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4章:为什么
    敢不敢?懦夫?

    旁边众人尽皆怒目向前,苏默伸手拦住,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兀木尔。

    这孩子看来为了对付他真是下了不少功夫,也算是蛮拼的了。从他能在暴怒中压制下怒气,再用激将的口吻来让自己下场就可见一斑。

    然而少年毕竟还是少年,待到具体的用词造句时,就显露出青涩稚嫩来了。

    这说明什么呢?很显然,他背后有人!有人早已提前叮嘱过他,并且在一定程度上提醒了他不要被愤怒蒙蔽了理智,一切以引得自己中计为首要目的。

    这个人……

    苏默忽然抬头游目四望,最终目光在众蒙古王公席上顿了顿,脸上重新露出玩味之意。

    “只是角力、摔跤吗?”他目光四下打量时,兀木尔忽然显得有些紧张。待他显得有些迟疑的发问时,兀木尔眼中猛的闪过一抹喜意,急忙点头道:“对对,就是角力和摔跤。怎么样,敢不敢?”

    苏默砸吧砸吧嘴儿,回头看看自己身边的人,又再转头问道:“不会有危险吧?这热热闹闹的,要是伤到了碰到了什么的,岂不是败兴?到时候大汗怪罪下来,那……”

    兀木尔急忙摆手,昂然道:“男儿汉之间较技切磋,偶有伤损算的什么?放心,最多大伙儿都尽量注意点就是了。至于说大汗怪罪,大汗……”最后一句却是扭头看向达延可汗,低头捶胸相询。

    达延可汗一直在默默的看着,脸上若有所思。此刻看到兀木尔动问,沉吟着并没立即回答。

    他当然知道兀木尔肯定不怀好意,他现在考虑的是,一旦真个动起手来,苏默若是被伤到了,会不会影响后续的计划。要知道,大祭司那边,苏默可是其中很重要的一环呢。

    “父汗啊……”图鲁勒图心中担忧,待要阻止,有怕下了爱郎脸面。要知道,在蒙古族中,不敢接受挑战的人,是绝对会被人嘲笑死的。甚至连带着家人都要抬不起头来。

    可是让苏默就此接受挑战,只看他那单薄的身体,图鲁勒图是真担心他会受伤,心下这份为难可想而知了。如今若是能让父汗发话,以两国使者不适宜下场为由阻止的话,那便没人能说什么了。

    所以,小姑娘毫不犹豫的施展撒娇**,抱着达延可汗的胳膊使劲摇晃着。她相信,父汗一定会明白她的意思的。

    若是放在和大祭司相谈之前,达延可汗说不定还真会依着爱女之意了。但是现在,尤其是想到了大祭司说的那番话,再看看如今女儿那满眼的情意,却让达延可汗瞬间下定了决心。

    “唔,我蒙古最重武勇。男儿汉,若没本事,又凭什么以后护住自己的妻妾崽子?也罢,你们便赛过两场,却需务必小心,不可有太大伤损,明白吗?”

    “父汗,你怎么可以……”图鲁勒图大惊,不敢置信的看着达延可汗。

    “唯!谨遵大汗令喻!”兀木尔等人却是喜不自禁,连忙弯腰抚胸应下。低下的头颅中,眼底筱的闪过一抹狠戾之色。随即抬头看看苏默等人,嘴角绽出一丝狞笑,转身去了。

    图鲁勒图大失所望,面色苍白的看着一向宠爱自己的父亲,怎么也不敢相信父汗竟然就那么答应了下来。她忽然有种感觉,感觉父汗似乎跟自己渐离渐远,有种被背弃的心痛……

    “勒图儿,难道你希望自己看上的男人,只是个会说大话的懦夫吗?他若连这种挑战都应付不来,父汗又如何放心他日后能保护你?不用说了,就这样吧。最多父汗答应你,若他能达到父汗的要求,父汗便允许你此番事后,跟他一起去中原走一圈儿如何?”

    达延可汗眼见爱女眼中的失望,不由的心中一软,低声安慰道。待说道最后一句时,眼中微不可查的闪过一抹厉色。

    图鲁勒图却是一呆,随即大喜过望,急急的道:“父汗此话当真?你真的……真的肯让我跟苏默哥哥去中原?”

    达延可汗心中暗叹,面上却假作恼火,板着脸哼道:“自然是真的,难道父汗还能骗你不成。再说了,别以为父汗老糊涂了,即便父汗不答应,你便会听话不随他去吗?哼!”

