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5章:小儿密谋
    “老祖宗,既然您知道了那苏默回来了,为何不当面去找他,偏要通过那王义带话?这岂不是白白给那王义送功劳,您这又求的什么呢?”

    同样的问话,正在宫里某个房中发生着。只不过问话的却是一个小手巾。此刻,小手巾正满面阿谀的给李广揉着肩膀,李广闭着眼,舒服的哼哼着。

    听到这个小手巾的问话,哼哼声戛然而止,睁开眼瞟了这个小手巾一眼,目光森寒而阴冷。

    小手巾顿时浑身一寒,噗通翻身跪倒在地,抬手啪啪给了自己两个嘴巴子,哭丧着脸颤声道:“是孩儿该死,是孩儿该死,不该乱问的,不该乱问的。还求老祖宗饶了这遭,再也不敢了。”

    李广这才哼了声,重新闭上眼睛,淡然道:“行了,起来吧。若不是看你平日里孝顺,此番便要把你扒了皮,扔西苑里去。”

    小手巾吓的一哆嗦,脸儿都白了。趴在地上连连磕头,不迭声的叫着不敢了。直到额头都发青,隐隐透出血丝来,李广才再次叫起,小手巾这才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连脑门上的灰都不敢擦,轻手轻脚的绕到李广身后,继续为他捶肩揉背起来。

    李广闭着眼,似乎睡了过去。半响,忽然发出一阵夜枭似的低笑,轻声道:“杂家自然知道那苏默回来了,可杂家也听说了,杜甫那个老东西已经在爷爷耳边嘀咕过杂家的坏话,把杂家的心思都给戳出去了。如此一来,原本可行不可行的事儿,那可就成了不行就是杂家的错处,行了却绕不开那老东西的好处。哼,真当杂家是傻的吗?”

    他喃喃的说着,似解释又似自语,说到这儿却又顿住了。身后的小手巾竖着耳朵听着,却是再也不敢多插一句话。

    又半响后,李广阴森的声音才有响起:“杂家让那王义去,看似却是给了一份功劳,但前提是,那叫苏默的真个是有本事的。但若是一旦不行,嘎嘎,那可就跟杂家没关系了。要知道,杂家不过就是随口一提,真要追查起来,却是怎么也怪不到杂家头上来的。可是那王义就不同了,嘿,那王义,可是萧公公的人哩。你说,若是萧敬因此被牵连到了,他最恼恨的会是谁?而若是萧敬因此倒了,那司礼监空出来的位置……嘿嘿嘿,嘎嘎嘎……”

    老太监说到这儿,忍不住尖声笑了起来,阴暗的小屋里,顿时如同夜枭嘶啼、百鬼嚎哭一般。

    小手巾听的心中骇然,一张小脸上满是惊怖的神色。脑袋使劲的缩着,浑身都不可自抑的颤抖着。

    在这大内皇宫之中,最可怕的不是偶尔做错什么事儿,也不是不经意间得罪了什么人。最可怕的,恰恰就是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一些隐秘。往往就是这些个隐秘,使得许多前辈就此忽然人间蒸发,连骨头渣都不带剩下半点的。

    他哪里想到,自己冷不丁间的,竟然得知了这么个秘闻,还是牵扯到杜甫、李广和司礼监萧公公三人间的恩怨利益之事?这下可还有的活吗?

    小手巾越想越是害怕,抖索的按在李广肩上的手都不利索了。

    嗯?!

    李广的笑声戛然而止,猛地起身回过头来,阴冷的目光直勾勾的瞪向小手巾,瞬也不瞬。

    小手巾吓的噗通软瘫在地,砰砰砰的连连磕头,颤声道:“祖宗祖宗,老祖宗,孩儿最是忠心的,绝不会泄露一丝半毫风声的。不不不,孩儿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听到……老祖宗饶命,饶命啊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李广死死的盯着他,任由小监磕的头都破了,满脸是血。半响,直到那小监失血过多,身子都跪不稳了,这才嘎嘎笑了两声,俯身伸手将他拉了起来,淡淡的道:“你这崽子,怎么这么冒失?老祖宗最是疼爱你的,如何会不信你?好了好了,这便去洗洗下去歇了吧,真是的,不知道的看了,还当老祖宗怎么不体恤下人了呢。”

    小手巾浑身哆嗦着,脸色灰白灰白的,但是听到这话,还是不由的大松了口气儿。欢喜的又跪下磕了个头,这才如逢大赦般退了出门。

    房内,李广目光幽幽的目送着小手巾的背影,脸上假作慈祥的神色忽的诡谲起来,满是阴森得意之色。

    外面,小手巾跌跌撞撞的跑着,一路避开人多的地方,径直到了一处假山怪石林立之处,便在一块大石下倚了,左右看看,见并无他人踪迹,这才长长松了口气儿。

    抬手摸了摸脑门上的伤口,不由的嘶的倒抽一口冷气,疼的呲牙咧嘴的,眼泪就忍不住流了出来。想着这般日子,终究逃不过哪日便就此默默死去,心中的恐惧便怎么压抑不住,原本还只是抽抽搭搭的哽咽,也变成了低低的呜呜哭声。

    “忠儿,忠儿!你这是怎么了?可是又挨打了?”正哭着,忽然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忠儿吓了一跳,哭声戛然而止。急扭头去看,待得看清来人,却又忍不住嘴儿一瘪,眼泪又泉涌而出。

