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2章:谁比谁更奸之剑指河套
    第602章:谁比谁更奸之剑指河套第(1/2)页

    天:

    “呵呵,苏副使真是少年英发,果然了得。那行,本汗倒要听听,苏副使有何见解,又如何一个利益足够,没有不能谈的。”

    达延可汗眯着眼上下打量他,半响忽然呵呵两声,脸上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淡然说道。

    苏默笑了,却不立即开口。就那么瞅着达延可汗不说话,直到把达延可汗瞅的有些不自在了,这才哈的一声,脸上露出讥讽之色,竖起一根食指摇了摇。

    达延可汗面上微微一变,看着他接下来的一个举动,瞬间再没了半分笑意。

    苏默转过身去,冲着身后紧抿着嘴唇的于冕招招手,笑道:“老于,快来,人家大可汗终于愿意跟咱们好好谈谈了,您这正使可不能在后面躲懒啊。”

    旁边一直提着一口气的顾衡瞬间放松下来,看向苏默的眼神中满是赞赏欣慰之色。他刚才真怕苏默就此肆意开口,真个往下继续谈下去。

    要知道钦差正使毕竟是于冕,若是所有一切都靠苏默这个副使谈成,老于冕怕是回去后,不,恐怕不等回去就要一头撞死了。无他,真心丢不起那脸面啊。

    而且,就算这样谈成了什么,回去之后,一个嚣张跋扈、不敬上官、不顾大体的罪名,苏默怕是也逃不掉的。任何人都不会喜欢一个可能随时凌上,不讲规矩的下属。

    好在苏默够狡诈,一下子就识破了达延可汗刻意营造出的假象陷阱,当机立断的将于冕推了出来。

    第一个条件由他谈成,就已经把口子撕开了。而第二个问题才是此番出使的关键点,趁此时在这交由于冕这个正使接手,分寸时机拿捏的简直妙到毫巅,顾衡差点当场要叫出好来。

    于冕显然也大为满意,看向苏默的目光中满是温和之色。再加上之前那一首诗词的共鸣,让老头儿几乎在顷刻间,便对苏默的印象彻底掉了个儿。

    便在达延可汗气闷的目光中,老于冕走到苏默身边,抬手轻轻按了按苏默肩头,颔首微笑道:“苏副使辛苦了,你做的很好,出乎意料的好。果然还是圣上眼光独到,慧眼识英才啊。待得此间事了,回京后,若不嫌弃,还请来老头子家中小坐,论诗品酒,共谋一醉。”

    顾衡在后听的一惊,随即面上露出笑容。这算是难得的面儿了,老于冕一向清高,这种邀请便连内阁几位辅政都未有过,可见其对苏默的认可了。

    苏默也笑,反手搭了搭于冕的肩头,亦低笑道:“老于,会不会我去了后,发现自己又到晚了呢?”

    这却是暗指前番于冕下绊子的过节了,于冕脸色微微一僵,暗骂这小竖子真是个混蛋,竟一点面儿都不给留。面上却是咳了两声,干笑道:“不会不会,定当扫榻以待。”

    苏默哈哈大笑,对他伸手一引,这举动算是将前番之事一笑而过了。

    于冕口唇蠕动两下,似是想要说些什么,但终归只是轻轻又拍了拍他肩头,扭头看向达延可汗,抱拳作礼道:“大汗肯以两国之谊为重,为两国边疆百姓为重,下臣深感敬佩,并代百姓与士兵们,向大汗致敬。”

    达延可汗鼻中轻哼一声,深深的看了苏陌一眼,这才勉强挤出几分笑脸道:“好说好说,于大人谬赞了。倒是贵国英才辈出,这般多少年俊彦,真是让本汗羡慕啊。啊,哈哈哈。”

    于冕脸色一僵,他如何听不出这是达延可汗的离间计?只是仍是免不了心中不快,却也只能忍着。

    显然,达延可汗也知道,不可能因为自己几句话,就真个能马上得到什么,干笑几声后,便直接进入正题,看看苏默道:“那么,现在可以说了,二位准备如何说服本汗呢?”说着,眼神饶有趣味的在苏默和于冕身上来回转着。

    于冕沉吟着,一时不好说话。他哪里知道该如何说,若是知道,也不必等到此刻了。偏偏当着达延可汗的面儿,他这个正使又不能真个去问苏默,心下这叫一个尴尬啊。

    苏默却好整以暇的笑笑,抱拳道:“好叫大汗知晓,咱们于大人刚才有过交代,鉴于大汗的主动承让,咱们大明也不是不懂礼的。所谓有来有往,利益共赢,亦不刺部内附我大明后,亦不刺部现有之地,便归还你们好了。不过……”

    他这一开口,于冕顿时心中暗暗松了口气儿,看向苏默的眼神愈发感念起来。要知道,刚才苏默的口气,完全是以他属下的口吻发话,如此一来,却是任谁也说不出半个不字来的。

    然而这口气还不等松完,冷不丁忽听到后面的话,顿时大惊失色,好悬没立即伸手捂住苏默的嘴。好在他总算是对苏默的性子有些了解了,知道这小家伙年纪虽小,智慧却不可小觑,这才勉强没让自己轻举妄动。但饶是如此,脸上也不由的露出焦急之色。

    苏默早看在眼里,心中暗叹口气,悄悄伸手过去,假借搀扶之际,暗暗捏了他腕肘一下。

    于冕微微一愣,目光在他面上一转,却看不出什么来,便好像刚才那一下压根是错觉一般。可不知为何,便只是这错觉,让他一颗心忽然沉稳下来,甚至连焦灼都慢慢消散开来。

    自己这是怎么了,活了大半辈子了,什么场面没见过,竟而连个孩童都不如。罢罢罢,且沉住气看看,只要自己这个正使不说话,总是有转圜余地的。这般想着,便又平静了几分。

    达延可汗暗暗观察,不由的咄咄称奇。这几日来,他手下和于冕谈判数个回合,他早已对着老头的脾气了解的 差不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