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锁该章节已被锁定
    方琼眯着眼,惬意的倚着横榻,享受着身后美姬温柔如水的捏捺。  场下两个乐师卖劲的鼓着笙瑟,为场中一个舞女伴奏。

    那舞女姿容清丽,玉肌雪肤,小腰蛇一般扭动着,偶尔从身上披着的霓裳之中裸露的春光,似遮非遮,愈勾动男人眼中的浴火。

    一曲舞罢,方琼推开美姬,哈哈笑着拍开按摩的美姬,对着那舞女张开双手。

    那舞女便娇笑一声,如同燕子一般扑进怀中,轻柔的扭动中,那丝丝肌肤的摩擦,顿时让方琼嗓子中出一声沉闷的低吼。

    舞女眼中闪过一抹得意,却在男人欲要再进一步之际,一个旋身转到一旁,咯咯笑着,回抛出一个媚眼儿。

    方琼看的一呆,随即却哈哈一笑,不再去追,却返身坐回榻上,端起酒盏一饮而尽。

    舞女咬了咬嘴唇,烟视媚行的扭了过来,嘟着嘴往他身上一坐,娇嗔道:“老爷啊~”

    那声儿拖得长长的,竟是酥媚入骨,又似乎带着某种隐晦的**,直让人心底都要燃烧起来。

    方琼嘿嘿一笑,放下酒盏,一手环过去揽住舞女的小腰,一手却在舞女的高耸处狠狠抓了一把,似笑非笑的道:“小浪蹄子,说吧,又有什么事儿?”

    他身为这延水关镇守副将,平日不知见过多少鬼蜮伎俩,怀中这个女人是他最宠爱的小妾关氏,此刻耍的这点小把戏岂能瞒过他去?只不过往常两人也是常以此**,他倒也乐在其中,并不在意。

    关氏听他如此问,也知道男人看破了她的心思,眼珠儿一转,身子在男人怀中如同扭了十八个麻花也似,直到感觉道男人的体温迅升高,呼吸也渐渐粗重起来,这才静静的贴过去,伸出小舌头在男人耳边一舔,媚声道:“老爷啊,人家好久没见爹爹了,甚是想念。不若明日老爷陪人家回去看看可好?”

    方琼一怔,眼中瞬间清明起来,轻哼一声将女人一推,坐正身子淡然道:“说仔细些。”

    他对那个便宜老丈人极为不待见,原本不过就是这延水关一个不上数的小家族,借着生了个漂亮女儿攀附上自己而已。那老家伙贪婪虚伪,背地里更是不知多少次借着他的名头,很是办了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为此,指挥使大人都曾刻意提点过,让他颇为尴尬。

    今日这女人竟忽然要自己陪她回去,不用问,定然又是那老家伙想借自己这张虎皮了。说起来他也并不是太在意这点,只不过借势归借势,却要问个清楚明白,别让那老家伙以为自己真的是那般好糊弄的。

    而且,以往虽也多次借用自己的名头,但却从未像今日这般想要自己亲自出面。这说明这次的事儿,必然让那老家伙感觉到为难了。

    那老家伙这几年来,在延水关这地儿上借着自己的名头赚下好大的盘子,早已不是当日那个小家主的寒酸了。可就是如此,还能让他感到难办,老东西想要对付的人可见非同一般啊。

    如此,单凭着他这个闺女就想还和以前一样,随随便便糊弄过去,可不是老糊涂了?更不用说,这次还要自己出头露面,哼,若不拿出些干货来,这次别说帮他,惹火了老子,还要反过头来好好让他清醒清醒才是。

    想到这儿,他脸色越意味难明起来。关氏小心翼翼的觑着他,见他目光瞄了过来,忙堆起一个明媚的笑脸儿迎上,怯怯的道:“听爹爹说,延水关来了个外乡人,手上有一件了不得的宝物,爹爹想要买下来,但是那外乡人似乎很嚣张,连爹爹报出爷的名号后也不怎么买账。所以……”

    宝物?方琼眼睛一眯,听到女人后面的话,不由的又眼睛一立。想了想,这才斜睨着女人曼声问道:“宝物?嘿,这些年,你爹那老东西捞了不少宝物了吧?怎么着,这拿着老爷我的名头风光都不够了,惊想要老爷人都贴过去?他倒是好大的脸啊!”说到后面,已是语意森森,如同冰刀子一般。

    关氏顿时一张小脸吓的苍白,哪还敢坐在榻上,噗通一声就滑了下来跪倒,颤声道:“老爷饶命,老爷饶命,奴不敢,不敢啊。”

    她一身宽松的舞衣,此刻跪倒俯伏,顿时露出胸口一大片的白腻。入目间,两团颤巍巍的粉凝堆雪赫然可见,便是顶上红豆般的双梅都现出半片微晕。

    方琼目光扫过,眼底顿时爆出一片灼热,但随即却又隐去,轻吸口气,冷声哼道:“不敢?我看倒是敢的很啊。”

