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8章:局部虚化
    轻轻的拍拍怀中少女娇软的身体,苏默抬头看向达延可汗:“我有些累了,还请大汗允准先退一步,不敬之处尚请包涵。”

    “啊,苏默哥哥,你怎么了?”图鲁勒图首先发觉了异样,仰头关切的问道。心之所系,动情的少女之心最是敏锐。

    抿嘴微微一笑,默默的摇摇头。只是又再抚了抚女孩儿的鸦发,示意自己没事儿。

    达延可汗也是微微一怔,仔细看去,却果然见苏默脸色有些不正常的苍白,隐透着无尽的疲乏。似乎方才那一曲,透支了他所有的生命。

    “无妨。来人,送苏副使下去安歇,好生伺候。”他眼底闪过一抹光泽,拍拍手唤人进来吩咐道。看来刚刚那种情形并不是什么常态,这倒是让达延可汗心中的忌惮大为减轻,暗暗松了口气儿。

    否则不说别的,若是哪一日两军对垒之前,这小子来上这么一出,岂不是要顷刻间便瓦解了自己的大军?那种场景,想想就让他不寒而栗。

    胖爷和佛朗西斯科两人上前扶住苏默,冲其他人点点头使个眼色,一左一右的伴着苏默出了大帐,往后面的驿馆而去。

    图鲁勒图有心跟去,却被达延可汗唤住。刚才在人前已经是有些过分了,这要再跟过去,那可真就让他这大汗下不来台了。

    图鲁勒图闷闷不乐的噘着嘴,却也知道不好再坚持了。返身坐回父汗身边,手托香腮,两眼中满是压抑不住的情思。脑海中全是刚才苏默那一刻爆发的英姿,便身边噪杂纷乱的喧嚣,似乎在这一刻也充耳不闻起来。

    后面驿馆中,待引路的下人打发了,胖爷对着弗朗西斯科使个眼色,弗朗西斯科心领神会,微微颔首,转身站到门外守着去了。

    屋里,胖爷面现忧虑之色,低声道:“少爷,怎么回事?”

    苏默微微睁开眼,苦笑着摇摇头,叹息道:“郁闷个天的,我哪里知道?怕还是在那个地方落下的后遗症。”

    那个地方?胖爷先是一愣,随即猛然面色大变。所谓那个地方,除了沙漠中那个诡异的秘境之外还能是哪里?而当日那个秘境,给两人留下了永生难以忘怀的印象。

    传说中的死亡之虫、韧不可破的结界、匪夷所思的时空门、毫无征兆的可怕风暴,还有那诡秘难言的神石,以及最终将性命丢在了里面的老和尚嘉曼,最后那诡异的化雾…….

    包括从里面跟出来的大尾巴熊汤圆,种种迹象,无不超出常人的理解范畴。若说是因此留下的后遗症,那可真就麻大烦了!

    “没事儿,我只是有些奇怪的感觉而已,嗯,只是感觉,不必担忧。”看着胖爷剧变的难看至极的脸色,苏默勉强一笑,摆摆手安慰道。

    “你帮我留意着点儿四周,我休息一会儿,估计应该不会有大问题。今儿晚上,还有场大戏等着咱们呢,你也养养精神,莫要八十岁老娘倒崩了孩儿,那可要没脸见人了。”

    胖爷咧咧嘴,想笑却笑不出来,只是默默的点点头,又再叮嘱了一声小心,自己也转身出去,选了个隐秘合适的所在潜伏下去。

    他们身在敌营之中,宁可小心再小心也不为过。随着苏默身边这么久以来,主仆俩早已形成了难言的默契。

    屋中,苏默盘膝坐于榻上,微微合上双目,再次细细体悟方才那种诡异的感觉……

    就在方才,他感到了脑海中那团生命元气的波动后,有那么一刻,他竟忽然有种要全身崩解的冲动。

    是的,就是冲动。似乎对于他来说,全身崩解并不能伤及自身,反倒是一种莫大的好处。那种感觉,俨然如同蜜蜂见到了蜜糖、老饕面对着大餐一般,充满了难以抑制的诱惑。那是一种来自于生命本源中的渴望,远超普通意义了解的吸引。

    这让他不由的联想到了,那日嘉曼老和尚最后一刻的诡异形态。若刚才的感觉只是错觉倒没什么,可如果不是呢?是不是说,那种彻底崩解的状态才是最正确的发展呢?若是那样的话,是不是可以理解为,生命形态的转变,正是某种进阶的具象呢?

