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8章:达延汗的崩溃
    果然,当达延可汗话音儿刚落下,先前还一副“我委屈、我苦涩”的苏副使,便立即眉花眼笑起来。

    “哎呀呀,大汗果真是大英雄、大豪杰!不以身份凌晚辈,不以强者欺弱小呀。小子真是那个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那黄河之水,一发不可收拾。大汗之英明……”

    达延可汗眼角直抽抽。快停!我了个擦的,平日里自己谄媚话儿也听了不少,可饶是如此,此刻听到这般*裸的阿谀,达延可汗也有些想呕吐的感觉。

    而且呕吐之余,也是心中警铃大振。听听,不以身份凌晚辈,不以强者欺弱小。好吧,看样子如果自己不让这小子满意,这话儿就铁定会传扬开来吧,果然是吧。

    这小混蛋,自己果然被算计了。

    “苏副使有话便请讲就是,勿须如此……呃,如此夸张。”达延可汗使劲闭了闭眼,这才深吸口气淡淡的说道。

    “嘎?让我来说,哎呀呀,这怎么好意思呢。要不然……”苏老师羞涩的搓着手,口中说着不好意思,眼神儿却瞟啊瞟的。

    达延可汗顺着他目光看去,顿时面色阴沉下来,整个人都不好了。这小王八蛋,他看的是自己的闺女,图鲁勒图。他想干啥,难不成是想让我当场就赐婚给他?

    妄想!这绝不可能!达延可汗霎时间将警报再次提升到顶点。开玩笑,且不说自己根本就不会将图鲁勒图嫁给他,便单只是大祭司那边的谋划,也决不能当众作出这种承诺来。

    “等下,公是公,私是私。今日两国比赛骑射,乃是国事……那个嗯,那个国事友好交流。所以只能在国事范围里,不可涉及其余。”

    达延可汗竟然也学会了一个新名词儿,不由的颇是得意,当场果断的斩绝了这小竖子的不轨之心。

    苏老师顿时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颓然道:“啊,这样啊。那要不还是算了吧,就当我输了好了。这骑射也不必比了……”

    达延可汗顿时就是脑门一黑,我哔了你个二哈的,你要不要这么不要脸?你这样*裸的,简直就是等于明摆着耍无赖,以此要挟嘛。你他妹的节操呢,下限呢?还要不要了?

    “那个,咳咳,苏副使,咱们这不是在谈吗对不对?你有什么要求也可以说嘛。”达延可汗真想掐死他,可这个想法只能是想法,面上还是不得不摆出一副大度的模样,耐心劝说着。

    麻痹的!不比了岂不是正好给了你说嘴,小畜生休想!

    苏默回嗔作喜,欢声道:“可以谈吗?这感情好,这样好。唔,那么要不我赢了的话,就……”说着,目光这会儿又瞟向某个方向。

    众人这会儿也算是有些明白了,顺着他目光看过去,顿时面色都变得古怪起来。这小子的目光看的是,兀木尔。但是显然,那眼神中寒光闪闪,没有什么好意啊。

    兀木尔大惊,比之达延可汗,他可是更了解这姓苏的德性。这小子现在这样瞄着自己,肯定没安好心!不行,不论他想要如何,自己决不能让他得逞就是。危险,必须从源头就先掐断才是。

    这么想着,兀木尔当即抢先一步开口道:“苏默,你我都是当事人,马上就要进入比赛了。所以我认为,无论什么条件,都不应该涉及到咱们二人本身,否则都会再次打破平衡,这对你我都是不公平的。”

    苏默满脸的阴笑顿时一僵,转头看向达延可汗,目中满是期盼。

    达延可汗心中暗笑,面上却露出为难之色,对着他叹口气,微微摇头,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样。

    兀木尔见此,长长吐出口气,抬手抹了把额头。他实在是心里对这个大明钦差副使的阴影太大了,尼玛各种阴谋小算计数不胜数,宝宝实在很受伤,受不住啊。

    苏默左看看、右瞧瞧,再次仰天长叹,脸色灰暗。“我看还是不用比了吧,就算我输了好了。”

    “你!……”达延可汗和兀木尔同时一晕,满面铁青的瞪着他。这尼玛上瘾了是不?不带这么玩的。

    达延可汗脸色不悦,沉下脸道:“苏副使,有话说话,这般张口不比了,闭口算完了的,岂不太过轻佻?”

