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0章 人人都有王霸气
    对于苏默的心思,达延可汗推断的虽不中亦不远矣。苏默确实是想着浑水摸鱼,先趁机造成事实或者说部分事实的。

    按照他的观察,达延可汗此人虽未枭雄之才,却是极为好脸面的人。这从他无论怎么不喜自家闺女和自己在一起,但从始至终也未当众说什么就能看出来。

    还有就是,昨晚兀木尔搞出穆斯一事儿后,他果断斥退兀木尔,但却仍顺水推舟的应下了今日的骑射比赛,为的就是找回脸面来。

    那么,如此一个强势的人物,若是能借此诱使其当众应下点什么来,那就绝不会再去反悔,至少明面上不会。由此,说不定此次钦差使命的完成,就要着落在此了。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达延可汗毕竟是一代雄主,其人之智慧又哪会真的欠缺?不但不缺,反倒远比旁人更高。在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便已隐隐猜到了他的用意。

    事儿就是这么码儿事儿,若是达延没留意到这个陷阱,那么一切都皆大欢喜。可要是人家早明白了,苏默眼下此举,便等同于藐视人了。一旦达延可汗借此发难,便是治他个不敬之罪,大明朝廷也说不出什么来。

    苏默多精啊,只从达延可汗如此快的反应中,就看出了自己的心思,人家早已心知肚明了。是以,当即冷汗就下来了。

    妈蛋,完了,玩脱了啊。他心中暗暗叫苦,眼珠儿急速的转着,开始想法儿自救。

    “这……这哪里过分了?是你非要以公论公的,哦,我这提出来了,你又否决。说啥啥不行的,我还说毛线啊。算了算了,要么你干脆杀了我,要么就我也不用你们补偿什么了,我还是骑着俺家汤圆比吧。”

    一时找不到说词,干脆放赖吧,先把水搅混了再说。大尾巴熊听到喊自己名字,精神一振,赶紧凑趣的伸过大脑袋来,在苏默身上蹭了蹭,口中低吼一声。

    达延可汗和众蒙古王公齐齐变色,赶紧安抚各自的坐骑,个个气的鼻子都快歪了。这尼玛听说过狗仗人势的,可尼玛谁听过人仗熊势的?太无耻了!

    达延汗脸色铁青,目中杀机如同实质。这些日子以来,他实在是受够了。这小竖子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自己的威严,真当自己这个大汗是吃素的不成?

    不行,不能再这么让他缠夹不清下去了,达延汗明显感到了脑袋里一涨一涨的,思维都不是那么清晰理智了。虽说不能真个杀他,但总要好好吓唬这小子一下,也让他知道个敬畏才是。

    正想着要发作,苏默却是忽然满脸堆笑的先拱手弯腰唱了个大喏:“哈,老叔啊,开个玩笑哈,别恼别恼……”

    达延可汗就是一晕,张口结舌的看着他。老叔?这……这是什么鬼?

    苏默却伸手一把揽住身边图鲁勒图的小腰,笑眯眯的道:“老叔啊,说起来咱都不是外人,大家亲戚之间,太过斤斤计较实在太伤感情了。不如这比赛也罢了,那什么谈判的也别太当回事儿。大家坐下来,喝喝茶,聊聊天,随便应付过去就算了,您说是不是?哈,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图鲁勒图小脸儿涨的通红,幸福的眼波儿流转,娇俏的白了他一眼,小腰儿却任他搂住,动也不动。

    达延汗真要晕了,快停!你这不是外人从哪儿论的,本汗咋就和你成亲戚了?

    当然是亲戚啊,从哪儿论?还用问吗?肯定是从母兔兔这儿论啊。

    放屁!那是本汗的格根塔娜,跟你有个毛的关系9有,本汗的闺女名叫图鲁勒图,不叫什么狗屁的母兔兔!

    了解了解,不过母兔兔愿意跟我,你奈我何?你动我个看看,看你闺女肯不肯先?

    达延汗就是一窒,使劲的握紧了拳头,松开,然后再握紧。

    两人谁也没说一句话,但一切都在眼神的交流中完成。若是眼神能化为实质,肯定能看到半空中那目光碰撞迸射出的火花电光。

    旁边所有人都面色古怪,看着这一老一少深情凝望着。一个满脸贼忒兮兮的笑的那叫个贱啊。另一个却是面色青白不定,转换不停。

    这是什么情况?两个大男人在那儿眉来眼去的,这画风,实在是……实在是……

    “星吉,他们,咳咳,他们这是……”老于冕不能淡定了,以手掩嘴,悄然低声向顾衡道。

    顾衡也是满脸怪异,迟疑着道:“或许……那个大概……可能,咳咳,嗯,是在……是在以特有的方式那啥,嗯嗯,交流吧。东翁,苏副使非常人,所行亦非常事……这个,见怪不怪则可。”

    于冕就眼神有些飘,以手遮面,微微半转身子,叹道:“成何体统,这成何体统,便如此成事,传扬出去,也羞死个人了。唉,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啊……”

    顾衡好悬没昏倒,震惊的看着自家东翁。殊没料到,自家这个古板的老东翁,竟然也知道这个调调儿。

    于冕老脸一红,但随即一梗脖子。哼,老夫一代名士,这区区抚菊弄萧之道何足道哉。非不能为,只不愿为耳。

    顾衡讪然,遮面败退。

    这主仆俩间的暗中交流无人知晓,那边厢右帐汗王实在看不下去了。咳咳使劲咳嗽了两声提醒,达延可汗猛省过来,目光急速的左右瞟了瞟,顿时大为尴尬。

    “小子,不要太过分了。你这般作为,是逼着本汗不留退路了?”达延汗微微俯下身子,口唇微不可查的轻轻动着,话语声却清晰的送入苏默耳中。

    苏默大惊,我去c高明的腹语术,老头儿,你还会啥,懂内功不?真气呢?黄帝内经、**术啥的懂不懂?

