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2章:大祭司
    王帐后方的一处隐秘院落中,达延可汗侧耳听着前方忽然传来的欢呼声,脸上露出宠溺的微笑。但是随即笑容又再收敛,低头看看手中捏着的一张章折,重重的哼了一声,满脸笑容瞬间化为冰寒,转身往里面走去。

    这是一栋不起眼的房舍,与四周环境完全不同。仔细打量下,就可以看出,这里竟完全是一派汉人屋舍的格局,处处透着汉文化的古拙与典雅。

    蒙古王帐深处,竟然会有这么一处汉人的居所,这要是被旁人知晓,不知要惊掉多少人的下巴。

    但是显然对于达延可汗来说,所有这一切都极为正常,但看他行止间的熟悉便能见一斑。

    “你来了。”暗沉沉的屋子中,随着达延可汗迈步而入,传来一声苍老低沉的语声。便如是与普通人间的寻常问候一般,毫无半分面对一位王者的敬畏。

    然而达延可汗竟然也一点都没怪罪的意思,反倒是脸上露出难得的恭敬之意,轻轻的回了声:“是。”这才又回身先将房门关好,随即往前几步站定。

    昏暗中有微响振起,渐渐的一点晕黄跳跃着,驱散了黑暗,将屋中一角显示出来。借着这点明亮,这才看出,便在那一角落处,一个浑身黑色衣装的人盘膝而坐。

    这人满头发如银雪,黑色的袍子穿在身上,倒不如说是披在身上更合适些,那是因此身形实在太过消瘦所致。

    随着此人慢慢的回过头来,火光照耀下,可见一张皱褶满布的脸,如同万年老树的树身一般,显示着这个老人的生命,已即将走到尽头。

    而在他身后有一张睡榻,此时榻上仰面躺着一人,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露出来的面容若是苏默在这里看到的话,一定会认出来,这人竟然是那个曾被他骂的吐血而走的慕雨田。

    “慕兄弟怎样了,可好转了些?”达延可汗小步的往前探了探,低声向老者关切的问道。

    老者面皮微动,浑浊的老眼中露出哀伤痛恨之色,但随即转为平淡,没回答他的话,只是从袖中伸出一只干瘦的手指,指着前方一个蒲团点了点。

    达延可汗叹口气,冲老者先施了一礼,这才也在那蒲团上盘膝坐下。

    “大汗此时而来,可是有什么为难的事儿了?”待到达延可汗坐定,老者这才平静的问道。

    达延可汗点点头说是,将手中捏着的那张章折递过去,低声道:“刚刚接到明朝皇帝的信,意欲以其王室子弟纳格根塔娜为妻。此中究竟何意,我一时拿捏不准,特来求大祭司解惑。”

    大祭司!这个一看便是汉家老者的人,竟然是蒙古的大祭司!这事儿要是传出去,简直不知要惊掉多少人的眼珠子。

    在听到达延可汗这番话后,大祭司始终波澜不动的神情,终于有了一丝波动。慢吞吞的接过那章折,就着昏暗的灯火看了看,两眼微微合上,一时没有言语。

    达延可汗却并不催促,只是静静的坐在那儿等待。小屋中一时寂寂无声,若不是还有微弱的呼吸之声响起,竟似完全没有人在内也似。

    半响,大祭司缓缓睁开双眼,看向达延汗道:“大汗欲要如何应对?”

    达延可汗脸上露出愤怒之色,恨声道:“明太祖昔日有不合亲、不割地、不赔款之国策,难不成我蒙古便逊了他不成。更何况,勒图儿是我的格根塔娜,朱明的狗屁子孙如何配的上以她为妻?我当然是严词拒绝了。”

    大祭司闭上眼,默然不语。

    达延可汗愣了愣,皱眉迟疑道:“大祭司,难道您……”

    大祭司微微摇摇头,睁开眼睛,浑浊的目光定定的看着达延可汗,良久才缓缓的道:“此反客为主之计也。大汗可做好了两线开战,与大明撕破脸皮的准备了?”

    达延可汗一窒,脸上露出憋屈之色,犹豫片刻后,颓然吐出一口气,黯然道:“还没有。但若是能给我多一两年的时间,倒是大可一试。”

    大祭司便点点头,又道:“既如此,那若大明以此为由,给你扣上个藐视大明皇室的帽子,趁机明助亦思马因和亦不刺,你将如何应对?”

    达延可汗脸上便露出屈辱之色,忿然道:“那难不成我便要答允他们不成?”

