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1章:正式到达
    顾衡和众明军将士们恶心的不要不要的,好吧,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达延可汗和蒙古王公大臣们终于开心了。

    嗯,他们开心了,苏老师就可以趁机占便宜了……呃,咳咳,是可以兴造一个良好的外交氛围了。对,就是这词儿,这样才伟光正嘛。

    至于说之前的混乱,哎呀小细节不必在意。那只是某只畜生无意识的哼哼而已。

    (汤圆内牛满面,冤的六月飞雪……)

    接下来的过程就很顺利了,先是提交俘虏,咳咳,是交付被救助的两位王子和某万户大将。

    是的,按照苏副使的说法,他无意中在茫茫草原上发现了迷路的两位蒙古王子,本着兄弟之邦的友谊,他毅然决然的帮助了两位王子,并且一路护送回来。

    然后,又碰巧遇到了遭遇大洪水的粘罕帖木儿将军,本着人道主义精神,本着救死扶伤的崇高品节,大明钦差副使苏大人,再次伸出了温暖的双手……

    常家兄弟等一干人深深的低着头,捂着脸不敢看人。这种无耻,已经超过他们的理解太多了,实在接受不能啊;

    至于达延可汗和一众蒙古王公们,则是个个口歪眼斜,如同风中凌乱的落叶一般抖得厉害。呃,别误会,这已经不是气的了,真心是吓的。被某人的脸皮惊吓住了。

    达延可汗很明智的果断加快了这个进程,他觉得如果再多拖延一会儿,自己实在很难说会不会忍住不拿刀砍死丫的,那样就太**份了,于两国邦交不利哇。

    一众人乌泱泱来到中央王城,在黄金为顶的超豪华大帐中分宾主落座。这回总算让正使大臣于冕于大人稍稍松了口气儿,因为他老人家的座次安排,终于体现出了正使的位置,于客座首席坐定。而那个无耻的小竖子,只能坐于他身后的偏席。

    无论是古今中外,国还是家之间的交往,亲朋好友上门总是要进行饮宴的。在这里,也概莫如是。

    于是,金顶大帐中接下来便是水陆俱陈、笙歌燕舞。至于具体的谈判,则要等过了今日,待到使者休息好了后才会正式来开帷幕。

    蒙古的宴席自然以牛羊的烤制烹煮为主,这个需要一些时间。便在两边厢正饮着马奶酒,说些闲话的当儿,忽然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马蹄声在帐外戛然而止,随即一团火也似的身影冲了进来。

    “苏默哥哥,你终于来看我了吗?”风停影止,露出图鲁勒图俏丽的身段儿,红扑扑的双颊上,两只如水银浸墨般的眸子,毫不掩饰的透出欣喜的光芒,火辣辣的望向苏默。

    达延可汗嘴角狠狠抽了抽,心中这个哀叹啊。都说女大不中留,可是闺女啊,好歹你也是咱们蒙古的别吉,要不要这么亟不可待啊?瞅瞅,瞅瞅,你爹在这儿呢,咱是不是该先跟老爹我打个招呼再说其他?

    达延可汗很忧郁,有种蛋蛋的忧伤。

    “噢,我的格根塔娜,你怎么来了?”忧伤归忧伤,作为父亲也好,还是作为主人也罢,他都不得不先开口说话。

    而所谓“格根塔娜”,在蒙语中则是明珠的意思。

    图鲁勒图明眸婉转,定定的看着俊俏的汉家郎对自己展齿一笑,这才心满意足的歪头看向父亲,欢快如小鹿般的蹦了过去,亲热的挽住达延可汗的一只臂膀,脆声笑道:“我听说来了远方的朋友,作为蒙古的别吉,当然要来礼见一番了,这有什么不对吗父汗?”

    小姑娘烟宝石般的眸子露出狡黠的笑意,叽叽咯咯的说道。达延可汗脸上便露出宠溺的神色,哈哈大笑着连连点头。

    他的几位哈屯,总共为他诞下十一个儿子,但是女儿却唯有图鲁勒图一个,这让他特别的珍视宠爱这个女儿。哪怕是在这种场合,也毫不掩饰自己的喜爱之情。

    坐在下首的顾衡眼见这个场面,眼底不由的闪过一抹精光,悄悄的在于冕身后戳了戳,低声道:“东翁,此行当多赖苏副使,必有所获。”

    于冕一怔,随即眼底划过一抹不悦,不置可否的低哼一声。顾衡微微皱眉,心中暗叹一声,打定主意不再多言。

    这边厢,图鲁勒图笑嘻嘻的跟父亲和众位叔伯挨个打了招呼,眸光一转,忽然露出不乐的表情。起身走到苏默的席上,拉起他便往上首走去。

    苏默不明所以,却不好挣动,低声道:“母兔兔,你要拉我去哪里?这么多人看着,不太好吧。”

    图鲁勒图却不懂他的无耻,撅着嘴不乐道:“为什么不太好?我不喜欢你坐在那个老头子后面,我要你来陪我坐。你当日走的匆忙,我很是想念你。”

    说着,便扯着他在达延可汗的下首坐了,这却又在于冕的座次上首了。

    于冕脸色纠结的叫个精彩,偏偏又发作不出来。只觉得心口窝一阵阵的憋气,眼泪都快下来了。要不要这么欺负人,自己才找回颜面多大功夫啊,屁股还不等热乎,结果又被打回原形了。

    这里果然是边鄙蛮夷之地,那小蛮女毫无廉耻可言,竟而当众和男子拉拉扯扯、纠缠不清,简直就是不知羞耻为何物;

    还有这个苏默,妄自号称才子,也配称作读书种子、儒家门生?如此放浪形骸,完全就是有辱国体,道德沦丧!此番回去后,老夫定要好生参他一本!

