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8章:一气刑部尚书
    刑部后堂,苏默张口喊出要见唐伯虎,让早心中笃定的白尚书登时目瞪口呆。别说白昂了,就是跟在一边瞧热闹的张悦也是没忍住,一口刚喝到嘴里的茶水,噗的喷了出去。

    这又是玩的哪一出?咱们不是来见你老丈人的吗?不是说好了来打前站,给你家丈母娘铺路的吗?祖宗欸,你这究竟是要闹哪样?

    闹哪样?闹你个手忙脚乱的样儿!

    苏默心中得意的想着。打从他发觉这刑部尚书的蹊跷开始,他便愈发确认了自己之前的猜测。

    既然如此,那么自己为什么还要按照他们的剧本来走?什么事儿都被人算计的死死的,一步一步跟着人家既定的框框走,这种傻事儿苏默会干吗?显然不会啊。

    所以,出其不意,先打乱对方的阵脚,把节奏控制在自己手上才是上策。反正这事儿从头至尾,程敏政也好,唐伯虎也罢,都是不可或缺的主角。

    那么,无论他先见哪一个,结果都是没差。甚至如果先能让唐伯虎脱罪,程敏政这边的罪名也就不攻自破了。即便不行,对于接下来的后手也大有助益,何乐而不为呢?

    由是,这才有了他临时换将的主意。

    “唐……唐伯虎?你你……你和那唐伯虎,又……又沾的哪门子亲?”白老头气的快心脏病爆发了,颤颤的指着苏默,嘴唇哆嗦着怒道。

    老头儿真气坏了,没见过这么不讲规矩的小王八蛋。没错,天子确实对你有所求,也确实暗示了要给与你一些方便。但这不代表你可以得寸进尺,胡搅蛮缠不是。

    郁闷个天的,程敏政是你老丈人,你这做女婿的心忧岳丈的身体,探望一下无可厚非。便是朝中那些个御史再如何刁钻,但是牵扯到一个“孝”字,也都会网开一面。

    大明以孝治天下,若有人不顾孝道攻击别人,便是他们自己都过不了自己那一关。这也是弘治帝敢于玩这么一手的底气所在。

    可尼玛,唐伯虎?!我去的,那是什么鬼?跟你丫他娘的有毛线个关系?你这还堂而皇之的喊出要见他,妈蛋,那可是涉及到科考舞弊的重犯啊,真当这刑部是你家了,你说要见谁就见谁?

    太欺负人了!

    好吧,其实之所以让白老头生气的是,那唐伯虎根本就没在刑部这边好不好?

    这事儿出了之后,他曾极力抗争过,要求将此案发送刑部审理。可几个给事中、御史都一致反对,非要将相关人犯打入诏狱审问。理由是此案既然涉及到了朝中一二品大员,谁也不能确保背后还有没黑手,与其让刑部为难,倒不如直接由陛下派人亲自审问,以保不遗不漏。

    这他娘的啥意思?这分明就是说不信任他白昂嘛。白老头之所以起了告老还乡的心思,这件事也未必不是一个直接的原因。说到家,老头儿伤心了。觉得自己不被信任了,正闹情绪呢。

    结果没几天功夫,皇帝又悄悄的把他找了去,暗示为了太康公主的病,要在尽可能的范围中,给出一些便宜,这才有了将程敏政单独提出,交由刑部审问的事儿。

    当然,这其中,程敏政的身体出了问题,也确实不适宜再留在诏狱那种地方了,也是原因之一。

    但是白老头仍然感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觉气闷。这算什么?前面说的冠冕堂皇,但涉及到了皇帝的闺女身上了,就一切又都可以商量了。那还要律法作甚?他这个堂堂的刑部尚书,又将被置于何地?

    朝中如今有一股极不好的氛围,某些人越来越跋扈骄横了,俨然都要凌驾与天子之上了,这还了得?长此以往下去,必将引发更大的冲突。到那时,君不似君,臣不似臣,国家又将走向何方?

    老头儿是那种认死理的老式臣子,眼见这种变化却无能为力,又是心伤又是失望,最后索性也懒得管了。便睁一眼闭一眼的认了这一出。这其中,也还有可怜太康公主那个小小的人儿,却要承受这么多苦楚的怜悯之心。

    可如今倒好,自己这般的忍让退步,不成想竟换来的是步步紧逼。且不说这步步紧逼的还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王八蛋,单就这事儿又勾起老头儿心底的耻辱事儿,这让老头儿情何以堪,又怎么还能冷静面对?

    暴走,必须暴走啊!