    关氏俯伏着不敢辩驳,娇躯微微颤抖着,蜷缩的如同猫儿。那柔弱娇怜的模样,却越引得人兴起一股,将她按在身下恣意蹂躏的**。

    “哼,起来吧。”方琼踱步过去重新坐下,伸出脚往女人下面紧要处勾了勾,面上不动声色的哼道。

    关氏浑身一颤,不由自主的出一声**,随即心下一松,面上却不敢露出半分喜色,只是柔柔的应了,转过身来。却是并未起身,就那么伸手将男人的脚抱住,紧紧贴在自己丰盈滑腻的饱满上,微微抬头仰视着男人的面庞,娇靥上又是哀怜又是情动。

    方琼喉咙猛地蠕动了下,只觉一股邪火难以遏制的窜了上来。两眼放光之际,一把将女人扯了起来,伸手便探进衣领中粗暴的揉捏起来。

    女人脸上闪过一抹痛楚之色,但转瞬却化为一声声娇喘。身子如同软成一滩泥也似,两只媚眼中也如要滴出水来一般。

    “说吧,那老东西是怎么个章程?哼,别给老子弄那些个虚头巴脑的。”方琼微微闭着眼,一边享受着手足之欲,一边冷然开声道。

    关氏急促的喘息几下,软软的靠在男人怀中,将自己完全敞开更便于男人亵玩,这才柔柔的道:“我爹说,就是请老爷过去吃几杯酒,一起见见那人。事后愿奉上足银百两,答谢……”

    “什么?”女人话还未说完,方琼却猛然一惊,手上动作当即便是一顿,霍然坐起身来。

    只是过去露个面儿,就足足付出一百两银子的代价。那老东西什么德行,这些年来,方琼可是再了解不过了。而今竟肯这么痛快的拿出一百两来,那老家伙这次究竟是看上了什么好东西?

    “那宝物,究竟是什么东西?”他将手抽了出来,瞪眼看向女人。

    关氏眼中露出茫然,歪头想了想,才迟疑着道:“奴也不甚清楚,听爹爹说,好像是一面镜子吧。”

    镜子?!

    方琼微微蹙起眉头,什么镜子竟能让那老东西这般动心?那镜子又有什么神奇之处,竟能称为宝物?

    他心中浴火在这一刻忽然全数消退,不由的定定思索起来。与关二爷那个土鳖不同,关二爷只是看到了宝物的神奇便动了贪念,可是做为一地守将,身在官场之中,方琼瞬间所想的,却是更加深远。

    一个忽如其来的外乡人,一面能被称为宝物的镜子,没出现在京城或是东都那样的繁华之地,却突兀的在这边鄙关塞显现,这可是有点古怪啊。

    怀揣着这种宝贝,无论是为了卖钱还是为了打通人脉,顺天府又或是应天那边,才是更应该去的地方才对啊。

    再有,若真是宝物,那一个能握有这种宝物的人,又将会是什么身份?身后又会牵连到何等的势力?

    家道中落、祖上所传,这样的段子只能是话本中的意淫,真实生活中,方琼才不会去相信呢。这事儿,处处透着古怪啊。不行,不能这么冒冒然的撞进去。否则一个不好,恐怕是祸非福啊!

    他目光闪烁着,推开女人又纠缠上来的躯体,起身在屋内来回踱着,蹙着眉头思索,试图找到答案。

    正百思不得其解,屋外忽然有人轻轻拍门,他眉头一拧,扬声道:“何事?”

    “启禀统领,周将军使人来传唤,请大人立即往大营报到。限十通鼓声之内,逾时不至者,以七禁律五十四斩论。”门外,传令士卒大声回道。

    方琼脸色大变,霍然伸手拉开房门,目光及处,但见自家亲兵身边伴着一个背插红色小旗的军卒,正是主营传令兵的打扮。眼见他开门出来,二人同时弯腰叉手施礼。唯那传令兵见礼过后,抬手扬起一物晃了晃。

    方琼目中闪过一道厉芒,肃容沉声道:“本将知晓了。但不知此次聚将,都有那些?”

    延水关守将,除了指挥使周重这一位主将外,还有三位副将,俱都领统领之职。周重这位主将不太管事,一应事务都分给三位副将打理。往常倒是也有这种突然召集的情况,但都是对应三位副将分管之事,却从无如今日这般严苛,竟连七禁律五十四斩的军法都拿了出来。这让方琼心中震惊至极,这才试探着问了出来。

    那传令兵深深看了他一眼,叉手回道:“回方统领话,此番军令是向三位统领并各总旗同时出。方统领处,却是小人跑的第一家。”

    方琼霍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传令兵。不但有三位副将,竟然还有各旗总旗?这,这是出了什么事儿了?难道,难道是边关有变?

    想到这儿,他顿时出了一头的冷汗。挥手将传令兵打走,略一沉思,转身便要去更衣启程。

    只是才走出两步,忽然又转身进屋,对着茫然的关氏淡然道:“明日我会派一队亲兵随你去,让你爹好自为之!”说罢,再不理会,转身大步而去。

    房间内,关氏脸色变幻不定,心中不知为何,忽然一阵阵的悸动泛起,有种极是不祥的感觉升腾而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