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0章:张悦的震骇
    苏默好悬没被这股味儿顶的一个跟头,急忙闭住呼吸再看,但见&bsp;整个牢房里连个透气的窗户都没有。若不是有身后火把的照明,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形。

    整间牢房中,靠近里面墙根下堆着些黑乎乎的茅草。临近门边这边的角落中竖着一个马桶,除此之外再无别物。

    而无论是那马桶还是此刻趴伏在茅草堆上的人,都一刻不停的向外散发着一股浓郁的味道。

    趴伏着的人一身囚衣已然看不出颜色,不过后背处显然有着一大块的洇湿,隐隐透着黑红之色和阵阵的腥臭之气。打眼一看,如同一具死尸一般。

    苏默面色大变,霍然扭头看向站在一旁的狱卒,眼中爆出一股极冷厉的光芒。

    “不是说了不准动刑的吗?这是怎么回事?”张悦此刻也看清了里面的情形,同时转头对那狱卒怒喝道。

    那狱卒一呆,随即破天介喊起冤来:“两位贵人啊,这可不关小的们的事儿啊。这人送来时就是这般模样,咱们可一指头都不曾动过他。而且便是那些个干草堆,还是小的帮着换的呢。”

    狱卒这个委屈啊。本还想着跟这家人讨要些草垫钱的,眼下看来这钱是不用想了,搞不好自己还会吃些挂落儿,心下由是郁闷。

    这大牢之中,他们靠的便是这些名目赚些外快。诸如这茅草隔段时日便要更换,那便叫做“草垫钱”;马桶必要每日里刷洗,那便唤作“净钱”。而这些钱,都是要从犯人家属那儿来的。

    当然,家属也可以不支付。但是只要不是那种全家罹罪,又或是彻底放弃了人犯的,大都会老实给付的。毕竟,哪怕是入了罪,作为家人也想着能让亲人尽量好过些。

    张悦倒是听闻过这里面的道道儿,如今听狱卒喊冤便反应过来,不耐烦的再次扔出一块碎银子过去,摆摆手打发了那狱卒。

    这边苏默一言不发,抢步上前仔细观察起来。先是看了背上那处伤处,一看之下不由的心惊。

    这处伤果然不是刑具所致,而是生了一个大疮。只是这般大的恶疮,便连他也是头回见。整个后背大半的衣衫都被脓水和血污浸湿,这人能听到此时还没断气,简直就是奇迹。

    “帮把手。”苏默头也不抬的说道,伸手小心的将那人扶起来。张悦强忍着恶心,也赶忙过去帮着扶住。

    苏默又道:“让光亮一点。”

    张悦点点头,转身起来,也不用狱卒动手,自己动手将左近几个火把尽数取了来,绕着牢房插了一圈儿。整间房中,顿时光芒大放,亮堂了起来。

    狱卒有心要阻止,但眼见两人都是面色不对,略一踌躇,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只当没看到。只是心里暗暗琢磨,待会儿出去后,要不要跟他们讨些照亮钱……

    狱卒想什么两人没空理会,此刻苏默张悦二人的注意力便全放在眼前这个人犯身上了。

    被人翻动了身子,显然牵扯到了伤处的疼痛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那人在昏迷中,也是不由的轻轻发出一声。

    火光照耀下,苏默让他轻轻靠在自己怀中,小心的避让过身后的大疮,以手拨开覆脸的发须,露出一张满是污秽的面孔。

    “是他,没错。”看着苏默目光看向自己,眼中有探寻之意,张悦瞬间反应过来。苏默顶名儿是程家女婿,可却从没见过程敏政呢。当下就着火光仔细辨认一番,这才确定的点点头,轻声说道。

    苏默便低下头,重新将程敏政以趴伏的姿势放好。心下又是愤怒又是颤栗。

    他在后世,未尝没听闻过古时候没有人权,又什么牢房中的犯人如何如何凄惨,但真到亲眼所见的这一刻,还是被深深的震惊了。

    后世的犯人在牢中也有各种黑幕,便是反映牢狱体裁的影视作品就不少。可和眼前这景象比起来,那简直可算是天堂了。单只犯人居住的环境,便是再黑暗的监狱,也与这儿天差地别了去。

    伸手探了探程敏政的鼻息,已然极为微弱了。那狱卒有句话倒是没说错,要是再晚个一天半日的,怕是连最后一面都见不上,这位礼部侍郎便要一命归天了。

    便是此刻情形,放在这个时代,程敏政也算半条腿已经踏进了地府,回天乏术了。

    不过好在现在苏默来了,程敏政便想死都死不了了。

    先是挥手打出一记生命赋予,程敏政原本微不可查的呼吸,立时便肉眼可见的壮大了起来。这让在旁观看的张悦,当场震惊的差点跳了起来。

    他与苏默交往这么久,虽也听闻过有传闻说苏默是什么仙人转世的传说,但一直以来都只当是以讹传讹,不过是乡间愚人的臆传而已。

    然而此刻见了程敏政这个半死之人,只在苏默的挥手间便立竿见影的好转起来,这才终于知晓了自己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世交兄长,究竟有着何等惊人的手段了。

