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7章:跟刑部尚书耍太极
    “这位想必就是慷慨歌燕市的苏副使了吧。”

    相当突然的,不等苏默开口,白昂却当先开了口。然而一开口便让苏默和张悦一惊,原来人家早已把自个儿的底儿摸透了呢。

    张悦看向苏默,眼中满含隐忧。苏默却先惊后喜,对张悦微不可查的摇摇头,示意无妨,这才起身笑着对白昂抱拳见礼道:“部台老大人火眼金睛,果然是瞒不过您老的。不错,小子正是武清苏默苏讷言。此前失礼之处,还望老大人海涵。”

    白昂笑眯眯的摆摆手,上下打量他几眼,笑道:“苏公子惊才绝艳,老夫也早听闻其名,只是原先还当是谬传,此番苏公子此诗一出,才知果然名不虚传。老夫虽老矣,然闻听此绝世佳句后,也是血脉贲张,恨不得挎弓提枪,傲啸烟云了。”

    苏默便肚中暗暗腹诽,这老头儿瞪着眼说瞎话糊弄人呢。就你着老胳膊老腿儿的,还挎弓提枪傲啸烟云?你当这是唱大戏呢。

    只不过腹诽归腹诽,面上却是做扭捏状,谦逊道:“小子张狂,悲愤之下狂悖之词,当不得老大人夸赞。”

    白昂摆摆手道:“欸,这怎么是狂悖?正当是少年慷慨,气壮山河之语,如何赞不得?唔,好词,好诗,好句!却不知此诗何名?”

    苏默眼神微微眯了眯,这老头儿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我俩这么登门而来,他却不问我们为何来,尽在这跟我谈什么诗词来着,莫非当我们来是为了考功名行卷的吗?古怪,有古怪啊!

    所谓的行卷,是古代科举的一种习俗。知贡举等主试官员除详阅试卷外,有权参考举子平日的作品和才誉决定去取。

    当时,在政治上、文坛上有地位的人及与主试官关系特别密切者,皆可推荐人才,参与决定名单名次,谓之“通榜”。

    因而,应试举人为增加及第的可能和争取名次,多将自己平日诗文加以编辑,写成卷轴,在考试前送呈有地位者,以求推荐,此后形成风尚,即称为“行卷”。

    便比如这次科举舞弊案中,历史上唐伯虎和徐经之所以栽了跟头,就跟这个习俗大有关联。正是他们之前到处行卷,这才让人抓了把柄,说他们提前得了题目,才最终得以中的。

    按说苏默和张悦忽然拜访,尤其是苏默的身份,现在还挂着钦差的职衔未交,白昂身为当朝大员,就算不即刻问责,也当先弄清二人来意才对。

    可如今,打从两人进门后,白昂便是一副随意闲谈的架势,甚至连官服都未穿,摆明了是不以官方身份相见。而话里言间,却又模模糊糊的,似要透露些什么偏又让人捉摸不定,云山雾罩,由不得苏默这么吐槽了。

    这些个老家伙,个个都是成了精的老狐狸。看样子要是继续这么下去,怕是聊到明年也聊不出个所以然来。不管了,反正是你们那边对老子有所求,不会真的把老子治罪,老子还怕你个毛?索性彻底掀开来说,也不用遭这份罪。

    这么想着,当下便眸光一闪,拱手道:“不过是一时心有所感,偶然得之罢了,哪有什么名字?若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非要加个名字,便叫《慷慨篇》好了。”

    白昂怔了怔,随即眯着眼低声念叨了几遍,点头道:“《慷慨篇》,唔,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确是慷慨豪迈,慷慨篇嘛,倒也恰当。”

    苏默目光一闪,便做感叹状道:“便是慷慨又当得什么?小子本以为自个儿在前方为国为君,慷慨赴死,份所当为。却哪知,后方却有人也把小子给慷慨了,种种行径,委实令小子心寒啊。”

    他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句,顿时让白昂猛地眼眸一张,手一抖,正捻着胡须的手一颤,当即生生拽断了两根胡须下来。

    我去!这娃倒是生猛啊。老夫这儿还打算着不动声色的圆过去,偏这小竖子不领情,这是要掀桌子啊。

    白老头儿心下嘀咕,又是心疼又是肉疼的低头看看手上的两根胡须,不由的一阵苦笑。陛下给自己的任务,原当没什么难处,却不料竟遇上这么个性急的小辈,怕是自个儿再想要左右逢源,不沾不染却是难办了。

    罢了罢了,既如此,还是早早遂了这小子的意,最多日后担上个失察之名,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老夫这把年纪了,本也有了乞骸骨的念头,不如就借此时机,行了这事吧。

    这么想着,眼皮儿微微抬起,再看向苏默时,白昂已是面色严肃了起来,皱眉道:“苏公子这是何意?莫非是此行出使,遇到了什么不公之事?那为何面君之时,不当面向圣上禀奏,请圣上做主呢?”

