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9章:意外的消息
    “罪人,赶紧来迎接,我伟大仁慈的主上来看望你了。”

    貌似佛朗西斯科现在已经越来越代入狗腿的角色了,每次苏魔神要干点什么丧尽天良的事儿,他都会第一时间出现在身边。

    胖爷很是有些佩服这货,短短时日便能将厚皮功练到这般登峰造极的地步,简直都能跟少爷相提并美了。

    帐篷里乌鲁斯博罗特发出一声尖利的惊叫,拼命的向后缩去。“干什么,你又要干什么?不要搞我,我保证什么都答应……”

    乌鲁斯博罗特快要哭了,他现在是真的怕了。那个没人性的苏默,来不来的就把自己拖出去斩上一刀,这是拿自己当腌肉吗?今天切一块明天切一块的?

    他很担心,这样下去,和可能不用等到回去的那一刻,自己就要被斩死了。这尼玛分明就是活剐啊,他现在都不用见苏默,只要听到他的声音,就不由的心下恐惧、害怕发抖。

    此时此刻,还有谁敢相信他就是昔日那个意气风发的蒙古二王子、新晋左翼两万户的济农?

    苏默满脸的笑容忽然僵住,有种想打人的冲动。你大爷的,什么叫别搞你了,这话很有歧义啊,不知道的还当自己怎么着他了呢。郁闷个天的,爷是直的,直的懂不!

    好吧,爷现在好歹也是堂堂大将军的身份了,心胸宽广,就宽宥他这遭,不跟他计较了。

    “哎呀,小鸡啊,看看看看,你这是说些什么呢。别担心,我不搞你……啊呸!不是,学生只是关心你,来看望看望你的。哎呀,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受的伤?看看这血乎淋淋的,来人,快来人,给小鸡兄包扎一下。”

    苏大将军努力的做出一副和善的面容,冲着一旁的佛朗西斯科喊道。

    佛朗西斯科心领神会,冲上去粗暴的将小鸡兄拎了起来。嗤啦一声,伸手从他衣袍上撕下块布条来,三下五除二就给绑到伤口上了。

    啊——

    乌鲁斯博罗特发出长声的惨叫,满眼恐惧的望着笑眯眯的苏默,浑身抖得跟筛子似的。

    “放过我,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他不断的叫着,两眼中全是绝望惊恐之色,徒劳的向后使劲缩着。

    “咳咳。”苏默轻咳两声,挥挥手示意佛朗西斯科松开他。乌鲁斯博罗特没了束缚,顿时如同鹌鹑似的缩成一团。

    “那个,小鸡啊,你吃过了吗?”苏默笑眯眯的在胖爷搬过来的一个胡凳上坐下,俯下身温和的看着“鹌鹑”问道。

    乌鲁斯博罗特快要吓死了,哪还顾得上回答,只是缩成一团发抖。胖爷眉头一轩,正要呵斥两声,旁边佛朗西斯科早已抢上前去,一顿拳打脚踢:“该死的囚徒,万恶的罪人,我伟大的主人问话,你竟然敢不回答。那么,接受惩罚吧,你该下地狱!”

    乌鲁斯博罗特痛苦的哀嚎起来,抱头东躲西藏着,但总算是有些回过神来了。“别打别打,你究竟要做什么,你究竟要做什么……”可怜的济农哀声叫道。

    咳咳,再次的轻咳两声,如同灵敏的开关一样,佛朗西斯科应声而住,谄媚的冲苏默配个大大的笑脸,蹑手蹑脚的退到一旁站好。

    胖爷看的脸上直抽抽,有种想呕吐的感觉……

    “我真的只是来看看你啊。”苏默叹息着,满脸无奈和委屈的说道。

    乌鲁斯博罗特无力的靠在墙壁上,对他的话半个字都不相信。

    “好吧好吧……”苏默无奈的举手投降,“那什么,我其实是想问问你,这两天伙食还好吧,吃的惯不?”

    乌鲁斯博罗特两眼发直,身子一抽一抽的。你他妈忽然跑过来,对我一通拳打脚踢,然后说就是想问我伙食好不好,吃的惯不惯?

    我一个阶下囚,连小命都朝不保夕的,还去想伙食好不好,吃的惯不惯,他喵的,我他娘的那心得有多大啊?这个魔鬼,他这分明是来跟我逗逼,没事闲的来调戏我呢。

    原本还在担心回去后的日子不好过,现在看来,哪还有什么回去后的日子啊,这魔鬼终究是不肯放过自己,说不得就要埋骨于此了。是了,自己杀了他的两个兄弟,他又怎么可能放过自己呢?他要的是将自己折磨致死,以此来出气,为他的那两个兄弟报仇呢。

    想到这儿,乌鲁斯博罗特不由的颤抖的更加厉害起来,眼中满是死灰色的绝望。

    他本以为自己是条汉子,绝不会向死亡屈服。可是当死亡真正来临之际,他却真切的感到了那种大恐怖。他真的想活下去,哪怕是承受着非人的折磨,便能多活一刻也是好的。生平头一次,他对生命的渴望竟是如此的清晰。

