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6章:鼯鼠大魔王
    问:一万只狼和两千个人打,谁能赢?

    这个问题千万别去问火筛,否则火筛一定会啐他一脸。郁闷个天的,这问题需要问吗?需要问吗?

    火筛终于还是撤了。不撤不行啊,他还没利令智昏到疯狂的地步。毕竟他现在的家底其实并没有传说中那么厚实,两千多残败之卒,别说一万只狼了,便是两千只他也得败退。

    遥望着远处的山头,虽然看不到山头上具体的影像,但火筛似乎已经听到了苏默得意的笑声。这让他不由的狠狠的攥紧了拳头,脸上火辣辣的如火烧一般。

    近在咫尺的胜利啊,眼看就差那么一点点了。只要能再给他半天的功夫,不,甚至只要再有最多两个时辰,他就有绝对把握,彻底击溃这支明军,既得名又得利。

    可是在这突然而来的狼群面前,他终于还是悲催的功亏一篑了。这怎叫一个苦闷说得喔。

    然而这还不算什么,更让他苦闷的是,身后那些狼是他妹的发了什么疯?为毛只是咬着自己不放呢?难道它们看不到山头上,就在它们嘴边的肥肉吗?还是说这些狼太挑食了,不适应中原人的肉味,只喜欢草原上的出产?

    围三厥一之后便是穷追不舍,这你喵的追的叫个紧噢。直直从正午追到日影西斜,战马都跑死了大半,才终于在落日之前好歹算是消停了。

    待到彻底停下来后一清点,火筛简直欲哭无泪了。出来时的五千蒙古精骑,到的此时,连和明军交战加起来,足足损失了四千余人,几乎可算是完败了。

    落日下,火筛满脸疲惫合着血污,眼睛如同充血的野兽般四下瞄着。额头上青筋突突突的跳着,只觉得一股甜腥涌上喉头,猛的大叫一声,已是一口血喷了出来,翻身从马上跌落。

    旁边几个亲卫大惊失色,连声高呼着,七手八脚的从马上翻身下来,又是掐人中又是捶后背的,好容易将他唤醒过来。

    火筛悠悠长叹一声,脸色苍白如纸,看着四周聚拢在身边的一众亲卫,满腔的怒火顿时化为乌有,代之而起的是心若死灰。坚持着吩咐了下去,一边收拢失散的士卒,一边黯然返回。

    这一次的奔袭作战,以彻底完败而告终。

    不提这边火筛凄凄惨惨而去,却说那边山顶上。众明军士卒眼瞅着山下如同潮水般的狼群,追着火筛大军狼奔豕突而去,不由的齐齐目瞪口呆。

    与火筛同样的疑问不时的浮现在心头。为什么?为什么这些狼群竟似是刻意的来帮自己却敌一般,只是追着蒙古人跑,却对近在咫尺的自己等人看也不看?难道真的是这批狼的口味独特?

    这个疑问,在一只额头正中生着一撮儿金毛的狼王漫步走上来后不见了,代之而起的是震天的欢呼和满心的敬畏。

    灰影闪动,鼯鼠多多老远感受到了苏默的气息后,下一刻便如一道紫电一般窜了出来。只眨眼间便跳到了苏默的肩头,兴奋的左右蹿动。两支前爪将苏默的发髻舞成了一个鸡窝,嘴中尚在叽叽叽的叫个不停,以此来发泄它此时的快乐。

    苏默无奈的站在原地不动,任凭多多肆虐,嘴角上翘的弧度,却将他此刻同样愉悦的心情暴露无遗。

    狼王远远的蹲立着,眼神中满是警惕,却又充满了好奇的看着,完全搞不懂这个人类为什么能得到多多大魔王的青睐。

    想起当初遇上这只看似人畜无害的小鼯鼠的情形,狼王便不由的激灵灵打个冷颤,连尾巴都不由的夹了起来。天杀的,那哪是什么人畜无害的鼯鼠啊,分明是一只来自九幽的鼠魔啊。

    那如电如鬼般的速度,还有那恐怖的剧毒吐息,以及那能撕裂金石的利爪……

    太卑鄙了、太无耻了、太可怕了!那绝逼就是人类常说的扮猪吃老虎。哦不,是扮鼠糊弄狼!狼王表示很受伤,从**到精神上,都受到了莫大的摧残。

    可如今看到这个恐怖的鼠魔,在这个人类的面前竟是如此一副模样,它简单的智慧忽然悚然而惊,莫非这个人类比鼠魔更要可怕?否则,那鼠魔怎会在这个人类面前如此乖巧温顺?

    天啊,自己落到了这一鼠一人手中,他们会不会吃掉自己?唔,听说人类对狼的肉不怎么感兴趣,但是对狼的皮毛却很是青睐。那么接下来,他们会不会为了自己这身漂亮的皮毛动心呢?

