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7章:徐小公爷复仇记
    魏四这忽然的一跪一哭,所有人都不由的面色微变,先前的诸般欢喜赞叹俱皆不见沉默起来。

    魏壹也矜不住了,仰天长叹一声,翻身下马也要跪倒下去。唯有他才明白,自家四弟之所以跪,既是心伤手足之殇,更是一种兄长愧对兄弟的情感。

    对于魏五几个兄弟来说,魏四是他们的四哥。这个四哥如今都跪了,他这个做大哥的,便更应该跪,因为他没能照顾好弟弟们。

    对面正兴奋的奔过来的魏五见此情景,先是一愣,随后猛的面色大变,使劲勒停了坐骑,翻身下马撒腿往前迎来。

    与此同时,身后队伍中又是三骑飞出,驰到近前也是纷纷落马,一同狂奔了起来,正是魏家兄弟其余的三个。

    两边厢越来越近,终是魏五先一步赶到,抢在魏壹双膝落地前便一把扶住,惊声道:“大哥,你这是要做什么?四哥,你快起来,究竟……究竟出了什么事儿?”

    他口中急声问着,目光却在人群中扫视着,但却始终没看到二哥三哥的身影,一颗心顿时的直往下沉,手脚都不由的微微颤抖起来。

    他在兄弟八个中,最是机灵。这也是当时两下里分开时,为什么南边这一组交由他来带队的原因。

    此刻忽然见到两位哥哥伤心欲绝的模样,甚至都要给他们这些弟弟跪下,心中便微微有些猜测了。此刻再没找到魏二魏三的身影,又哪里会想不到出了什么事儿?

    他心中越想越慌,手忙脚乱的拉起魏壹,又返身去拉魏四,身后魏六、魏七、魏八也赶了过来,齐齐来劝。

    魏五拉起魏四,眼见魏四血红着双眸,神情都有些癫狂,显然是没法好好说话了,便把目光看向了魏壹。

    魏壹仰面向天,涕泗横流,哽咽道:“小五,做哥哥的对不住你们,你们二哥三哥……他们……去了……”

    轰!

    这句话便如当头一个闷雷,魏五身子一晃,精神都不由恍惚起来。心中最后一点侥幸,终是再也不复存在。

    二哥三哥……没了?怎么会,怎么会没了呢?开玩笑的吧,这才不过半年光景啊,犹记得当初分兵时,二哥还拍着自己肩膀,谆谆告诫自己小心保重呢。

    可如今,自己等人都好好的,那个一再叮咛自己保重的二哥,却偏偏没了。

    没了,没了……二哥没了,三哥也没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会这样?!

    身边魏六、魏七、魏八的哭声忽然同时响起,显然是也知道了这个噩耗。和魏四几个抱作一团,跪坐在地,泣血锥心。

    “啊——”魏五忽然仰天长叫起来,叫声满带着无尽的痛楚和愤懑,响遏云霄,持续不绝。震的附近树枝都在簌簌抖着,直如受伤的野兽嘶吼。

    另一边,和魏五一起过来的蒙简一时搞不清状况,只得先和苏默见了礼,这才低声问了起来。

    苏默满脸悲怆,苦涩的摇摇头没说话,只是轻声发出一声叹息。让蒙简自去先安排好士兵,自己转身向魏五走去。眼下这局面,最合适出面的人便只有他了,他也必须去面对。毕竟,魏二魏三之死,都是因为他的计策所累。

    后面人群中,徐鹏举也是面色阴沉。作为主家,他虽然对魏二魏三之死并没太多悲痛,但终究还是有些感情的。尤其是从他出门以来,便都是八健卒一路陪着他护着他,相处久了又怎么可能没一点儿感触?

    或许换在认识苏默之前,这种感触还至于让他感受这么深。因为这个时代,仆从终归只是仆从,死便死了,便如同家里打碎个碗碟一般。等阶的隔绝,形成整个社会都是这种认知的大环境,倒也怪不得他薄情。

    但是自打和苏默相识以后,苏默虽从未开口说什么平等之类的话,但一举一动中,后世人根深蒂固的那种人人平等的概念,无时无刻不在潜移默化的影响着身边人。

    作为整日黏着苏默,对苏默这位老大极其崇拜的他来说,这种影响愈发深刻。便如此时对八健卒的感触,早已不知不觉中有了许多转变。

    在他心中,八健卒已经不再只是单纯的家仆,已然开始向同伴、袍泽,更或是兄弟的感觉靠拢。只不过这种转变,便是他自己也没有察觉,以至于此刻,他心中那种复杂的感觉,让他颇有些不知所措。只能默默的看着,但心中却似乎有股说不出的情绪在酝酿,在翻腾,如同浮冰下的暗流一般,激荡湍急……

    下一刻,当这种积压蓄积到了某个临界点后,他忽然深吸一口气,转身就向后面跑去。两眼中满是冰冷酷寒的杀机,那四溢的杀气,使得他原本一张清秀的面孔,都微微透着几分狰狞。

