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5章:怒
    “嘿嘿,老夫为何就不能在此?”何晋绅哈哈大笑着上前,一把拉住苏默,上下打量一番,才拍着他肩膀宏声笑道。

    好亲热,这是苏默的第一个感觉。好尴尬,这是第二个感觉;好……心虚,好吧,这是第三个感觉。

    为啥心虚?他喵的,当初寻死觅活的躲着人家,就怕人家找他提亲。这会儿倒好,不用人家提了,自个儿倒是监守自盗,先把人家闺女的心偷走了。眼下忽然见到人家老爹,能不心虚吗?

    只是这老头儿,啊,不是,这位准岳丈咋就忽然出现在这蒙古王庭中了呢?

    苏默心中满是不解,只是看看何晋绅比之大半年前,已然完全换了个人似的。

    一身劲装大氅,苍髯白发,面上虽带着风尘之色,却是精神旺盛,颇有种老当益壮之感,完全不是当日那种富贵员外的模样了。

    再看看他身后,除了坐在首位的于冕之外,还有老老少少四个人在座。

    于冕只是端着茶低头啜着,眼神都不抬半分,显然老头儿还在恼着呢。这老头就不是个心胸宽的,苏默和他交往了这几天,早就摸透了他的脾气。现在眼见他这模样,自然也懒得去热脸贴冷屁股。

    对于这个老头儿,你只要做出一副忠君爱国的态度来就行了。老家伙就吃一套,交朋友什么的还是算了。老头儿傲着呢,清流领袖,岂会跟一个传奉官为伍?某些场合,公正的说几句话就足够了。

    另外四个人,两老两少。两个老的倒罢了,只是一脸的好奇的上下打量他,目中满是审视之意;

    可那两个年轻的,怎么看上去很激动的样子……咦?等等,咋觉得这面熟呢?似乎在哪里见过……

    “嘿,看来果然没错了。怎么样,小子,是不是觉得有些面善啊?人家就是特意来找你的。你不是问老夫怎么来了吗?却也有一半原因是为了他们。”

    何晋绅在身后看他打量众人,呵呵一笑,说了几句,随即对那两个年轻人招了招手:“如今人找到了,老夫总算未食言吧。”

    两个年轻人激动的连连点头,随即齐齐奔了过来,噗通跪倒大哭道:“苏公子,咱们找得你好苦,你可要给咱们老村长(我爹)报仇啊……”

    等等,等等!苏默被这两人突然的一跪一哭搞的大吃一惊,猛不丁一个念头闪过脑际,不由脱口惊呼道:“你是初五!啊,我记起来了,你是老村长的儿子,良子,对吧?是叫良子吧。咦,怎么回事,什么报仇,究竟出了什么事儿?”

    听着他叫出了两人的名字,两人同时用力的点着头。随即年长的那个,也就是当日苏默和何莹刚才地下河出来,在那个叫做洪县的小村子养伤时,老村长的儿子洪良泣声道:“苏公子,我爹他死了,村里人都死了,被人杀死的,然后一把火将整个村子都烧了。他们死的好惨啊,还请苏公子看在家父曾为公子出过点绵薄之力,给咱们做主啊。洪良,便做牛做马、为奴为仆,也必将报答公子大恩。”说着,又是连连磕头,只几下,额头上便见了红。

    苏默眉头皱的更紧,连忙伸手将他拉起来,喝道:“先别急着哭,把事儿说清楚。初五,你来说!”

    眼见这洪良情绪实在太过激动,苏默只得将目光看向初五。

    初五红着双眼,抬手抹了把泪,这才低沉的道:“苏大哥,当日你和何姑娘离开后,很快便有人来查问你们的消息……”

    苏默摆摆手点头道:“这个我知道,我不是回去跟你们安排了吗?怎么还会出事儿?”

    初五点点头,又摇摇头道:“不是,你说的那个是个老和尚。咱们按照你吩咐的,从那老和尚手里换了不少银钱,倒是没出毛病。只是后来又来了一批人,全都穿着带兜头的灰袍,个个凶的紧。据说为首的是个年轻人,但具体多大岁数,又长的什么样子却是不知。因为当时我和良子哥他们,正好在山中打猎。不过也正是因此,才逃过了这一劫……”

    带兜帽的灰袍人?年轻的首领?

