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6章:刑部
    刑部门外,几个差役看着缓缓停下的马车,互相对视一眼,都露出兴奋之色,站起身往外迎来。

    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对于他们来说,靠着刑部那当然就是吃人犯了。除了那些个大人们,百分之九十来的的人都是人犯的家属,要想探视人犯,自然要给予他们一些孝敬。不然的话,他们有一百种理由不让你见。

    有道是阎王好见小鬼难搪,说的便是这里了。

    至于说会不会是有人来告状的,告状的会这么平静而来,还摆着这样的排场吗?大多要么是满面悲愤,要么是哭嚎大叫着。这些个门子早练出了一双贼精的眼色,自然分辨的出来。

    只不过今个儿显然他们要失望了,就在几个人将将围上来,那马车帘栊一掀,一个年轻人当先跳了下来,目光在几人身上一转,随即面无表情的回身挑起车帘。

    然而就是这一眼,却让领头的那个差役心头大震,慌不迭的拦住其他几个差役。

    “林头儿,咋了?”差役中一个人诧异的问道。

    林头儿面色微变,拉着几个差役往后退开些,低声道:“作死吗,不看看那是什么人。英国公府的小公爷,惹的这位爷恼了,银子捞不着,打你一顿却是白挨。”

    众人一惊,连忙再次往旁退开几步,只是看着那边的眼神就都有些不对了。

    所谓车船店脚衙,这些个人最是擅于察言观色。既然知道了这位主儿是英国公世子,那么能让这位爷亲自挑帘子相迎的,又会是多大的来头?

    天爷,要知道京中权贵中,如英国公世子这般身份的,已然是顶级衙内了。对于他们再上面的,除非是皇亲国戚,要么就是各家的长辈了。

    而英国公是武勋,肯定不会这么堂而皇之的跟皇亲国戚搅合在一块儿,那太扎眼了。既如此,莫非是哪位老国公大驾光临了?

    唉哟,这可不得了了,什么事儿竟能让一位老国公亲自出面,只怕事儿绝对小不了啊。这么想着,林头儿已是不动声色的在身后摆摆手,示意赶紧进去通禀一声。自己则带着几个差役恭恭敬敬的候在一边,垂手侍立。

    但是等到车里那位一下来,林头儿等人却是都不由的一怔,脸上尽皆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下来的人披着一件带兜头的大氅,虽然看不到面目,但是显然那并不是一位老人家。也就说,那绝对不可能是哪位老国公。而年轻一代里,这京里还有谁能让英国公世子亲手为他打帘?古怪,实在是太古怪了。

    苏默却并不知道自己的出现,给旁人带来的震惊。下的车来,微微抬头打量了四周一眼,眼神不由的轻轻眯了起来。

    这刑部果然是刑案要地,门口两具高大的石狮子,虎视眈眈。正门上雕刻狴犴,倍显狰狞,让人一眼看上去便气为之夺,下意识的便不自觉的收敛起来。

    “到你上场的时候了。”打眼儿瞅了四周一眼,苏默便收回心思,扭头冲张悦摆头道。

    张悦翻了个白眼,撇撇嘴勉强点点头。这逼装的,也真没谁了。亏得自己在路上还一直追问呢,到头来还是得借着自家这张虎皮行事,又哪来的什么特别的手段?

    只是这位是哥哥,他便再如何心里吐槽,这会儿也不得不乖乖的服从,撑起这个场子来。

    “进去通禀一声,就说英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国公府张悦,前来拜会刑部白大人。”迈步走到林头儿几人面前,张悦随意的拱拱手,对着几人傲然说道。

    这一刻,他再无在苏默面前那般谦逊雅致,代之而起的全是满满的睥睨傲然,整个一妥妥的官二代骄横之气。

    林头儿啊了一声,这才从震惊中醒来。连忙哈腰应了声喏,满脸陪着笑拱手见礼。那眼神却是目不斜视,便仿佛没看到苏默一样。

    天爷的,那位穿成那摸样,显然是不愿给人看到脸面。这里面不定藏着什么阴私之事呢,这要是被察觉自己偷窥了,怕是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更不要说那人身边几个汉子,隔着老远似乎都能闻到那股子血腥味儿,那绝对是百战余生的老兵才会有的特殊的气息。这一点,作为曾经在边关呆过的林头儿,可以百分百肯定,那几个人绝对是刚从战场上下来没几天。

    一个国公爷的世子,带着一个神秘的、刚从战场上归来的贵人,忽然来到了这刑部,这其中隐含的信息,细思恐极啊。

    林头儿哈着腰将两人往门房里让,他可不敢怠慢了,让这两位在大门外等着。否则不用人家发怒,便是自家大老爷知晓了,回头也定要打断自个儿的腿了。

    张悦也不客气,点点头却并不举步,而是回身先让苏默。这一个动作,又让林头儿心肝儿发颤,那腰身低的愈发下去了,眼观鼻鼻观心的,简直比庙里的雕塑还要雕塑。

    进的大门不多会儿,里面便迎出来一个文士打扮的人,老远便冲着张悦抱拳拱手笑道:“呵呵,果然是小公爷来了,我家老爷还当是下人胡说呢。快,快快请里面奉茶。”

