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5章:偷得半日闲
    一个多时辰后,三人从屋内走出来。具体怎么说的没人知道,唯一知道的是,当三人再次出来后,无论是于冕于老大人还是自诩智计无双的顾衡顾星吉,看向某人的目光中,都跟看非人类一样。

    “今个儿是不成了,好好休息一天,然后跟蒙古人签约吧。早点搞定这边的事儿,咱们也好早些回去。这都要过年了吧,哎,出来这么久了,于大人和顾兄家中的娇妻美妾们,怕是要等急了吧。”

    唉哟快停!老于冕和顾衡听到这话,脚下顿时齐齐一个踉跄,差点没一头栽倒地上去。

    你妹儿的!这小王八蛋嘴上就没句好话,死后一定会下拔舌地狱的。嗯,一定会的!简直太毒了。

    两人这般想着,不约而同的又想起了刚才屋里的一番对话,真是心有戚戚焉。什么拔舌地狱啊,这货该不是原本就是从地狱来的吧。要不然,谁能想到那般毒计啊?

    羊吃人……于冕激灵灵打个冷颤,面上一阵的青白不定,摆摆手示意顾衡送一下,自己转身回去歇着去了。老头儿年纪大了,心脏真心受不住太大的折腾了哇。

    顾衡苦笑了下,东翁啊,跟这小毒物在一起,我这小心肝儿也受不住啊。可这话说给谁听去?

    屋顶上胖爷一跃而下,古怪的看了几人脸色一眼,心中暗暗偷笑。自家少爷心思诡谲,又哪里是你们这些凡夫俗子所能知之的?竟还妄想阻拦,真真不知天高地厚。这下好了吧,被吓到了吧。活该!

    好吧,在对苏默的信任上,两个胖子的心思几乎差不多。所差的无非是一个敬为神,另一个奉为魔而已。

    一直送到门口,看着前方牵着火哧溜那少女明媚的笑靥,顾衡大有深意的拍拍苏默肩膀,拱拱手作别,自己溜溜达达转身回去了。这都什么事儿啊,这小子一心祸祸人家老爹呢,转过身来偏偏做闺女的却铁了心的倒贴上来。达延汗,真可怜啊。

    达延汗可怜吗?显然达延汗自己不这么觉得。此时在中心王帐中,达延汗正满面凝重的与一众王公大臣们坐在一起,对着低头半跪在身前的兀木尔训斥呢。

    “你也听到了,若是真能如那苏默所言,将对我蒙古有多大的好处。所以,本汗不管你心中如何想,此人的性命,你决不能伤!明天歇息一天,后天比赛便看你的了。必须赢下来,只要赢下来,便是大功一件,本汗必不吝赏赐。明白了吗?”他一双鹰目冷冷的盯着兀木尔,严厉的喝道。

    兀木尔这个憋屈啊。不能伤他,那自己还跟他比个屁啊,就为了图一乐儿?自己得是多闲的蛋疼,才巴巴的跑去干这事儿?

    心中腹诽着,嘴上却是不敢反驳,唯唯应着。只是终忍不住妒火中烧,红着双眼抬头道:“大汗,您的意志没有人敢违背。可是我们的耻辱呢?又将如何清洗?我不伤他性命,难道连打断他腿脚胳膊也不行吗?”

    达延可汗微微皱了皱眉头,心中也是暗叹。略微沉吟了下,这才勉强点头道:“也罢,只要不伤其性命,其他的,你自把握吧。”说着,不再多言,挥手让他下去。

    兀木尔眼中闪过一抹喜色,重重的抚胸一礼,起身去了。待到走出大帐,回头看了王帐一眼,眼底不由的闪过一抹怨毒。大汗似乎不再是那个大汗了,他真的老了啊。

    站在帐外低头想了想,脚下一拐,径直往后面去了。待他离去后,一道身影从帐后转了出来,目送着他离去的方向凝望了一眼,冷笑一声,转头进了大帐。

    “他走了?”王帐中,达延可汗淡然问道。

    那人影躬身回道:“是,看方向,应该是往右帐汗王那边去了。”

    达延可汗眼底闪过一抹冷意,没说话,只是微微颔首,摆摆手示意人影下去。

    “你们怎么看?”待到人影去了,达延可汗目光在下面众人面上扫过,沉声问道。

    “大汗。”旁边一个面色发黑,脸上有着一道可怖疤痕的老者起身,躬身向达延汗弯腰为礼。

    达延可汗眼中露出几分柔和,温声道:“勒温斡尔,你说。”

    勒温斡尔应声是,嗓音带着丝丝暗哑,缓慢却低沉的道:“大汗,我听闻,只有狮子才会孤独的捕猎,狼群却永远只有一只头狼。若是但有敢于挑衅者,都必将被撕为碎片。大汗,我们是苍狼的子孙,黄金家族的荣耀,不容亵渎!”