    很可惜,于老大人的愤怒没人在乎。他老人家又被赤果果的无视了,对于蒙古公主的作为,达延可汗等一干蒙古王公们固然是笑嘻嘻的看着热闹,便是大明使团这边的众人也都是抿嘴偷笑,心下更是与有荣焉、佩服不已。

    苏副使只一露面,便找回诺大的场子不说,更是连蒙古公主都勾搭到手了,这绝逼是为国争光啊。都言能者无所不能,奇人自有奇事,果然诚不欺我哉。

    然而兴许是老天爷也看不过眼去了,众蒙古贵族中,也有人对苏默极为不爽的。便在蒙古诸席首位,此刻就有一双怨毒的眸子狠狠的盯着苏默,满是狰狞憎恨之色。

    苏默六识敏锐,对这种恶意的目光自然第一时间就捕捉到了。微微侧首看去,却看到这双眼睛的主人是一位年约五十上下的老者。

    此人一身华贵的中原丝绸,头上的帽子上也镶金嵌银,腰间一条名贵的玉带上,还系着一枚温润的玉珏。

    此时坐在那儿,不说话便流露出一份肆意外溢的奢华,隐隐透着一股上位者的傲慢。

    这老家伙是什么人?为毛对哥这么大怨气?苏默暗暗想着,微微靠近图鲁勒图耳边,轻声向美少女问道。

    图鲁勒图只觉得耳边阵阵热气吹拂,这让她不自觉的身子有些发软,心中又是欢喜又是某种莫名的慌乱。

    迷迷糊糊的转头看了一眼,娇声道:“那是我的阿乌格,乃是咱们蒙古的右帐汗王,极得我父汗的倚重呢。哦,对了,还记得阿鲁尔吗?那便是他的儿子了。”

    阿乌格,在蒙语中,这是叔叔的意思。苏默在准备进入草原之前,便曾经下过一番功夫,倒也明白一些常用的称谓。

    此刻听了图鲁勒图的介绍,眼珠一转便明白过来。原来这是为了儿子争风吃醋呢。那个阿鲁尔他自然记得,一个被他好悬没玩坏了的小傻蛋。

    “阿鲁尔吗?当然记得。对了,怎么不见他们那帮人啊?他们不是一向都跟着你混的吗?”苏默冲着右帐汗王呲了呲牙,随即便不在乎的转头继续跟图鲁勒图说话。

    两个人肆无忌惮的凑在一块儿窃窃私语着,脑袋都快要挤到一起去了,这让图桑看的眼中冒火,额头上的青筋都崩了起来。

    “怎么你不知道吗?阿鲁尔不见了,所有人中,只有他没回来,但愿长生天保佑他吧。是了,你可要小心图桑阿乌格,他怕是会因为阿鲁尔的失踪而记恨与你。不过也不用太担心,我会保护你的。”

    小姑娘媚眼儿如波,拍着颇具规模的小胸脯跟情郎承诺着。如这般与情郎相偎相依,只觉得平生无有此刻这般欢喜,只想着能一直这样下去,甚至时间就此停滞才好。

    苏默吃了一惊,阿鲁尔失踪了?怎么会这样?自己明明记得当时把这些二代们都救出来了啊。怪不得这老家伙一副想要杀了自己的模样,原来根子却在这里。

    心下暗暗提防起来,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只要他还是代表着大明的钦差一天,这个右帐汗王便不敢在明面上对他怎么样。右帐汗王虽然在蒙古王庭中身份高贵,但毕竟不是大汗,影响不到两国间的关系。

    至于身边这个小姑娘的保护云云,苏默心中好笑之余,却也有些感动。这蒙古族的女子,比起中原此时的女子,更加与后世的女子像一些。少了些做作,更多了些直爽稚真,便如一朵肆意怒放的山达莱花一般,毫无保留的挥洒着芳香和美丽。

    随着一道道大菜陆续上来,大帐中气氛愈加融洽。有了苏默的横插一脚,大明使团再不是之前那般可以被任意无视。

    相信接下来的交涉应该会很快达成吧。只要达成了皇命,此番的出使任务便算完成了,他也能马上回到大明了。

    杏儿、卫儿他们都还好吗?何莹那小辣椒如何了?还有那个精明大气的小媳妇儿,她现在是不是也返回京中了?此番回去,自己的便宜老爹,是不是就该带着自己正式登门了呢?对了,也不知那老爹如今何在,又在忙些什么。

    苏默享受着身边小佳人酥软芬香的依偎,耳边笑语如铃,心思却不觉飞向了远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