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0章:再约
    “哎呀,苏副使,你这是…….”达延可汗多奸啊,妥妥的千年老狐狸一只。顾衡的算计只一瞬间便明白过来,脸上顿时露出惊诧之色,讶异的说道。

    苏默恨的牙痒痒,这老货,你敢再假点不?瞅瞅,瞅瞅,你如果把嘴角那笑收了,我差点就真信了。

    “那什么,这么好的天气,眼光明媚的,杀人不太好吧……”苏默踟蹰着说道。

    达延可汗和众人就一起翻白眼。这尼玛,风高夜黑的,你跟我这儿说天气大好、阳光明媚,他喵的小混蛋,咱能有点专业的素质,稍微认真那么一点吗?

    不过算了,重点是台阶、台阶、台阶!重要的事儿说三遍。只要有台阶下,天好还是天坏,夜晚还是白日谁在乎?

    于是达延可汗很大度的慨然点头:“好吧,既然有大明钦差发话了,此番便就此罢了。来啊,将此寮给本汗拿下,好生看管,不得疏忽!”

    哗啦啦铁链响动,几个人抬着门板冲了过来,然后哗啦啦又是一阵响,场中不见了什么链奴绳奴的,毛都没一根。

    这速度,简直了,苏默看的目瞪口呆。你妹的,达延你这老货,说好的矜持呢?体面呢?你一个堂堂大汗,这样做真的好吗?

    达延可汗使劲儿的翻着白眼,哼,这时候老子跟你讲矜持,你当老子是傻子吗?没有矜持才能矜持,没有体面才能体面。

    苏默表示点三十二个赞!

    大小两只狐狸间的互动没人看的到,图鲁勒图却是心花怒放。爱郎能这般知心体贴,甚至大度的主动站出来迎合自己,给了父汗台阶,给链奴说情,这不就是所谓的爱屋及乌吗?

    苏郎对我这般情深义重,这一生还有何憾?兀木尔和图桑阿乌格这般对他这种事儿,却是再也不能发生了。

    小菇凉暗暗下定决心,跳到苏默身边,将爱郎一条胳膊紧紧的抱住,心中爱意泛滥,恣睢汪洋。

    感受着那份特殊的弹滑挺柔,苏默有些醉了。果然是天气晴好、阳光明媚啊。要不然咋这么热呢?热的自家兄弟都支起了帐篷透气儿……

    走路有些歪,赶紧拉着母兔兔往座上坐了,用袍子将丑处挡了。小家伙不乖,必须镇压之!

    图鲁勒图小脸儿通红,眼神儿媚的如要滴出水来。她虽年幼,但蒙古风情开放,自是早知一些人事儿了。此刻就倚在爱郎身边,爱郎的某些异状又哪里瞒得过她。

    哎呀,看上去好大,心好慌啊,跳的好快啊,身上也好热。小姑娘有些醉了,腿心儿里濡濡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出来了,让她不由的浑身发软,整个人都快埋进男人的身子里了。

    达延可汗看的眼眶子直抽抽,狠狠瞪了苏默一眼。小混蛋,差不多点行了啊,不然老夫要发飙了。

    苏默眉头一挑,毫不退让的瞪了回去。你倒是发个飙给哥看看,看哥怕是不怕?信不信哥当场给你来个更有深度的。

    达延可汗面色僵住,铁青着脸败退。

    “兀木尔,你大胆妄为,竟敢擅自把链奴放出来,差点没酿成大祸。今日有大明钦差为你说情,本汗便不发作与你了,还不退下!”

    满肚子怒火发不出来,这太憋了,必须要找个发泄的地儿。好死不死的,兀木尔还愣愣的挡在跟前,顿时让达延可汗抓到了,唾沫星子如滔天大浪一般喷了过去。

    兀木尔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简直快要憋出内伤来了。倔强的迎着狂风暴雨,直到达延汗的情绪之潮稍稍褪去,这才猛的抬头大声叫道:“大汗,我不服!”

    达延可汗大怒,豁然回身怒道:“混账,你有何不服!休得啰嗦,还不给本汗滚下去。”

    两个金帐卫便走过来,扯着兀木尔往外去。

    兀木尔使劲的挣脱,回身冲过来对苏默大叫道:“姓苏的,你若是个男儿,便与我比过,便与我比过。否则我永远不服,绝不放过你。”

    “赶出去赶出去!把他给本汗乱棍打出去!”达延可汗暴怒大叫道。

    两边厢又走出几个金帐卫,手中各提军棍,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众人看得心惊胆颤,大汗这是要动真格的了咩?金帐卫的军棍啊,那岂是好挨的?曾有三辊便打死一个千户长的前事,兀木尔怕是要遭了。

    兀木尔也面色大变,额头上大汗沁出,有心要跑,但心下实在不甘。左右衡量一番,脚下一边慢慢往后缩去,一边却仍冲着苏默大喊不停。

    这般一来,所有人只会当他是被大汗压住,同情他的一片痴心忠心,却不会再觉得他对明使有什么不对的了。

    苏默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冷笑,旁人被兀木尔瞒过,但以他的灵识却如何瞒得过?这孩子倒算是个奸诈的,远比那阿鲁尔狡猾。又有一个阴鹜歹毒的右帐汗王在后出谋划策、暗中挑唆,若是不彻底解决了,总是这么缠夹不清,确实也太过烦人了些。

    这么想着,当即缓缓站了起来,抬手道:“慢。”

    金帐卫脚下一顿,转身去看达延汗。达延眉头微微一蹙,随即舒缓开来,温声道:“明使有何话说?”