    勒温斡尔说的很慢,很平静,但是言语中却满透着森冷之气。在说到最后一句不容亵渎时,看似瘦削的身躯却猛然一挺,顿时一股凶戾的气息透体而出,霎时间再无半分苍老虚弱之态,宛如一只远古的荒兽忽然醒了过来。

    其他几个差不多的老者也都纷纷站起,不约而同的点点头,浑身上下杀机四溢。

    达延汗满意的点点头,摆摆手让众人坐下。自己却站起身来,走到勒温斡尔身边,伸手在他肩头按了按,傲然道:“勒温斡尔,我的安达,你说的不错,狼群只能有一只头狼。头狼的尊严不容亵渎!图桑的野心越来越不受控制了,是时候给他些教训,让他知道知道,谁才是蒙古的王,随便冒犯王的尊严,将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了。”

    勒温斡尔与众老者齐齐躬身,低声应道:“伟大的王,我等必将是你手中最锋利的刀。您的马鞭所指,便是我等的刀锋所向。黄金之血,永不褪色!怯薛不死,有我无敌!”

    “好好好,哈哈哈哈……”达延可汗猛地仰天发出大笑,笑声中寒意凛冽,恣睢嚣狂。

    王帐后,大祭司在黑暗中睁开眼睛,侧耳倾听了一会儿,脸上微微波动一下,似是低声喃喃了几句,随即又再缓缓闭上双目,如同泥雕木塑一般……

    阴影中的一切无人知晓,阳光下,大尾巴熊无聊的蹭了蹭苏默的大腿,唔噜着传达着自己的情绪:“……苏苏……杀,杀虫子去吧……好吃的虫子……甜…….”

    苏默斜了它一眼,一脚踢开,懒洋洋的嫌弃道:“自己玩去,这里哪来的虫子,蛰不死你个吃货。去去去,自己找乐去。”

    大尾巴熊委屈的跑开:“苏苏坏……汤圆,威武…..”

    苏默嗤的一声,懒得理它。大尾巴熊跟着他久了,竟也学会了不少的词儿,只是总是用不对场合,让人莫名其妙。

    眼见卖萌也没用,汤圆使劲顶了他一下,然后迅速跑开,窜到林子里去了,转眼不见了踪影。

    图鲁勒图怔怔的目送着汤圆白色的身影消失,忽然转头道:“苏默哥哥,要不你骑我的火儿吧,它虽然还小,但是跑的可快了,定然能比过兀木尔的。”

    苏默一愣,看着少女微微蹙起的蛾眉,还有那皱的跟包子似的小脸儿,忽然笑了。伸手过去,轻轻摩挲着她俏皮的发辫,心底那一丝阴霾,便如遇上了正午的阳光一般,迅速消弭不见。

    这个痴情的少女,一直等在门外,哪怕明知道这样会让一些族人不喜,却依然不管不顾。美人情重,何以承之?

    “傻兔兔。”苏默笑道,伸手将她轻轻揽住。

    图鲁勒图红着脸儿偎进男人怀中,并不挣扎。

    她喜欢这个男人,喜欢嗅着他身上的味道。爱一个人不需要遮掩,也不需要理由。

    她不是不明白这其中的险阻,但她却从来不说。有任何险阻,便与他一起面对就是,生也好死也罢,只要能在一起,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不傻的……”她轻声的说着,如同紫燕的呢喃。

    苏默没有听清楚,低头嗅了嗅少女的发髻,那里有着如同草木般的清香,闻之令人沉醉。

    “你说什么?”他眯着眼,随口问道。

    “没……”图鲁勒图小脑袋往他怀里又拱了拱,摇头道。她喜欢这种感觉,暖洋洋的让她沉醉其中,只盼能停住时间,就这么永远下去。

    “你不能骑汤圆,肯定赢不了兀木尔的。听我的,骑着我的火儿吧。火儿有纯正大宛天马的血脉,即便赢不了,却也不见的差多少。”

    “哈,怎么,对我没信心?”苏默睁开眼睛,低下头看着怀中的少女,柔声问道。

    图鲁勒图摇摇头,脸上又露出迟疑之色,咬着红唇不说话。

    苏默心中叹口气,将她柔软的身子紧了紧,轻声道:“放心吧,我自有办法应对。我能来到这儿,原本就是个奇迹。既然是奇迹,又有谁能赢我?兀木尔,呵呵。”

    他轻笑着,透着轻松和淡淡的不屑。

    图鲁勒图不再说话,痴迷的抬头望着他,从这个角度看去,男人的脸庞半边都浸在阳光中,勾勒出如同雕塑般的轮廓,似乎整个人都在发着光也似。

    奇迹吗?是的吧。嗯,就是奇迹!要不然,自己又怎么会与他有这般邂逅?又怎么会就一旦相逢,便即陷落呢?

    长生天啊,你既然让我与他相逢了,便求你能保佑咱们,便任何苦楚也不怨不悔,只要能保佑咱们在一起。

    少女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颤动,锁住了一腔的情愁,将其深埋心底。只把最灿烂的阳光折射,如同开在风中轻颤的花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