    会的吧,肯定会的!狼王心里这么想着,忽然间有些恐惧的发抖。它可是知道自己这身皮毛是多么的美丽,族中多少母狼,都因为这身美丽的皮毛,而对它摇尾翘臀、万般勾引。

    那自己要不要逃呢?可是一旦被鼯鼠大魔王发现,自己逃的了吗?想想当初自己初败之后,几次试图逃跑的悲惨下场,狼王最终还是果断放弃了这个诱狼的计划。

    狼生悲惨,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罢了罢了,爱咋咋的吧。狼王万念俱灰,颓然趴了下去,甚至连几个壮着胆子悄悄靠近的大明士卒,都爱答不理的了。

    这种表现,让众人愈发对苏默的神秘更加敬畏起来。

    “苏哥哥,你莫不是长生天派下凡尘来的使者?又或者干脆就是苍狼的化身?不然怎会如此?”

    图鲁勒图围着苏默团团乱转,挺翘秀气的琼鼻还不时的在苏默身上到处嗅着,如同一只讨主人欢喜的小狗。嘴中问着,眼中又是爱意又是骄傲,更多出了一种叫做崇拜的眼神儿。

    苏默就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这个傻妞儿,怎么跟别个女子就那么不一样呢?别的女子此刻多半会第一时间,就把重点放在多多身上了,哪还顾得上苏默是何许人也。

    还有那个巨汉穆斯,此刻看向苏默的眼神中,满是惊恐敬畏之意,哪还有之前半分的不逊仇恨之色?

    嗯,这倒也好,省了自己的口舌不说,还间接等于收服了这个维京人,却是个意外之喜了。

    “唔,母兔兔啊,这有些个事儿呢,我也不好解释的。其实我一直是个低调的人,不喜宣扬。咳咳,这是我的一个弱项,哎呀,实在是……”苏默羞射的说道。

    图鲁勒图神情一怔,随即紧张的伸出小手捂住他的嘴,点头郑重道:“我知道的我知道的,苏默哥哥不用说,我都明白的。”

    你都明白了?明白好啊,苏默表示很欣慰。宠溺的看着他,施展出大招“摸头杀”,图鲁勒图便猫儿般的眯起眼,满脸幸福的依偎着。这个男人是凡人也好,是天神也罢,无论他多么强大,但都是自己的男人,这便一切都好。其他的,有什么关系呢?

    胖爷在一边看的直翻白眼,少爷太无耻了。堂堂一个转世仙人,却用这种手段糊弄一个小姑娘……自己一定要紧跟少爷的脚步,说不得将来有一天,自己也能做到这一步呢?哎呀,不能想啊,幸福的生活就在不远处向自己招手呢,可不能因小失大啊。

    胖爷为了自己的美好未来,立即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谨守规矩,管好自己的嘴。

    旁边顾衡愣了老半天了,这会儿终于是回过魂儿来。直愣愣的看着苏默托在掌心的小鼯鼠,又再扭头看看那边趴伏着的狼王,再眺目望望山下早已不见了踪影的蒙古大军,半响才满面复杂的看向苏默,嘴巴张了又张,似是想要问些什么却又强自克制着。

    苏默看在眼里心里好笑,却也不想就此让朋友间多了隔阂。伸手轻轻捶了他一下,没好气的道:“老顾,你得了口蹄疫了?怎么光张嘴不出声啊。”

    “啊?啊,啥?口蹄疫?你……你你,你才得了口蹄疫,你全家都得了口蹄疫!”顾衡先是一愣,随即暴跳如雷。跟着苏默混了这么些日子,别的没学会,这后世的语式语句倒是学了不少。

    你妹的,口蹄疫那是人得吗?那是牲口才会得的病好吧。这小竖子又来讨自己便宜!

    顾衡恼怒的想着,一抬头却正好看到苏默温润清澈的眸子中,满是笑意和温和,不由忽然一怔,下一刻猛然反应过来,不由的心下忽然一股暖流涌动。之前不其然生出的几分敬畏和陌生,顿时在不存半分。

    苏讷言还是苏讷言,还是那个视自己为友,真心与自己平等相交的十七岁少年。哪怕他再如何强大,再如何神秘,这一点却始终未变!

    想明白了此点,他终于恢复了平日的模样。目光在鼯鼠多多和狼王身上转了转,却一个字都没多问,只淡淡的道:“趁着火筛离开,咱们还是赶紧也离开吧。不然的话,我怕于大人那边怕是要急出病来了。”

    说到这儿,顿了顿又道:“哦,我带着人先走一步,你在后面把手尾收拾利索。有些事儿,不宜过度渲染,谨防被有心人所用。”说罢,大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拱手一揖,自顾转身去了。

    苏默目中一闪,也不由的笑了起来。是啊,有些事儿,是时候该 彻底解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