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9章:恕
    咻——

    轰!

    哗唥唥——!

    接二连三的响声乍起,火光掩映下,场中忽的暴起一阵的烟尘飞扬。

    漫天火星飞舞之际,链奴穆斯闷哼一声,蹬蹬蹬倒退三四步出去,大腿上血迹迸现,一支雕翎箭几乎穿透而过。

    而在苏默和图鲁勒图身前,胖爷面色凝重,双掌提在胸前,能看出仍在微微颤抖着。

    五十步外,宝弓哲别紧张的弓张满月,弓弦上已是又搭上了一支长箭,随时准备发射。

    锵锵锵——,一阵急促的刀剑出鞘之声跟着响起,大明使团众人这时才堪堪将兵刃擎出,把苏默和图鲁勒图二人紧紧护在中间,紧张的盯着对面的穆斯。

    这个巨汉好可怕的攻击力,以胖爷的功夫都只是堪堪抵挡,这让从没见过穆斯的常家兄弟等人大吃一惊。

    踏踏踏,迅疾的马蹄声从四面八方而来,这会儿却是达延可汗的金帐卫抵达了。

    全是满身挂甲的骑兵,分成内外两圈。内圈俱各提着弯刀,外圈的则是人手一张骑弓,森寒的箭头全部指向最里面半跪在地的穆斯。

    这一系列的变化,只在数个呼吸间发生,让人不由的眼花缭乱。

    场中众人无形中分成三方鼎立态势。一边是大明使团护住的苏默和图鲁勒图;另一边则是众蒙古卫士护住的达延可汗等一干王公贵族;再剩下的,则是兀木尔等人和着一帮子仓促凑到一起的少年与护卫们。

    三方都在盯着中间的穆斯,却又相互提防着彼此。尤其是大明使团这边,不但要防备穆斯再度暴起扑来,更对两边的蒙古士兵也提高了警惕。

    谁知道这会不会是个局?

    苏默的身后,东厂卯课大档头王义,身穿一袭兜头长袍,此刻竟也出现在了现场。

    说起来王档头是感觉最悲催的。打从认识了苏默以来,就再没一次任务是能顺顺利利的,简直连哭都没地儿哭去。

    就比如眼下,这他喵的谁能想到,连赴个宴都能蹦出这么个恐怖的家伙来。蒙古人不怀好意谁都知道,作为一个密探头子,王档头当然也做足了功课。

    要知道,当初皇帝的命令可是苏默不回他也不用回去了。他可不想一辈子在外面当野人好吧。所以,哪怕他再不乐意待见苏默,却也得为苏默的安全安排妥当。

    当然,有大明使团的护卫,还有常家兄弟等人的保护,他安排的都是隐在暗中的。其实更多的是一种拾遗补缺,更倾向于探察方面的事务。

    便比如之前跟苏默一口报出场上角抵的图真等人的资料,便是来自于东厂这帮番子的功劳。

    可刚才,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好悬没把王档头吓死过去。再也沉不住气的主动现身出来了。直到眼见己方卫士都到了场,这才一低头,悄然再次隐没。

    只是连他都没发现,就在他离去的那一刹,不远处的一处屋后,一双锐利的眼眸闪烁了一下,随后也慢慢消失不见。

    而场中这一通乱后,最中间的穆斯几次挣扎想要起身,却总是摇摇晃晃的没能起身,只是昂头瞪着苏默的方向,喉中不绝低吼着,眼中却透出绝望不甘之色。

    他与苏默之间的关系,场中众人唯有苏默和胖爷以及庄虎等少数几人知道。是以,看到他这幅模样,妥妥的一副死士模样,所有人也大都以为是受了兀木尔指使之故。

    在公开场面上,指使死士悍然袭杀大明钦差使者,这事儿若是成了也就罢了,到时候总能找到借口推搪过去。比如这个奴隶疯了或者语言不通所致什么的。

    可偏偏刚才那一刹,因为图鲁勒图的存在,使得躲在暗中保护的宝弓哲别不得不先出手射退穆斯,更是有胖爷硬撼穆斯,竟尔将其生生击退了。这下子,可实在是有些尴尬了。

    “放箭!放箭!给本汗乱箭射死这个贱奴!真真好大的胆子,好大的胆子!”达延可汗目光闪烁了下,当机立断的下达了命令。无论如何,这个链奴是留不得了。

    “不要!”

    听到达延汗这个命令,众金帐卫齐声应诺,抬手便要攥射而出。却不料图鲁勒图忽然大叫一声,使劲推开众人,几步跑到穆斯身前,伸出双手将其护在身后。

    穆斯瞪视苏默的目光被挡住,晃晃头,看清了挡在自己身前的身影后,浑身的戾气忽然如潮水般褪去。代之而起的,则是痴痴的迷醉和说不尽的柔和。

    哗啦,锁链声一阵轻响,他不再挣扎,仰身躺了下去。但那目光却始终不离图鲁勒图,就那么痴痴的看着、看着……

    “母兔兔……”

    “住手!勒图儿小心……”

    “别吉……”

