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0章:历史的惯性
    是的,苏默走了。就那么直接抛下了钦差正使,和整个使团自己走了。

    顾衡觉得自己真是哔了二哈了。这尼玛都什么事儿啊,自己那位老东主还怕见了面双方尴尬,又不好直接拒绝见面。这下倒好,人家干脆连来见都不来,拍拍屁股走人了。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啊?”顾衡无奈的向王义问道。刚才这货第一个冲出来的,自己出来又是见他一人在这儿发愣,不用问,事儿肯定和这厮有关系。

    王义的脸色很古怪,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顾衡问他的话便似没听到一般,只是低声嘟囔呢喃着什么。

    顾衡心中奇怪,稍稍凑近过去倾听,却不由的越听越是脸色诡异起来。

    “……又一次!又一次就这么抛下我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怎么可以?”

    这幽怨的,怕是被冷落的深闺妇人也就是这个模样吧。苏讷言和这个东厂档头之间……

    好吧,顾衡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再听下去了。太污了,他怕自己会吐出来。

    “殿下,方才究竟发生了何事?为何苏副使突然一个人走了?他这是又要搞哪样?”

    情伤的男人还是不要招惹为妙,况且想要招惹人家也顾不上理会。顾衡没法,只得向一旁的图鲁勒图求援。他到现在还没感觉太严重,眼前这位蒙古公主就是最好的明证。不见这一行过来,某人便一直和这位公主黏在一起吗?

    所以说,这位公主在大伙儿心中便等同于一个活招牌。只要这位公主还在,那么苏副使就不会远了。

    然而,接下来的一番问答之后,却让顾衡彻底慌了神。

    “我也不知啊,好像那位大人和苏默哥哥说他家人有危险,苏默哥哥便着急了。让我跟着你们一起走,他便先行一步回去了。”

    “……哦,还有,苏默哥哥似乎很生气,我看他的脸色很不好看。对了,顾先生,为什么苏默哥哥要我一定跟着你们走?他说带着我这么回去不方便,皇帝何大臣都会不喜欢的。为什么?我自和苏默哥哥好,又碍着你们皇帝何大臣何事?他们为什么会不喜欢……”

    顾衡一个头两个大,姑奶奶啊,您就别添乱了。为什么?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儿吗?好歹你也是代表蒙古王庭而来,严格说起来,便说是达延可汗的使者都可。

    一个蒙古使者,还是位尊贵的公主,当然要跟着使团正使堂堂正正的进入京城了。

    可要是跟着一位副使,还是一位擅自脱离了使团的副使忽然跑回去,你让我大明天子和众臣情何以堪?又让鸿胪寺那帮官员们如何自处?

    苏讷言倒是没作死到底,终究还是有些分寸,没彻底昏了头,知道要把你留下来跟着使团行动。否则的话,便单此一点,怕是就要被御史们弹劾成筛子了。

    不过就算这样,怕是这回也不好收场了。要知道,一个外派使团的出使和回归,都是必须有一定章程的礼节的。这么肆意妄为,完全不顾礼法规矩,朝中那帮子御史们,没事儿都要整日介寻些事儿出来。这下可好,送到门上的诟病,还不乐疯了他们?

    顾衡捶胸顿足,哪还顾得上再跟小姑娘啰嗦?只撂下句“且听讷言安排,莫给他添乱”的话后,便转身急匆匆往回跑去。

    他必须先给于冕打个招呼,让于冕做到心中有数,提前有个应对。否则这么一出弄出来,措手不及之下,怕是谁也捞不着好啊。

    刚跑到客栈门口,却忽然只听得一阵大乱。愕然回头看去,却差点没一屁股坐倒地上去。

    客栈后面几匹马急冲而出,马上骑士不是别个,正是那位东厂卯课的大档头王义和他的几个手下。此刻正如旋风般疾驰而过,尘土飞扬之中,已是一阵风般的冲了出去,不多时便消失在远处不见了踪影。空留下漫天的尘土和满街人大声的咒骂。

    顾衡拍拍额头,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这尼玛一出一出的,都疯了啊。

    只是王义虽然一直跟着他们,却是不归使团管束的。他们要走谁也不敢拦,那可是皇家的家奴,谁知道他们又怀揣着什么密令之类的呢?

