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1章:与达延汗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热烈的鼓声、乐声,伴随着明亮的篝火同时响起,原本稍显静寥的会场陡然间便化为欢乐的海洋。

    早已提前准备好的大盘大盘的烤牛烤羊流水一般送上,一袋袋的马奶酒和中原来的白酒,以及西域的葡萄酒也都倒满了一个个大碗。

    酒香飘荡,肉香四溢,篝火大会从一开始,就以比之白日宴会更热闹百倍的场面拉开了帷幕。

    白天有于冕这位钦差正使在,达延可汗大部分时间都放在和他的会谈中。而此时此刻,却是以苏默这位副使为首,这终于让一老一少两个真正的面对面了。

    “苏副使,算起来,现在这才算是咱们之间的第一次相见吧。嘿嘿,苏副使少年英发,真真是好手段、好本事,本汗的两个儿子还有大将,多承苏副使照顾,此情此意,永不敢忘。”达延汗目光闪烁着看着苏默,脸上虽然在笑,话语中却是一片森然。

    苏默半点被威胁了的觉悟都没,连连点头,笑眯眯的道:“哎呀,看您,客气了,真的客气了不是。大明蒙古兄弟之邦,友谊万岁,都是应该的,应该的。”

    达延可汗就有点噎,瞪着眼看他,老子在威胁你呢,难道你不该是微微变色什么的吗?这样子我还怎么进行下去?太不讲究了吧。

    “嘿,一向听闻苏副使腹烟皮厚,果然名不虚传啊。”达延可汗咬了咬牙,有种一拳打在空处的难受,悻悻的讥讽道。他毕竟身份摆在那儿,私下里言语发泄几句可以,真要就此恼怒却是要失了分了。

    苏默仍是一副笑兮兮的模样,毫不为耻的点头:“过奖,过奖了,我做的还不够好,还需努力,嗯,需要努力。”

    达延汗又是一窒,感觉有点不想跟这小混蛋继续说下去了。这人太不会聊天了,一点儿快感都没有。

    只是他不想说了,苏默却似乎来了兴致,眼珠子骨溜溜的转了转,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打量他,忽然道:“其实小子也早对大汗闻名已久,只是可惜啊,很有些见面不如闻名之感呐。”

    达延汗眼睛微微一眯,端起酒盏在唇边微微一顿,随即淡然道:“不知哪里不如闻名?”

    苏默叹息道:“相貌。大汗之相貌,比之我曾想象之中,大不相同。”

    达延可汗微微一怔,怎么也没想到竟是这个答案。尤其是两人这种身份,当面如此直白的谈论对方的长相,实在很是失礼的。

    只不过不知为何,这话现在从苏默口中说出,却让达延可汗忽然有种说不出的轻松舒服的感觉,便仿若老友之间的真正闲聊一般,一切都是那么的随意安恬。

    “唔,说说看。”他抬手将碗中酒饮下,嘴角微微勾起道。这让旁边正准备随时给他倒酒的一个侍从,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长生天在上,这还是那个自己认识的大汗吗?这个话题没恼不说,竟然还露出这般温情的笑容。貌似这种笑容,便是连最受宠的图鲁勒图别吉那儿都不曾显露过吧。

    对着图鲁勒图别吉,大汗的笑容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宠爱,那是一种肆意恣睢的亲情表露;而此刻这种含蓄的微笑,却又是另一种情感,如淡淡的亲近和相知,如面对朋友一般。

    可是,眼前这位,你妹的,他算的什么朋友啊?他不但抓了两位王子和大汗的爱将,两位王子更是有一位至今还疯着。另一位据说也是满身诟病,前途堪虞。

    而那位粘罕帖木儿将军,曾经的无敌悍将,竟而活生生废了,听闻很难能再上战场了。如此一个混蛋,怎么可能谈的上朋友呢?

    侍从感觉自己的三观都要毁了。

    然而就在他微微有些发愣之际,忽然手上一轻,那原本抱在手中的酒囊,却被人不知怎么给拿走了。

    大吃一惊急忙看去时,却见正是那位苏副使拿着那酒囊,正一边往大汗的樽中,将尚未满上的缝隙填满,一边很随意的说出一句话。这句话一落到他耳中,顿时如同耳边响起一个炸雷,好悬没让他当场一屁股坐倒地上去。

    “我说的闻名不如见面,就是在我曾经的幻想中吧,大汗你可是生的极凶恶、极丑陋的那种的。”苏默轻描淡写的说着,看看达延汗眼前的酒樽完全填满,脸上露出满意之色。

    茶要浅、酒要满,这个小侍从水平真差,苏默鄙视之。可怜小侍从哪里知道自己被鄙视了,他简直都要吓死了。长生天在上,这个胆大的明人,他竟敢说大汗……丑?凶恶?

    哏儿,小侍从两腿打颤,脸儿白的跟死人似的。这大胆的明人会是什么下场不知道,可问题是自己竟然当面听到了,那将会给他带来什么下场?