    变起仓促,场中众人齐齐惊呼出声。达延汗吓的脸儿都绿了,一边大叫着,一边跑了出去,拳打脚踢的喝令众卫士放下弓箭。

    这边厢,苏默已然瞬间出现在图鲁勒图身边,伸手一揽她腰肢,豁然一个转身瞬移,已是出现在了十丈开外。

    这一手快的令人根本反应不及,众人甚至还在连声惊呼之中,根本没发现自家别吉已然消失了原地。

    苏默自己却是吓的一脑门的大汗,一颗心都在呯呯呯的大跳着。以至于连瞬移这种压箱底的保命功夫都不掩饰了,就这么当众使了出来。

    图鲁勒图也是惊的张大了嘴巴,目中异彩大盛,死死的盯着爱郎,万想不到自家爱郎竟有这般神奇的本领。

    不过可快她这次很快便清醒过来,轻轻睁开苏默的怀抱,低声哀求道:“苏默哥哥,不要杀链奴好不好?求求你了。”

    “啊?呃,哦,不杀。”苏默下意识的点头,还没反应过来。

    图鲁勒图大喜,踮起脚尖凑到他脸庞大胆的吻了一下,旋即再次拎着裙摆跑回穆斯身前,蹲下身子怜惜的抚抚穆斯的脸庞,柔声责怪道:“链奴,为什么不听话?以后不准了知道吗?苏默哥哥是好人,不可以伤害他,以后还要像保护我一样保护他,记住没?”

    穆斯眼中柔情涌动,忽然听到图鲁勒图这么说,不由的一愣,斜眼看了远处的苏默一眼,脸上不由露出纠结为难之色。但是忽然看到图鲁勒图委屈不喜的眼神,顿时再也顾不得其他,连连使劲的点头,表示明白。

    图鲁勒图回嗔作喜,这才又再拍拍他大脑袋,起身扭头对不知所措的达延汗道:“父汗,链奴只是一时糊涂,他又听不懂咱们说话,你不要治罪他。苏默哥哥也答应不追究他了。如果你一定要治罪的话,那该治罪的是兀木尔!是他,都是他指使的这一切。”

    正神色惊魂不定的兀木尔顿时面色大变,一颗心哇凉哇凉的直往下沉。图鲁勒图这么当众指认他,分明是恨到了极处,再也不肯顾念往日的情分,要置他于死地了。

    为了一个明狗,她竟然便决绝至此,竟连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情分都不顾了,何以至此,何以至此啊!一时间,他只觉得忽然心痛如绞,万念俱灰,再也不想说什么了。

    达延可汗却是嘴角一抽抽,暗暗叫苦不迭。这个是傻闺女哟,你老爹我何尝不明白其中的奥妙,可这事儿不能说出来啊。你这么搞法,岂不是把你老爹我按在火上烤吗?难不成,我还真要去治罪咱们的族人?

    唉,摊上这么一个闺女,达延汗真也是不知该说什么好了。不要太坑爹有木有?你这可让爹我如何下台哟。

    达延可汗面色变幻不定,僵在那儿快连尴尬癌都犯了。偏偏兀木尔那个混蛋,平日里挺聪明的个小子,怎么这会儿也不吭声了?尼玛,别人不说话,你得说啊。好歹你辩解几句,老子也可找个台阶下啊。

    达延可汗眼神儿直往兀木尔那儿瞄,心中大骂着。却哪里想到,兀木尔被自家闺女打击的,这会儿连身在何方都忘了,又哪还去想什么辩白之类的。

    苏默身边,顾衡悄然走过来,轻轻扯扯他袖子,使个眼色。

    苏默正看热闹看的过瘾呢,被顾衡这么一扯不由惊醒,转头诧异的看他。

    顾衡低声道:“苏副使,此刻当你开口了。这个人情卖下,对你大有裨益。”

    苏默愣了下,然后秒懂。但是懂归懂,他可真心是不想去管的啊。喵了个咪的,那家伙好恐怖的好不好?刚才不小心答应了母兔兔的求情已是极限了,现在能借着达延汗的手除掉这个隐患,可不知有多开心呢。现在你却要我去主动开口,为这家伙求情,这真真是……

    实话说,若果是换个人,又或者不是穆斯这种级数的恐怖家伙,苏老师还真不在乎卖个人情面子啥的。至少那样还能落个大度、豁达的名头不是。

    可穆斯这家伙实在是太恐怖了,连胖爷都被隐隐压在下风,如果留着他,会不会真成了养虎遗患?他可不想做东郭先生。

    顾衡看他皱眉,只稍一琢磨便明白了他的想法,不由急声道:“你笨啊,没看到那货看图鲁勒图公主的眼神吗?你有公主在手,怕鸟!”

    情急之下,这个自诩谦谦君子的读书人都吐脏口了。

    苏默呆了呆,随即便狠狠翻了个白眼。我去,啥叫我有公主在手啊,这话歧义很大的好伐。我可是正人君子来着,跟母兔兔清白的跟白开水似的。你这么诽谤我的清誉,我会翻脸的哦。

    虽然这么想着,但是想到小丫头对自己柔声蜜语的小模样,还有那贴靠在身上时软绵绵、弹滑滑的感觉,脸上便不由的露出得意陶醉之色。

    顾衡虽不知他心中的想法,但瞅他那副贱贱的模样,大概也能猜个**不离十。不由的狠狠翻个白眼,使劲将他推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