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8章:你好毒…..
    常豹哭笑不得的拉着徐鹏举往外走,徐鹏举却犹自不肯罢休,凶狠的瞪着乌鲁斯博罗特,叫嚣着要打死他。

    乌鲁斯博罗特可怜兮兮的抱着头瞥他,道不尽的委屈和迷茫。这来不来的就跑来打他一顿,还要死要活的。好吧,俘虏没人权,但你倒是给个明白,这究竟是为哪样啊?

    但是很可惜,没人搭理他。常豹几乎是半抱着徐鹏举,连拉带拖的将他拖走了。

    后面跟过来的常虎也到了,看着这一幕大吃一惊,连忙上前帮忙,急问道:“这是怎么了,谁干的?”

    他见徐鹏举帽子也歪了,衣裳不整,还气喘吁吁红着眼的模样,只当他被人打了。

    常豹翻了个白眼,无奈道:“咱们世子爷闲的没事跑来打人,打的太用力,把自个儿累着咯。”

    常虎顿时脸色就精彩起来,满面古怪的看着徐鹏举。

    徐鹏举大怒,转头对常豹怒目而视:“放屁!老子是来报仇的,什么叫闲的没事。你他娘的不帮我,还在这儿说风凉话,老子要跟你绝交!”

    常豹翻着白眼不理他,常虎苦笑着道:“举哥儿,你这又是报的哪门子仇?不闹了成不,你老大那儿正头疼着呢,你填的什么乱啊。”

    徐鹏举愈怒,使劲甩开常豹怒道:“放屁放屁放狗屁!你们哥儿俩哪只眼看我在闹事儿了?我可不正是要帮老大吗。魏家兄弟的仇,总要着落在那孙子的脑袋上,老大不好动手,当然要由我来了。也好,你快去将那小子抓过来,直接让魏四魏五他们动手,这报仇终归是自己动手更痛快些。”

    乌鲁斯博罗特在后面听的明白,这才搞清楚挨打的缘由,当即吓的脸色大变,大叫道:“他答应过的,他答应过的不杀我,你们不能言而无信……”

    徐鹏举霍的转过头去,狞笑道:“没错,我老大答应你,可没答应旁人也不杀你。孙子,你死定了,死定了!”

    乌鲁斯博罗特吓的脸赤白青的,惊恐的拼命往后缩去。常豹重重的一拍额头,再次上前将徐鹏举扯了回来。

    徐鹏举拼命挣扎,大骂道:“常猫儿,你待怎的,爷跟你拼了。”

    常豹不说话,对着常虎使个眼色,然后头也不回的扯着他就走,一直拉着他走出老远,这才猛的一抖,将他甩开,低喝道:“徐鹏举,你他妈是猪吗?!”

    常家兄弟个个一身好武艺,哪是徐鹏举能抵挡的。当即唉哟一声,跌跌撞撞摔了出去。

    后面常虎连忙上前扶起,瞪了常豹一眼,这才转头对徐鹏举温言道:“举哥儿,你先冷静下。咱们两家世代相交,难不成还能害你吗?”

    徐鹏举呼哧呼哧喘粗气,瞪着两只红眼珠子定定的看了他半天,这才咬着牙转头去看常豹,一字一蹦的道:“你说!”

    常豹冷笑一声,哼道:“怎么,说你是猪还不服气?都说你是个草包,看来果然没错。”

    徐鹏举涨红了脸,怒吼一声便要扑过去拼命。常虎急忙拉住,转头对常豹喝道:“老二,好好说话。”

    常豹冷着脸道:“有什么说的,默哥儿不杀乌鲁斯,自然是有他的用意。他又来出的什么头?魏家兄弟此时本就情绪激动之时,他再把乌鲁斯带过去,嘿,这是要火上浇油吗?这哪里是帮默哥儿,分明是要陷默哥儿于不义。一个狗屁的乌鲁斯博罗特杀了也就杀了,难道比杀只鸡费事吗?可杀一个乌鲁斯博罗特简单,默哥儿的大计便全要毁了。徐元帅果然是好兄弟、好朋友。大哥,你放开他,让他去。他自要去蠢,咱们别拦着他。”

    他连讽刺带挖苦的一通,徐鹏举反倒愣了。面色阴晴不定的转着眼珠子,想了想才强辩道:“你……你怎知苏老大的什么大计,别是你瞎掰糊弄人的吧。”

    常豹哈了一声,冷冷的道:“我怎么知道?怕是连魏壹他们自己都知道,也就你这糊涂蛋迷糊着呢。”

    徐鹏举又羞又怒,瞪眼道:“你说,你说。”

    常豹道:“我只问你,默哥儿这半年多来跑东跑西的为了什么?”

    徐鹏举一呆,嘴巴张了张,却忽然不知该怎么回答了。不问不知道,这一问还真让糊涂了。是啊,苏老大这忙活什么呢?

    常豹却并不真要他回答,自顾接着道:“皇命!无论背后有什么样的运作,面上终归还是要完成皇命。否则就这么回去的话,但凡有人借此事弹劾,便是几位老国公也无话可说。可要想完成皇命,就必须先见到达延汗,并且能获得跟他坐下来对话的机会。若是此刻杀了那乌鲁斯,两边不等相见便先落下了杀子之仇,试问可还有相谈的机会?连谈的机会都没有,又如何完全皇命?到时候,完不成皇命回去是死,不回去达延汗也要追杀他到死。嘿嘿,这左一个死右一个死,甚至之前万般苦头也都白吃了。徐鹏举,徐元帅,敢问这就是你想看到的结果吗?”