    “让人弄些温水来,嗯,再弄些烈酒,要最烈的那种。”苏默稳住了程敏政的生命体征,微微松了口气儿,一边继续探查程敏政的症状,一边头也不抬的吩咐道。

    他虽然不通医术,但后世简单的护理却是知道的。且不说具体怎么治疗,但先清洗消毒绝对是必要的。不然的话,单只这感染便能要了程敏政的命去。

    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刚刚打入程敏政体内的那股生命元气,正在急速的消耗着。这种现象,还是他得到这种能力后,首次遇上。由此也可见,程敏政此刻的情况已然危急到了何等地步。

    “还有,赶紧找个医生来。嗯,就是郎中、医官儿,程大人必须尽快得到医治,否则绝无幸理。”

    张悦这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慌不迭的点头应了,起身往外跑去。只是心神震怖之下,那脚步都有些踉跄起来。

    苏默似有所感,抬头看了他的背影一眼,不由微微叹口气。自己的这个本事怕是隐藏不了多久了,从当日第一次迫不得已当着人面施展以来,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也不知这对自己究竟是福是祸。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这么想着,猛然一道灵光闪过心头。瞬间想通了一个一直没弄明白的事儿:皇帝如此纵容自己,莫不正是因着自己的这个能力?

    既然有了许多人都知道了自己的秘密,没道理作为富有四海的皇帝会不知道。更不要说,这位皇帝还有着东厂和锦衣卫这样的强力特务机构。

    如此说来,是宫中有人出了问题了?却不知究竟是哪一位。不过这位皇帝与历朝历代帝王大不相同,终生只有一个妃子,那便是张皇后了。

    那么,会不会是张皇后身体有恙了?或者是老太后?唔,总之逃不过这几人吧。

    这么想着,忽听外面传来张悦的叱责声,还有狱卒的抗辩声。

    苏默眉头微微一蹙,感觉着程敏政体内生命的流逝,再次为他打入一股生命元气,为他稳住了生命体征,这才站起身走了出来。

    “吵吵什么,怎么还不赶紧去请大夫来?”他一脸阴沉的喝道。

    张悦满面通红,指着狱卒怒道:“还不是这厮,竟百般推诿,不肯去不说,还满嘴胡言诅咒程大人,当真可恶。”

    那狱卒满面委屈,大叫道:“贵人,这可不冤死小人了。小人只是好心提醒你,莫要费那心思了。那人肯定活不过半日了,早有太医都来看过的。你这又要寻那些普通的郎中来更济的甚么事儿?不过徒费银钱功夫罢了。小人一片好心,怎就成了推诿诅咒了?”

    张悦大怒,挽袖子便要动手,大骂道:“贼泼才,反了你了,还敢说!”

    狱卒大惊,闪身要跑。旁边苏默急忙上前拉住,又挡住张悦,叹道:“悦哥儿,怎的也跟鹏举一般莽撞了?他一个普通人,不明白情况有什么奇怪?行了行了,莫耽误时间,赶紧的去安排吧。”

    张悦悚然一惊,这才恍悟。恨恨瞪了那狱卒一眼,顾不上其他,亲自转身跑了出去。正如苏默所言,他本不是这么冲动的性子,只是方才所见给他的冲击实在太大,以至于让他心神失守了。

    这种情形下,忽然被狱卒违逆,那潜在的公子哥儿脾性顿时便占了上风,可不就当场发起飙来了。

    经了苏默的叱喝,张悦这会儿倒也明白过来。心自讪讪,却又拉不下脸来跟一个狱卒认错,便借着请人的借口干脆逃开了。

    这边,苏默看着张悦离开,又转头对兀自一脸义愤的狱卒温声道:“这位大哥也勿须气恼,我既然说能救得自然有我的道理。若不信,大哥大可自己去看一看。只是看过后,还请赶紧将我所需之物送来,休误了大事。若此,恐怕与狱卒大哥也没有好下场。”

    狱卒听他说的在理,却犹自不信。迟疑了下点头道:“也罢,既然贵人坚持,小人也不必去看。不过些寻常物件,当得什么事儿?我这便去取来就是。”说着,摇头叹气的走了。

    只是刚走出不远,便听得外面一阵喧哗,随即呼啦啦一大群人涌了进来。直惊的狱卒手抖足颤,只道是有那吃了豹子胆的,竟敢来劫狱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