    苏默猛地抬头,一脸的悲愤,拱手长长一揖,起身忿然道:“大汗这是什么话?小子从头到尾,可曾提过任何一个条件来?总是不等我话出口,你们就先这样不许,那样不行的,连话都不肯让人说完,分明是不想让小臣说话嘛。既然如此,那说什么给小子补偿?小子除了直接认输之外,可还有别的活路?来来来,也莫说什么轻佻不轻佻了,反正这里是大汗的王庭,大汗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干脆不如直接砍了小子的头,岂不痛快,何必如此费事。来吧,动手吧!哈哈……

    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留得心魂在,残躯付劫灰。青磷光不灭,夜夜照燕台!”

    吟罢,再不看众人一眼,转身就往外走去,好一副慷慨赴死的豪迈悲壮。

    达延可汗和众蒙古王公齐齐目瞪口呆,这是什么情况。怎么说着说着就吟上诗了?话说,那诗毛意思?咋听着不对劲儿呢?等等,他前面说什么来着?砍头?唉哟我去!他这是要求死啊,用不用玩的这么绝啊?这说的好好的,怎么就要死要活的了?搞毛线呢。

    蒙古兄弟们骑射无双,可这诗词实在是不太懂嗳。反应慢的还在一脸的懵逼呢,完全搞不清状况。

    人群中,图鲁勒图两只大眼睛闪闪发光,都快变成心形了。太帅了,简直太帅了!他,他竟然吟诗了。虽然听不懂,但是听着就不明觉厉,单那外形就酷毙了有木有?哎呀,不行了不行了,要爱死他了肿么办?

    蒙古别吉发花痴了,但同时痴了的,还有一个人,于冕,于老大人。

    苏默这诗一出口,落到于冕耳中,登时让他悚然动容,浑身不可自抑的震颤起来。

    苏默这首诗本是数百年后,大汉奸汪精卫的一首诗中的半阙。其时,汪精卫还算是进步人士,一意革命反清。和同盟会同志刺杀摄政王载沣事败后被捕,清法庭判汪精卫“大逆不道,立即处斩”。汪精卫在狱中写下此诗,表明他革命的决心。

    全诗就不在此累述了,其诗中大意就是标明自己的清洁高崖,不怕牺牲。即便在北地慷慨豪歌,即使做了异族的死囚,也从容不迫;即便砍了我的头,也不辜负我少年的豪情。只要心魂流传,剩下的身躯由它成灰。 磷火不会熄灭,夜夜在燕台闪耀。

    整首诗纵横捭阖、慷慨豪迈,实是不可多得的上佳之作。而其中的“慷慨歌燕市”以及“残躯付劫灰”等句,又恰恰极附和目下的境地。因为古代时,尤其是宋之后,燕地便多被引申为异族之地。用在这里,可不正是应景儿。

    至于那句“残躯付劫灰”,众所周知,昔日正统时,大儒于谦,也就是于冕的父亲,最脍炙人口的一首诗《石灰吟》中,亦有“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之语。这与苏默此时这句“残躯付劫灰”几有异曲同工之妙。

    是以,当于冕忽然听到这首诗,顿时便不由的引发了共鸣。尤其是在此情此景之下,正身处蒙古王庭之地,这岂不与其父昔日孤身以抗蒙古也先之景何其相似?

    由此及彼,想到了自己一生敬仰的父亲,于冕又如何能情难自已?霎时间如遭雷噬,情难自已起来。

    “好,好!好一个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好一个留得心魂在,残躯付劫灰!苏讷言,真我大明好男儿哉!达延汗,你若害我副使,便连同老夫一并杀了吧。”

    他浑身抖颤着,用力的推开搀扶着自己的顾衡,两眼通红的往前迈出。那本来显得瘦削单薄的身躯,这一刻虽然仍是颤巍巍一副随时要倒下的样子,落在众人眼中,却忽然如同山岳般高昂威严。

    大明使团中众人多为武夫,只有少数人听懂了苏默诗中意境。除了顾衡之外,常豹便是其中之一。值此之时,他也是心中激荡不已,满耳满心中都是回荡着苏默这几句诗词,一时间只觉得血脉贲张,再也不复往日平静。

    眼见于冕昂首站出,当即紧跟其后,也是大步而出,直追苏默而去。其余众人面面相觑,不由的同时看向顾衡。

    顾衡满面涕泗横流,大口呼吸着,颤声勉强将诗中之意简短阐述了一番,随后义无反顾的往前迈出,紧跟在于冕身后站了出来。

    众人在听了顾衡的解释后,一个个顿时也是红了眼,有大叫着向苏默追去的,有哭泣着跟随于冕的,还有那暴躁的,索性当场抽刀子要拼命的,这怎叫一个乱说的。

    达延可汗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的变故,简直不敢置信。他怎么也想不通,这说着说着,咋就演变成了眼前这模样了?

    那小竖子究竟说了什么,这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这一刻,达延汗表示,彻底的理解不能,三观崩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