    大祭司微微摇头,将眼睛又再缓缓闭上,平静的道:“既然看破了其中的利弊,为何不因势利导,将计就计?我的时日无多了,大汗以后遇事,当多多思考,从多个角度尝试解决问题,不可被愤怒蒙蔽了智慧。”

    达延可汗一惊,失声道:“大祭司,您……”

    大祭司轻轻摇头,“我感受到了上天的召唤,人力有时穷,生老病死却是由不得人。”

    达延可汗匍匐在地,大恸道:“不,大祭司,我还需要您的指点,为我指引正确的方向。请您不要离开我们,我们需要您,蒙古需要您。”

    大祭司微不可闻的发出一声叹息,伸出一只枯瘦的手掌,轻轻抚在达延的头顶,如视儿辈。

    达延汗此刻再无半分平日的睥睨桀骜,孺慕的感受着那只干枯的手掌传来的温度,心中难过至极。

    没有人知道,这个老人在他心中的份量。对外,所有人都只知道这个蒙古名字叫作特穆尔哈达克的老人极得达延可汗的敬重,却从无人知晓,这个老人其实并不是真的蒙古人,而是一个真正的汉人。

    但也正是这个汉人,在他极年幼之时收养了他,将他养大成人,并且教导了他无数的知识,最终让他得以入了满都海哈屯的眼中,终于成就了今日威震草原的孛儿只斤?巴图蒙克汗之名。

    老人的来历很是传奇,但却从不肯跟他提起。不过那有什么?他只管信服他、恭敬他、奉养他便是。昔日匈奴有中行悦相辅,使得西汉文景两代帝王不得不屈辱低头,得成一代伟业。

    而在他眼中,特穆尔哈达克、他的养父,也等同于昔日中行悦一般,甚至还要远远超过中行悦。那中行悦不过只是个阉人,即便有些道行也不过只是谋算阴诡罢了,真正的学问却是差的太远。

    但是他的这位养父却不同,跟随这位老人这些年来,他早已深刻的知道,这位老人是何等的智慧和渊博。外面人都只当他是个天生的雄才大略的君王,却不知那些个雄才大略,若没有老人的教诲,便全是无根之萍。

    他的二儿子济农,乌鲁斯博罗特为何那般信服汉家文化?其根源所在,其实便也在此。

    可是,今日,这位老人眼看油尽灯枯,怕是再也不能继续教导他了。去日无多,生离死别,这让他有种天塌下来了的惊慌,更是让他心中有着撕裂般的哀痛。

    “回复大明皇帝,便说你宠爱图鲁勒图之故,不忍强行逼迫。两家联姻之事,可期之以来日,顺气自然最好。不日,蒙古将送别吉往大明游历,可请大明皇帝遍邀诸藩王子弟相见,当能择出俊杰英才相配,诚为美谈。如此,此计可破也。”

    特穆尔哈达克一口气说到这儿,显然对他身体负担极重,连气息都透出几分疲惫来。

    达延可汗大惊,连忙爬起来,过去轻轻的抚着他胸腹,帮他理顺气息。

    待到老人慢慢恢复过来些,这才为难道:“大祭司,大明远在千里之外,勒图儿若去了京城,那……那……”

    “糊涂!”安静的老人忽然暴怒起来,厉声喝道。

    达延可汗吓了一跳,不敢多言,忙又伏到地上,请老人保重。

    老人喘息了一会儿,叹息道:“两家联姻,乃是国事,必要大张旗鼓、宣示天下。若此,又有谁敢行大不韪之事,对勒图儿为难?我料勒图儿燕京之行,必将无惊无险,你大可放心便是。”

    达延可汗不敢再辩,诺诺应了。心中却又是憋屈又是难过,脸上便不由的露出黯然之色。

    特穆尔哈达克闭着眼,却好似能看穿他一般,歇了歇又继续道:“我听闻此番大明钦差副使,唤作苏默的,很是被勒图儿中意,欲要召为驸马可对?”

    达延可汗一愣,苦笑着点头说是。

    特穆尔哈达克冷冷嘿了一声,兀自闭着眼睛道:“此人当着重留意,万万不可小觑之。如老夫料不错,其日后必为祸乱源头,对蒙古危害巨大。如今若能借此一事,正好行一石二鸟之计,既全了大明皇帝脸面,又能借此出去此寮。嗯,倘若此人因此死于大明宗室之手,正好也断了图鲁勒图的心思,你这做父汗的,也便不用为难父女之情了。”

    达延可汗愣住,随即大喜,急问道:“这话从何说起?其中可有奥妙?”

    特穆尔哈达克干枯的脸上忽然显出一片阴森之意,一闪而逝。缓缓睁开老眼,示意达延汗上前,附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达延汗先是迷茫,随即眼睛却是越来越亮,最终不由的满面笑容绽放开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