    图鲁勒图啊了一声,被父亲看破了心思,不由心虚的吐吐小香舌。但随后想到终是让父汗答应了自己和苏默哥哥的事儿,心中不由的心花怒放。但随即又想到马上要进行的挑战,生恐苏默有个闪失,不由的又再担心起来。正是柔肠百转,左右为难。

    只是忽的眼珠儿转了转,似乎想到了什么,左右偷偷瞄了瞄,见没人注意,便猫儿般闪了出去……

    这边厢,常家兄弟和胖爷等人摩拳擦掌,争着待会儿谁先上场,定要给蒙古人一个好看。

    顾衡却眯着眼若有所思,走到苏默身旁拽拽他袖子,低声道:“苏副使,若是可以,还当以不上场为妙,咱们总是有避开的由头。以衡观之,怕是那达延心怀叵测,不可不防。”

    苏默眼中惊异之色一闪而过,他到没想到这个于冕的幕僚,竟然如此机敏,提前察觉到了达延的不妥。他自己也是因着生命元气的缘故,六识敏锐超过常人数倍,这才隐有所觉。这人,看来还真是个难得的人才。只是……

    “顾兄,小弟这里却有一个疑窦,却不知顾兄能解惑否?”他心中想着,忽然冷不丁问道。

    顾衡似乎并不意外,面色沉静的看着他,淡然道:“苏副使可是想问,为何衡要前倨后恭,既然之前出言害了你,这会儿却又来提醒你?”

    苏默呵呵一笑,摇摇头道:“是,也不是。首先我不认为你午时提出的让我晚上来应约是害我。于大人年高体衰,就如此寒冷天气,若是在室外冻上一两个时辰,怕是立时就要倒下了。说不得,连性命都可能交代在这儿。他乃是使团正使,一身系国家大事与陛下所托,岂可因我与蒙古间的龌龊而出事?苏默虽不才,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的道理却也是明白的。所以,这个所谓的倨,就不必说了。”

    顾衡听得“国家利益高于一切”之句,眼神猛的一凝,神情悚然而震。定定的看他半响,终是长叹一声,双手抱拳深深一揖,拜服道:“苏副使少年而识大体,利于公而忘于私,衡,愧而敬之!”

    苏默一愣,到没想到自己随口一句后世的口号,却意外的收到了这么好的结果。当下自不会去解释,心安理得的收下赞美,摆手道:“忠君爱国,份所当也。顾兄,我刚想要问的是,你身为于大人的幕僚,除开公事外,于大人对苏某嘛,嘿嘿,大家都心知肚明,但你如今这行事,就不怕引得于大人恼怒吗?

    须知,眼下其实可是个很好除去苏某的机会,过了这村儿可就没那店儿。而一旦让苏某过了这一关,回的京师,以苏某和于大人之间的梁子,哼哼……

    嗳,你可千万别说什么苏某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之语,苏默虽也自诩魅力无敌,却还不敢自恋到真个信了这种话的程度。”

    顾衡闻言就是一窒,心下暗暗翻个白眼。你倒是还知道自个儿自恋啊,还魅力无敌?我勒个去的,就问下你丫的还知道脸皮为何物不?

    这般腹诽着,面上却不动声色,平静的道:“既承苏副使问了,那么衡敢问苏副使,倘若苏副使回去了京师,会故意报复,耍阴谋去害于大人吗?”

    苏默哼了一声,翻了个白眼,懒洋洋的道:“为什么不会?莫非老子就该平白无故的受那老头儿欺负?被他一再的整治?”

    顾衡不说话,就那么平静的望着他。

    苏默起初还撇嘴做不屑状,但渐渐的被他看的不自在,终是忍不住别扭的咳咳了两声,悻悻的道:“好了好了,怕了你了。是,老子肚量大,懒得跟那老糊涂蛋计较。唉,我说你个大老爷们的,这么含情脉脉的看着我恶心不?老子警告你哈,休想觊觎爷的美色,爷的取向很正常,只爱美女不喜欢男风。再这么色眯眯的,仔细爷打你个二比零。”

    顾衡喉头急遽的蠕动一下,好悬没被这话恶心的吐出来。他妹的,老子也不喜欢男风好不好,老子也很正常,非常正常!这混蛋,竟说出这等恶心话,顾衡忽然有种想掐死他的冲动。

    深呼吸,再次深呼吸,顾衡努力告诫自己克制,终是将那股冲动压了下去。淡淡的道:“苏副使既然不会对于大人不利,衡虽身为于大人的幕僚,却也是大明的臣民,那又为何不能来为苏副使效微薄之力呢?毕竟,苏副使也是此次陛下所指的钦差。苏副使若丢了脸面,难不成我等便会落了好下场?再退一万步讲,眼下衡确是于老大人的幕僚,但这却不代表衡要一辈子都当其幕僚吧。所谓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事,谁又规定了衡必须要一直担当于府的幕僚,而不能求去呢?”

    说罢,再不理苏默,对他深深一揖,转身迈步而去。

    苏默手抚着下巴看着他离开,眼中神色变幻。良久,忽的低低一笑,喃喃道:“有意思,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正在此时,忽闻场中响起震天介的彩声,随即一阵低沉的号角声、鼓声连绵响起。急抬目看去,但见一个膀大腰圆、上身裸着一半的汉子正在场中绕圈而走,频频以拳捶打胸口,向着这边发出野兽般的怒吼。

    比斗,开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