    达延汗手掌又开始发痒,想掐死他。

    呃,咳咳,好吧,歪楼了,歪楼了,言归正传。

    “那啥,老……”苏默笑眯眯的开了口,达延汗身子一抖,使劲的拿眼瞪他。

    “……咳咳,大汗啊,你看哈,咱这样行不行。所谓谈判嘛,不外乎漫天要价,就地还钱。你若是有不同意见,大可说出来商量嘛对不对?君子绝交还不出恶言呢,大家有商有量,本着共赢的宗旨,谁也别占谁的便宜成不?总不能我每说出一条,你就这样一点回旋没有的全盘拒绝,这样小臣也很难做啊。”

    老东西的面儿得给啊,不关母兔兔的事儿,单只是这老货是个狠人这一点,这面儿就不得不给啊。

    达延可汗听他终于是给出了台阶,总算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儿。面上总算好看了些,哼道:“也罢,既然苏副使这般说了,本汗若是一点不允,也是苛责求全了。方才苏副使所提第一点,或可商榷。本汗以为,以五百户汉奴之数,应可支应。再多,绝无可能;而第二条,却是万无商讨余地!亦不刺部本为我蒙古之属,所驻之地自古便为我蒙古旧地,岂能随意割裂让出?此事不必再说!”

    此话一出,众皆大惊。大明使团众人是惊中带喜,虽说没达成目的,但达延可汗这般说了,便等若打开了个口子,于后再谈之时,大有益处;

    而蒙古众人却是又惊又怒,怎么也想不到,大汗竟然真个应了。虽说只是应了归还五百户汉奴,但正如大明使团众人所想一般,这口子一开,再想止住怕是千难万难了。

    右帐汗王满脸阴霾,上前一步抚胸振声道:“大汗,今日不过只是一场骑射比赛,安能与国事相混淆?况且此列一开,于我蒙古大不利,还请大汗收回成命,三思之。”

    右帐汗王这番话说罢,顿时引发众蒙古王公贵族一阵议论,纷纷点头不已。

    达延可汗面上怒气一闪而过,目光在右帐汗王等人身上掠过,杀机盈盈。这些个蠢货,一味地只顾着眼前这点利益,全然不知自己所谋,简直是蠢到了家了。

    还有这个图桑,看来他是有些按耐不住了啊。这么急着往外跳,就不怕跳的太快太高,回头死的很难看吗?

    这般想着,正要说话,却不料忽然一阵鼓掌声先一步响起,让他只得又把话咽了回去。

    “哎呀,小臣向来听闻这一代蒙古可汗,雄才大略,王霸草原,睥睨大漠,今日一见果然如此。且不说大汗本人了,便连麾下也是这么的,这么的……哎呀,我都不知该怎么形容了。总之是太佩服了,太佩服了啊。”

    说话的正是苏副使,此时他满脸赞叹,饶有趣味的看看这个,瞅瞅那个,竟无人猜到他何以忽然冒出这么一番话来。

    达延可汗面色稍缓,他虽明知道苏默这话肯定全是放屁,但终归是一番赞美,听在耳中面上虽不显露,心下却也颇有得意。

    “苏副使谬赞了。”他淡然说着,冲苏默微微颔首。

    苏默却忽然一正脸色,肃然道:“大汗差矣,小臣这却不是谬赞,是真心褒赞啊。”

    “哦?”达延可汗一愣,随即莞尔道:“这如何说起?莫非苏副使真看出本汗身上有什么王霸之气?”

    苏默重重点头,认真道:“当然,小臣虽不才,却也略精数数观人之术。不惟大汗一身王霸之气直冲霄汉,便麾下这帮臣子们,也很是有些人,透着不凡的气息啊。尤其是这位右帐汗王,啧啧,哎呀,哎呀,啧啧,厉害,厉害啊……”

    他口中说着,说到众臣子们时,达延汗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他身为蒙古大汗,身俱王霸之气也就罢了,可自己的臣子也有,又是几个意思?

    众蒙古王公大臣们都是人精,自然也听的明白其中之意,顿时个个面色大变,纷纷扭头对苏默怒目相视,恨不得上前伸手捂住这小王八蛋的胡说八道。

    只是不等他们有所表示,却见他一个劲儿的绕着右帐汗王转悠,嘴中吧唧着,满脸的惊叹之时,不由心中猛的一动,相互对望一眼,同时露出了然之色。一个个也都不急了,纷纷饶有趣味的看起戏来。

    右帐汗王被苏默绕着看的头晕,心中更是又惊又怒。苏默那番挑拨的话,连十岁的孩子都听的出来,他又岂能不明白?

    只不过他明白归明白,也觉得不会达延汗不应该受影响,但终归是心里有鬼,不由的偷眼觑看达延的脸色。这一看,却是让他心中发凉,达延可汗面无表情,似乎没听到一般。可是越是如此,右帐汗王越是恐惧。

    他可是太了解这位可汗的脾性了。眼下这般作态,分明是心中怒极了的表现。饶是他自觉羽翼已丰,但当真个面对达延之怒时,也是不由的心中惊慌。

    “你……你胡说八道什么!哪个……哪个有王霸之气,我没有,我没有。”他猛地转过身,冲苏默大声怒道。

    苏默却忽的微微一笑,停下脚步上下打量着他。右帐汗王不明所以,被他看得心中发毛,待要再说,苏默却忽然又一句话出口,登时让他瞬间血涌贲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