    当面向圣上禀奏?这是几个意思?

    苏默听老头儿这话一出,不由一愣。但忽然不经意间,瞄到老头儿眼底闪过的一抹狡黠,顿时猛地省悟过来。

    这老家伙,这是瞪着眼装糊涂呢。他这般说,就是说他并不知道自己此番回来是违规的,只当自己已经见过皇帝了。所以,此刻见了自己便不问擅归之罪,便也是题中之义了。

    至于以后被人说起,说破大天去,也最多说这老儿老糊涂了,昏庸失察而已。被人说昏庸失察怕啥,连块肉都不带掉的,以这老狐狸的手段和多年的经营,压根就不会在乎。

    哎呀呀,都是老家雀儿啊。太狡猾了!这个得学一学,必须学一学啊。

    苏默感叹着,瞬间秒懂了白老头的意思。

    当下也含糊着道:“我等做臣子的,但知忠心侍君、公忠体国,死而后已。所谓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又哪敢因此添陛下忧烦?只是亲亲相隐,血脉相系,总是有所挂碍,却是身不由己啊。”

    好小子,上道!

    听着苏默这些似是而非的话,白昂老眼暴起一抹精光,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心中大是暗赞。

    嘴上却不动声色的道:“好一个雷霆雨露皆是君恩,既如此,何以讷言还要说心寒二字?却不知这心寒二字又从何说起?而既言亲亲、血脉之语,却不知牵扯到哪位亲属之事?又为何事呢?”

    好吧,苏默有些无语了。往日里,他未尝没觉得自个儿无耻,可如今看来,比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起眼前这位来,自己无耻的境界还是不够深啊。瞅瞅人家这境界,能瞪着眼装的完全什么都不明白到这个地步的,这修炼才称得上是高手啊。

    不过既然大家都扮糊涂,那便索性演到底就是。所谓人生如此,全靠演技,h怕h啊!好歹哥也是后世经过诸多大片的熏陶的穿越青年来着,演技这门手艺,那可是穿越者的必修课不是。

    这般想着,脸上愈发做出悲哀之色,苦涩的道:“说来惭愧,小子实在是有些说不出口啊。吾等皆儒门子弟,此事有污清听,有污清听啊。”

    白昂捋着胡须的手就又是一颤,不过这次好在有了防备,总算是没再牺牲两根。心中却忍不住暗骂:这小狐狸,简直是太无耻了!他真的只有十七岁?怎么感觉上,便是朝中一些老家伙,也不过如此了吧。

    妈蛋,还惭愧,还有污清听。真惭愧的话,你丫的别说啊。却来这里装清高,怎的,还非得让老夫三请四请的才说是不?好吧好吧,瞅这架势,老夫要是不配合着,怕是这小无赖还真要惫赖下去了。唉,老夫怎的就碰上了这么个妖孽呢?真是孽障啊!

    白老头也是哔了二哈了,咬着牙生生忍了这口气,做出一副安慰的面色劝慰道:“欸,讷言尚年幼,岂不知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之理?且尽管道来,若真有隐情,自有老夫为你做主。”

    “哎呀,真是多谢老大人了。都说老大人雅量高致,实乃当世君子,今日方知,果然实至名归啊。”老头儿话音刚落,苏默蹭的便跳了起来,郑重的一礼到底。

    白昂的手就又是猛的一抖,嘶,尼玛!一不小心又是两根白须断了……

    小王八蛋,这等着老夫呢。咦,不对,这小子是在算计老夫,扯着老夫给他背书呢。什么亲亲相隐、血脉相连,尼玛,全都是糊弄人呢。这小子,从头至尾就是想着先把自个儿抖搂干净咯。他转来绕去的,怕不就是等着老夫这句“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吧。

    猛不丁转过了这个弯儿,白昂差点没气厥咯。这可真是八十老娘倒绷孩儿了,自己这个事外人都准备入局了,他可倒好,主动惹事儿上身的反倒先算计着抖搂干净了。

    无耻!太无耻了!发指!太发指了!这尼玛是何等的我操!这一刻,白昂真是忍无可忍了。

    “说!直接点!”他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蹦的说道。脸上从始至终的从容淡然,这一刻是再也保持不住了。悲愤之余,竟而都有些狰狞起来了,让旁边一直看着的周师爷和张悦二人,都是瞠目结舌。

    “唐伯虎!唐伯虎在哪里?我要见他!”直接点就直接点,苏默挺身而起,张嘴吐出个人名来。

    咣当!

    桌上的茶杯翻到在地,白昂目瞪口呆,满脸的都是懵圈的表情。唐伯虎?唐伯虎是何人?不应该是为了程敏政而来的吗?这尼玛,怎么成了唐伯虎了?

    我操,小王八蛋,不带这么玩的。你乱改剧本,我要跟导演投诉……

    这一刻,白老头彻底抓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