    无尽的求生**之下,忽然一道灵光闪过心头,让他顿时如同溺水的人抓到了一棵稻草。

    “放……放过我,放过我,我有秘密告诉你,是有人告诉我你那两个兄弟在山谷里,让我去偷袭的。他们才是罪魁祸首……”他猛的坐起,翻身扑倒嘶声叫了起来。

    苏默原本笑吟吟的面上猛的一凛,霍然站起身来死死的盯着他,眼中的寒光大炽,以至于旁边的胖爷和佛朗西斯科都忍不住下意识的打了个颤,惊恐的望着他。

    尤其是佛朗西斯科,一直以来,他虽被苏默彻底收服了,但却只是恐惧于苏默的手段。对于武力方面,实话说,胖爷给他的威胁却是更大的多。

    然而此刻,他忽然惊恐的发现,自己决心效忠的这位魔主大人,怕是身俱的力量要远比他了解的强大太多太多了。便如眼下这股气势,那完全是一种凌驾于普通生命等级之上的力量。

    在这股力量下,他甚至连动根小手指的举动都不敢做出。那种如同溺水窒息的感觉,直让他恐惧惊骇到了骨子里去。

    如果说之前他虽无数次的告诉自己,苏默主人不是凡人,而是一个强大的魔神还有些自我催眠的话。那么今天,在这一刻,他是真正的从苏默身上感觉到了某种超凡的力量。

    苏默,真的就是一尊魔神!

    他匍匐下去,五体投地,嘴中喃喃的念叨着,脸上露出无尽的虔诚之色。在这有些昏暗的帐篷中,那似有似无的呢喃声,配合着此时苏默身上暴起的气息,便愈发透着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神秘和诡异。

    胖爷也震惊了,眼中精光大盛。身体完全不受控制的疯狂的运转起内息来。这是一种气机的牵引,就仿若低等生命面对着更高阶生命时自发的一种震慑。

    而他也分明察觉到了,此刻苏默忽然爆发出来的气息,隐隐的竟有种当日两人在那秘境中时,曾经从那场风暴中感受到的气息。

    这种感觉让他又是震惊又是惊疑,却没察觉,便在他乍一察觉到这种关联时,他体内似乎也有某种气息觉醒过来。但是与苏默相比,那股气息更加的隐晦,而且完全不像苏默那样,气息与本体浑然一体、紧密契合……

    苏默自己却没有察觉到这些,他的心神,完全被乌鲁斯博罗特刚刚透露出的这个消息吸引住了。

    当日知道了魏二魏三被乌鲁斯博罗特偷袭而死时,他便隐隐有种预感,仿佛自己忽略了些什么东西。

    这种感觉在后来抓到乌鲁斯博罗特,乌鲁斯博罗特不经意的一句怒号中又加深了几分。

    当时他便想找时机仔细审问一下乌鲁斯博罗特,然而后面接二连三的变故,让他不得不将精力放在应对蒙古大军的到来上,暂时没顾上这茬儿。

    然而他没想到的是,今天本来是想着再压榨下这位济农,来解决眼下面临的窘境。不料误打误撞,竟爆出这个惊天的秘闻来。

    有烟手!果然是背后另有烟手!

    从去岁他出乎意料的逃出武清,一路上经历了数次危机,每次都透着几分说不出的诡异。

    起初他还以为是朝中有人在算计他,但是随着事情越来越深入的发展,再加上连他自己都无法把握的后续,他忽然发现,或许自己开始的思路便被误导了。

    所谓朝中的敌人,无非就是李东阳以及当时武清文会时,被他扫落面子的一干官二代。但是无论是李东阳也好,还是那些个官二代的老子也罢,便是再如何老谋深算,也不可能算计到连他自己都不确定的行程上。

    便比如兴县伏击,还有杨家城的那晚的夜遇。尤其是后者,那些如同鬼魅般的烟衣人,忽焉而来,忽焉而去。来的突兀,走的却更是莫名,整个过程便如同一场梦一般。这种情形,朝中那些人根本搭不上界。

    而再往后,走宁夏入大漠,似乎也都有双暗中的眼睛在默默的注视着。直到他遭遇意外进了秘境,那种莫名的感觉才消失不见。

    然而,在出了秘境后,没过多久,那种隐隐的感觉再次出现。当时他只以为是秘境经历导致的后遗症,可如今看来那绝不是什么错觉。暗中,真的有一股隐藏的敌人在针对自己。

    “你刚才说他们,很好,告诉我,这个他们……又是什么人?”他微微俯下身子,轻声向匍匐在脚下的乌鲁斯博罗特问道。话音虽然轻柔,但其中却透出无尽的冰寒之气。

    “我……我不知道……不不不,我是真的不知道,我不认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我只知道,他们的头领是个汉人,年纪应该不大,他们所有人都穿着带兜帽的长袍,看不清面容……”

    乌鲁斯博罗特颤颤的说道。说话间,脑海中回想起那些人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忽然不由的悚然一惊。那气息,似乎与眼前这个大明钦差,隐隐的竟有几分相似之处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