悦哥儿难道看不出来吗?”

    张悦愕然,连忙挑开车帘向外看去。不过只是片刻便猛地放下车帘,霍然转过头来,大骇道:“这这……莫非是……”

    他开始只当是正往回府的路上呢,结果刚才一看才知道,这哪里是回府的路?分明是往皇城里去的方向。

    整个京城一共分为四层。最外面的是外城,以纵横各九条街分割,共一百零八坊,是为居民区;

    再往里便是内城,居住的多是显贵大臣、王公贵族。以及一些外属机构,诸如都督府、五城兵马司以及京都中卫等等;

    而再里面便是皇城了。这个范围却是没有普通住户的,全是京中各司、部,衙门的办公之所,比如之前去的刑部便是在这个地界里。

    而除了这些外,还有的就是大名鼎鼎的锦衣卫南北二衙,以及东、西两厂,也都在这个范围中。

    至于最后一层,才是真正的皇宫大内。

    而此刻,马车明显已然进了皇城,一路在往北去。那个方向,只有一个建筑:北镇抚司的诏狱!

    张悦脸儿都白了。

    北镇抚司的诏狱啊,他可算明白过来苏默说的要人是怎么回事儿了。如今程敏政已经在家里躺着了,那要的是人可不就是刚才自己提及的姑苏唐伯虎了吗?

    可问题是,兄弟俩就这么堂而皇之的上门去,这哪里是去要人?完全就是要命啊。那诏狱是能随便乱闯的吗?锦衣卫这几年虽然早不如昔日那般凶威赫赫了,但那并不代表着就是软柿子,可以随便揉捏了。

    或许那些个朝中的大人们可以,但人家那是有底气好吧。好歹人家脑袋上顶着的官帽儿够大,背后的势力也够足。随便拿出任一位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来,都能牵出一大批的门生同年的;

    可是哥哥欸,你我二人有啥啊?英国公府的帽儿倒也不弱于人,可问题是咱爹现在也处在风头浪尖上,不知有多少人正盯着找他老人家错处呢。倘若这事儿被人家捉了痛脚,别说要人了,怕是连咱爹都要抖搂不清了。

    而如果没了英国公府这层护持,就你我两人这小胳膊小腿的……好吧,你拿自个儿当根葱,可人家也得稀罕拿你蘸酱不是?哥哥,不能啊,你这是……这是作死啊。

    张悦脸儿都绿了。

    “想什么呢?你当我是傻的,这是去劫狱吗?笨!”苏默瞅着张悦那惨白的脸色,不由没好气的敲了他一下。

    张悦捂着头痛叫,不过脸色倒是缓和了许多。不是去劫狱就……呃,不是去闹事就好啊。

    这可差点吓死宝宝了。

    不过话说回来了,就算你不是去闹事,可你如今身上还顶着个皇差的职事,这般跑人家皇帝家奴跟前儿晃悠,真的好吗?更不要说,你竟还说什么要去要人。

    我的哥啊,你究竟是要闹哪样?

    “闹哪样?”听张悦担忧的问起,苏默脸上又露出神秘的笑容。抬手打了个响指奸笑道:“敲山震虎这话听过没?呃,好吧,不太形象。那打草惊蛇知道不?咳咳,好吧好吧,这个也不太靠谱。那,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这话总该明白的吧。”

    眼见张悦的脸色随着自己的话越来越白,苏默不得不一再退而求其次。

    张悦快哭了,叹气道:“我的哥啊,你就给句实诚话吧。究竟要作甚。”

    “不做甚啊。”苏默悠然的道,“只是摆明我的态度,婉转的提出我的诉求而已。悦哥儿,你要相信哥的人品啊。哥一直都是心怀敬畏、最是遵纪守法的了,从来不会做过头事儿。”

    张悦就捂脸无言了。你从不做过头事儿,那是谁跑人家刑部尚书面前装大尾巴狼,差点没把人家老头儿气的厥过去?又是谁嚣张的在人家刑部大牢里,不管不顾的就嚷着要抬身为重犯的程敏政换个&bsp;地儿的?

    还有,你既然辣么的遵纪守法,那现在你这驱车直冲诏狱的行径又算什么?说好的心怀敬畏呢?得亏你这还是心怀敬畏,你要是不敬畏的话,还不得上天啊。

    这一刻,张悦也实在是无语了。事到如今,他也是退无可退了。英国公府一脉,从开始就摆明了态度。便如苏默不用说,脑门上天生就顶了个大大的“英国公府”的牌子一样,根本辩无可辩。

    好在经历了这么多事儿以来,苏默虽然看似不靠谱,但总是能兜转回来,在临近红线之前刹住车。那么,想必这次也是一样,他这么做,一定是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吧。

    张悦如是想着。

    苏默有什么特别的目的吗?答案当然是然也。程敏政这事儿,显然就是弘治皇帝给出的一道题目。而苏默最终成功救回了程敏政,便等于是上交了一份近乎满分的答卷。

    那么,既然皇帝摆明了愿意以这种方式交流,本着有来有往的原则,他转过头来,再去试探一下皇帝的底线,皇帝陛下是不是也应该愉快的接受呢?

    这一刻,尚未谋面的君臣二人,心照不宣的隔空过了第一招,胜负又将究竟谁属?请听下回分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