    嘴上说着,目光却在苏默身上打量,眼底有微光一闪而逝。

    张悦也起身抱拳,笑道:“原来是周师爷,怎敢劳动您亲自来迎?白大人真是客气了,客气了。请,请。”

    周师爷呵呵笑道:“不当事,不当事。呃,这位是……”说着,目光却看向身后的苏默。

    张悦面色微微一冷,淡然道:“哦,此乃我家一个亲戚,头回来京城,跟着悦出来随便走走。怎么,可是不方便吗?若此,我便打发他出去便是。”

    周师爷目光一闪,仰天打个哈哈,笑道:“这说的哪里话来,这刑部又不是皇宫大内,有什么不方便的。周某也只是一时好奇,别无他意。请,请。”说着,不再多言,转身当先带路。

    张悦与苏默对个眼神,两人便亦步亦趋的跟着。一路过了二门、三门,却并不去正堂,而是直往后堂绕去。

    须知正堂可是正式升堂,审理案件处理公事之处,别说他们不是告状问案而来,便是平常里,也一般是不开的。如后世影视剧中,来不来的就升堂问案,那都是演绎而已。且不说刑部作为六部之一,便是乡下小县,正堂也很少遇到案子就开。多都是先由下面分管六曹处理,直接发送了算完。

    若是遇到六曹处理不了的,或有争议的,则由师爷或是文吏会同研究,然后交由最高长官审核。

    唯有在遇到重大事件,又或必须面向公众的特殊案件时,那正堂才会正式开启升堂。这便如后世法院开庭一个道理,真正大开门户,面向百姓的,十不存一。

    几人一路穿堂过院,待得绕过回廊,前方露出一角屋檐,那里便是后堂所在了。

    周师爷脚步微微顿了顿,目光在两人身上定了定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眼见张悦也好,苏默也好,都没什么表示,这才又笑笑,继续往前走去。只是转过身去后,脸上却闪过一抹思索之色。

    待得进了大堂,早见堂上一人端坐上首,正端着一个茶盏轻啜。此人年约六十上下,方脸阔口,须发皆白。身上穿着一袭锦袍,足踏雪履,却是做一身家常打扮。见得几人进来,便放下手中茶盏,笑呵呵的望了过来。

    张悦目光一闪,跟苏默暗暗打个眼色,随即便脸上堆出笑容,紧走几步上前拜倒,恭声道:“晚辈张悦,拜见部台。”

    苏默得了张悦暗示,知道这人便是刑部尚书白昂了。这白昂似乎并不见经传,至少苏默这个后世人是第一次听闻。但在一路上从张悦的讲述中知道,此人却是个极有为的官员。

    白昂,字廷仪,江苏常州武进人。天顺元年进士,任礼科给事中,后平定刘通叛乱有功,升兵部侍郎,此后调户部侍郎,巡江治河,颇有政绩。此后升为都御史。弘治六年,改刑部尚书。历史记载,于弘治十三年,也就是明年,致仕身退。

    能在六部这样的中枢高位上全身而退,并且并无什么多大的名声,由此可见此人的老道。所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能身居高位,却部落俗名,这本身就说明了很多问题。

    是以,苏默打从心底里有些忌惮。此刻见张悦见礼,连忙也躬身抱拳而拜。只是这里施礼,却不能再以帽遮面了,否则那便是太失礼了。

    随着他将帽子掀开,白昂看似昏花的老眼猛的一眯,瞬间放佛有一道精光闪过,但再仔细看去时,却又复那迷蒙浑浊的样子,便好像方才那一刻只是错觉一般。

    “贤侄请起,勿须多礼。”白昂笑呵呵的起身,还了半礼,伸手示意张悦二人起身,坐下说话。

    见两人坐了,自有下人上来奉了茶。待得下人退去,这才目光转动看看两人,温言道:“老公爷近来可好?”

    张悦忙起身,恭敬的道:“家父尚安,多谢老部台挂怀。”

    白昂便摆摆手,让坐下。又道:“唔,好便好,好便好啊。到了老夫与汝父这把年纪,万事莫过于一个安字。”

    这话说的看似闲淡,但却似乎又在暗示着什么。张悦目光一凝,微微有些局促。

    别看他在旁人面前耀武扬威、傲然霸气的,但到了这些老家伙面前,终归还是底气不足。要知道,这可真真的是当朝一品大员,单那份自身的威压和气势,便足以碾压的常人喘不过气来。

    别以为这是玄幻,要知道所谓的气势虽然看不到摸不着,但正所谓养移体居移气,长年累月身处高位积累下来的威严,绝不是胡说八道的。

    是以,受此影响,原本路上打好了腹本的说词,这一刻,张悦忽然有种说不出口的感觉,不由的偷眼看向苏默求助。

    苏默倒是并没太大感觉。倒不是他心大,而是他毕竟来自后世,根深蒂固的平等概念灌输下,这种见官心畏的感觉本就相对轻上许多;再者,他一身被神石洗礼,单从生命层次上,可以说已经凌驾与大多普通人之上了。

    相对于这种生命本质上的高下,气势这点威压,对于他而言,实在构不成半点压力。倘若真要说起来,反倒是他刻意散布开自身的气势,绝对是碾压白昂的存在了。

    所以,在看到张悦被无形的压制住了,不由的轩眉一挑,目光直直迎向了白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