    徐鹏举愕然,脸上青红不定的说不出话来。半响才讪讪的道:“那……那你有什么法子?不杀那孙子,老魏他们那边怎么交代?岂不要冷了他们的心?”

    常豹见他终是服了软,脸色缓和下来,叹口气道:“举哥儿,你真是要好好学学动脑子了。其实默哥儿早就安排好了一切,留着那乌鲁斯的性命,只不过是为了和达延相见面谈的凭借而已。可你当乌鲁斯活着就是好事儿吗?哼哼,这个世上,有些时候其实真真是生不如死的。相信魏家兄弟对于这个结果,也必定会心满意足了。”

    徐鹏举张大了嘴,不信道:“怎么可能?”

    常豹哂然:“怎么就不可能?你忘了,当时魏四红着眼要杀乌鲁斯,后来不是也放弃了?你就不想想,究竟为什么?若没有默哥儿暗下给了让他满意的承诺,你当他会那么轻易罢休?”

    徐鹏举皱眉思索,当时情形似乎果然是如此。这么说来,苏老大那儿还真是早有定计了,也早已给出了八健卒可以接受的报仇方式了。

    可为什么单单就自己不知道?亏自己刚才还愤懑天膺的,妈蛋,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在乎几个下人的感受了?想想自己如此失态的自降身价,偏偏却是画蛇添足,不但差点坏了老大的大计,还让自己在常家兄弟面前出了个大糗,登时又恼怒起来。

    “这帮子混蛋,既然如此,刚才在那边又嚎的什么丧?是成心做给爷看,想让爷丢脸的吗?”他恨恨的低骂道。

    常豹就一脸的无奈,一手扶着额头*道:“举哥儿啊,你……我真不知该怎么说你了。你大爷的,要是你兄弟死了你不哭?你不难过?就算是仇报了,那是不是仇报了就可以开心大笑,可以完全当什么事儿也没发生过了?你他娘的能不能正常点啊?”

    呃,好像…..似乎……那个,是这么个理儿哈。徐鹏举一手摩挲着下巴,眼珠子一通乱转,终于也反应过来了。

    “嘎嘎,那什么……咳咳,啊,对了,常小猫,你说苏老大肯定给了魏家哥几个满意的答复,你说会是什么答复呢?来,说道说道。”他干笑几声,主动拉着常豹往外走去,却将话题转到一边,便好似之前要打要杀的那个人根本不是他似的。

    这货的脸皮之厚,果然也是没谁了。

    常豹和常虎都暗暗松了口气儿之余,也是都有些无奈了。相互对视一眼,微微摇摇头。

    常豹倒也不再揪着不放,顺着他话头道:“这有什么难猜的。你不见刚才那些个蒙古兵看乌鲁斯的眼神吗?你那么打……咳咳,对待他,按理说作为属下的,还不要跟你拼了?你该知道,这支万人队之所以来这儿,为的可就是这位济农啊。可如今呢?”

    徐鹏举听着连连点头,顺口道:“是啊,如今呢?”

    常豹这叫个无语,看白痴似的看他。徐鹏举猛然省悟,嘿嘿干笑两声,道:“是了,那孙子被舍弃了。怕是那些人再也不肯当他是济农了,不,不对,怕是连他族人都不当了吧。啊,我明白了,他这般失心失德,便是活着回去了也不好过了。他可是达延的儿子,往日里恐怕没少跟他那些个兄弟龌龊。以前他有人有权,上面还有老子宠着,可现在,人没了,权只怕也只是摆设了。再要让他老子知道了他这些日子的表现,嘎嘎,我怕他爹掐死他的心都会有吧。哎呀呀,这果然是生不如死啊……”

    他忽然脑洞大开,越说思路越是清晰,竟将整件事透彻了个七八分,不由的两眼放光,手舞足蹈起来。能自己就把苏老大的局搞清楚了,这让他简直是太得意了。

    常豹斜了他一眼,心中也是微觉诧异。没成想,这个草包也有开窍的一天,自己不过稍微提点了一下,他便能想到这个地步,是魏国公的血脉果然非同一般,还是说他久在苏默身边,真的学到了些什么的缘故呢?若是前者倒也罢了,但若是后者的话,这苏讷言的能力可就真个不可小觑了。

    这般想着,嘴上却接过话头道:“你既然想到了他那些兄弟,便也该想得到,自古登顶之争最是残酷。千百年来,多少血淋淋的例子摆在那儿?胡亥之谋扶苏,杨广之谋杨勇,玄武门李世民弑兄杀弟、囚禁老父;前宋时,宋太宗之斧声烛影,桩桩件件不一而绝。便是于异族中,不也有冒顿杀头曼,依稚血诛于单吗?乌鲁斯身为蒙古二王子,乃是达延汗位的第二顺位继承人,以前有所依仗,自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但现在这情形,他那些兄弟可是心慈手软的?嘿,生不如死?我只怕他连生不如死都不可得呢。以默哥儿的手段,又岂会真的任他一直苟且下去?只要等目的达成后,再把先前他在粘罕帖木儿大营里玩的那套活儿使出来,嘿嘿……”

    他说到这儿,阴笑着顿住,徐鹏举却听的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失声道:“我艹!杀人不过头点地,要不要这么…..哎呀,怪不得魏家兄弟满意了。苏老大果然……够歹毒……”

    “鹏举,你这是在赞美我吗?”一个幽幽的声音忽然从身后响起,徐鹏举唉哟一声,脚下登时一个趔趄,急回头看去,却见不知何时已经重新走回林边。

    几步外,苏默在魏家兄弟等一众人的簇拥下,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目光中,满是玩味的不明意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