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1章:各有成竹在胸中
    “明日赛马,不可伤他性命。”

    篝火大会无疾而终,这一出出的事故之后,众人也没了兴致,索性便散了,各归各帐歇息。今晚这连惊带吓的,何况明天还有一场骑射大赛可期,所以倒也没人多说什么。

    而在王帐内,达延可汗再次召见了兀木尔等人,在牛油大烛跳跃的火光下,沉默不语的盯了他和右帐汗王好久,才冷然发话道。

    右帐汗王面上一阵怒意闪过,却终是没有多说什么,欠了欠身算是默认了。只是其心中究竟如何想法,就没人得知了。

    兀木尔却毕竟年轻,这一日一夜间,几次三番被打击的早已到了极限。这会儿猛听到这个命令,再也忍耐不住,不由的豁然起身,大声道:“为什么?大汗,这究竟是为什么?”

    达延可汗背着身不答,良久,才轻声道:“我自有道理,尔等只需执行便是。”

    兀木尔死死的攥紧拳头,低着头不说话。生怕自己一旦开口,再也克制不住,说出什么过头不敬的话来。

    “好了,你们下去吧。哦,对了,明日让苏默去本汗马厩里挑一匹好马吧。嗯,就那匹照云烟吧。”挥手示意众人退下,待众人走到门口,达延可汗忽然又开口吩咐道。

    众人闻言不由霍然一惊,从大汗的马厩中选马?天啊,那可全都是真正的良驹骏骑啊。这……这这……

    “大汗!”兀木尔再也忍不住了,猛的回头大叫道,双拳紧紧的握着,用力太大之下,指甲都刺进了掌心里。他实在想不通,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达延可汗没回头,也没回应他,只是抬手摆了摆。

    兀木尔还待要说,右帐汗王却忽的一拉他,给他使了个眼色。兀木尔一愣,那怒火便窒了窒,不甘的回头再次望了望,却见达延汗早已闪身进了后帐去了。没奈何,只得恨恨的跺跺脚,转身大步而出。只是那心头的怒火,简直要如火山爆发一般,烧的他五脏六腑都要焚尽也似。

    “阿乌格,你为什么要阻止我?大汗他分明是魔怔了,如此礼遇那明狗,岂不叫我族人失望!”跟上等在外面的右帐汗王,兀木尔再也忍不住,大声冲他喊了起来。

    图桑阴阴一笑,拽着他往外走去。边走边哼道:“傻小子,大汗不是说了吗,他自有道理,你又急些个什么。”

    兀木尔愣了愣,随即气结道:“可是……”

    右帐汗王斜着眼觑他,“可是什么,难不成你还要忤逆大汗不成?”

    兀木尔:“阿乌格,你莫唬我,我何尝有那想法。我只是……我只是……”

    “你只是心中不甘,对不对?”右帐汗王接着他话头,幽幽的说道。

    兀木尔连连点头:“对对,就是这样。”

    右帐汗王站住,转头看他。兀木尔被他看得莫名其妙,正手足无措之际,图桑忽的哈哈大笑起来,又再举步向前。

    兀木尔脸上愈发迷茫,不知道哪里可笑了。紧走几步跟上,讷讷的道:“阿乌格,你笑什么。”

    右帐汗王歪头看看他,叹道:“我笑你个傻小子,真是蠢的可以!”

    兀木尔一呆,“我……”

    右帐汗王不再理他,脚下不紧不慢的走着,淡然道:“你可听到了大汗的吩咐,明日给那苏默的是照云烟。照云烟啊,你还不明白吗?”

    兀木尔快崩溃了,脸涨的通红。嗫嚅半天,只得讪讪的求教道:“阿乌格,你教教我啊,我真不明白。照云烟怎么了?”

    右帐汗王眼底闪过一抹讥讽,心中暗暗不屑,就这么个蠢货,竟也敢起跟我家阿鲁尔争锋的念头,真真不自量力。只是由此想到阿鲁尔始终不见踪影,不由的又是心中一疼,抬眼望了驿馆方向一眼,里面满是怨毒之色。

    “照云烟固然是一匹盖世良驹,但在大汉的马厩中,却是最温顺的一匹,一向多用来给小台吉和小别吉们骑乘。这马儿啊,其实最忌的便是久养不动,便再好的良驹,如果总是拘着它,使其不得展足,天长日久,慢慢的也便空余金玉其外,再想回到巅峰状态,可就非一日一月之功咯。你,明白了吗?”他说到这儿,歪头看向了兀木尔。

    兀木尔恍然大悟,惊喜道:“原来如此。啊,那大汗之意,是不是话可以说,但实际上……”说着,手上比划了个动作,期待的看向右帐汗王。

    右帐汗王呆了呆,吐口气无奈一叹,苦笑摇摇头道:“你想到哪里去了?大汗言出法随,岂可随意更改?大汗指定照云烟的用意,便是告诉咱们,伤人不可,但却必须要赢下这场赛事,不可堕了我蒙古的国威啊。”

    兀木尔听的大失所望,颓然嘟囔道:“赢他有何难,莫说照云烟了,便是给他大汗的追风,也不会有半点希望。阿乌格,难道咱们真的就这么放过他?我不甘心!”