    而由此继续引申的话,那岂不是说,嘉曼那老秃驴……他忽然想到了某种可能,猛然睁开了眼睛,怔怔的若有所思起来。

    嘉曼之所以最终变成那样,是因为他吞噬了整块神石所致。而自己当时在秘境中,也不可豁免的几次被影响到。甚至,在那之前,他先是受到了多多一直视若珍宝的那块古怪石头的辐射。而后又被动的吸收了阿修罗的一小块,最终令的自己身俱的异能连番进阶,形成了如今这一身能力。

    而显然,刚才他擂鼓高唱之际,因为太过专注,情绪剧烈波动之下,竟而引的生命元气自发的运转起来,进而形成了某种类似蛊惑迷幻的效果,种种表现,推本朔源,都是因为那神石的缘故。

    至于他最终能守住本心,没有更进一步,或许只是因为量还远远达不到变化的要求罢了。可即便如此,也让他几乎是用尽了心力,这才勉强压制住了那种变化,但此间心神的消耗,仍是让他神疲力竭,仿若整个人都放空了也似。

    “看来以后要小心些了……”他睁开眼,苦恼的揉揉眉心,低声嘀咕着。

    希望再见到多多时,只靠着多多那块石头间接的辐射,不至于增添太多的量变。这样,也就不会最终引发质变。他可不想最后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不过,貌似这次的突变,也不是全无好处呢。他苦恼之余,眼底莫名的闪过一抹光彩,嘴角微微勾起,缓缓将手掌举在眼前,目光专注起来,烟色的眸子忽然如同星云般漩动起来。

    下一刻,竖在眼前的修长手掌,似乎在百分之一秒的极速中,猛然震颤了一下。便在那震颤中,血肉组成的手掌似乎有那么一瞬猛然溃散开来,但却又在肉眼难及的须臾间重新又在组合起来……

    呼呼——

    苏默突然急剧的喘息起来,身子晃了晃,再也支撑不住,仰身倒了下去。只觉得浑身上下,便连一根小指头都没有力气动了。

    原本苍白的脸色,此时更是灰败的吓人,直如死人一般。然而他睁着的双眸却是越来越亮,露出狂喜至极的喜悦。

    局部虚化!这是他这一次突变获得的一个新的能力,虽然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只能在极短的一瞬间做到,但不可否认,这种能力极度逆天,完全可以在某些时候,让他具备起死回生的保障。

    “哈哈哈哈——”

    喘息良久,他终于抑制不住的发出了畅快的大笑,只是笑不几声,笑声便低沉下去,转为沉沉的鼻息之声。过度的精神消耗,终于让他不可避免的沉睡过去。

    外面正警戒着的弗朗西斯科疑惑的转身瞅瞅,犹豫再三,小声的低呼了几句,却不见回应,终是忍不住小心的推开门探看。

    身后一道微风拂过,还不等他看清里面景象,脑袋上便挨了狠狠一巴掌。

    “鬼佬,你想死吗?”正欲大怒之际,耳边忽然传来胖爷阴森森的低喝,扭头看去,正迎上胖爷一双似笑非笑的眸子,幽幽的瞪视着他,其中,有着意味难明的味道。

    弗朗西斯科嘴巴张了张,有心反驳几句,却不知为何,终是没发出一声。只是悻悻的瞪了他一眼,随即心虚的将视线移开。他有种模糊的警觉,这个跟他一直不对付的胖子,方才那一刻似乎真有杀死自己的意思。

    “主上刚才发出了一些声音……”他低声说道。似在自语又似在辩解。

    胖爷斜了他一眼,就着门缝向里觑了一眼。榻上,苏默仰躺着,胸膛微微起伏着,发出细细的鼾声,显然睡得正沉。

    呼,他轻轻吐出口气。轻手轻脚的将房门掩上,不发出哪怕一点儿的声响。随后,拉着弗朗西斯科蹑手蹑脚的退下台阶,一直走到不虞发出声音影响到里面的距离,这才放开他,曳斜着眼睛,皮笑肉不笑的道:“鬼佬,这是最后一次。下次再敢不得少爷允许乱窥探,胖爷不介意把你那两颗眼珠子抠出来当泡儿踩。行了,这里用不着你伺候了,你且去前面看着,最好是能找到奥利塞斯和魏家几个,提前打探下那几个蒙古狗崽子的动静。那帮狗子没安好心,咱们虽然不怕却也要尽量摸清他们的诡计。”

    弗朗西斯科揉着被他抓的生疼的胳膊,翻着白眼哼了哼,转身一摇三摆的去了。

    身为魔神大人最忠实的使徒,这还用得着你来吩咐吗?你只是主上的仆人而已,有什么资格来指使伟大的弗朗西斯科使徒做事?哼,早晚有一天,伟大的弗朗西斯科使徒要让你付出代价!

    心里有些小受伤的弗朗西斯科使徒去了,无论怎么样,他对于魔神大人的忠心还是有的。哪些该死的异教徒竟然敢对伟大的、无所不能的主上心存恶意,简直都该被全部烧死!这比起和胖子的内部矛盾来言,毫无疑问是必须放在首位的。

    前面的喧闹声仍隐隐传来,那是宴席还在继续。在这初暖乍寒的时节,逐水放牧为生的蒙古人根本没什么娱乐可言。而每一次的宴会,便都会不可自抑的延续很久。

    随着天上太阳一点点西移,直到日影西斜,喧嚣声才渐渐消散。但是空气中散发的兴奋,却愈发弥盛起来。到处可见牧人们激动的笑脸,来往奔走着运送着各种物资。

    成群的牛羊被驱赶到了后面,由专人宰杀剥皮,然后进行腌制串起,以备晚上烧烤所用。

    成车成车的木柴被陆续集中到了校场上,今晚,盛大的篝火晚会将在这里举行。

    哪怕夜晚的冷风渐渐刮起,明显有着比白日更冷冽三分的趋势,也吹不散牧人们心中的火热。

    夜幕缓缓拉开,篝火大会,即将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