    可苏默哪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儿啊?他还得意于自个儿的别出机杼呢。

    老头儿生气了?羞恼了?嗯,那就对了,这就叫恼羞成怒了吧。这说明自己确实触及到了对方的痛脚,那就宜将剩勇追穷寇,再接再厉,彻底把节奏掌握到自己手中再说。

    这么想着,苏默也不去看白昂涨的发紫的脸,这边却摆出一副真诚的面孔,讶然道:“咦咦,老部台何以如此激动?小子与唐兄一见钟……呃,不对,是一见相得,故而曾义结金兰之好。正所谓,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这难道不算沾亲吗?须知圣人也曾曰过的,兄弟如手足啊。老部台,您不能这样歧视俺们的结拜之情啊。”

    结……结拜兄弟?我歧视你们的结拜之情?白昂颤颤的指着他,气的要说不出话来了。老夫结拜你一脸,歧视你一脸!你个小兔崽子,这分明是消遣老夫来着。我我……

    老头儿左右踅摸,想要找个顺手的家什抽丫的。只是踅摸半天没找到合适的,桌上倒是摆着茶盏茶壶的,可那都是上好的官瓷,老头儿一向节俭,实在不舍得拿来祸害啊。

    呼呼,老头儿气的直喘粗气,瞪着眼瞪着苏默,恨不得拿目光杀死他。

    旁边周师爷赶忙上前搀住他,扶着他坐下,一边低声劝慰着,一边帮他捋着胸口顺气儿。

    好半天,终于才让老头儿一口气倒了上来,这才转头对苏默叹道:“苏公子,大家都是聪明人,何必如此?我家老部台在此事中,曾多有相助程大人之情,便苏公子不看僧面看佛面,也不当如此来诘难,此非君子所为也。公子所言的唐伯虎,如今还在诏狱之中呢,公子若执意要见,便请自去镇抚司那边可也。”

    说罢,一甩袖子,便要送客。

    苏默傻眼了,他只当程敏政出来了,唐伯虎便也该一起出来了踩死。直到此刻才明白,原来是自己想当然了。倒霉的唐大才子,现在还仍在诏狱里面蹲着呢。

    “咳咳,这样啊。可这是为什么呢?这不科学啊。原本就是一件案子嘛,怎么两个嫌疑人却要分开安置?有奸情,啊,是有内幕,肯定有内幕对不对?要检举,小子要去检举,告御状……”

    苏老师一脸的悲愤状,慷慨激昂的愤然叫着。只是喊的声高,脚下却是不动半步,一双贼眼还骨碌碌直转,只盯着白昂面上。

    &n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sp;  白昂这个气啊,他哪还不明白,这小子分明是在试探自己呢。郁闷个天的,那些个朝中的混蛋不信任自己,天子不信任自己,现在就这么个小兔崽子也不信任自己。喵了个咪的,莫不是真当老夫是死的?

    “你去!你……咳咳……去,不去你就是……就是孙子!”老头儿又激动了,扶着桌子站了起来,指着门外怒声吼道。

    周师爷连忙上前扶住,脸色彻底冷了下来,不去理会苏默,却转向一旁尴尬的手足无措的张悦冷声道:“小公爷,你们请吧。英国公位高尊崇,我刑部小小衙门,想来是不放在眼里的。咱们也实在伺候不起,回头自当请陛下做主就是。我家大人身体不适,现在却是要去歇息了。”

    说罢,一甩袖子,转身搀着白昂便要离开。

    张悦一脑门子大汗,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只拿眼看苏默。心中这个哀叹啊,哥哥欸,你倒是拿个主意啊。这事儿整的,如今可要怎么收场?

    苏默眼眸眯了眯,到了这份儿上,他才终于是确定了这事儿的真假。程敏政是特意因为他才被放出诏狱的,这是皇帝对他的一个示好,也是一种试探。

    那么,皇帝要试探什么呢?他心中忽然闪过一抹灵光,隐隐若有所悟。但是等他再想去捕捉那道灵光,却又忽然捕捉不到了。

    心下笃定之余,索性便也不再去多想了,如今主动既然在我,那便静等其变就是了。

    这么想着,冲着张悦打个眼色,示意他不必着急。这边却转过头来对白昂赔上个大大的笑脸,拱手道:“哎呀,老部台原来身子不利索啊,看这事儿闹得。既然身体不适,就早些个歇息嘛,何必这么客气?至于小子来看家岳之事,随便打发个人带路就行了,毕竟上有所命,谁还敢不从不成?快快,你这位师爷也真是的,老部台这么大岁数了,身体又不好,他自己不说,你也不说,怎么做人师爷的?以后可不能这样了啊。行了行了,赶紧扶着老部台去吧。”

    说着,却把手伸向周师爷,挠啊挠的。

    周师爷被他一番话险些气昏了过去,这尼玛是什么人啊,愣是能把无耻当理说,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不是没见过无耻的,可无耻到这个地步的,真真是开天辟地头一遭见了。

    还有,你他娘的这手挠什么呢?抽风呢怎么滴?

    “手令啊,没手令我怎么去见人啊?”见他一脸的不解,苏默理直气壮的说道:“没手令或者腰牌也行啊,总之就是去大牢提人的家什,随便来上一样呗。”

    周师爷又有要晕的感觉,方才在一旁看着,作为局外人还不觉得。此刻真到了自己身入局中,这才深刻体会到,跟这个小混蛋聊天,是何等操蛋的感受。

    “给……给他!让他赶紧滚蛋!”还想着讥讽为难几句,白老头儿却喘着粗气喝道。

    赶紧让这小混蛋滚,不然的话,老头儿觉得自己真心要顶不到致仕的那一天了。这小王八蛋又混蛋又奸诈,方才那话已然点明了“上有所命”,再想拿捏他岂不是自取其辱?

    周师爷无奈,忿忿的从袖中摸出个牌子扔了过来,随即头也不回的搀着白昂往后面去了。

    苏默眼疾手快的一把捞住,在手里掂了掂,冲张悦一扬,咧嘴笑道:“搞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