    右帐汗王斜眼瞅瞅他,似乎欲言欲止,终是摇摇头自顾去了。这种蠢货,实在不值得自己费心思。

    兀木尔没得到回复,愣愣的站在夜风中发呆,良久,才恨恨的呸了一口,咬牙道:“便杀不得你,也定要你明日脱一层皮!否则,实难解某心头之恨!”

    说罢,不再踟蹰,迈开大步,直往自己房帐去了。

    这边的议论,苏默并不知晓。但是在此刻的馆驿中,众人也在团团围着他,七嘴八舌的讨论着明天的骑射大赛。

    与王帐那边不同的是,众人除了蒙简和胖爷之外,都是一副焦急上火的模样。哦,常豹则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公子,你到底是如何打算的?这骑射之术绝不是可一蹴而就的。您如今或许已可趟河渡水如履平地,但这骑射……这骑射……,嗨,这骑射却终究是不一样啊。”魏壹深深叹口气,沉重的说道。

    苏默向来尊重他,从未拿他当下人,若是换个问题,哪怕是带着大伙儿慷慨赴死,他也绝无二话。可眼下只关乎到苏默一个人的性命,他便如何也不能不开口了。

    旁边八健卒其他几人都是纷纷点头,更有魏四豁然起身大声道:“管他个娘逑!明日便由某代公子去比过,他兀木尔算什么东西,说要公子亲上便亲上,凭他也配!”

    众人俱皆沉默。若是今日没有公子亲口应承,魏老四这法子未尝不可。然而既然苏默已然应下了,便再也没有临阵换将的说法,否则还不如直接认输了事呢,也胜过被人嘲笑看不起。

    而且就散大伙儿豁出去,厚着脸皮忍了,蒙古人怕是也不肯答应的。魏老四这话,不过只是发泄发泄罢了,却是半点作用也无。

    常家兄弟中,老三常虎眼珠儿转转,忽然往前探了探身子,低声道:“要不,今晚我去走一趟,索性结果了那孙子,看他明日还如何比过。这叫什么来着,那个釜……釜釜……”他挠着头皮,转头去看自家兄弟。

    常罴双目一亮,拍手道:“哈,我知道,是釜底抽薪!妙计啊妙计,老三,你果然比我稍微聪明些。咱们这便去吧。你我出马,必定手到擒来。”说着,拽着常虎袖子,起身便要往外走。

    众人齐齐晕倒,常虎又羞又窘,抬头怒叱道:“闭嘴!还不给我坐下,说什么胡话呢。”

    咦?怎么叫说胡话呢?多好的计谋啊,老大你不表扬咱们还来骂我们,真是没天理了。

    两夯货满面的不服,却又不敢违拗长兄,只得悻悻回身坐下,扭头不看常虎。

    宝宝生气了,不理你。

    众人看得忍俊不住,被这哥俩儿逗得,方才那沉郁的心情,都有些消散不少。

    魏家兄弟中老幺看不过去,走过来挨着两人坐下,悄悄搂过两人肩膀低声解释起来:“这里毕竟是蒙古人的王庭,其虽比不得咱们京城,但其中也足有数十万人,你们又往哪里去寻那兀木尔?便算找到,一旦动手,又如何能保证不惊动他人?这且不说,明日的骑射,如兀木尔这般的,整个王庭中不知凡几,便说车载斗量亦不为过,你们便杀了兀木尔又有何干?大不了明日他们再派个什么铁木尔、土木尔的来比过,难不成你们还能都杀尽了?”

    常虎常罴这才恍悟,面面相觑起来。想想觉得太囧,眼珠儿转转便拉着魏八扯东扯西胡说八道起来,试图转移目标。这是他们一贯玩惯了的手段,众人看得又是莞尔。

    这边厢,常豹盯着一直微笑不语的苏默,忽然道:“默哥儿,你既然早有了定计,何不跟大伙儿说说,也免得大伙儿为你担忧。蒙简兄,你说是吧。”最后一句,却是看向蒙简而言,眼神中大有深意。

    蒙简微笑的神情一僵,略显慌乱的摆手道:“我哪里知道,咳咳,先生说有计较,那便定是有的。嗯嗯,就是如此,就是如此。”

    常豹就不说话,似笑非笑的盯着他看。直把个蒙简看的浑身别扭,手足无措。

    苏默眼看蒙简顶不住了,这才轻咳一声,将众人的注意力引过来。淡然一笑,低声说出一番话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