    口中问着,眼神儿却暗暗瞪着苏默:小子,你又要搞毛线?别不知好歹,老子这可是给你解围呢。

    苏默翻了两个老大的白眼:拉倒吧,你这是给自个儿找面子,关哥吊事?还有,没看那小子不依不饶的吗,这事儿不解决利索了,还有完没完了?

    达延汗气结,狠狠瞪了他一眼,冷笑两声,懒得再去多管了。只是深深看了他一眼,大有警告之意。

    苏默波澜不兴,淡然道:“大汗,左右连个奴隶都恕了,何必再来追究这位兀木尔兄?倒显得好像是我大明使团理亏了似的。不过显然这位仁兄有些误会,那便请回当面说清楚了吧。”

    四周众人微微一愣,再看向苏默的眼神便柔和了许多。这位大明使者先是大度宽恕了链奴的刺杀,又主动维护了大汗的脸面,此时又放任兀木尔的恶意,表达出愿意沟通和谈的意愿,这般仁心敦厚,果然不愧天朝上邦的名士啊。

    多数人至此,已是暗暗接受了苏默这个人,觉得便自家别吉随了他,似乎也不是多么不能接受的事儿了。

    但也有不少人眼中露出不屑嘲讽之色,南人便是如此虚伪懦弱。被人这般欺负了,却还要装出一副胸怀宽广的模样,放纵敌人。活该他们被欺压,早晚必被我大蒙古再次征服,以彰我大元神威。

    兀木尔也是心下暗喜,不过他却总算是长了记性,脸上丝毫不露声色,拨开金帐卫的阻拦,返身大步走了回来。

    先是对苏默抚胸一礼,正色道:“好,苏默你肯为我说了句公道话,兀木尔很感激你。不过还是那句话,我蒙古男儿最重的乃是武勇,你若不显露出些本事,就这么带走我们别吉,我等虽不敢违逆大汗之意,却是休想让咱们心服的。今晚这篝火大会,算是我的不是,角抵什么的也不必说了。但我蒙古征战天下,横扫八荒,靠的便是骑射无敌。不若你我约定,明日再比一场,便比这骑射之术,若你能胜出,我便从此彻底服了你,再不跟你为难,你可敢应战?先说好,此番却必须你亲自上场,不可使人代替你,你敢不敢?”

    此话一出,旁边庄虎唐猛,还有常家兄弟等人都是面色一变,暗暗对苏默急使眼色,示意他不要答应。

    这骑射之术,听上去似好像并没什么危险,实则不然。要知道这会儿虽然已经有了马鞍马镫,但单以骑术而论,后天靠着苦练而成的中原之人,仍是比不过蒙古这个一出生便在马背上成长起来的民族。

    而所谓的骑射之术中,更不只是简单的赛马,还伴随着各种对抗行为。这样一来,途中出现个误伤什么的,简直不要太容易了。

    角抵摔跤什么的,好歹是在地面上,还是在众人眼前。便算有个什么闪失,大伙儿豁出去总能救援一二。但要是比骑射之术,跑出去不知多远,那可真是鞭长莫及了。

    这兀木尔看似公平的提议,其中大有奥妙,暗藏着满满的恶意,却让人偏偏无法当面指责出来,众人如何能不急?

    苏默却似乎完全没看到,面上仍是那副平静如水的模样。闻言只是深深看了兀木尔一眼,略一沉吟,便慨然点头道:“虽然我身为堂堂大明钦差,与你比什么骑射实在有**份。不过你既然说到了母兔兔身上,我若不应你,倒似真怕了你。也罢,便如你所愿,明日你我一决雌雄!”说罢,大袖一摆,径直返身坐下,再不理会他。

    这般做作,分明就是以上对下的态度。兀木尔站在席前,只气的面红耳赤,两手握紧张开,张开又握紧,恨不得给这小子脸上狠狠捶上几拳才解恨。

    只是看看他身边胖爷等人目中森寒的杀气,终是深深吸口气,恨恨的看了苏默一眼,一言不发的转身去了。

    他这边去了,苏默这里却是炸了锅。不用别人开口,图鲁勒图便先担忧的道:“苏默哥哥,你怎可轻易答应他比什么骑射?兀木尔虽算不得什么我蒙古的巴图鲁,但是一身骑射功夫却是端的不弱。而你……你,你终只是个书生,如何比得过他?这……这,要不我去求我父汗,就不要比了吧。”

    旁边常豹也皱眉道:“默哥儿,你究竟怎么想的?竟以自己之短,与他人之长相争,殊为不智!”

    更有蒙简也开口道:“仙……先生,骑兵之道,非一二日间可成。我中原之人,先天便比这些个一出生就在马背上的民族差些。你们两人之间的差距,就更是天差地远了去,以小人之见,怕是先生你连百分之一的胜算都没有。除非……”

    说到这儿,他忽然一顿,迟疑的看了苏默一眼,没再继续说下去。因为他忽然想起来,眼前这位是谁啊?那妥妥的是一位仙师转世啊。如果说一定有什么蹊跷,那么必定是这位仙师藏着什么仙家手段,到时候一旦施展出来,那便一切都说得通了。

    然而他这话却不好明着说,只能点到为止,目光却是期盼的看着苏默。

    旁边常家兄弟等人却目光一亮,急声问道除非什么。蒙简却只是摇头,哪里肯说。再被逼的急了,只推说是想说奇迹出现云云,众人不由的大失所望。

    苏默却是心中一动,他既然应承下来,当然就早有了应对之策,只不过蒙简倒是给了他有一番提示,让他心中的把握更大了一些。

    此刻眼见众人担忧,不由哈哈一笑,摆手道:“诸位但放宽心,我自有计较便是。”说着,对蒙简微微点头。

    蒙简登时面色大松,露出惊喜之色。旁边常豹目光一闪,暗暗记在心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