    苏默闻听此言,脑海中不觉冒出一个形象来。似乎,当日在兴县时,自己那次受到的伏击,就跟这个人有关。据后来的妙芸说,那人叫钰公子,也就是当日武清县的田家公子田钰。

    如此说来,洪县之事果然是受自己牵连了。

    想到这里,苏默忽然沉默下来。只是这种沉默,却令屋内所有人猛不丁的感到了一种恐怖的压抑。那是一种类似天生的相克压制,就好像上等生物对低等生物天生的威压一般。

    只不过这种威压他们说不出来,只是感到忽然沉默中的苏默猛然发生了某种莫名的变化。变得不再像一个人,而是如同跨过时空,自遥远亘古而来的远古荒兽一般。

    冰冷、漠然、无情、嗜血,如同无边无际的杀机,铺天盖地的从每一寸空间延伸开来,挤压的人连喘息都难以维持……

    好可怕的气势!连同何晋绅在内的几个老人,不约而同的面色大变,猛地站起身来,拼命的提起一口气,勉强抗住这股气势。何晋绅更是一个跨步挡在于冕身前。

    开玩笑,这种气势之下,于冕一个苍老的普通人怕是连半个呼吸都顶不到,就要当场交代在这儿了。

    “默哥儿!”何晋绅须发戟张,脸上涨的通红,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的同时,拼命大叫了一声。

    苏默被这一声喊猛地惊醒过来,心境不由顿时从那股愤怒中退了出来。霎时间,刚才那股如同毁天灭地般的气势,如潮水般退去,眨眼间不见了踪影。

    两个老人同时“啵”的吐出一口大气,随即面上一红,然后又是一青,双双哇的吐出一口血来,噗通声中已是坐倒与地。

    便只这一下,两人竟然都是受了些内伤。此时再看向苏默的眼神中,哪里还有半分审视之意,代之而起的,全是满满的敬畏和恐惧之色。

    何晋绅也是浑身大汗蒸腾,一个身子摇摇晃晃的站立不稳。苏默大惊失色,顾不上再说别的,手一挥,已是同时送过去三团“生命赋予”,顿时间让三个人恢复如初。不但如此,甚至隐隐间,还竟比先前似乎更强出了几分。

    “这……这这……”两个跟着何晋绅来的老人同时面色大变,眼中的震惊之色,甚至比之刚才还要重了三分。

    这分明是针对根基的手段啊,这世上竟有这种手段?这已经完全超出了凡俗的认知,绝对属于仙家手段了!如此手段,如此人物,又怎不让这两个自诩高人的老家伙震惊色变呢。

    何晋绅也是震惊了,怔怔的呆看着扶住自己的苏默,一时间竟忘了说话。饶是他早看出来这个年轻人不简单,更是一闷心思的想把闺女嫁给他,但不简单到这等地步,何老庄主想说,真心是有点承受不住哇。

    “老爷子,你先歇着,有什么话,咱们回头再说。”苏默也反应过来了,自己的表现有些出格了。当下只是苦笑一声,只能先安抚住这老头儿,等把眼前事儿搞定再想法儿解释吧。

    何晋绅愣愣的点点头,被胖爷接过手来,扶着在一侧的椅子上坐了。

    旁边还不知自己从鬼门关走了一趟的于冕,将手中茶盏重重往桌上一墩,忍不住冷冷的哼了一声。

    方才的事儿,说起来长,其实不过只是一霎那间的事儿。在于冕看来,这苏默面对自家长辈完全没有一点儿礼数,嚣张跋扈一至于此。虽然于国于君,堪称忠烈,但在孝之一道上,却是差的太远了。

    儒家向来以孝治天下,当着他堂堂当代大儒的面前,苏默竟还如此狂妄,老头儿真是忍不住想发作了。

    旁边何晋绅总算是彻底回过神来了,一眼瞥见于冕的脸上,顿时心中大叫一声不好,慌不迭的伸手过去,死死的将他按住,脸上也是猛打眼色。

    看玩笑呢吧,你可知道自己面对着一个什么样的怪物?竟然还想去训斥他,找死也不是这么个找法的好不好。

    他和于冕早年是好友,此番也正是以此身份,才进入了王庭。眼下眼看着老友不知死活,差点没当场吓出个好歹的来。

    若说之前,他还因为闺女和苏默的关系,心中俨然把苏默看做女婿,不觉中带着几分俯视的意味。那么此时此刻,在他心中,这种想法再也不存半分了,满满的都是未知和敬畏之意。

    他的另一个身份,本身就带着点神秘玄幻的色彩,所以对这种诡异难言的事儿,便也接受起来比常人更甚三分。

    于冕被他按住,直气的吹胡子瞪眼,无奈何晋绅铁了心不让他动,他也能无奈的瞪老友一眼,转过头去赌气不加理会了。这老货,那是你自家的女婿,你爱受那气自去受去,老夫真是枉做小人了。

    这般想着,老头儿愈发气闷起来,只顾自个儿跟自个儿赌气去了,倒是没空儿纠结与苏默的无礼了。

    何晋绅看总算是安抚住了老友,不由的长长出了口气。再看向那边,却见苏默正铁青着脸,详细的问着初五两人,只是那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