    顾衡在门口愣怔半响,终于是长叹一声,转身进去向于冕禀报去了。这一番禀报后,自然少不得又是一番鸡飞狗跳,自是题中之义,不必细表。

    却来说先一步离开的苏默这边。一队人全是骑兵,队伍中又是熊又是狼的,杀气腾腾,竟是没人敢多问一句,就让苏默这么堂而皇之的走了。

    苏默最终也终于搞明白了,王义口中的岳丈不是说的韩老爹。韩杏儿虽然身为他的女人,但那是以妾的身份进的门。在这个时代,妾是没有地位的,他的家人父母自然也称不上岳丈岳母,最多就算个亲戚。如果碰上那无情的,甚至连亲戚都算不上。

    王义口中说苏默的岳丈,指的却是当朝二品大员,礼部右侍郎程敏政。

    别问为什么王义会知道程、苏两家的亲事,作为一个皇家密探头子,这种事儿岂能瞒的过他们?更何况涉及到一位当朝国公和一位二品大员,皇家若是连这都搞不清楚的话,那才叫见鬼呢。

    程敏政出了事儿,事儿也是苏默早已熟知的,正是大明中期,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唐伯虎科举舞弊案。

    苏默甚至还曾经就此事,特意将其绘入了亲手炮制的《天朝开运图》中。当然,那时的目的多半是为了装逼,给自己刷金用的。

    只是后来结识了唐伯虎,两人相处极是融洽,俨然成了至交好友,这份借此幸进的目的便淡了下去。

    而再后来,又再杨家集遇上了不远千里来帮他的月仙大小姐,更是让他感动莫名,早已把当初那龌龊的目的彻底抛却了。

    而因为他的出现,唐伯虎当初并没在京城逗留,到处去投帖拜访什么的,故而苏默还以为就此已经改变了唐伯虎的命运。甚至还曾私下暗暗发愁,日后不知怎么解释当初自己画的那副图。

    可谁曾想,历史的惯性竟是如此巨大,终究还是以无可抵挡之势,生生将偏离的轨道再次扭转了回来。

    而且从王义口中得知,历史虽然被扭转回来了,但却终究还是有了些改变。可这种改变并不是向好的方向改变,确切的说,是对苏默这方并没什么好的改变。

    具体的改变就是,历史上这件闹得极是有名的科举舞弊案中,里面牵扯到的最主要的三个人,现在却变成了两个人。

    原本是程敏政、唐伯虎,还有一个唐伯虎同乡的举子徐经,而今不知怎么的,却没了徐经牵扯其中,只剩下程敏政和唐伯虎两个人了。

    还有一个最大的改变,则是让苏默出离愤怒的原因了。那就是,历史记载中,原本此次的主考官,应当是内阁大学士李东阳和程敏政两个人。

    但是现在却没了李东阳什么事儿,改成了另一位大学士谢迁和程敏政。李东阳彻底脱开了此事,完全置身事外。据说是因为其子李兆先恰好过世,又提前曾遭至举子弹劾其和刘健阻塞言路,所以最终弘治帝另外指派了人。

    这其中的改变,让苏默不得不多想了许多。毕竟,这事儿太过巧合。或许在现在许多人眼中看不出什么,认为是很正常的。但是架不住苏默来自后世,早已知道了历史走向,如此回头再来看这事儿,便轻易的窥探到了其中的蹊跷。

    当然,对于李兆先的死,苏默不会去怀疑什么。毕竟,他再是怀疑李东阳,也不会怀疑李东阳为了对付他,狠戾到弄死自己儿子的地步。

    他怀疑的是,那位之前弹劾李东阳的举子。这可是在李兆先死之前,便已经发生的事儿。

    历史上记载也是如此,当时读到此事时,便有许多人议论过,这个大胆弹劾大学士的举子,必然有人在背后指使。否则,哪个举子敢如此傻大胆儿,马上就要考试了,却去得罪掌控自己命运的考官?吃撑了不成?找死也没有这么个找法的。

    如果是科举之后的事儿,还可以理解。毕竟自己落榜了,心中怨恨,索性豁出去发泄一通也说的通。但是提前这么做,就令人不得不怀疑这货是不是神经病了。

    还有几个疑点是,与历史记载相同。舞弊案的提出乃是两位给事中。一个是礼部给事中林廷玉,此人乃是礼部员外郎傅瀚的门生;另一个则是户部给事中华旭,此人虽面上没什么背景,但苏默却从早先天机的口中得知,此人和李东阳之子李兆先大有关联。

    傅瀚的门生林廷玉出手还好解释,傅瀚对于程敏政的位子早已觊觎很久了。借此事指使自己的门生跳出来发难,也是情理之中。

    可是华旭你一个户部的给事中,这礼部大考的事儿关你屁事啊?别说什么给事中可风闻奏事,天下任何事都在他们奏事的范围中。要知道古代官场,最是讲究个派系。虽然相互倾轧的残酷,但却也谨守着某些规矩,绝不会无缘无故的去冒然竖敌,给自己派系招祸的。真有那种傻乎乎的,都早已成了炮灰,城外坟头的草都长的老高了。

    那么问题来了,华旭这么积极,他的利益点又在哪里?他又是为了哪一派系做的这个急先锋?

    说不通,完全说不通啊。所以,这其中,必有蹊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