    “钱大哥,你来了。我……我……呜呜呜,我怕是活不了了,这番真的要活不了了……”他大哭着,挣扎着起身扑倒来人怀里叫着,身子也不可自抑的颤抖着。

    在这宫里,他无亲无故,唯有这个钱大哥往日里跟他交好。如今相见,俨然如同见了至亲一般,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恐惧,终是放声大哭起来。

    这人却是个年约十三四的少年,生的眉清目秀,眼神灵动。只是却做了一身杂役打扮,殊为古怪。

    要知道在皇宫里,一般做杂役的也都是太监,如此人这般的,却极是少见。

    这个少年叫钱宁,乃是太监钱能的养子。那钱能原是宪宗时太监梁芳的死党,在宫里极有权势。

    后来梁芳身死,钱能也被牵连,但最终却被他寻着机会买通了主事的,最终逃的一死。只不过往日的权势却是一去不返,只靠着这个假子奉养。

    而钱宁打小伶俐机灵,最擅察言观色,又因整日介跟大汉将军们混在一起,很是学了一些拳脚枪棒。小小年纪,竟能开的一石弓,射的一手好箭。

    也不知是上天的垂青,还是他的运气,竟凭此跟太子偶然结识了。太子朱厚照此时也不过才将将十岁,正是爱玩好动的时候,当下便引为良伴。

    钱宁本是个机灵的,又费心思讨好太子身边的伴当刘瑾,得了刘瑾的不少好话,由此便滞留在了宫里,成了这么个极特殊的存在。

    他整日在宫里乱窜,偶然的机会下,便结识了忠儿,两人年纪相仿,又身世也差不多,唯一不同的就是,一个净了身,一个未净身。就这么的,倒也结下了一份情谊。

    这个地方,本是宫里一处极偏僻的地方,反倒成了两个小孩子的乐园。没事时,两人便常常来此玩耍,今日忠儿吃了吓,便不知不觉跑来了这里。

    此刻,见好友忽然满脸是血的模样,钱宁吓了一跳,不过随即也便释然。在这宫里,下人们动辄便会被打的缺胳膊少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腿的,即便是小命丢了也是常事。是以,钱宁在起初的一吓后,便也没当回事儿。

    可是待得听了忠儿嚎哭着说自己要死了的话,却是不由大吃一惊。他本是个机灵的,听声儿知意,在宫里这地儿,能让忠儿这般说出要活不了的话的,只怕是真个有麻烦了。

    当下,他再次打量了四周一圈儿,确定了没人在附近,这才拉着忠儿往后面更深处去躲了。随后一边帮忠儿包扎了伤口,一边问起详情。

    忠儿抽抽噎噎的说了,钱宁听完也是面色大变。他跟朱厚照为伴,知道的事情比忠儿更多。听完忠儿说的,哪还不明白这是跟太康公主的病情相关?

    这事儿又哪是李广杜甫和萧敬三个大太监间的争斗,根本就是牵连到皇家子嗣的秘闻啊。这事儿一旦传扬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往小了说,妄议天家贵胄,那便是大不敬的忤逆之罪。按照宫里的规矩,便是乱棍打死的下场;

    而往大了说,这事儿涉及到宫闱谶穢之事。昔日他养父钱能前车之鉴不远,不知为此多少人头落地,至今仍让他养父惊栗不安。说白了,这已然不单单是皇帝求神问道、祸乱天下的问题了,而实则是皇权与朝中臣权之争!这种事儿,又岂是他们这些微末之人能参与的?别说参与了,就是听闻都是大祸啊。

    “这事儿不能露,一个字都不能露!不然,你我兄弟皆成齑粉矣。”来回踱着步,想明白了其中关窍的钱宁停下身子,面色阴沉的对忠儿说道。

    忠儿抽噎着点头,他自然明白这个道理,否则也不会怕成这样了。

    钱宁却又道:“单单不露还不行,你也不能再留在那边了。别相信李广那老杀才的话,要知道这世上,最保险的莫过于死人了。那老杀才心狠手辣,哪会这般容易放过你?他没立即弄死你,怕只是不想惊动了人。一旦事儿过了,定会要你的性命的。”

    他虽狡狯多智,但终归只是个孩子。虽也想到了李广不会放过忠儿,但却对其中的关窍还是没猜到。但饶是如此,也把忠儿吓的魂不附体了。

    别看忠儿说着自己怕是活不了了,那不过只是个比喻罢了。但此番听了钱宁的解释,忠儿才真的反应过来。当下紧紧拽着钱宁的衣袖,哀哀哭泣不已。

    钱宁听的烦躁,忍不住呵斥道:“哭哭哭,哭个屁!哭有用的话,哥哥便陪你哭个海河倒流又怎样。不行,咱得想辄,想个法儿让那老狗不敢动你才行。”

    忠儿被他呵斥的不敢再哭,只眼巴巴的瞅着他,希望他能想出办法来。

    钱宁在地上转着圈,良久,忽的拍手道:“有了,若能得到此人的关照,定能死中求活。”

    忠儿大喜,连忙问计。

    钱宁俯身过去,在忠儿耳边低低说了起来。忠儿初时听的迷茫,只是听到最后,越听越是惊诧,嘴巴都张的老大。待到钱宁说完,愣了半响才讷讷的道:“这样……这样真的……真的行吗?可可……可怎么才能……”

    钱宁挥手打断道:“你休多问,便依我计策而行就是。至于怎么出去,我自有办法就是。”

    忠儿面色苍白的点点头,使劲咽了口唾沫,脸上露出患得患失的神情。

    皇宫之中,密林之内,两个小孩子的一番密议,却不知将要引出何等的结果来,连老天都不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