    他这忽然的举动,其他人都在关注前方魏家兄弟和苏默,并没有察觉。但是一直冷眼旁观的常豹常虎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此刻两人对视一眼,常虎眼中露出询问之意,常豹微一转念,忽的面色一变,低呼一声:“不好!”说罢,顾不上跟大哥解释,撒腿便从后面追了上去。

    常虎愕然,略一思索,对常熊常罴低声嘱咐了几句,便也急急跟了过去。

    排成一溜儿的爬犁上,众蒙古俘虏互相挤做一堆,依靠着相互的体温取暖。最前面一个爬犁上,乌鲁斯博罗特孤零零的单独一个人躺着,两眼无神的望着头顶的蓝天。

    与其他俘虏不同,他身上盖着两层厚厚的毡毯,明媚的阳光照耀下,暖洋洋的感觉不到丝毫的冷意。但是偏偏他心中却只感觉无尽的寒冷,连一点儿暖意都没。

    四周围蒙古俘虏的眼神,如同一把把刀子似的,将他戳的遍体鳞伤。那眼神中再也没有往日的敬畏和尊崇,代之而起的,满满的都是怀疑、冷漠,甚至还有丝丝缕缕的仇恨和憎恶。

    这种情绪的来由,不单单是因为此次的战败,更是源自那早已流传开来的流言。

    为了自己求活,生生逼迫着最忠诚的部下自戕,这不单单是一个污点,更是一种耻辱!忠诚,勇士们固然愿意用生命去诠释,但若是主客倒置,被上位者逼迫而得,却总是透着无尽的冷酷和漠然。

    没有人愿意为了这样的主子效命。乌鲁斯博罗特知道,他已经丧失了人心,无论他怎么辩解,也无论当时的真相如何,当最后那几个忠仆死去的那一刻,他便百口莫辩了。

    都要鄙视我是吗?都在看不起我是吗?甚至连此次战败的罪过,也要埋怨到我身上是吗?好吧好吧,都是我的错,都是我该死!可他妈的我是冤枉的啊,我这满心的憋屈冤枉又向谁去说?

    罢了罢了,既然说不清就索性不说了,随便你们怎么认为好了。所有的罪责、所有的屎盆子都往我身上扣好了,老子不在乎。老子就是卑鄙了,就是无耻了,战败的原因就是因为我,又怎么了?你们又能将我如何?

    我是父汗的儿子,我生来便凌驾与你们这些平民之上,你们本就该为我而死。等到回去了,我仍然还是堂堂蒙古二台吉、左翼两万户济农,哪怕你们这些贱民再如何不满也没用。

    眼下,只要我老老实实的配合那个大明钦差,只要能活下来,那便一切都有希望,一切都会在不久的将来从头开始……

    他轻轻闭上眼,默默的想着。脸上原本的愤懑和羞愧渐渐褪去,心绪难得的竟开始平静下来。

    一个人一旦抛弃了他的坚持,抛弃了最后的底线,那么这世上便再也不会有什么被他所在意了。除了他的生命,以及,懦弱……

    耳边有惊呼声响起,打断了他的思绪,这让他有些不快。转变了心态的他,对那些曾经的属民愈发的厌恶了。蒙古族还是太落后了、太蛮荒了。和中原比起来,远不如中原文化的博大文明、源远流长啊。

    他这般想着,便睁开眼想要鄙视下周围的同族。然而那眼睛刚刚睁开,迎接他的便是满视界中一只带着凌厉风声的拳头。

    “啊——”

    拳头和脆弱眉骨的撞击,让他头猛的向后一仰的同时,还伴随着一阵的晕眩和剧烈的痛楚,令他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凄厉的哀嚎。

    为什么,为什么又打我?我做错了什么?不不不,是需要我做什么?直接告诉我啊,不需要这样啊。诡异的,他第一个念头不是愤怒,也不是反抗,而是如此的反思和委屈。

    “别打,别打,要我做什么都行……”他努力的蜷缩着,双手抱头大声哀嚎着。肩膀和大腿上的伤口再次崩裂,阵阵的痛楚让他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失去了信仰,失去了勇者的心,使得他对**上痛苦的忍耐,也大幅度的衰退,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

    旁边众蒙古俘虏俱皆冷冷的看着,没有任何一个人露出哪怕一丝不忿或痛惜。所有的目光中,都是漠然、不屑,还有深深的嘲讽和鄙视。

    徐鹏举满面狰狞,咬着牙一言不发,手上却拳如雨点般不停落下,不时的还要狠狠踢上几脚。也幸好他一向纨绔,根本不通拳脚功夫,便如此疯狂的踢打,除了第一下出其不意给乌鲁斯博罗特造成了伤痛外,后面根本就是不痛不痒,反倒是他自己累得呼呼直喘,快要成死狗了。

    “鹏举!住手,快住手啊!”后面赶来的常豹远远的看见,心中咯噔一下暗道果然,急忙大声叫道。

    几步纵跃近前,一把扯住他将要落下的一只手,才待说话,目光及处不由却是一怔。

    “打……打死丫的,报……报仇……艹,累死……老子了……”徐鹏举气喘如牛,翻着白眼断断续续的叫嚣着,却忽然软软的出溜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