    达延可汗也愣住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会听到这么一个答案。虽然他从不曾关心过自己的相貌如何,甚至就是偶尔几次照镜子,也都从不曾去留意过这方面。

    但是任谁被人当面说长的凶恶长的丑,也都心里不会舒服了。

    他冷冷的哼了一声,眼角余光忽然看到那个小侍从抖的如鹌鹑也似,不由的愈发不悦。不耐的摆摆手,示意那小侍从滚蛋。小侍从如逢大赦,连滚带爬的抱头而去。

    “苏副使,你这是在侮辱本汗吗?你们汉人有句话,叫做天子一怒,血流漂杵。难道你真以为本汗是好欺的,不会发怒吗?”达延汗眼睛彻底眯了起来,内中有危险的光芒堆聚着。

    倘若这个小竖子真敢回答是,他不介意借此好生给他个教训。他身为一国之君、全蒙古的汗王,可以不计较一些言语上的失误,但若是以为那便可以随意侮辱,可就真的想太多了。

    苏默哈的一笑,摇头道:“怎么可能。大汗,你想太多了。”

    我想太多了……达延可汗的气势顿时一阻。他喵的,自己这刚刚还用这话琢磨这小子呢,结果不等自己说出来,却先被这小子拿来说自己了。这气憋的。

    “大汗啊,我的意思是,我原本是那么想的,但结果大不相同啊。你想啊,你们蒙古历年侵犯我们大明边关,烧杀劫掠,使得多少无辜百姓妻离子散;使得多少家庭成为累累白骨?我边关百姓但凡提起你们来,尤其是你这位大汗,简直是达到了可止小儿夜啼的程度呢。如这等恶名,我那般想你可有错?”

    达延汗一呆,半响,忽然猛的哈哈大笑起来。苏默这话说的虽然极不好听,甚至有些等同于当面指责了,但是放在他这蒙古可汗的身上,又何尝不是一种另类的敬畏和赞佩?

    这小竖子,有点意思。这一刻,他哪里还有半分生气,真心说来倒是有几分喜爱之意了。

    “那你倒是说说,所谓的大不相同又是如何不同?”他饶有趣味的问道,端起苏默亲手为他填满的酒樽,一饮而尽。肯这般痛快的喝下这小子斟的酒,便也是某种意义上的一种态度。其中滋味,唯能意会,不可言表。

    苏默待他酒樽放下,施施然再次拎起酒囊,给他慢慢填满。一边笑着道:“多明显啊,当然是说你其实生的相貌堂堂了。要不然的话,又怎生的出母兔兔那般漂亮的女儿来。”

    啪嗒!

    身后传来一声酒杯落地之声,苏默讶异的回头看去,却见顾衡满脸通红,正手忙脚乱的擦拭着身上的酒渍。

    他在后面一直默默的听着,之前那些对话不惟吓住了那个小侍从,他和胖爷也是听的胆颤心惊。可是直到听到此刻,却是再也绷不住了,手中的酒杯一不留神没拿住,顿时洒了一身。

    你妹哟,你这是生怕仇恨拉的不够,生怕人家想不起仇恨点是不?居然说来说去的,竟拿人家闺女来注脚。这尼玛得是对生活多绝望了才能干出来的事儿?

    顾衡忽然觉得,今夜的风好冷。这一刻,他有些悲哀的想到了许久不曾回去过的故乡了。叶落不能归根,终究是要葬身于异国他乡之地啊。

    相比顾衡的哀伤,胖爷却是淡定的多。只不过这会儿也不觉浑身绷紧,一双小眼中精光四射。若是这狗屁的大汗因此对少爷动手,胖爷便豁出命去,分分钟教他如何做人。

    嗯,到时候是只先拿住他呢,还是先废掉他一只胳膊一条腿啥的?哎呀,这是个问题啊……

    他这里正想到凶狠处,那目光便有些不怀好意。达延可汗也是久经沙场的老将,当即便敏锐的有所察觉。不过出乎胖爷和顾衡的意料的是,达延可汗并没太大的反应,只是淡淡的瞟了胖爷一眼,随即便再次端起酒樽,沉默的一口口饮下。只是脸上不知怎的,忽然多出几分踌躇无奈之意。

    “我不会让勒图儿嫁给你的,哪怕她要因此而恨我!”半响,他忽然愤然重重的放下酒樽,低声怒吼着说道。这一刻,他不再是那个纵横草原的枭雄,而只是一个疼爱女儿的父亲。

    苏默刚才的那话,其实并不是真的说他相貌如何,而是借此隐隐点出图鲁勒图和他之间的感情,以此来回应他所说的自己毁了他两个儿子和一员大将的事儿。

    虽然有些卑鄙,但却很实际。两人都是将将之人,谁也没觉得这种方式有何不对。

    苏默笑笑不语,只是又再提壶为他斟酒。

    达延汗瞪着他瞬也不瞬,气息渐渐粗重起来。但就在此时,忽然身后跑来一个侍从,目光在场中略一扫视,便径直走到他身后,附在他耳边低低说了几句。

    达延可汗明显一愣,脸上的恚怒之色慢慢隐去,目光若有所思的在苏默身上一转,起身道:“本汗忽然有些事情要暂离一下,苏副使且先安坐,本汗去去就来。”

    苏默欣然点头,欠身道:“无妨,大汗自便就是。”

    达延可汗深深看他一眼,点点头转身去了。

    身后,胖爷不自觉的长长吐出口气来,紧绷的身子也慢慢放松下来。

    顾衡抬手抹了把冷汗,身子前倾,忍不住低声埋怨道:“苏副使,君子不立于围墙之下。我等此时身在敌营,何以如此不智,非要主动挑拨?在下身微卑鄙,是死是活自不必在意。但苏副使前程远大,正值少年,若有所误,岂不后悔莫及。”

    苏默目光转动,哈的一声低笑。回身拍拍他肩膀,又再瞅瞅旁边满脸认同的胖爷,正待要说些什么,忽然就听场中一阵震天介的欢呼声响起。

    诧异间扭头去看,却见一队身着盛装的蒙古族少女,正从两边鱼贯入场。随着热烈的鼓点骤雨般响起,齐齐娇喝一声,喝声如银瓶乍裂,又似玉磬共鸣,使得场中猛然一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